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火影:忍界說書人,開局綱手打賞
火影:忍界說書人,開局綱手打賞 連載中

火影:忍界說書人,開局綱手打賞

來源:google 作者:圖圖要聽話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圖圖要聽話 遊戲動漫 蘇木

蘇木穿越火影世界,開局綁定說書人系統只要說書就有獎勵,震驚值越高,獲得的獎勵越豐厚於是蘇木便在短珊街開了一家酒樓,成為一名說書人「俗話說,生死有命,富貴在天」「繁華背面黑街的場景,我跟良心在演對手戲,一個上帝怎麼能抵擋一萬種的貪慾」剛從賭坊出來的綱手聽到酒樓里傳來《賭神》的故事,於是停下腳步走了進去大蛇丸:原來修仙者才是長生的終極奧義鬼鮫:可笑,你故事裏的共工會水遁嗎?鼬:我的天照難道比不上你故事裏的三味真火?九尾暴走,眾人慌亂,此時蘇木磕着瓜子慢吞吞的說道:話說有個故事,裏面有種東西叫做精靈球...展開

《火影:忍界說書人,開局綱手打賞》章節試讀:

酒館內。

客人此時都屏住了呼吸。

坐在高台之上的蘇凡輕輕搖晃手中鈴鐺。

清脆的聲音回蕩在整個酒館之間。

「我還需要兩件東西。」

蘇木看着綱手淡淡說道。

綱手趕忙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您缺什麼就直接跟我說,我一定滿足!」

從一開始的不屑,到現在,竟然稱呼蘇凡為您。

綱手的態度頓時來了一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

角落裡的大蛇丸隱隱約約感覺到了一絲不妙。

蘇凡微微一笑:「那串項鏈算是一件。」

綱手愣了一愣,此時她才想起來,剛才蘇凡的故事中有提到過一點。

招魂需要死者生前使用或者佩戴過的東西,衣物也在內。

「項鏈是上一個主人是繩樹…」綱手頓時一驚。

她不敢置信的看着蘇凡。

原來他一開始就知道自己心裏的傷疤!

除了自己的弟弟繩樹,包括另外一個人。

加藤斷!

綱手全身顫抖不受控制的向後退了兩步。

此時蘇凡耳邊不斷的傳出系統的提示音。

震驚值+7!

震驚值+10!

震驚值+70!

….

蘇凡滿意的露出了笑容:「這樣吧,招魂的時間有限,就先從你弟弟開始吧,另外一個下次還有機會。」

綱手深呼吸,拚命控制自己強烈的心跳。

靜音在綱手耳邊悄悄說道:「綱手大人,這館主竟然連繩樹都能夠猜到,看來招魂是真的…」

大蛇丸此時更加震驚:「這個館主看上去沒多大的年紀,怎麼能夠知道綱手的事情?!」

「難不成,他講的故事都是真的!」

藥師兜微微搖了搖頭:「至今為止,除了穢土轉生,我還從未聽說過真有這種術法存在。」

作為雙重間諜,藥師兜了解的事物和見過的忍術遠遠超過了在場的大部分人。

可對於蘇凡口中的故事,完全沒有任何的頭緒。

綱手拿起桌上的項鏈直接丟向了蘇凡。

待蘇凡接住以後,再次搖動了鈴鐺。

此時酒館的門忽然彈開。

外面猛然刮進一陣陰冷的涼風。

在座的客人都忍不住的打了一個哆嗦。

「現在這個季節,怎麼可能還有這麼冰冷刺骨的風。」

「外面好像下大雨了,可能溫度突然驟降了吧?」

「我總感覺有些不對勁呢,那邊好像有個人影!」

現在已經是深夜。

外面一片漆黑。

大雨漂泊而下。

幽靜的街道上,此時突然傳來一陣陣清脆的鈴鐺聲。

一名客人臉上頓時露出驚恐的表情:「你們聽聽,這鈴鐺聲跟館主剛才搖的一模一樣!」

大蛇丸也聽到了那陣鈴鐺聲,臉色瞬間變得蒼白。

再看高台之上的蘇凡,若無其事的拿起茶杯放在嘴邊抿了一口,表情格外悠哉。

氛圍感上升。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

待整點之時。

蘇凡突然開口對着綱手說道:「叫你弟弟的名字,不要停,越大聲越好!」

綱手用力的點了點頭,轉身對着門外大聲的喊起了弟弟的名字。

「千手繩樹!」

「千手繩樹!」

「千手繩樹!」

「你聽到了嗎,繩樹!」

….

綱手重複了十遍,竭盡全力,嗓子都已經沙啞。

可外面依舊沒有任何的反應出現。

大蛇丸懸着的心頓時放了下來:「呵,差點我就當真了。」

客人們也紛紛議論起來,覺得眼下這些,只是蘇凡為了襯托自己的故事特意安排的劇情罷了。

「唉,當真無趣…」

「散了吧,散了吧。」

「各回各家,各找各媽,有老婆的找老婆。」

突然,鈴鐺聲再次響起!

這一次,聲音居然就在附近!

所有人僵持着起身的動作側耳聽去。

大雨之中,腳面踩積水的聲音格外清晰。

一步響起一聲鈴音。

越來越近…

越來越近…

「快看那是什麼!」

坐在離門口最近的客人突然叫了起來。

所有人趕忙圍到門口向外看去。

只見,一個小男孩光着腳正向酒館的方向緩緩走來。

他的身體四周散發著藍色的光暈。

腰間攜帶着的鈴鐺跟蘇凡上手的那隻一模一樣。

令人震驚的是,外面下着磅礴大雨。

而小男孩全身並未被淋濕,彷彿透明的一般。

綱手眼中的淚水再也綳不住了。

她顫抖的跪在地上,激動的看着迎面走來的繩樹。

當所有人看到綱手的舉動以後,徹底蒙圈了。

「這個小男孩就是她的弟弟!」

「卧槽,我不是在做夢吧,人死了真的可以被招魂回來嗎?!」

「館主,我父親死了十年了,就剩個內褲,能不能幫幫忙!」

酒館裏的客人在見識了蘇凡的手段以後,已經開始懷疑人生了。

這裏面,包括大蛇丸本人。

他起身走到門口,親眼看到繩樹的那一刻,內心壓抑的情緒終於得到了釋放。

曾經,繩樹是他最疼愛的弟子,戰爭之時,自己眼睜睜的看着他被敵軍紮成了骰子。

也就是從那一天起,他第一次感覺到了生命的脆弱。

「人類要是有無限的生命那該多好啊。」

回憶里,大蛇丸站在繩樹的屍體旁喃喃的說道。

高台上,蘇凡一眼便認出了大蛇丸的身份。

按照原著的時間,在大蛇丸被封印雙手之後,就會找綱手幫忙。

而綱手在火影中第一次出現的地方,就是短珊街。

所有的時間,蘇凡都計算在內。

現在的一切,盡在自己的掌握之中!

可以這麼說,因為繩樹的犧牲讓大蛇丸走向了黑化。

大蛇丸不斷的研究中不死之術也誕生了,而長期換身體的大蛇丸早已忘記這種失去重要人的痛苦了吧。

如今再見繩樹,大蛇丸難免會想到最初改變的那天。

「姐姐…」

千手繩樹望着眼前的綱手突然露出溫馨的笑容。

這一刻,綱手內心的一道死結瞬間斷開。

「繩樹…姐姐…姐姐好想你!」

兩人擁抱在大雨之中,形成一道獨特的風景線。

門口的大蛇丸苦澀的笑了兩聲,隨即戴上黑袍上的帽子走出了酒館。

藥師兜緊跟其後,很快便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客人們紛紛感動,在這寒夜之中舉杯消愁。

「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

摺扇輕搖間,一句絕世名詩便從蘇凡的口中道了出來。

酒館內,頓時安靜下來。

「好詩!」

「敬館主!」

眾人高舉酒杯暢飲夜宵。

另一個角落裡,一名中年忍者揚天大笑,笑的眼淚鼻涕都流了出來。

二十年前,他的妻子因病離世。

如今他已經四十,多年來一直苦苦追尋復活禁術。

為此,他的家人,朋友都覺得他無藥可救,並且選擇了離開他。

可以說,他為了這個術付出了自己的一切,二十年的青春。

但是如今,當他見到蘇凡招回別人靈魂的時候,這才明白過來,死了的人永遠不可能再活過來。

「這世間上錯過的人,只是一縷殘煙罷了,換不回一個活生生的人。」

「離別,才是新的開始。」

「忘不掉的人,永遠都輪迴在那天的起點。」

「恨不得與蘇館主早二十年相逢!」

中年忍者擦了擦臉上的淚水,端起酒杯猛灌了幾口,轉身向門外走去。

從此,忍界再多一個失意人。

《火影:忍界說書人,開局綱手打賞》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