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仙俠修真›劍道至尊
劍道至尊 連載中

劍道至尊

來源:外網 作者:李玄伊沁 分類:仙俠修真

標籤: 仙俠修真 李玄伊沁

龍有逆鱗,觸之即反。吾之武功,既分高下,也決生死。展開

《劍道至尊》章節試讀:

蒼茫大陸,天雲國。

青城,李家刑罰殿。

黑壓壓的李家子弟圍在刑罰殿四周,目光皆是看向了場中年約十七八歲的少年。

只見石柱上四根鐵索穿過少年的琵琶骨和雙腿,鮮血更是將雪白的衣衫染紅。少年雖然臉色極為慘白,但卻如劍鋒一般站的筆直。

「聽說李玄擅闖祖祠並且打傷了守值的李顯,那可是主脈的子弟,這李玄可是闖下大禍了。」

「那李顯乃是大長老的嫡孫,李玄這小子居然也敢下手。」

「……」

眾人議論紛紛,皆是一副幸災樂禍的樣子。李家除了主脈還有五支旁脈,自從八歲開始李玄便逐漸嶄露頭角。

而在八歲之前,因為李玄自幼父母雙亡沒少被人欺負。但隨着李玄武道修為日益見長同輩欺負過李玄的人,全部都被李玄暴揍過。眼下看到李玄被擒住受罰,眾人自然無比解氣。

「李玄,旁脈三代弟子。日前盜取家族重寶被發現後竟將我族主脈三代弟子打成重傷。經長老會商議,即日起廢除武道修為,以儆效尤!」

片刻之後,一名老者出現走到場中目光陰冷的看了一眼少年隨後朗聲說道。來人乃是李家大長老,李文天。

「呵,那本是我父母的遺物,何時又成了家族的重寶?」李玄聞言輕笑了一聲,眼中滿是失望之色。

「李玄,你可認罰?」李文天聞聲微皺眉頭喝道。

「我若不認,難道你就不出手了?」李玄冷笑道。

「冥頑不靈!」見李玄絲毫沒有求饒的語氣,李文天眉毛一挑身上氣息猛的一震,四根鐵索瞬間動蕩起來。剎那之間,李玄琵琶骨上再度殷紅起來。

「住手!」

就在這時,一道清脆的聲音從遠傳來。數息之間,一道倩影由遠到近快速到來。

「夭兒……」看着來人,李玄眼中閃過一絲溫柔。而李文天見狀卻是微皺了下眉頭,隨後朝前一步攔住了來人。

「李夭?你來此作甚。」李文天見狀微微皺眉,李夭三日前被蒼雲宗選中。眼下應該在接引台等待蒼雲宗來人接走,卻沒想到居然跑了回來。

李夭沒有理會李文天,目光直接看向了李玄。在看到李玄琵琶骨和雙腿都被鐵索穿透時,李夭臉上的寒意越發濃郁,「大長老,玄哥只不過是去拿回自己父母的遺物,難道這也違背了族規?」

「李夭,論輩分你還不夠資格來質問老夫。即便你已經被選為蒼雲宗弟子,但不要忘記了你是我李家人的身份。眼下族內對他已經做出了判決,老夫只是按照規矩辦事。」李文天說完看了一眼李玄,隨後大手一揮一股靈光瞬間射向了李玄丹田。

轟!

「住手!」李夭見狀震怒,但已為時已晚。李玄蒼白的臉上青筋顯現,隨後悶哼了一聲之後直接昏死了過去。而那四根鐵索,隨着李文天出手之後也齊齊消失不見。

「來人,將此子丟入寒冰池,直到說出東西藏在何處為止。」李文天看了一眼李夭,隨後背手轉身離去。

「玄哥!」李夭一臉憤怒的看了一眼李文天離去的背影,隨後急忙將李玄攙扶了起來。

「李夭小姐,還請見諒。」兩名僕人上前低聲說道,隨後一左一右架起李玄朝着寒冰池走去。

「玄哥,我一定救你出來!」看着李玄被帶走,李夭神色冰冷無比。家族裡唯一對自己好的哥哥如今成了這般模樣,李夭心如刀割。

李夭還記得幼時自己怕黑,李玄就去抓了許多許多螢火蟲放在自己的房間里。自己怕冷,李玄每次都是把床暖好自己才叫自己上床入睡。類似的事情還有許多許多,包括小時候被同齡的人欺負李玄護住自己硬生生抗下了七八個人的毆打。

「玄哥,堅持住!」李夭低聲自語,隨後轉身朝着殿外走去。

「這李玄怕是要廢了啊,寒冰池那種地方就算是沒有受傷進去也得脫成皮,那李玄如今這個狀態怕是堅持不了多久呢。」

「誰叫李玄得罪誰不好,偏偏得罪了大長老的嫡孫。依我看啊,這李玄八成是沒辦法活着出來了。就算出來,恐怕也只能是一個廢人了。」

「……」

李夭離去後,眾人頓時紛紛議論了起來。

李家後山,寒冰池。

嘶。

冰冷刺骨的寒氣襲入,昏迷之中的李玄被凍得蘇醒了過來。雖然此地極為冰寒,不過李玄卻發現自己身上的傷勢也得到了遏制。至少疼痛感減緩,不會如同之前那般動一下都疼痛難耐。

「該死的老匹夫,居然連我的丹田也都摧毀!」李玄查看了一下身體,雙眼頓時冒火起來。

丹田乃是武道根本,若是丹田還在李玄依然能夠重新崛起。而眼下丹田被毀李玄此生只能修鍊肉身到達胎息境巔峰,而靈師門檻初靈境李玄再也無法觸及。

要知道李玄之前就已經抵達胎息境初級,一旦到達圓滿便能覺醒靈根邁入初靈境成為靈師。李文天此舉,無疑將李玄的前途親手摧毀。

蒼茫大陸上,靈師為尊。唯有將肉身修鍊至胎息境,方算奠基了基礎。即便修鍊到了胎息境,成為靈師也並非絕對。唯有覺醒體內靈根,吸納天地靈氣為己用才能邁入靈師一途。

而靈師修鍊級別分為肉身境,凡胎境,胎息境,初靈境,靈魄境,武王境,武皇境,武神境。雖說胎息境級別的武者在天雲國內參軍能混的一個不錯的職位,但其一生也僅僅如此。

「李玄,沒想到吧,你也有今天。」就在這時,一道聲音突然響起。李玄聞聲抬眼看去,來人正是李顯。看其樣子,顯然已經被治好了。

「怎麼,現在有底氣面對我了?」李玄聞言嗤笑了一聲,絲毫沒有將李顯放在眼裡。李顯看起來完好如初,顯然是大長老為其服用了靈藥。

「我特么就看不慣你這副嘴臉!」李顯見狀上前一拳轟出,李玄的身軀飛起隨後重重落下。本就傷勢極重的李玄,一口鮮血頓時噴了出來。

「少爺,大長老吩咐不能鬧出人命。」看到李玄吐血,在李顯身後的一名老者頓時上前低聲說道。

李顯聞言撇了撇嘴,隨後上前直接踩在了李玄左手手背上俯身輕聲道:「告訴你一個秘密,你的父母當年便是我爺爺派出去的。而且你父母的求救訊號,也是我爺爺攔下來的。要怪就怪你父母和你之前一樣太過強勢,若是還活着我們這一脈如何出頭?怎麼樣,是不是很氣?哈哈哈哈……」

「遲早有一天,我會讓你們都還回來!」李玄聞言瞳孔猛地一縮,雙眼之中的怒火實質一般。從小到大李玄只知道父母是因為家族爭鬥而死,卻沒想到其中居然還有如此隱情。

「還回來?等你有命活着離開這裡吧。」李顯聞言冷笑了一聲,隨後哆嗦了一下。這個地方,着實太冷。以李顯眼下這武道修為都感覺如此,李玄哪裡還能夠活下去。

就算李玄能夠活着出來,沒有了丹田有何資本來報仇?

《劍道至尊》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