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江寶寶厲北爵
江寶寶厲北爵 連載中

江寶寶厲北爵

來源:外網 作者:前夫又來搶萌寶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前夫又來搶萌寶 玄幻魔法

愛了厲北爵十年,都沒有得到他的心,江寶寶決定不要他了! 甩掉豪門老公後,她帶着一對萌寶走上人生巔峰! 重遇前夫,她這才知道,他還偷了自己一個孩子! 很好,這梁子結大了,江寶寶決定,拿錢砸死他……展開

《江寶寶厲北爵》章節試讀:

安靜的房間里傳來布料細碎的摩擦聲,在此刻異常的明顯。 蔡小糖渾身發燙,只覺得整個人都像是被泡在了溫水裡,連氧氣都在一點一點的減少。 「熱……」 她小聲的嘟囔一句,不滿的抬手,卻觸碰到厲梟比周圍空氣還要滾燙的胸膛。 「熱?」 厲梟輕笑一聲,吻在她的側頸。 「有多熱?」 他滾燙的手掌貼着她的腰側緩緩下移,輕吻也順着脖頸輾轉向下…… 她是他的。 誰也不能搶走! 厲梟深吸一口氣,眼底猛地閃過一絲決絕,指尖滑到她的裙邊,只要再往上一點―「嗡!嗡!」 手機在桌子上摩擦發出的聲響,突然將曖昧的氣氛撕破了一個裂口。 厲梟身影猛地一僵,緊接着就聽到,「嘩啦」一聲! 放在桌上的蜂蜜水也掉在地上摔了個粉碎! 他的眼底猛的閃過一絲清明,所有的理智在一瞬間回籠。 眼看着自己的手機掉在了水上,他急忙起身,兩步上前撈了起來,這才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事。 杯子的位置原本就靠邊,又剛好挨着手機。 所以剛才一震動起來,才會直接把杯子砰在地上! 「嗡!」 手機還在震個不停。 厲梟略一垂眸,掃了一眼號碼,立刻僵着臉走了出去。 「什麼事?」 他在走廊里把電話接了起來。 電話那頭的人聞言卻沉默了一瞬。 怎麼覺得……修羅聽起來心情不是很好的樣子? 「說話。」 厲梟聽到對面沒聲音,又不爽的吐出兩個字。 對方聞言,這才急忙開口彙報道:「修羅,我們的人注意到,林克最近活動的比較頻繁,而且變現了一部分資產,應該是近期就打算回國了……」 「嗯,繼續盯着。」 厲梟微微收斂了心神,猛的又想到了什麼,沉聲命令道:「給你們一個小時,查一下夫人今天工作的酒店有沒有發生什麼情況,應該有個男人被她揍了,調查清楚,直接把人帶到碼頭等我。」 「是。」 對面應了一聲,這才掛斷了電話。 厲梟放下手機,又站在原地冷靜了一會兒,也回了房間。 床上,蔡小糖早已經抱着被子睡的昏天黑地。 厲梟走到床邊,動作輕柔的幫她蓋好了被子,又沒忍住在她唇邊輕吻了一下。 「小磨人精……知不知道自己被剛才的電話救了?」 他低聲呢喃了一句,臉上隱約有些懊惱。 居然真的會被撩撥的沒了理智…… 如果不是剛才的電話,某人今天恐怕就真的要被佔便宜了…… 就算他們兩個人要發生什麼,也不應該是在她喝醉的時候。 厲梟輕笑一聲,又替她壓了壓被子,這才不舍的起身離開。 兩個小時後―― 廢棄的港口內,傳來一個男人鬼哭狼嚎的聲音。 「啊!!別打了!我求你們別打了……你們到底是誰!」 月光下,杜經理被五花大綁,被揍的鼻青臉腫。 可無論他怎麼詢問,周圍的幾個男人卻硬是一聲不吭,只是沉默的把拳頭和棍子往他身上招呼。 「可以了。」 厲梟冷漠的站在一邊,看着姓杜的差不多隻剩下一口氣,終於叫停。 他上前兩步,直接踩住了對方的手背。 「啊啊啊!!!」 杜經理瞬間爆發出更加激烈的慘叫。 厲梟眼底卻只有冷意。 他的人已經查清,這個姓杜的就是個慣犯。 除了今天騷擾小糖,其餘時間藉著工作之便,也沒少騷擾其餘的女人! 之前更是有一個女孩兒因為不堪受辱,從酒店樓上跳了下去,之後這件事卻被壓下了。 這種人渣,留着也是禍害! 更何況還敢動他的女人! 「啊!!求您……您放了我……您要多少錢我都能給您……」 杜經理手掌鑽心的痛,只想趕快脫身。 沒想到話音剛落,手上便猛地一松。 他瞬間神色一喜。 下一秒―― 「既然你的手不知道該放在哪裡,那就不用留着了。 厲梟涼涼的丟下一句話,說著,看向自己的手下。 「先處理手,再處理人。」 說完,他毫不猶豫的轉身離開。 半晌―― 他的身後,爆發出一陣撕心裂肺的尖叫。 又過了幾秒,便是「噗通」一聲。 破舊的港口重新恢復了寂靜,彷彿什麼都沒有發生過。 …… 第二天―― 安靜的房間內,一道人影突然猛地從床上坐了起來! 蔡小糖瞪大了眼睛,來不及清醒,便飛快的在身上摸索了半天。 確認了衣服還完好無損的穿在身上,她這才猛的鬆了口氣,伸手敲了敲劇痛的額頭。 「靠……嚇死我了……」 蔡小糖嘟囔一句,想到剛才腦海中若隱若現過分真實的曖昧場景,小心臟砰砰砰的跳個不停。 昨晚的夢也太真實了吧? 她竟然會夢到厲梟有求必應! 還乖乖的讓她上下其手! 然後兩個人還差點…… 「嘖……」 蔡小糖不爽的皺着眉,現在想到當時的畫面還覺得心悸。 這都什麼少兒不宜的畫面! 還是趕緊忘了比較好! 她一邊想着,眼神一邊下意識的轉了一圈,卻沒在房間里發現某個人的蹤影。 還以為他一大早就出門了,蔡小糖這才立刻放心的洗漱,可是卻仍舊時不時的想起「夢」的畫面。 甚至還有那格外清晰的一句「乖,去床上」…… 男人當時的語氣和卓越的呼吸彷彿就在耳邊,無論蔡小糖怎麼往臉上拍涼水,臉頰上的溫度卻始終高舉不下。 無奈之下,她只好胡亂的擦了擦臉,打算直接去上班。 飛快的套好了衣服,蔡小糖剛打算出門,便聽到自己的手機響了起來。 看到是柳卿澤打來的電話,她隨手接了起來。 「喂?今天怎麼這麼早?」 蔡小糖一邊問一邊往外走。 隨即便聽到電話里的柳卿澤發出不屑的笑聲:「早?姐姐,你知不知道現在幾點了?我刻意想讓你多睡一會兒懶覺,結果你就直接給我曠了半天的工?不怕我向你們老闆打小報告嗎?」 他的語氣調侃,絲毫沒有生氣。 「我曠工?」 蔡小糖聞言一愣,這才想到去扭頭看牆上的掛鐘。 隨即便猛的愣在了原地。 老天爺! 再有半個小時都該午休了好不好! 怎麼都十一點了!

《江寶寶厲北爵》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