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將軍大人寵入懷
將軍大人寵入懷 連載中

將軍大人寵入懷

來源:google 作者:桃芝夭夭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賀蘭婉兒 赫連慕辰

女主;賀蘭婉兒男主;赫連慕辰甜寵文她是來自21世紀的特工女兵,懂醫術,會烹飪,琴棋書畫,詩詞歌賦樣樣精通為了滲入敵國獲取情報,就連各國語言也下了苦功研究了個精通,真可謂十全十美的優秀女青年組織為了培養她投入了大量資金和精力,就在完成任務歸國之際,被人暗殺……展開

《將軍大人寵入懷》章節試讀:

皇宮中,一片陰鬱之氣。

皇帝坐於龍椅之上,面色陰沉,似乎在醞釀著什麼,而朝臣們也是噤若寒蟬,大氣不敢喘一聲。

「陛下,您……您就別再考慮了吧?」身邊的大太監勸到

"子不孝父之過啊! "皇帝心痛道

"皇上 "!皇后擔心道

"朕無事。 "皇上拍了拍皇后的手安慰道。

賀蘭婉兒扶着太后的手也擔心不已

此時門外傳來急促的腳步聲,接着一人跌跌撞撞跑了進來,口稱:「陛下!」

「何事慌張?」皇帝問道

那人跪下回稟道:「啟奏陛下,三皇子他要攻進來了! "

聽到此話皇帝立馬怒火沖霄,拍案而起:「胡鬧!他怎麼敢如此放肆!難道他不知道自己犯了大逆不道嗎?」直到此刻皇上還沒有辦法真的相信自己的兒子會這樣做。

賀蘭婉兒聽聞也皺眉不已。

但此刻她卻無暇顧及其他,只是擔憂的看向太后。

太后倒還算冷靜,擺手示意她先不要緊張,隨即轉身對皇帝勸解道:「皇帝,交給赫連將軍去處置吧! "

「可是,母后。。。」皇帝心痛道

「皇帝,哀家知道你心裏的惋惜。可是君臣父子,你不但是一個父親,更是萬民的主宰,你現在應該做的不是傷心,而是穩住宮內的局勢,防止宵小一族趁虛而入。」

「是!母后!」皇帝點點頭

「傳令,命三皇子停兵,退守城門,違令者殺無赦!赫連慕辰領旨前往。」皇上厲喝道

「末將遵旨!」赫連慕辰領旨便匆匆離去

皇帝嘆息道:「唉!希望朕的這個孩子能及時收手,以免釀成不可挽回的大錯。」

「皇帝,哀家支持你的決定,你要相信,他終究是你的兒子,不論發生了什麼,你都是他唯一的依靠,他總會理解你的決定的,會明白當初的安排是為了他兄妹倆好。」太后安慰道

「嗯!母后,朕明白,讓您為我操心了您要保重身體!」

「放心吧,皇帝。哀家年紀雖然大了,但身體尚且硬朗,倒是你,不必太過擔心。」

「好!」

皇帝點點頭,又與眾大臣商議了許久,太后帶着皇后和賀蘭婉兒回了各自宮殿休息。

……………………

與此同時,三皇子府邸正殿內,三皇子已經被壓制住了,看着當前的形勢,三皇子終於明白自己大勢已去。三皇子與赫連慕辰二人相互瞪視。

「三皇子,你真的不怕死?」赫連慕辰咬牙切齒問道

三皇子卻笑了,道:「本殿下為什麼要怕死?難道你區區一個二品將軍還打算殺了本殿下一位當朝皇子不成?你敢嗎? "

聽聞,赫連慕辰嗤之以鼻。

"哼!本將軍為什麼不敢?你們一家敢算計婉兒,就該準備好承受算計她的後果! "赫連慕辰怒吼道,隨即拿劍架在了賀蘭修宇的脖子上,眼裡充滿了殺意。

三皇子被他那通身氣勢和那個眼神嚇到了,可還是嘴硬道: "你若敢殺了本殿下,就等着替本殿下陪葬吧! "

"他不敢殺你,你覺得本太子敢不敢呢? "一聲清冷的聲音緩緩傳來,一群士兵簇擁着一位男子走了進來。

三皇子抬頭看向來人,驚訝道:「大哥?」

來人正是當今太子賀蘭玉珏,三皇子賀蘭修宇的大哥。

"哼,成王敗寇,太子殿下想殺便殺吧,如果我死了能讓父皇看到你是一個心狠手辣,手足相殘的人,那我覺得也挺值當。 "

"呵! "赫連慕辰聽不下去了,怒道: "三皇子,別忘了你自己做過的事情,你為了滿足個人私慾將你整個外祖家陷入水深火熱之中,將婉兒陷害至墜崖,後又逼宮造反。這已是犯了滔天大罪。如今更不知悔改,還妄想攀咬太子殿下殘害手足,難道今日的逼宮弒君不是你做的,是他人所為嗎? "

"哼,赫連慕辰,你別把話說得這般冠冕堂皇,太子他還不是一樣利用了賀蘭婉兒?他為了坐穩東宮之位這幾年不一直在利用賀蘭婉兒這個傻子?還有你,赫連將軍,你敢說你不是一樣為了自己的野心和權力,才讓父皇賜婚婉兒和你?你們一個太子,一個邊關守將,哈哈,想想還真是讓人心驚啊! "

赫連慕辰聽到他一口一個傻子形容賀蘭婉兒,還敢攀污自己和太子已是氣憤不已。不知為什麼賀蘭婉兒自從七歲以後突然變得瘋瘋癲癲,猶如一個三歲稚子,可即便這樣,他也不允許賀蘭修宇這個侄子羞辱他的姑姑。無論如何賀蘭婉兒也是自己心中摯愛。抬手就一個巴掌忽過去,打得三皇子臉頰通紅,嘴角流血。

"三皇子,請注意你的言語,長公主她是你的姑姑,請你不要不分尊卑,否則就休怪本將軍不客氣了! "

三皇子抹掉了嘴角的鮮血,怒道: "赫連慕辰,本殿下今日無論如何羞辱那個傻子也不是你一個臣子可以置喙!就算你們是未婚夫妻,可你別忘了,你們還未成親,你可算不上本殿下的姑父。你敢對我動手,呵!本殿下絕不會放過你的! "

"好!既然赫連將軍無權對你動手,本宮作為一宮太子,你的長兄,應該是有這個權利教訓口不擇言侮辱長輩的幼弟的吧? "太子賀蘭玉珏淡淡說道

三皇子頓時語塞,赫連慕辰也是眉毛上挑嘴唇悠悠的有點上揚

「太子,你……你……你不要欺人太甚!」三皇子顫抖着聲音說道。

「怎麼?本宮還沒動手,你倒是慫了?三皇弟,你慫成這樣還敢這麼囂張去做這麼大膽的事情?還敢羞辱長公主?看在你我血脈相同,本宮不想對你動手,你認罪吧。」

三皇子咬牙切齒道:「你做夢!本殿下絕不會屈服的。」

"那就休怪本宮無禮了。 "太子賀蘭玉珏說罷,便招呼侍衛準備對三皇子用刑。

赫連慕辰趕忙阻攔道: "慢着!太子殿下,我看還是先將三皇子殿下禁足府中,等候陛下發落吧?」

赫連慕辰擔心一國儲君背上殘害兄弟的罪名,覺得這件事情還是由皇帝決定比較好。

太子殿下知道赫連慕辰的意思,感激的看了他一眼。

「好,那就按照將軍說的辦!將三皇子暫押府中!」太子說完,便轉身走出大廳。

太子殿下走後,赫連慕辰看向三皇子,說道: "三皇子,事已至此你還是老實待着吧!」話說完轉身離去。

三皇子見狀,心知自己逃不過了,不由得露出一絲苦澀的微笑,癱坐在地上,身後的大門緩緩關上,這一場鬧劇也就此落下帷幕。

當晚,皇宮,御書房內燭光搖曳,昏黃的燈光映射下,龍椅旁站着大太監,低着頭不敢發出聲響。皇上的面色陰沉似水,顯然很不高興。也是,自己的兒子要反自己,雖然提前已知曉可還是存着一絲妄想,妄想他可以回頭。

感覺一夜之間皇上的兩鬢斑白,面色蒼老,雙目無神,一下子老了幾歲。

"唉! "

一聲幽幽的嘆息,皇上輕輕揮手讓大太監退下,然後便獨自一人坐在書案後,怔怔的盯着空蕩蕩的書桌發獃。這種失落的心境,讓皇上心中極度疲憊。

不多時,太子賀蘭玉珏來到御書房內。見皇上這副模樣,心裏亦是不忍。

但他畢竟不是普通人,很快就恢復平靜。行禮問道: "兒臣拜見父皇。 "

"起來吧!」

「珏兒,朕這個皇帝是不是很失敗?作為父親沒有管教好兒子,作為皇帝讓身邊的臣子在中秋節這樣的日子膽戰心驚。」

太子聽着皇上的話,只得沉默不答。因為他根本找不到合適的話語來勸慰皇上。

半晌,皇上擺擺手道: "算了!不談這些了,你說吧,老三如何了?」

「回稟父皇,三弟暫時禁足於府中,等候您的處置。」

「還處置什麼呢,交給刑部尚書處理吧,該怎麼樣就怎麼樣,朕累了,你也退下吧。」

「是!父皇您保重龍體,兒臣告退。」賀蘭玉珏恭敬的應了聲,然後轉身離開了御書房。而皇上依舊一個人坐在書桌前,不知在想什麼。太子殿下離開御書房後殿內安靜的落針可聞,良久,皇上才緩緩起身走到窗檯邊望着窗外皎潔的月光,喃喃道: "阿宇,是為父沒用,沒有教導好你,讓你誤入歧途了。但願你離開皇宮能過上平淡安穩的日子。 "

翌日

三皇子謀逆的消息迅速在京城傳遍,百姓們紛紛震驚,都不敢相信,一時之間,三皇子成為了京城人茶餘飯後議論最多的焦點。

而另一邊,鳳婉宮賀蘭婉兒也憂心忡忡:此次三皇子謀逆皇兄是最為傷心的吧,他一向最是看中幾個兒女,可是這次三皇子犯的錯真是沒辦法饒恕,這讓他這個父皇怎麼面對天下臣民?哎,賀蘭修宇啊賀蘭修宇,怎麼就這麼糊塗呢,你就不能稍稍收斂一下脾性,你這樣做,你讓父皇情何以堪啊?

「公主,陛下召見您。」門外,傳來一道恭敬的聲音。

「哦,本宮這就過去!」賀蘭婉兒輕聲回了句,便起身朝着乾坤宮方向走去。

賀蘭婉兒剛跨過門檻,卻迎面碰上了要出門的赫連慕辰,二人均是愣住。這兩日赫連慕辰忙着處理三皇子後續的事情,兩人都沒有見過面。

赫連慕辰看着面前的少女,眼底閃過一絲驚艷,她的美麗與溫柔是世間任何女子都不具有的,他喜歡這樣的女子。

「長公主。」赫連慕辰躬身行禮,雖說倆人是未婚夫妻,可是在外面禮不可廢。賀蘭婉兒看着赫連慕辰呆愣了片刻,直到聽到他的聲音才回過神,盈盈福了福身子,淺笑道:「赫連將軍不必多禮,請起吧!」

「謝長公主!」赫連慕辰說完便起身立在一旁,並不言語。

賀蘭婉兒抬眸看了看四周,隨口問道:「慕辰,皇兄身體還好嗎?」

「嗯!皇上身體還好,只是這次被三皇子刺激到了,近日還需要婉兒多多開解。」赫連慕辰說道。

賀蘭婉兒點了點頭表示明白,跟他告別便徑直走進了御書房,赫連慕辰也轉身離開。

賀蘭婉兒走進御書房後,見皇上正坐在龍案後面批閱奏摺,她淺淺行禮,說道:「婉兒參見皇兄!」

皇上看着眼前的少女,眼睛有點濕潤,說道:「婉兒,你來了!」

「皇兄,您還好嗎?」

「唉,朕不好還能如何」

賀蘭婉兒也有點心疼他,記得剛穿越過來看到皇上是何等的意氣風發,如今出了這一檔子事看上去一下子老了幾歲。她走過去站在皇上的身旁,說道:「皇兄,臣妹今日請求皇兄,希望皇兄能夠對修宇從輕發落,他畢竟是皇室血脈。」

「嗯,朕已經下旨貶他為庶人,送他去西疆吧。」皇上無力道。

「臣妹謝皇兄!」賀蘭婉兒鬆了口氣,畢竟對賀蘭修宇那個混蛋罰的太重皇兄心裏也不好受。

「朕今日宣你過來是覺得這次的事情也讓母后心驚一場,她一向最為疼愛兒孫,這次怕是傷心極了。朕擔心她的身體,你最近多多陪着她,別讓她有什麼事。」

「是,皇兄,臣妹會多多陪着母后的,您也要注意龍體。」

「嗯,朕會注意的,你去吧。」

「皇妹告退。」

太子東宮,賀蘭玉珏正和兩位心腹商討着事情,這時,顧瑾修匆匆跑進來稟報。

「啟稟主子,皇上已經下旨貶三皇子為庶人,趙大人一家還沒有發落。」

賀蘭玉珏聞言微微皺眉,他原本是打算藉助這次機會徹底除掉三皇子一族,這樣一來,日後登基為帝便沒有任何阻礙,但是現在看來,還不是萬無一失,百足之蟲死而不僵。

「派人密切關注三皇子一黨動向,尤其是三皇子的外家,父皇還沒有下旨處置,對於他們更要格外留意,一旦發現異常及時向本宮彙報。」赫連慕辰吩咐道。

「屬下遵命!」雲沐澤答道。

......

賀蘭修宇被貶去了西疆,這個消息在整個京城引起軒然**,一時間京城人人談論紛紛,議論聲也愈演愈烈。各路人馬心思各異,各懷鬼胎。

皇宮

賀蘭婉兒正陪着太后娘娘,太子妃也陪伴在身邊,太子妃看着面容憔悴的太后,心中很是難受。安慰道: "皇祖母,別想那麼多,三皇弟在西疆也好,安安穩穩的過日子,日後您想他了我們也可以去看望他。」

太后娘娘聞言嘆了口氣,說道: "修宇這孩子,從小就被他母妃養壞了。才會造成今日之果,出了這事只怕這京城裡日後會掀起腥風血雨啊! "

賀蘭婉兒聽了,皺了皺眉,輕聲安撫着太后娘娘: "母后,您放心吧,皇兄和太子會注意的,他們都會安排好的。不會有事,您要顧及着您的身體。」

"但願一切安好!唉! "太后娘娘深深的嘆了口氣,心中不免擔憂不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