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歷史軍事›姜晚周北深
姜晚周北深 連載中

姜晚周北深

來源:外網 作者:姜晚周北深 分類:歷史軍事

標籤: 歷史軍事 姜晚周北深

姜晚穿着一身病號服,喘着粗氣,頂着大雨趕到傅家墓園奔跑,臉上儘是懊惱。這四年來,自己這失憶症越來越嚴重了。竟然連傅爺爺的忌日都差點忘了,傅小叔知道了一定會不高興的吧?喃喃間,一輛黑色連號車牌的邁巴赫停在了她的面前,司機拉開了車門,走下了一個高大的男人。...展開

《姜晚周北深》章節試讀:

夜晚,梨園。

腦外科所有人今晚在這裡聚餐,主角便是剛來不久的姜晚。

「來,敬我們Dr.姜,希望她能帶領我們晉安醫院腦外科走向輝煌。」說話這人是腦外科主任,但他在手術造詣上卻並不精通,是靠着資歷混上來的。

一開始上面空降個副主任來,他心裏還是很不高興的,但轉念一想,要是腦外科能發展好,他這個科室主任也跟着有面子,更何況對方還是個這麼厲害的腦外科醫生。

想通這裡,他對姜晚的態度那叫一個好。

「李主任,您就別折煞我了。」姜晚舉起杯子,說:「我酒量不行,以茶代酒。」

說完也不含糊,一口喝完。

眾人紛紛鼓掌,也不在意姜晚以茶代酒,都知道她明天有大手術要做。

一頓飯吃的大家都很高興,姜晚也不例外。

洗手間,姜晚洗了洗臉提神。

「Dr.姜。」剛走出來,就有人叫住她。

姜晚回頭,見是科室的孫進醫生,問道:「孫醫生有事?」

「以後咱們就是同事了,就別那麼見外,叫我孫進就行。」他憨笑着,不知是不是喝了酒的緣故,臉色有些泛紅。

姜晚點點頭,「好的。」

對方沒再說話,氣氛一時間變得有些沉默,姜晚疑惑的看着他,「沒事的話回去吃飯吧,他們都等着呢。」

「有……有個小問題想問問你。」他忙道,整個人慌亂無比。

「你說。」姜晚挑眉,她彷彿已經猜到對方要說什麼了。

「就是……」他結結巴巴,好半響才問出口:「你有男朋友嗎?」

孫進尷尬的站在原地,像個小學生等待老師批評一般局促。

「有嗎?」他追問,一臉忐忑。

姜晚輕笑,搖頭,對他說:「沒有。」

「真的嗎?那太好……」

「我離異。」沒等對方話說完,姜晚打斷他。

「離……離異?」孫進不敢置信,以為是自己出現幻聽。

姜晚點頭:「是啊,有什麼問題嗎?」

「沒……沒有。」孫進搖頭,有些失落。

本來他想着對方雖然是女博士,但好在年輕,自己努力追追,興許還有點機會。

但……離異?

他還是再考慮一下吧,之前那個追求自己的小護士其實也不錯。

孫進走了,姜晚勾唇,並不意外。

還別說,打着離異這個名頭,能給自己省不少麻煩。

她轉身就要走,一旁男洗手間卻也同時走出一人。

四目相對,姜晚忍不住想問問周北深,自己是刨了他家祖墳嗎?在這兒都能遇見?他不會跟蹤自己吧?

「Dr.姜拒絕人的方式可真特別。」他笑着,有幾分嘲諷。

姜晚朝他翻了個白眼,心說這還不是拜你所賜。

徑直走過周北深身旁,脫下白大褂之後,她只是個普通人,既然是普通人,她就有不理周北深的權利。

「你喝酒了?」周北深皺眉,一把抓住她的手腕,滿臉不悅。

姜晚甩開他的手,有些惱怒:「周總管得太多了,我有沒有喝酒應該不需要向你彙報?」

她瞪着他,像是真的被他惹怒,小臉氣的通紅。

本就白皙的臉頰微微泛紅,晶亮的眸子明鏡清澈,鼻子高挺,一張櫻桃小嘴微微撅起,看着就伶牙俐齒。

一時間,周北深看的有些呆愣。

說起來,這還是他第一次看到沒帶口罩的姜晚。

之前即使戴着口罩,周北深也能看出對方是個美女,但他沒想到,口罩摘下,對方會美的如此驚心動魄。

「我不想把悅悅的命交給一個酒鬼。」周北深回過神,冷臉沉聲道。

姜晚深吸口氣,良好的教養告訴她,不能罵人。

她將怒火壓下,盡量平靜的說:「周總的擔心多餘了,我並沒有喝酒,也不會影響明早的手術。」

身上的酒味是沾染的,她本人向來不愛喝酒。

聽她這樣說,周北深雖然一臉狐疑,但臉色還是好上不少:「那就好,那可是一條人命,我也相信Dr.姜知道分寸。」

「周總還有事嗎?」她問,一分鐘也不想和這個男人繼續待下去。

「你討厭我?」男人忽然開口,他從姜晚臉上看到了不悅,以及眼裡一閃而逝的厭煩。

姜晚詫異,自己表現的這麼明顯?

乾咳一聲,努力不讓自己表現的太明顯:「周總想多了,我和您不熟,討厭從何談起?」

周北深覺得也是,他和姜晚以前根本不認識,對方沒有討厭他的理由。

他沒把這件事當心裏,只當是自己的錯覺。

《姜晚周北深》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