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嬌妻閃婚財閥大佬
嬌妻閃婚財閥大佬 連載中

嬌妻閃婚財閥大佬

來源:google 作者:淺九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張矜貴冷漠 沈西 現代言情

一夜荒唐,她驚恐的發現自己找錯了人,他竟然墨家那位隻手遮天心狠手辣不近人情的墨三爺!所有人都說她完了,墨家三爺出了名的不近女色,惹了墨三爺,那就只有等死的份兒了!眾人:等啊等啊等着看她死無葬身之地!可是只等來了她騎在墨三爺脖子上狐假虎威狗仗人勢!「三爺,沈西在潑婦罵街呢」「我女人單純可愛善良美麗,哪個不長眼的狗東西敢誹謗她?」「三爺,沈西把房子燒了」「我女人溫柔可人楚楚可憐,不知道燒傷手了沒?真是個小可憐」「三爺,沈西把你的白月光給揍了」「我的白月光前無古人後無來者,只有沈西」展開

《嬌妻閃婚財閥大佬》章節試讀:

  墨司宴意味深長的視線落在沈西那張喋喋不休的小嘴上,聽着她漂亮話不要錢似的往外倒,漂亮的眸子里似是裝滿細碎的星光,眼底卻沒有半分真誠。
  「衣冠禽獸?」
  「不,不,說錯了,衣冠楚楚,是衣冠楚楚。」沈西感受到來自腰間的力量,烏黑潤澤的眸子一轉,摟着墨司宴的脖子,聲音越發婉轉,「所以天底下的女人恐怕都想給三爺生猴子呢。」
  「包括你?」
  沈西也是豁出去了:「那是自然,你看我們都長得那麼好看,生出來的孩子那還了得。」
  墨司宴鬆開她的腰,拇指摩挲在她嬌艷欲滴的唇瓣上,沈西抿了抿唇,身體又貼近了墨司宴幾分:「三爺~~」
  墨司宴眸色一暗,她推回原位,嗤笑出聲:「你倒是敢想。」
  想想怎麼了,想想又不要錢!
  不過沈西看墨司宴這樣子,是同意她留下了?
  她剛鬆口氣,就聽到旁邊傳來一道冷嘲熱諷:「沒想到沈小姐臉皮這麼厚。」
  沈西無辜的眨眨水潤大眼,滿臉真誠:「和宋小姐這張瘦削刻薄的臉比起來,我吹彈可破滿是膠原蛋白的臉確實是挺厚的。」
  「你——」宋璃沒想到沈西會真的這麼沒臉沒皮油鹽不進,紅着眼睛望着墨司宴,委屈的喊道,「宴哥……」
  「宴哥哥……」沈西不甘示弱,如法炮製,整個人像一條靈巧的蛇往墨司宴懷裡鑽,那一聲哥哥叫的在場的男人骨頭都要酥了。
  傅寒夜饒有興緻的直起身來,嘴角噙笑:「西西妹妹,不如也叫一聲夜哥哥聽聽,夜爸爸也行。」
  「野,粑粑?」沈西笑的眉眼彎彎,卻是喊的傅寒夜面色一窒,眾人鬨笑不止。
  「西西妹妹……」傅寒夜還想再戰。
  墨司宴蹙眉,瞪了唯恐天下不亂的傅寒夜一眼,又將沈西推離自己幾分,暗沉的嗓音帶着幾分警告:「安分點!」
  「哦……」沈西拖長了尾音,有一股軟語呢喃的曖昧在裏面,然後話鋒一轉,「宴哥哥,你的寶寶說她餓了。」
  墨司宴狹長的鳳眸帶着一絲狹促笑意:「我的寶寶?」
  沈西用力點頭,一語雙關道:「嗯,你的寶寶餓了。」
  臉皮什麼的,不要也罷。墨司宴看着沈西那雙勾人的眸子里裝滿搖曳的星光,明明就是一肚子曲意逢迎的壞水,卻也沒來由的叫人心軟了幾分,他抬手,招來侍者,吩咐了幾句。
  沈西聽着,倒是高看了他一眼。
  還以為這狗男人只會變着法子折磨她呢。
  宋璃被哥哥宋玉拉到身邊坐下,沈西身邊暫時安靜下來。
  周圍的男人都在抽煙,烏煙瘴氣的聞着她的嗓子發疼,像是咯血一般的難受,墨司宴的身上雖然也有淡淡的煙草味,卻有一股獨屬於他的乾淨和清冽,沈西不由自主的又朝他靠近了幾分。
  身體還未恢復,又精神緊繃了這麼長時間,這會兒放鬆下來,她就覺得渾身哪哪都疼,疲憊感湧上來,她想閉上眼睛休息一會兒。
  墨司宴只覺得身邊的小東西不停往他身上靠,陣陣馨香不停刺激着他的感官,手邊傳來的溫度也是越來越燙,勾的人心旌蕩漾。
  他微微蹙眉,側目,卻發現沈西垂着頭,柔順的髮絲垂落下來,遮住那張明艷動人的臉。
  她安靜的有點過分了。
  墨司宴抬手捏起她的下巴,眉頭微皺,沈西似有所感,紅唇輕扁,有些艱難的推開他的手:「墨司宴,你抓疼我了。」
  她柔白的手覆在他寬大的手掌上,一瞬間,滾燙的溫度便傳遞過來,墨司宴抬起右手覆在她的額頭,幽深的黑眸一沉,沈西有些貪戀他掌心的冰涼,像一隻不知饜足的貓兒又蹭了蹭,難受中帶着幾分嬌弱,一雙柔弱無骨的小手趁機環住了他的腰:「墨司宴,我疼……」
  墨司宴一頓,心臟忽然像被一隻手抓住輕輕捏了一下,幽幽視線落在沈西烏黑的頭疼。
  宋璃看着沈西這麼不要臉的對着墨司宴投懷送抱氣得站起來就去拉她:「沈西,你怎麼能這麼下賤!你滾開!」
  沈西胳膊吃痛,人差點摔到地上去,幸好墨司宴眼疾手快抱住了她。
  他涼薄的視線略過宋璃:「放手!」
  宋璃緊拽着沈西的胳膊,又惱又酸:「宴哥,她就是裝的,你別上當!」
  墨司宴目光又冷了幾分,沉聲道:「放手!」
  宋璃心顫了顫,但是嫉妒讓她失去了理智:「宴哥,你清醒點,別被這種水性楊花的女人給騙了,她根本沒有懷孕,她不過就是想利用這個來接近你而已!」
  宋玉趕過來,拉開宋璃的手,呵斥:「宋璃!這是三爺自己的事情,還輪不到我們置喙,回去!」
  「哥——」宋璃不甘心,聲音都帶着幾分尖銳,「你看看她,根本就是裝的!」
  宋玉低頭看了沈西一眼,剛剛還紅艷的唇瓣現在已經透着白,即使濃重的妝容也遮不住她慘白的臉色,她皺着眉,額頭上還有細密的汗珠沁出來:「她沒有裝,她病的不輕!回去!」
  宋璃從未被宋玉如此疾言厲色的呵斥過,宋玉眼中的冰冷讓她清醒過來,怔怔鬆了手,一臉的泫然欲泣。
  宋玉看到她這個樣子也不好受,輕嘆了一口氣,他這個妹妹的心思,已經全都寫在了臉上……
  「冷……」沈西蜷縮在墨司宴懷裡,輕輕呢喃着。
  墨司宴蹙眉,長手撈起自己放在一邊的西裝外套,往沈西身上一裹,左手穿過她的腿彎,就將她攔腰抱了起來:「宋玉跟過來,臨淵去開車」
  「是!」宋玉看了眼宋璃,不敢耽擱跟上去。
  墨司宴把人抱入了醫院。
  沈西躺在床上,纖長的睫毛不住的抖動,牙齒咯咯打顫,嘴裏還不停念叨着:「冷,疼……」
  墨司宴看着不由得心浮氣躁,伸手又鬆了松襯衣扣子,看向一邊替沈西檢查的宋玉:「怎麼樣。」
  「看樣子是感冒加上體力不支引起的昏倒,還有比較嚴重的慢性腸胃炎,得好好調理。」 宋玉的視線落在沈西那烏青高聳的手背上。
  他的這個妹妹啊……
  墨司宴也注意到了,她的皮膚本來就白,這麼個大包,實在太礙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