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涇渭
涇渭 連載中

涇渭

來源:google 作者:林飲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朴桀 現代言情 黎晚

深夜裡響起的驗證消息,他的出現打破了黎晚的墨守成規「阿黎,好久不見」瘋狂心動因為他的轉學逐漸明朗,朴桀成為了她的同學有人為著她的愛戀隱忍數年,狄騰默默守護着她,他總說她是一個獃子幾人的糾纏不清在那場游戲裏註定結局,人生無數次分叉路口,他們來來往往漸漸走散了大家去了不同城市散發青春的活力,愛人重逢,只是卻錯過了「阿黎,喜歡寬闊的大海還是靜謐的河流?」她頷首思考許久,看着遠方奔騰不息的海洋她的目光開始晦暗,「其實這兩者,我都想嘗試去喜歡,但我還是為河流匯入大海時的清濁不混而着迷」後來的故事啊,他有了新的女友她也遇到了很多像他的人他們猶如河流與大海一般短暫交匯淌起浪花,雖有重疊仍涇渭分明展開

《涇渭》章節試讀:

我看着阿茵懸在空中的手多了兩盒牛奶,眼神朝着那個弟弟離開的方向看去。我說:「阿茵,我們就這樣收了弟弟的牛奶好奇怪哦。」她漸漸回過神來,看着我說道:「我剛剛是被小弟弟撩了?現在的學弟倒是一點也不含蓄,你看我的臉紅了嗎?」我聽她的語氣中有一絲驚訝,畢竟阿茵只收過哥哥們的情書哈哈哈。

我在旁邊附和道:「真是個好苗子。」阿茵轉頭用警告的眼神示意我再多說一句話,以後帶我出門的機會就沒有了。我們走向樓梯在穿過二樓過道時,阿茵說:「對了,我給你介紹的那個男孩子,你們昨天晚上有繼續聊嗎?」我眼神黯了黯,「我昨天晚上太困了,今天早上起床的時候給他發了一句話,我還沒看手機呢,不知道他回沒回我。」隨後,我倆都沒說話,到了教室門口剛好上課鈴聲響了起來,阿茵順手分了我一盒牛奶就走向她的座位。我向我的位置走去,狄騰還在睡覺。

今天的第一節課是數學課,簡直是我的噩夢。我看見數學老師拿着教材跟戒尺踏上講台環視了一圈,當看見狄騰還趴在桌上時微微皺眉,準備從口中念出他的名字。我及時抬手打算把狄騰喊起來,在我的手快要靠近他的背脊時,他像是有感應一般起身,然後趕忙拿出了數學教材,劉老師這才作罷。

在課間我感覺有絲疲憊,我的思緒便從劉老師口中的方程式抽離,雙眼空洞的盯着黑板上整齊排列的圖形與數字,正想他回我消息了嗎?突然醒悟此刻的我就像落伍的士兵慌不擇路,想要再次加入齊整的隊伍,臉上不免露出一絲急切。回頭看了一眼阿茵他們都被劉老師帶入了數學的結構框架中,思緒嚴密整齊。劉老師在講完手頭的知識點後,隨機出了一個練習題,等會抽人起來回答。

不一會兒,教室里響起沙沙聲,筆墨在柔順的紙張上發出和諧的共鳴。我看見面前乾淨的練習本卻無從下手,我抬頭一看狄騰的作業本上也排列出一堆數字,這時劉老師從講台上走下來,他的身體靈活穿梭於課桌通道間,待他踱步來到我的身邊時,看見我面前的作業本卻什麼話也沒講。

過後,他隨機抽點學號38號,我把學號過了一遍,38號狄騰,39號是我。在我前面的狄騰起身回答問題,他高大的身體遮住了日光燈給我投下了一團陰霾。他清亮的嗓音響起:「答案是二分之一,具體的算法是...」然後老劉就讓他坐下了。口中還不禁念叨:「不錯,你的思緒很清晰,看來我今天講的要點大部分同學都掌握了。」

這時候下課鈴聲響起,老劉收拾好課本說道:「同學們,馬上就要高三了,這裡稍微佔用一分鐘時間。今天的課堂效果不錯,但是極個別同學還沒有融入進來,高三是一個分水嶺,我不希望你們中途掉隊,一時開小差沒什麼。我能理解你們,畢竟我也是過來人,但是你們要對得起自己,讀書這幾年不是白白浪費的。好了,話不多說了,不懂的地方大家可以問同學也可以來辦公室找我,下課吧!」他轉身離開了教室,同學們也陸續起身...

我拿出手機看了一眼,上面沒有任何消息。

我用筆頭戳了一下狄騰的背,他還是不搭理我。過了一會兒,上課鈴聲又響起來了。等我感到飢餓的時候已經是第四節課了,抬頭看見老陳正在講同學們高三需要提前做好的心理建設,順便說道明天有新同學轉入我們班級。講台下瞬間炸成一片,哇,你們聽見沒新同學。講台下幾人抱團開始打賭明天來的新同學是不是女生,老陳彷彿知道我們的想法似的,平靜地說:「各位男同學們很遺憾,這次轉過來的是男同學。所以還是好好學習,別一天想着給我整幾齣,免得到時候又來收拾你們,好了,馬上要放學了,大家回顧一下我剛剛講的內容,今天的作業就是寫一下高三計劃吧。」

放學後,我跟阿茵挽手去了食堂 ,她一路上感嘆着上午學習的時間過得真快。到了食堂我們點了兩份黃燜雞米飯正吃着呢,阿茵的眼珠子朝周圍轉了轉小聲說道,:「旁邊是9班的班長沈迦,晚晚好帥呀!聽說他們下周一晚上要跟狄騰他們打班級比賽呢,要不要去看呀。」我抬眸看着隔壁的沈迦,個子倒是跟狄騰差不多,不過臉型的話偏硬朗些許,眉宇有着一絲英氣。我回予道:「我不太喜歡看比賽呢,到時候再說吧。我對這些充滿熱血的活動不是很感冒呢。」「切,怪人,竟然不想看帥哥。」阿茵的語氣中透着不得逞的委屈。

過了一會,面前的黃燜雞已經吃完了,但是阿茵手裡還不停地扒拉着她碗里的那幾粒米飯,眼神不受控制地朝着沈公子的方向飄去。我湊過去說,「人家沈迦馬上吃完了,你還不走,你這行為可不就是司馬昭之心。怎麼早上送牛奶的弟弟不能入大小姐的眼嗎?哈哈哈。」我的話還沒說完,沈迦可能聽見別人提自己的名字,聞聲盯着我們。阿茵左手放下筷子右手拎着我跑掉了。一路小跑回了寢室,她坐在床上氣喘吁吁,臉上冒出微微細汗。小臉因為運動顯露出健康的紅色團暈,她開始調整姿勢認真的對我說:「晚晚,我好像喜歡上他了。」

我不太能理解這洶湧的愛意,阿茵會給自己留有退路。但是我沒想到她會喜歡上只見過寥寥數面的男生。我脫口而出,「為什麼呢?」她也沒有回答我,可能她也不知道答案吧,她就脫掉鞋子上床午休了。我拿出手機打開聊天界面沒有一條消息,我拿着手機也沉沉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