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金牌土匪
金牌土匪 連載中

金牌土匪

來源:google 作者:螃蟹賊六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王炸 螃蟹賊六

王炸穿越至大都國成為了一個土匪頭子本想安安穩穩了卻此生,卻總是有麻煩找上門來,擾人清凈既然如此,那就休怪小弟無理了黑衣人:「這位公子可否借一步說話」?王炸:「不借!」黑衣人:?????黑衣人:那就休怪在下心狠手辣了王炸:接招!黑衣人望着夾在雙指中間小鐵塊不屑一顧的嘲諷道:「這也算暗器」?隨之「砰」的一聲…黑衣人…卒王炸輕蔑一笑:「跟我斗?你怕是不知道啥叫手榴彈」展開

《金牌土匪》章節試讀:

第二章 抄家

突如其來的巨響瞬間讓鐵頭門的大院內變得燈火通明起來。

鐵頭門的弟子紛紛驚恐的從屋子跌跌撞撞的跑了出來,有的甚至褲子還沒來得及提。

卻只見一個身材矮小,粗布大褂的眯眼小老頭三步並兩步的飛穿而來,一個腳踏空氣,瞬間躍在了牆頭,警惕瞭望着四周。

來人看到自家門牆被損壞,雖然吃驚這驚人的破壞力到底是何人所為,但看到眼前的情形卻也被憤怒沖昏了頭腦。

小老頭滿眼血絲,怒不可遏的嚎叫道:「何人膽敢來我鐵頭門放肆,有種的你就出來,畏畏縮縮算什麼英雄好漢!」

眾弟子也也七七八八來到跟前,紛紛議論並且帶着強烈譴責和堅決反對的態度問候着眼前這一切的始作俑者。

這時一個眼尖的弟子看到大門上一隻箭矢,並且還附帶着一張信條,趕忙跑過去拿給眯眼掌門。

小老頭接過信條只見上面寫道『鐵頭門目中無人,着實可惡,今日一小懲,以儆效尤,望日後大有改觀,多行善事,留書者<浮屠宗>。』

小老兒看過後頓時炸毛,氣的五孔生煙,跺腳狂嘯,狠狠的撕碎了手裡的紙條大喝一聲「浮屠宗欺人太甚!」

「今日不踏平你浮屠宗,我羅提誓不為人。」

「眾弟子聽令!所有人帶上傢伙跟我走,他浮屠宗與我鐵頭門,今日必有一亡已。」

隨後一時間,鐵頭門的人在掌門羅提的帶領下,浩浩蕩蕩的踏上了征討浮屠宗的旅途。

「魚兒上鉤了,哼哼。」

王炸得意的笑了笑。

身旁的卧龍很是不解:「當家的,他們都走了我們還怎麼和他們拼?要追上去嗎?」

王炸回頭一個爆栗:「一天就知道靠蠻力,我們坐收漁翁之利不好嗎?況且一會還有別的行動。」

看着鐵頭門的人漸走漸遠,消失在了夜色當中,王炸頓時來了精神。

大手一揮「兄弟們跟我來!」

直到眾人不明所以的都跟着王炸來到了鐵頭門的大門前。

才漸漸的開始有人回過味來。

原來是這麼回事啊。

卧龍此時也明白過來,先前老大交代的讓他弄馬車過來的原因。

王炸一腳踹開了騷紅色的大門,看着空無一人的鐵頭門,雙眼放出精光,舔了舔舌頭,雙手向前一伸,大喝一聲:「孩兒們,操!練!起!來!」

手底下的兄弟們瞬間沸騰起來,紛紛丟掉手中的鍋碗瓢盆,鎬把和擀麵杖,猶如餓虎撲食一般衝進了大院內。

「當家的這招調虎離山真是高哇!不服不行!」卧龍壞笑一聲。

王炸得意哼了一聲望着遠處說道:「想血洗我們清風寨,得先做好被洗的覺悟!」

「吩咐下去,凡是能帶走的東西一件也不能給我落下,就算是牆皮,也得給我扣下來一層!」

「當家的瞧好吧您就,咱們是干這個的!」

月光的照耀下,倆人狼狽為奸大笑的身影顯得恐怖至極。

……

只用了一個時辰的時間,鐵頭門上上下下,從裡到外被搬的是一乾二淨,大到桌椅床榻,小到生活用品,甚至別人的褲衩背心也不放過,整整十多輛馬車裝的滿滿登登。

每個人手腳並用,大件的倆三個人抬着走,小件的掛滿了全身,大家的目標只有一個,那就是搬乾淨,整潔。

這就叫專業!

大家忙碌的身影,辛勤的汗水,每個人臉上洋溢的笑容,都樂此不彼的忙活着。

「當家的,現在這裡的東西差不多都搬走了,還剩下一張床和兩口大鍋,馬車是實在放不下了,怎麼辦?」

王炸捏了捏下巴:「讓其他人先把東西運回去,留下幾個人帶着沒拿走的東西跟我走。」

「對了,那個紅色的大門也給我卸了拉回去,老子可是忍它很久了!」

「放心吧老大,早就安排了。」

「好!分頭行動!」

鐵頭門在經歷了一次大洗禮後,已是面目全非,讓人心驚,和來時對比簡直是天地之差。

……

夜色當空,清風鎮這個時辰的人們都早已進入了夢鄉,大街小巷空無一人。

王炸等人帶着沒運走的『戰利品』輾轉反側的來到了清風鎮。

一路上,一個身高二尺滿面憨容的大漢一直吸引着王炸注意力。

無論是搬東西,還是干起活來,都顯得輕鬆無比,腳下穩健,行動如風,王炸一直看在眼裡,很是欣賞。

「這人是誰,看樣子是個練家子啊?」

卧龍接茬道:「嗐,這是我一個遠房的表弟,我們倆從小一塊光腚長大的。」

「這不前段時間家裡鬧了災荒,來投奔我的,就為能有口飯吃。」

卧龍越說越來勁:「我這小表弟從小的憨厚,可力大無比,干起莊稼活來那是一個好手,小時候還跟着一個遊方道人學過幾年功夫哩。」

「哦?有點意思。」

「愣着幹什麼?還不快來見過咱們當家的!」卧龍打趣的衝著大漢說道。

聽見表哥招呼自己,大漢一個健步串到跟前,撓了撓頭憨聲的說道:「當家的好。」

「兄弟今年貴庚?叫什麼名字?」

「俺今年二十五了。叫陳鐵漢。」

王炸點了頭「不錯,是個爺們。」

「一會有個任務交代你……」

……

與此同時,鐵頭門眾人趕到浮屠宗二話沒說,奪門後進去就是一頓大B子。

被堵在被窩裡的浮屠宗眾弟子被打的是一臉懵逼。

也顧不得還沒來得及提起來的褲子就和鐵頭門的人幹起來了。

場面一度混亂,滑稽。

『噹噹噹……』

王炸輕輕的敲響了一家土大戶的門。

「誰呀?大半夜的不睡覺!」一陣極其不耐煩的聲音傳了出來。

「老鄉,我們是清風社區愛心小團隊送溫暖的,快開門呀。」

一個滿臉麻子,長相猥瑣的大漢一隻手提着褲子,一隻手打開了房門。

剛一開門就見到一群五大三粗的大漢衝著自己傻笑。

二話沒說反手就是閉門謝客。

不過為時已晚,陳鐵漢單手撐門,打斷了老鄉關門的動作。

一時間僵持不下。

「哎?大叔,你這是幹嘛?我們是清風社區送溫暖小團隊的。」

「今日正好有一批上等好貨,老鄉您打量打量?」

…………

《金牌土匪》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