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九千歲他是公主的白月光
九千歲他是公主的白月光 連載中

九千歲他是公主的白月光

來源:google 作者:三一零白月光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憐兒 沈卿昭 現代言情

沈卿昭本是出身尊貴的一國公主,從小錦衣玉食,嬌養長大可誰成想到最後她卻因惡人的展開

《九千歲他是公主的白月光》章節試讀:

永嘉十年 「殿下殿下!」
穿着粉色宮服的采秋快步飛奔進永樂殿。
殿中,沈卿昭着一身華服,執着一柄短刃在細細擦拭,眸中暗沉的神色,與略帶青澀的姣好面容實在不符。
采秋跑至殿內,微微喘着氣,這才想起自己方才又失禮儀了,連忙跪下行禮,「奴婢莽撞,請殿下責罰。」
沈卿昭抬眸看向采秋,性子活潑,一雙靈動的眸子,可見其天真的心性,「無妨,起來罷。」
采秋這才爬了起來,看向沈卿昭,不知怎麼,前些日子,殿下發了高燒,醒來後,便總好似換了個人似的。
平日里最愛看的民間情愛的話本子都不瞧了,畫也不作了,琴也不撫了,更不去纏着容娘娘說話,像變了個人似的。
這會兒竟然還在這擦拭起刀刃這等危險之物... 采秋看着那鋒利的刀刃,着實有些擔憂,這萬一要是不小心割傷了,那可如何是好。
在采秋擔憂的目光中,沈卿昭開口問,「讓你去辦的事如何了?」
采秋這才想起自家殿下讓自己去辦的事,連忙回稟,「殿下,奴婢按照您的吩咐,就貓在那御膳房後頭,果然瞧見了容妃娘娘身邊的憐兒去了!」
昨日,殿下吩咐她今日早些時候去御膳房後頭蹲守着,只要容妃娘娘身邊的憐兒去了,就在那憐兒碰過的葯盞下頭,將從容妃娘娘那得來的頭飾扔下... 她雖不知殿下此舉何意,可就是覺得殿下厲害,那憐兒果然就是出現在那了,就如殿下所說,明明就是端容妃娘娘的燕窩,卻鬼鬼祟祟的不知往那些個葯盞裡頭放了什麼。
「奴婢按照您的吩咐,將那珠釵扔在那了。」
沈卿昭凝重的面色,這才舒緩了些。
采秋卻是不明白,「殿下,為什麼要把那珠釵扔那呢,您又是怎麼知道憐兒就一定會去?」
采秋向來是個有什麼便問什麼的性子,又因從小跟着沈卿昭,得沈卿昭寵愛,不似平常宮女那般拘謹。
沈卿昭擦拭短刃的動作一頓,為什麼要把珠釵扔在那?
「稍後你便知了。」
至於她為什麼知道憐兒一定會去御膳房... 沈卿昭有一瞬間的失神,心陡然抽了一下的發疼。
她從前從來不信什麼牛鬼蛇神的事,可還魂重生這等事,如今卻真真實實的發生在了她的身上。
她,沈卿昭,死在了永嘉十四年,卻在死後,帶着怨恨,靈魂飄蕩了數千年後,回到了永嘉十年。
這一年,她才十四,太子哥哥還未結識幕僚齊書玉,容妃娘娘還未出事,容樂姐姐也還未被送去和親,父皇也還未遭到毒殺...一切,都還來得及。
甚至是那人...她還有機會救他回來。
從前,她生於深宮,備受寵愛,那些個陰謀詭計,她雖看得多,卻從未沾染上半分,所有人護她,愛她,可就在最後關頭,她卻未能護住他們的家,甚至是被齊國俘虜,被迫下嫁。
辜負了長輩們從前那般多的疼愛。
如今,上天垂憐她沈氏一族,佑她大晉,讓她得已回到這年,這次,她必要護下家人,保護大晉百姓。
滅國之恨,有仇報仇,有怨報怨!
她沈卿昭,是從煉獄回來的,這次,誰也休想欺辱她的家人!
... 很快,皇上身邊的嚴公公便來傳話了,「殿下,還請移步容樂殿,陛下在呢。」
對於這位宮中最是受寵的小公主,縱使這位嚴公公的恩師乃是權勢滔天的內侍總管,對沈卿昭也多了幾分奉承之意。
見旁人不多,嚴公公低聲道,「殿下,容妃娘娘出事了,齊娘娘的葯不幹凈,查到了容妃娘娘頭上,如今,聖上火氣正大着...」 聖上龍嗣不多,這齊娘娘龍胎在身,聖上也算是老來得子,自然是歡喜,千叮嚀萬囑咐,這宮裡頭哪裡有人敢不用心。
可這關節骨上,容妃娘娘卻讓人去動了手腳。
如今,那齊娘娘小飲了那葯兩口,及時發現那葯不對,胎象不穩,太醫那頭正診治着。
整個御膳房更是在徹查,順着那御膳房落下的頭飾,查到了容妃娘娘的頭上。
容妃娘娘這會正被罰跪着,容樂公主自然知道事態急,便請人急忙遞給消息去,將這永樂公主請來。
這過中曲折,沈卿昭自然明白。
「采秋。」
得了示意,采秋連忙從荷包里掏出兩片金葉子,小心又鄭重的塞進嚴公公手裡,笑嘻嘻道,「多謝嚴公公告知,日後還請嚴公公多多照拂。」
嚴公公喜笑顏開,「當然當然。」
去往容樂殿的路上,沈卿昭理了理思緒。
上輩子,憐兒也是在齊娘娘的湯藥中動手腳,胎兒雖保了下來,可父皇卻震怒,下旨徹查,等查到憐兒的頭上,憐兒又一口咬定是容妃娘娘指示,之後,容妃娘娘失勢,被軟禁在宮中。
可憐兒究竟是誰的人,到最後,都沒有查出來, 後來,父皇壽誕,各國出使,齊國有意與永樂國和親,群臣最後將失了母妃勢力,本身又不受寵的容樂公主推了出去。
容樂公主在和親路上慘死...齊國與晉國的關係也降到了冰點。
容妃娘娘痛失愛女,在宮中鬱郁而亡。
可笑的是,後來這一切,都是那位齊娘娘暗中謀劃推波助瀾而成的。
「殿下,到了。」
采秋提醒道。
她剛剛感覺,殿下有些不對勁,明明是三伏天,可身上那股氣勢卻寒意滲人。
再次站在這容樂殿門口,時隔了千年之久,可上輩子,每個人慘死的模樣卻都在她腦子裡不斷的迴轉着,忘卻不去,她攥了攥拳頭,倏爾又鬆開,作出一副輕鬆天真的姿態,踏進這氣氛緊張的容樂殿中。
「永樂公主到!」
整個大晉,能在不通報的情況下進出聖上所在的場所,有此殊榮,僅永樂公主一人。
沈卿昭踏進殿中,此時,容妃娘娘跪於下方,容樂公主更是跪在一旁,以這種方法為自己母妃求情辨明清白。
「兒臣參見父皇。」
見沈卿昭進來,餘光與之對上時,容妃娘娘微微搖頭,示意沈卿昭千萬不要為自己說話。
自皇后逝世,她在宮中謹慎行事,不至於樹敵,如今這事陷害到自己頭上,只怕是針對與自己交好的永樂公主。
這會兒,若是永樂對自己說上一句好話,便正中對方下懷。
 

《九千歲他是公主的白月光》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