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酒醒後,我重生到妻女死亡前
酒醒後,我重生到妻女死亡前 連載中

酒醒後,我重生到妻女死亡前

來源:google 作者:貓零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貓零 都市小說 韓元青

重生+種田+奶爸+寵妻+悔過自新+事業有成韓元青這輩子最大的遺憾就是誤會妻子,害妻女慘死重生到妻女死亡之前寵妻子,疼女兒,愛家人,努力賺錢給她們更好的生活且看他重活一次,如何攪動風雲單女主,單女主!!不管外面野花在香,也不如家花香!展開

《酒醒後,我重生到妻女死亡前》章節試讀:

見譚校長應下,韓元青心中高興。

「不用這麼麻煩,轉賬就行,我就不打擾你,先回去了。」

他相信譚校長的人品,也着實着急回家。

已經一天沒看見蘇婉柔和寶寶了,也不知道她倆怎麼樣。

吃沒吃飯?

有沒有被人欺負?

雖然他現在已經確定自己是重生了,可看不見蘇婉柔和寶寶,總覺得有些不踏實。

譚校長心中略微有些詫異。

他教書育人這麼多年,還不至於貪沒這五萬塊錢。

他驚異的是韓元青的態度。

多少人費盡心思想跟他攀上關係,這小子倒是利落,事情辦完就走。

以前混蛋嗎?

看着……也不像啊。

譚校長點頭,對一直等在門口的門衛喊道:「小劉,你送一下……」他眼神詢問韓元青名字。

「韓元青。」

「你送一下韓元青,等放學了來辦公室找我。」

劉立軍連忙應下,臉上的笑容止都止不住。

到了大門口,劉立軍握着韓元青的手,激動道:

「韓哥你可真是我的貴人,以後要有什麼事兒你招呼一聲,能幫的哥們我肯定幫忙。」

韓元青也沒客氣,「我還真有事兒讓你幫忙。」

「我侄子馬上就要來三中上學了,你幫忙照看點,別讓他被人欺負了。」

「嗐,這點小事叫事嗎,就是你不說我也會照顧,韓哥你放心,我保證在三中,沒人能欺負得了你侄子。」

「謝了兄弟,過兩天學生放假了我請你吃飯。」

不管這話是真的假的,劉立軍聽的心裏高興,揮手跟韓元青告別。

……

從三中離開,韓元青就迫不及待往家走。

他想早點回家告訴蘇婉柔,他掙錢了,不會再讓她跟寶寶餓肚子了。

快到家時,就看見門口圍着一群人,還在議論自己。

「哎,這蘇婉柔也怪可憐的,家裡有個爺們還不如沒有,全靠她一個女人扛事。也不知道是韓元青那混蛋玩應上輩子積了什麼德,才娶到蘇婉柔這樣的好媳婦。」

「看寶寶那個可憐喲,瘦的跟什麼似的,我家大孫兒她這麼大的時候圓墩墩的,可愛的緊。」

「老韓家人都挺老實的,怎麼在韓元青這就歪了呢,你們說說,偷雞摸狗、打架鬥毆他哪兒樣不幹。」

「這要放在舊社會,韓元青那樣的早就吃槍子了,死八百次都不解恨!」

正說著,她身邊的大娘扯了扯她的袖子,小聲道:「韓元青回來了。」

沒等韓元青問她們為啥圍在自己家門口,人群呼啦一下就散開了。

大娘們一路小跑回到自己家,『咣當』『咣當』的關大門聲是不絕於耳。

韓元青:「……」

這什麼情況?

他不明所以的走進院子,臉色隨即一變,快步向屋裡跑去。

「趙嫂子,欠你家的錢我會想辦法儘快還你,這還有孩子呢,求求你們別鬧了行嗎。」

「呸,不要臉的狐狸精,仗着自己長得漂亮到處勾搭老爺們借錢。」

「要不是被我發現了,你們是不是打算床上還債了?」

「我跟趙哥真的什麼都沒有,他是看我和孩子可憐,才借錢給我們應急的,我都說了這個月開工資就還給他。」

「媳婦你別鬧了,我跟她真沒什麼,咱回家行不行。」

「好啊老趙,你還護着這不要臉的騷貨,你說,以前你是不是也給她錢了?」

「賤人,老娘今天不打死你這狐狸精我跟你姓!」

寶寶的哭聲,蘇婉柔的哀求聲,一聲一聲傳進韓元青的耳朵,扎進他心裏。

前世的今天,他跟王剛他們在外面鬼混,根本不知道家裡發生的事兒。

只是回來後發現蘇婉柔臉上有傷。

那時候他問都沒問,就回屋睡覺了。

現在看來,就是這些人把蘇婉柔打了。

韓元青一腳把門踢開,冷聲喝道:

「你們敢動我媳婦孩子一下,我就讓你們全家給她們陪葬!」

咣當~~

房門撞上後面的牆壁,發出巨大的聲響。

屋裡的人被這突如其來的聲音嚇了一跳,紛紛轉頭看向韓元青。

見他紅着眼睛,身上煞氣凜然,一個個心頭有些發憷。

韓元青的目光則是透過人群,落在後邊的蘇婉柔和寶寶身上。

見她們沒事兒,這才把心放下。

蘇婉柔抱着寶寶,倆人哭的跟淚人似的,此時也有些獃滯的看着韓元青。

「哇……」看見韓元青,寶寶哭的更大聲了。

「粑粑~求求,求求,你。」

「不要,不要讓他們打麻麻好不好,寶寶知道錯了,寶寶以後乖,嗚嗚嗚……粑粑~~」

「寶寶真的知道錯了,麻麻疼~~」

寶寶不斷抽噎,哭着跟韓元青求饒。

在她的印象里,只有爸爸會打她和媽媽。

這些人要打媽媽,是爸爸讓的,求爸爸,媽媽就不用挨打。

韓元青心臟抽疼。

越過幾人,走到蘇婉柔和寶寶身邊,伸手想去抱寶寶,寶寶卻直接鑽進蘇婉柔懷裡,不讓他抱。

蘇婉柔也用驚恐、厭惡的眼神看着他,絲毫沒有被他幫助到的喜悅。

蘇婉柔為什麼借錢,還不是因為韓元青要錢。

不給就打她和寶寶,還要把寶寶賣了。

這一切都是韓元青造成的,她怎麼會高興?

而且。

在她心裏,韓元青不是要幫她們母女,只是因為這些人在家裡欺負她們,讓他面子上過不去。

「別怕,一切有我!」

韓元青壓下心中的酸澀,站在母女兩人身前,冷眼掃視着身前這些人。

五女,三男。

一男一女站在最前面,女人的臉上還帶着怒氣,男人一直拉着身邊的女人。

他們應該就是婉柔嘴裏的趙哥、趙嫂子了。

所以。

前世。

就是他們把婉柔打了,逼着婉柔還錢,婉柔才去找主任預支工資……

她們也是間接害死婉柔和寶寶的兇手,韓元青對他們自然沒有什麼好臉色。

韓元青冷臉看向男人,「你借了婉柔多少錢?」

趙鐵柱眼神閃爍,偷偷看了蘇婉柔一眼,「今天的事兒對不住了,我回去一定好好跟我婆娘說道說道,我們就先走了。」

硬拉着趙嫂子就往外走。

他跟蘇婉柔同事那麼久,聽過不少關於韓元青的事兒。

韓元青就是畜生,知道蘇婉柔借錢了,肯定又會打她們想辦法要錢。

蘇婉柔這麼好的一個女人,怎麼就找了這麼個男人,想想就覺得怪可惜的。

「好啊,人家正經男人都回來了,你還幫着那賤人,趙鐵柱,這日子你還過不……」

「啪!」

《酒醒後,我重生到妻女死亡前》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