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科比歸來
科比歸來 連載中

科比歸來

來源:google 作者:坐聽風雨聲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孟科 遊戲動漫 科比

「不要傳」科比的聲音在我的頭頂響起但籃球已從我的指尖飛出,朝站在空位的隊友而去隊友中投全場鴉雀無聲,注視着籃球的軌跡「唰」一聲,籃球空心入網73:72,我們贏了「好樣的,小夥子,你做得很棒」科比誇讚道這是自從我產生幻聽以來,科比第一次誇我,也是最後一次誇我從那以後,我的幻聽消失了,科比的聲音再也沒有出現展開

《科比歸來》章節試讀:

在一次經典的採訪中,記者問科比:「你為什麼能如此成功呢?」

科比反問:「你看到過凌晨四點洛杉磯是什麼樣子嗎?」

記者搖頭:「沒見過。」

科比說:「我每天都見到。滿天星星,寥落的燈光,行人很少。每天洛杉磯早上四點仍然在黑暗中,我就起床行走在黑暗的洛杉磯街道上。十多年過去了,洛杉磯街道早上四點的黑暗仍然沒有改變,但我卻變成了肌肉強健,有體能,有力量,有着很高投籃命中率的運動員。」

這是我在昨晚睡覺前看到的一段關於科比的採訪記錄,於是乎,我也將自己的鬧鐘定到了4點。

可當我從床上爬起,穿上衣服,準備去村頭的籃球場時,發現外面的天色依然黑乎乎的,根本看不清東西。

「人家科比四點鐘起床訓練,去的是球館,那裡有燈光,我起這麼早,只能黑燈瞎火了。」我調侃自己道,「等我有天可以去球館訓練了,再像科比那樣,四點鐘起床吧。」

不過,受到科比的激勵,我倒是看到了凌晨四點鐘的孟家村。

我住在二樓,走出卧室後,再打開一扇小門,便可來到屋外供奶奶晾晒衣服或被褥的涼台,涼台很寬敞,可以遠看村中的景象。

整個村子還處於沉睡當中,沒有燈光,沒有行人,連一聲狗叫、一聲雞鳴都聽不到,相較於洛杉磯,這裡更加黑暗、更加清冷、更加荒涼。

可由於我和科比的關係,遠在大洋彼岸的美國大都市洛杉磯和位於中國中部的一個小農村竟然就這樣聯繫在了一起,讓人覺得相當不可思議。

我抬頭朝夜空望去,天上的星星稀稀落落,在中國人傳統的觀念中,每個人都對應着天上的一顆星星,人在則星在,人死則星落。而在人世間越是有名氣、有成就的人,對應的星星也就越大越亮,比如三國時期的諸葛亮,在他去世時,天上就滑落一顆斗大的星星。日本近代詩人土井晚翠曾寫過一首著名長詩《星落秋風五丈原》來緬懷這位蜀漢的丞相。

那麼,科比去世時,天上是否也滑落一顆星星呢?

如果有,代表科比的那顆星星一定也很大很亮吧。

一陣冷風吹來,我不禁打了一個寒顫,裹了裹披在身上的衣服。

「科比會在哪裡看着我呢?」我望着夜空,尋覓心中想獲悉的答案,「他在美國去世,為何會跟着我來到中國呢?」

這一切的一切,對於我而言,都是一個很大的謎團。

昨晚,為了尋求答案,我曾旁敲側擊地詢問了我爸很多關於科比的事情,尤其是我們和科比之間有沒有什麼淵源。

果然,在2008年,也就是北京奧運會期間,我真的見過科比。不過,當時的我只有4歲而已,對於那次見面並沒有什麼印象。

我爸得知科比將帶領夢八隊參加北京奧運會,非常高興,於是託人買兩張美國男籃的比賽。當然,他最想買到的是小組賽第一場的門票,即美國隊對陣中國隊,這樣的話,既可以為中國隊加油助威,又可以欣賞到偶像科比的表演,兩全其美。

可由於中國隊對陣美國隊的門票相當緊張,早就被售賣一空,最後我爸提高了價錢,才從黃牛手中弄到兩張美國隊對陣希臘隊的門票,儘管如此,我爸還是特別興奮,畢竟能在家門口欣賞到偶像的比賽,是十分難得的機會。於是,我爸就帶着我媽以及4歲的我,前往北京去看了那場比賽。

「毫無懸念,美國隊以92:69的巨大優勢戰勝了希臘隊,科比的表現中規中矩,但能夠在國際賽場上看到他的表演,我已經很滿足了。」我爸像品味往事一樣說道。

「可不咋地,你爸當時在觀眾席上,像個小孩子一樣,給科比吶喊助威,我都不想和他坐在一塊了。」我媽正在旁邊整理飯桌,忍不住插嘴道。

「誰見了自己的偶像不激動呢?」我爸反駁。

「當時小科都4歲了,你還那樣大喊大叫,差點把他給嚇哭了。」

「爸,我真的被嚇哭了嗎?」我問。

「哭倒是沒哭,只是睜大了眼睛,使勁地盯着你爸看,估計你當時在想,自己怎麼會有這樣一個爹,太丟人了。」我媽回道,她所說的俏皮話把自己都給逗笑了。

「看比賽時很激動,真正見到科比,和他握手時,我冷靜了下來吧。」我爸也笑着說。

「是啊,不過,科比的太太確實漂亮,好像叫什麼莎來着,對嗎?」

「瓦妮莎。」

「當時她還帶着科比的大女兒和二女兒去看比賽,二女兒好像叫Gigi吧,她只有2歲大。」

「嗯,只可惜Gigi和科比一起,都在直升機事故中……」我爸沒有說完,便停住了話頭。

其實他不用說,我和我媽也知道他的意思。

氣氛頓時變得有點沉悶,我媽還用手抹了一下眼角,不知是為Gigi感到傷心,還是被灰塵迷住了眼睛。

她朝廚房走去了。

「你媽抱過Gigi呢。」我爸望着我媽的背影說。

「什麼時候?」

「就在那場比賽之後啊,我和你媽帶着你去見了科比,科比正好和他的妻子以及兩個女兒在一起,他看到了你,十分親切地摸了摸你的臉,還問了你的名字和年齡。」

「科比摸了我?」我有點不太相信地問。

「是啊,他對自己的球迷很好,為了看那場比賽,我還專門買了三件科比的球衣,咱們一家三口各有一件。」

「我媽那時候抱了Gigi?」

「嗯,她對瓦妮莎說,我可以抱一下你的女兒嗎?得到科比的許可後,瓦妮莎把Gigi遞到了你媽的手上。」

「原來這樣啊,我明白了。」

這是我和科比的唯一一次交集,如果追尋科比的靈魂為何和我交流的話,那麼那次交集很有可能就是原因。

但被科比擁抱過的孩子很多啊,不只有我一個,他為何單單選中我呢?這又讓我覺得難以理解了。

我爸還和科比有過兩次交集,但我都不在場。

一次是我爸去洛杉磯出差,觀看了一場科比的比賽,不過,那次他只是作為觀眾遠遠地看比賽而已,並沒有與科比近距離地握手或交談。

另外一次是科比簽約耐克公司以後,前來上海參加商業活動,我爸特意請了三天假去看科比,而且作為挑戰者,和科比進行了三個球的單挑,最終科比以3:1戰勝了他。我爸十分驕傲地說,他在科比的頭上砍下了兩分。

可這兩次交集,更不可能是科比選中我的理由啊。

我知道,要想了解真正的原因,最好的辦法是直接問科比,但他會告訴我嗎?

「嗨,科比,你在嗎?」我試探性地對着虛空問了一句。

我的聲音很小,但在安靜的夜裡,還是顯得有些響亮。

等了足有一分鐘,我都沒有收到科比的回應。

「就算成了靈魂,他也需要休息吧,沒準還在睡夢當中呢!」我解釋道。

在外面待着太冷了,我的手腳變得冰涼,於是推開通到涼台的小門,我又回到了卧室中。

我看了一眼手機,時間剛好4:40,離天亮還要好大一會兒。可在寒夜中站了將近四十分鐘,我早已沒有了睡意。

已經穿好了衣服和鞋子,我不想再脫下,躺回到床上。再說,我擔心一進入溫暖的被窩,就不想起來去訓練了。

於是,我來到書桌前,從抽屜中找到一個本子和一支筆,準備寫些自我激勵的話語。

可拿起筆後,又不知道究竟該寫些什麼才好。

想了幾分鐘後,我不自覺地寫下了「Kobe Bryant」幾個字母,接着在後面加上了「Gigi」的名字,最後寫上了我的名字「孟科」。

我望了一會兒這三個名字,想要找到其中具有的某種關聯,當然,明面上是有着一定關聯的,可我準備深究時,那種若隱若現的關聯又消失不見了。

「你看到過凌晨四點洛杉磯是什麼樣子嗎?」在三個名字的下一行,我寫上了科比的名言。

我的靈感彷彿打開了閘門,憋在心中的話像水一樣流淌了下來。

我看到過凌晨四點鐘的孟家村。

科比說:「反正總有人會贏,為什麼不是我呢?」

黑曼巴精神,就是要永不放棄。

2020年1月29日下午,孟浩民VS孟科

第一局:10:1;第二局:10:3

孟浩民大勝。

小目標:在7天之內,戰勝孟浩民。

新學期目標:加入天中市第三高級中學籃球校隊,代表三高參加市級高中聯賽。

搞好學習,進入班級前十名。

打敗譚耀,贏得藍穎。

寫完這些,感覺在我的前行道路上點亮了一盞明燈,讓我有勇氣和信心朝既定的目標前進。

「天還沒有亮,我可以去鍛煉體能啊。」這個想法冒了出來。

我將本子和筆收拾好後,便帶着籃球和暖水壺,悄悄打開院門,往村頭的籃球場走去。

本以為會空無一人的籃球場,竟然有人在那裡跑步,這着實讓我大吃一驚。

在籃球場大門處時,我看得不甚清楚,走到籃球架下,才發現跑步的是一個和我年齡差不多的少年,而在籃球架旁,放着一個棕黃色牛皮的籃球。

「原來他也愛打籃球啊。」我暗自嘀咕。

整個籃球場上只有我們兩人,而且同是籃球愛好者,總不能不打聲招呼吧?

等那個少年跑到離我很近的距離時,我主動問候了一聲:「你好。」

「你好。」少年回道,但他並沒有停下,而是折返了回去。

我看了出來,他在兩個籃球架之間練習折返跑,這是我之前打球的教練經常要求我們做的。

做了幾套熱身動作後,我脫掉羽絨服,也開始練習折返跑。

我給自己規定了一個數目,準備先跑50個折返跑。

疏於鍛煉的我,剛跑到第12個,便有點吃不上勁了。我的呼吸開始加快,雙腿也沉重了起來。

我知道,這是身體的一個關卡,如果選擇了放棄,那麼永遠不會再有突破。唯一的辦法就是堅持,堅持,再堅持,衝破這道關卡。

我曾向一位長跑很出色的朋友請教過,如何才能讓自己在呼吸急促、腳步變沉的情況下堅持下去?他的回答是,節奏。

對,節奏,每個人都有適合自己的節奏,跑步如此,打籃球如此,做其他事情亦如此。只有找到了自己的最佳節奏,你才能在做事時變得遊刃有餘。

目前,我需要找到的就是自己呼吸的節奏。

我感知自己的心跳和步伐的邁動,盡量讓呼吸變得有規律起來,於是,節奏慢慢被我給找到了。

當50個折返跑完成時,天色已經亮了起來。

那個少年則已經跑完,站在牆邊壓腿。

「你是孟家村的嗎?」我又主動問道。

「是啊,你也是嗎?」少年反問。

「算是吧,不過我從出生就在天中市,很少在家裡待着。」

「我是土生土長的孟家村人。」少年笑道,他的笑容中含有拘謹的成分,大概他不怎麼習慣和陌生人打交道吧。

「你上幾年級?」

「初三。」

「我上高一了。」

「哦。」

「我來打籃球之前,還以為不會有人,沒想到會碰到你。」

「只要是放假時間,我都會很早來這裡練球。」

「是嘛,太好了,以後咱們可以一塊練習。」

「嗯。」

「我叫孟科,科比的科。」我自報了家門。

「我叫孟堯。」

「姚明的姚嗎?」

「不是,是堯舜禹湯的那個堯。」

「你要是姚明的姚就好了,咱倆可以組成『姚科』組合,說不定比『姚麥』組合取得的成就更高呢。」

「我記得科比是有機會和姚明一塊打球的,而且當時湖人隊的主教練傑克遜向姚明發出了邀請,科比也主動向姚明示好,可惜姚明沒有去湖人隊,而是選擇和火箭隊續約。」

「姚明和科比一塊打球的話,說不定可以拿下一個總冠軍,這樣的話,姚明的成就比現在還要高些。」

「是啊,當時湖人隊主教練傑克遜對於姚明拒絕湖人隊拋出的橄欖枝表示不太理解,他認為姚明不應該放棄獲取總冠軍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