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柯南:人在酒廠興風作浪
柯南:人在酒廠興風作浪 連載中

柯南:人在酒廠興風作浪

來源:google 作者:不點燈泡的燈泡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夏目高御 江戶川柯南 遊戲動漫

【動漫+柯南+二次元+無女主+整活】夏目高御吸了一口菲律賓雪茄,滿是悠閑地說:「柯南君,我做了一輩子的好人,這次,我選擇當一次壞人,其實我就是組織成員」柯南:「高御你在搞什麼飛機啊,你要是組織成員的話,那我還是琴酒搭檔呢!」系統:「這二愣子說真話他不信,說假話反而深信不疑,他是在身體變小的時候腦子也變小了嗎?」高御:」你也好不到哪裡去,趕緊給我一些點防身技能啊喂!「展開

《柯南:人在酒廠興風作浪》章節試讀:

高御在出去之前認真叮囑小蘭就不用也跟着出去看了,雖然說以後小蘭見到的屍體恐怕是他的好幾倍,但還是讓小蘭還是待在這裡為好。

一走出房間後,高御下意識地往剛才琴酒和伏特加坐的地方瞥去,結果發現他們居然還在那裡淡定地吃着飯。

都一身黑衣,還有個墨鏡從來不摘下的,特別是伏特加,還在那裡大口大口地吃着東西。

高御真的想衝上去質問琴酒:這就是你整天跟我強調的低調??

但凡是個正常人都會覺得你們兩個不對勁好吧!

「請各位保持安靜!為防止破壞現場,請不要往死者方向移動,請各位回到自己的位置上不要走動,耐心等待警方的到來」

毛利小五郎在門口制止那些試圖往外面跑的顧客,並用十分大聲地聲音讓在場的所有人保持冷靜。

「你是誰啊?」一位中年人提出了自己的質疑,他神色有些慌張,呼吸似乎因為害怕而不斷加重。

站在門口附近的人同樣露出不滿的神色,總不可能餐館死人了,還要讓他們繼續吃飯吧?

「他是毛利小五郎,是個偵探,而在死者旁邊的少年叫工藤新一,同樣也是一名偵探。」

高御不知道什麼時候來到了毛利小五郎的旁邊,並十分禮貌地幫他告知了身份。

他說這句話有兩層含義:一,現在在場的有兩名偵探,他們現在正在保護現場以及目擊證人,甚至…….兇手,二,你小子最好是乖乖聽話別出去,否則被懷疑是兇手就自己解釋負責。

還有句話他想說:這群傢伙該不會是想逃單吧?

「現在阿貓阿狗也能稱偵探了,真是可笑。」那位中年人見到高御彬彬有禮的模樣也不好直接衝出去,便嘟囔了幾句就往回走。

毛利小五郎也聽見了那個人所說的話,但並沒有理會,多年的偵探經歷已經讓他對這樣的事情已經習以為常了,特別是他去調查出軌事件的時候,有的的甚至還大打出手。

而周圍的人雖略帶恐慌,但得知有兩名偵探坐鎮偵察,以及發現自己現在出去好像沒有任何好處,反而還會給自己帶來不必要的麻煩,便紛紛往自己的位置上走,但目光依舊是往死者的方向瞥。

群眾就是這樣,雖然有些許恐懼,但他們的好奇心促使他們想去看看死者到底是怎麼死的。

「高御小子,你在這裡看好門,別隨隨便便讓人出去,我先去看那裡是什麼情況。」

毛利小五郎吩咐了高御幾句話,在高御複雜的眼神中轉身離去。

大叔!!!!麻煩你把口袋的那幾罐啤酒拿出來啊喂!衣服和褲子的口袋塞滿了啤酒不覺得很笨重很奇怪嗎?不冰嗎!?

高御微微搖頭唏噓了幾句,然後從口袋中拿出一罐啤酒,打開猛灌了一口。

「你也好不到哪裡去,飯隨正主是這樣的。」

腦海里突然響起一個少女清脆的聲音,但仔細聽仍能聽出有一絲機械的聲音。

「說你是人工智障你還不信,這明明是物以類聚,人以群分。」

這人工智障時不時像是旁白,捧哏般冒出來一句話,除此之外並不會主動出來說話。

「你是不是得更新系統了,明天就要進入主線劇情了,怎麼樣也讓我有一些黑科技吧?」

腦海中的聲音不見了,隨之而來的是長久的沉默。

得,看來是沒戲了。高御又猛灌自己一大口酒,有意無意地往琴酒方向看了一眼。

看見琴酒在看着自己,高御高舉了自己手中的啤酒,便從旁邊抽出一張凳子直接坐下,當起了他的門神。

哎?怎麼突然感覺有上輩子他為了迎接領導,特地讓自己手下的隊員休息,自己去站崗看大門的錯覺呢。

……

死者就倒在後廚入口進來不遠處。

工藤新一如今正雙眉緊蹙,看着眼前的受害人沉默思考着。

死者是一名男性,看服飾應該是一名白領,整個身體無明顯外傷。

在旁邊服務員的顫顫巍巍的說明下,他對整個事情的發生過程有了一個大概的了解。

這位死者當時因為不滿上菜時間過於漫長,催促好幾次無果便親自來到後廚監工催促。

在入口時遭遇到了他的制止以及勸解,而死者仍不聽勸導往後廚走去,從而與他發生糾紛,在制止的過程中,死者突然往後一倒,便沒有了生命體征。

後面覺得不放心陪同過來的女性朋友看到發生這樣的情況,撕心大叫地跪在死者旁邊搖着他,見到仍沒有任何反應之後,便趴在地上痛哭。

很明顯,就算沒有偵探敏銳的直覺和偵察力都知道這個人十有八九是氣上心頭猝死了。

但工藤新一就是覺得怪怪的,總覺得這一切都太巧合了。

周圍的人都在看着工藤新一,特別是制止死者的那位服務員,滿含淚水,身體微微顫抖,此時的他覺得工藤新一就是要來確定他的罪行,把他直接送進監獄。

「請問,他身體方面有什麼疾病嗎?」

工藤新一朝着那位跪在地上痛哭的女人詢問道。

雖然情緒激烈變化會引起猝死,但發生這種情況的概率極低。

「次郎……次郎他有心臟病史……他的包里還經常帶着一盒速效救心丸。沒想到……沒想到,居然會發生這種事情……」

跪在地上的女人啜泣着說出這句話。

「這樣的話,結果已經很明顯了,這位死者本身就帶有心臟病史,在和別人發生衝突的時候情緒激烈變化造成心電不穩而發生猝死。」

毛利小五郎一臉嚴肅地走了出來說出自己的結論。

「誰都沒有做錯,你也只是履行了自己的職責,發生這樣的事情誰也不想看到,讓**接手這一切吧。」

看着懷疑自己殺人了的服務員,毛利小五郎拍了拍他的肩膀,讓他不要太過糾結這件事。

不對!事情應該沒有這麼簡單!

工藤新一心裏暗叫道,既然他有心臟疾病,在催促幾次仍然緩慢上菜的情況下,這位同行的女人應該也會察覺到他情緒有發生變化。

一個知道自己朋友有心臟疾病史的人怎麼能會讓他做出闖入後廚這件事出來?

這個女人有問題。

等目暮警官到達了現場就跟他說明一下自己的懷疑。

……

警笛的聲音由遠及近,下來了一位穿着棕色風衣,棕色帽子,體型肥碩,有着鬍子的胖警官。

這就是以後能經常見面的目暮警官,高御見到目暮警官帶着一群人過來渾水摸魚,就急忙打開門讓他們進來。

雖然說他們在現場的作用不大,頂多是分離現場,拍照,控制人群,但是天天都是這群人來重複同樣的事情,超!累!的!

「報告目暮警官!案發現場就在那裡,在座的人全都沒有離開餐館!工藤新一和毛利大叔現在」

啪!高御用力把腳一蹬,向目暮警官敬了一個極其不標準的禮,用極其專業的術語說道!

「你這傢伙回來了啊?」

目暮十三無奈地看着高御,嘆了一口氣說道。

每次有你在的地方就會有屍體出現!!!!!

要不是知道你真的是倒霉透頂,不然還真的懷疑你是個連環殺手。

「學成歸國!為東京和米花町的經濟發展提供自己的一份青春力量!」

高御挺直身子,猛抬下巴,說出自己都不相信的話。

目暮十三又嘆了一口氣,沒有說話,吩咐幾個警員看好門口,就帶着隊往後廚方向走去。

高御剛想去調戲調戲琴酒,結果他看到伏特加起身向他走來。

在他疑惑的眼神中,伏特加走到高御的旁邊,然後繞過他往後廚方向走去。

夏目高御:!!!!

琴酒你安排伏特加去幹什麼?看到**來所以就安排伏特加去殺人滅口?

「警官!我要檢舉!身為東京充滿正義的市民,我要向你反映一個問題!剛才這個死掉的人吃飯的時候就吃了4粒葯了!而且藥丸的顏色和救心丸的顏色不一樣!!」

伏特加的聲音振聾發聵,幾乎整個餐館的人都聽見了,餐館的人罕見地同時沉默了幾秒,然後又紛紛各自低聲討論起來。

工藤新一還沒有開口說話,毛利小五郎就搶先一步朝着目暮十三大喊:「目暮警官,趕緊檢查一下那個葯有沒有問題。」

目暮十三也終於反應過來,連忙安排手下去檢查死者的包包。

夏目高御:!!!!

怎麼回事!?伏特加你怎麼搖身一變變成熱心群眾了?符合你的人設嗎喂!

警員打開包包,發現裏面的確是有兩個同樣模樣的小藥盒,分別放在不同的格子中,一盒是降火的藥丸,一盒是速效救心丸,警員都把這兩盒藥品放進物證袋中,向目暮警官反映。

工藤新一站在一旁,看着證物袋中的藥丸,轉頭看了看死者吃飯桌子上唯一的一道菜:麻辣大燴菜,又看了看旁邊的啤酒。

突然,他感覺腦海中有一道閃電劈過,他懂了!他知道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了!就算不發生衝突,這個人也逃脫不了死亡的命運。

「目暮警官!我已經明白這一切了!這根本就不是突發的事件,而是蓄謀已久的凶殺案。」工藤新一向剛聽完警員彙報的目暮警官大喊道。

”這位小姐,殺死次郎先生的人,是你,沒有錯吧? ”

工藤新一緩緩走到她面前,蹲下身子,用緩慢但十分自信的口氣向這位小姐詢問。

雖然是詢問的語氣,但是誰都能聽得出來這是一個陳述句。

「臭小子,開什麼玩笑?這麼漂亮的女士怎麼會殺自己的朋友,還有,他不是猝死的嗎?」

毛利小五郎第一個跳出來對工藤新一質疑,現場的情況不是已經清晰明了了嗎?情緒激動引發心肌梗死最終導致猝死。

「就算他沒有跟其他人發生爭執,最終也是會產生這樣的結果。」

「你把救心丸和降火藥的存放的位置給調換了,你們還點了麻辣大燴菜,這樣他就肯定會吃幾粒降火藥,而他隨着肌肉記憶習慣地往存放降火藥的小藥盒拿出,我猜,你應該還把降火藥掉換成頭孢了吧?喝酒加頭孢,你覺得會發生什麼後果呢?這位小姐?」

工藤新一自信地將他的分析說了出來,看着這位小姐從剛才啜泣到現在的不停地眨眼,神色慌張,看來是說中了。

「你說話有什麼證據嗎?就算你是有名的偵探也不能憑空污衊別人吧?」

”購買頭孢是需要醫院開出證明才可以購買的,而且,藥丸上都有編碼,就算不是你購買的,我們詢問一下購買人就清楚了。 ”

說完便是長時間的沉默,眾人看着不停顫抖的女士,心中也有了一定的答案

片刻,這位小姐終於放棄了掙扎,跪在地上,緩緩說道。

「說起來真是可笑,我一開始就知道**很快就能查出來,但他剛好倒在跟別人發生爭執的時候,我還慶幸能得到老天爺的幫助,可是還是沒有想到,這裡居然有兩個偵探,還有一個熱心群眾。明明……明明是他偷拍我不雅照片,還不停威脅我,我才忍無可忍…….」

可憐之人講述自己被逼無奈犯罪的原因,如果有輕音樂的話,還會進一步添加凄涼的氣氛

「這樣的話,可以麻煩你們開始做菜了嗎?我快等不及了。」

一個頭從門口外冒了出來,夏目高御向在一旁的廚師詢問道。

《柯南:人在酒廠興風作浪》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