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快穿:大佬的炮灰虐渣筆記
快穿:大佬的炮灰虐渣筆記 連載中

快穿:大佬的炮灰虐渣筆記

來源:google 作者:偏心老母親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偏心老母親 現代言情 負霜

【無CP+虐渣+女強】前三個世界已完結第一個世界【娛樂圈真愛下的炮灰前妻】完第二個世界【絕望母親為之復仇的少女】完第三個世界【深陷泥沼一心向學的知青】完負霜為求種族延續而意外開啟快穿之旅拒做炮灰,拒做墊腳石腳踢渣男賤女,專註自家是王道這是一個滿級大佬穿成炮灰配角,虐渣打臉,勇攀事業高峰的故事展開

《快穿:大佬的炮灰虐渣筆記》章節試讀:

負霜進去後,打了招呼,聽完導演的安排後出聲詢問。

「我可不可以加個道具?」

導演來了興緻,問她:「你想加什麼道具?」

負霜變戲法似的從袖子里掏出來一根細細的藤鞭。

然後笑着對導演說:「武林兒女,劍不離身。」

負霜看到導演旁邊的編劇一下子眼睛就亮了。

接着導演點頭同意。

負霜將藤鞭斜插在外套里,站到茶几兩步開外的地方,問導演:「我可以開始了嗎?」導演點點頭。

只見負霜一個箭步衝到茶几旁跪下,手拿起了書,穩穩的翻閱着,翻書的手越來越快、越來越快,直到停在某一頁不動了。

負霜睜大眼睛,目光從書上一行行掃過,表情帶着明顯的震撼,然後漸漸變得哀傷,手也不受控制的顫抖了起來。

接着,像是決定了什麼,她閉了閉眼睛,一滴淚水從左眼角滑落,雙手像是無力般的慢慢垂下。

然而,在垂至胸前的時候,她猛的睜開了眼睛,右手一把抽出了藤鞭,身體也隨之彈起轉身,向後方砍去。

她一邊颯爽而又有些混亂的出招,一邊狠絕開口,壓抑的聲音像是從牙齒里擠出來的。

「是你,是你,是那碗安神湯」 。

然後她手持藤鞭停在一個虛空的位置,像是與人對戰僵持住了,目眥欲裂,眼神中帶着瘋狂的恨意和想與之同歸於盡的決絕。

「我會殺了你,我會殺了你!」

她又是猛地發力,身形跳躍,招式連發,間或悶哼一聲,好似被人刺中,最後她猛地向前刺去,手上慢慢鬆開,藤鞭落在地上,她也像是被抽走了全部力氣,慢慢坐在地上,顫抖着發出痛苦的哀鳴。

聞導和編劇、選角導演等一眾人都看呆了,拍過那麼多武打電影,他們是真沒見過現實中這麼能打,身姿輕盈的像能是飛起來的女演員。

導演一開始還能品味負霜表演的層次,不住的點頭,後來劍招出來,他也被帶進去了。

瞠目結舌的還有旁邊的工作人員,他們甚至都忘記上來遞紙讓負霜擦擦眼淚了。

負霜站起身來,用手隨意的抹了一把眼淚,悶聲道:「我的表演結束了。」

導演閉上張開的嘴,不斷的鼓掌,編劇激動地看着負霜,顧不得負霜還沒走,急切的跟導演要求「她行,就她。就她!」

聞人安導演像是覺得編劇有點丟人,暗示性的咳了兩聲,制止了編劇的丟人行為。

然後他和藹問道:「剛剛的劍招不錯,你還會其他的嗎?」

負霜點頭:「劍,長槍、刀、鞭子什麼的我都會一點。」

導演竭力掩飾內心的興奮:「可以給我們演示一下嗎?」說完吩咐旁邊的工作人員去拿。

負霜:「……」你都吩咐人去拿道具了,我還能拒絕是咋滴?

待負霜一一演示完,聞人安導演先是嘆了口氣,眼神複雜,接著說道:「你啊,以前真是荒廢了啊!」

然後又笑眯眯的讓她回家等通知。負霜前腳剛出門,門還沒關,編劇就迫不及待開口了。

「導演,這就是風念啊,江湖兒女,不拘小節,但是最重感情,堅定又有情有義,正義又決絕,最重要的是她打戲那麼牛逼,你全程都不用找替身了!」

導演深吸一口氣,按耐住心中的喜悅,安撫編劇:「好,好好,就選她,就選她。後面還有人要試鏡呢,先把流程走完。」

負霜出來後對着焦急等待的許安放鬆一笑。

許安剛剛就看到負霜試鏡期間工作人員出來一趟一趟的出來拿道具,現在又看到負霜胸有成竹的笑,心道穩了,高高興興的帶着負霜回公司。

等二人到公司,許安就接到了定下負霜的通知,導演方說約個時間簽合約,片酬很可觀。

負霜喜滋滋的想着自己的小金庫,忽的又回過神。

不對,她可是性情高潔,不喜俗物的負霜鳥,可惡,一定是燈紅酒綠的人類社會污染了她,要不就是穆負霜的人類身體本能影響了她!

聞人安新電影《問風》確定了穆負霜為女主角的消息公布,業內業外俱是一片嘩然。

大眾對此事的看法多是聚集在穆負霜身上,疑惑穆負霜究竟有什麼魅力?息影十多年一復出就有這麼好的資源。

【她有這麼強大的背景嗎?想拍戲就有最頂尖的製作班子和女主角色?我現在相信章見華跟她離婚是因為跟顧欣有真愛了,介個,就四愛情!】

【德不配位,必有災殃,她有什麼資格演聞人安的電影女主?】

【穆負霜息影之前確實就是女主了啊,都是公開試鏡的,應該不會有什麼內幕吧】

【該不會是聞人安跟穆負霜爹媽有什麼交情,就像電視劇里演的,報恩來着】

【樓上的,我翻了很多陳年報道,沒看到聞人安跟穆負霜父母有什麼交情啊】

【拜託,她爹媽跟聞人安都不是一個時代的好吧】

……

聽到聞人安定了負霜作為女主消息的顧欣也按耐不住心裏的氣氛掀了桌,這次她經紀人也不勸她了。

顧欣知道自己被選上的幾率很小,雖然她正當紅,粉絲也多,但面對徐影后等真正有實力的演員還是不夠看的,但她怎麼也沒想到一直被她看不上的穆負霜竟然被選中了。

是的,她一直看不上穆負霜,穆負霜紅的時候她還在跑龍套,她羨慕的了解到對方有儘力為她保駕護航的父母,頂着星二代的光環紅的毫不費力。

可她得到了多少人夢寐以求的東西卻毫不珍惜,結婚、息影,她求之不得的一切對方竟然說拋棄就拋棄了。

當顧欣辛苦爬上來跟章見華搭戲曖昧的時候,看到對方一副賢妻良母的樣子,就覺得可笑。

果然,穆負霜放棄一切得來的愛情還不是她勾勾手就毀了,她認為穆負霜蠢,卻沒想到放棄章見華的穆負霜一下子就聰明起來了,還打了個漂亮的翻身仗。

更惱人的是,章見華這個垃圾現在砸她手裡了,扔,扔不掉,要,要不起,看了就煩。

經紀人周浩看着手裡的平板,翻閱着網絡上的各種聲音,開腔規劃接下來的安排。

「穆負霜不是個軟柿子,你們現在梁子已經結下了,也不可能和解了,只有先下手為強,大眾對她拿下這個角色也有很多質疑,你現在去找章見華,哄他,讓他出面對付穆負霜,你給我記住了,你一定不能冒頭!」

說完,又看着顧欣的眼睛,一字一停頓的重複:「你,一定不能冒頭!」

業內其他人則都是在感嘆許安的手段。

「許安這個【金牌經紀人】真是名不虛傳,這麼爛的一副牌都能打出這個樣子。」

都知道許安帶男藝人有一套,沒想到她帶女藝人也能這麼厲害。

誰都知道穆負霜這下是真的要翻身起飛了,只要她不要作死拉垮,這樣的資源堆上去,豬都能塑個金身了。

其實眾人也都明白,穆負霜以前可能真的是被渣男耽誤了,許安再厲害,也不能無視實際情況,硬塞個啥都不行的人給聞人安當女主角。

圈內嗅覺靈敏的人已經感受到穆負霜帶來的威脅了,紛紛下場,渾水摸魚,想要提前防爆。

許安和銀河傳媒也不是吃素的,安利通稿和水軍不要錢似的甩出去,於是網上關於負霜的討論一次比一次激烈。

身為風暴中心和眾人討論焦點的負霜此時卻帶着許安坐上了M國的飛機,《真相之眼》要開拍了。

負霜已經拿到劇本一個多星期了,她其實很喜歡精靈女王艾爾這個角色,雖然艾爾只是一個小boss,但她從某種程度上跟負霜很像。

《真相之眼》講的是索爾一群人為了自己國家抵禦魔獸侵襲而深入魔獸世界竊取真相之眼的故事。

艾爾是精靈女王,本該是正義聯盟的一員,但精靈世界受到魔氣侵染,滅族之禍近在眼前,她為了護住自己的種族,同魔界之主達成了協議,帶領精靈族墮了魔。

惡魔的話怎能相信,墮魔之後大部分精靈都痛苦死去,剩下的小部分精靈也不得不受魔界之主操控。

命運同她開了個巨大的玩笑,本是為保護種族,結果反而加速了種族的滅亡,墮了魔的精靈已經不再是精靈了,精靈一族徹底滅族了。

為了報復,艾爾潛伏在魔界之主身邊,表面是兢兢業業的護衛者,其實一直尋找辦法殺了他。

電影前期,艾爾一直阻攔主角團,在她摸清了主角團的目的和實力後她設計讓主角團同魔界之主對上。

最後一戰里,她背刺魔界之主成功,然後為主角團擋下致命一擊後死去,死前也執着於殺了魔界之主。

她之所以會為了主角團奮不顧身,也不過是因為主角團是她所見到的最有可能殺了魔界之主的人。前半生為守護種族,後半生則是為種族復仇。

負霜其實也很能理解她,她剛穿到穆負霜身上的時候也是極致的喜悅和極致的絕望並存。

為了負霜鳥一族的活路而行逆天之舉,最後卻徹底沒了負霜鳥這個種族,活下來的,也不過只有一個負霜罷了。

科幻類電影有很多都是在綠幕布背景下拍的,但也有一些需要實景搭建,負霜先是去拍定妝照。

她需要拍艾爾墮魔前和墮魔後的不同風格的兩組定妝照。

墮魔前的艾爾眼神堅定,目眺遠方,身着銀色甲胄,卻微蹙眉頭,神色擔憂。

墮魔後艾爾整個人都變了,眼神中是絕望和狠戾,甲胄顏色也偏向黑色,臉龐還有陰邪的紅色紋路。

她還看到了埃文斯大可愛,埃文斯演的正是主角團中的王子,埃文斯看到負霜就高興的咧開了他的大白牙。

「穆,你這樣子真酷,天吶,一想到你要為了救我死去我就覺得難過,精靈女王太可憐了!」

負霜也不知道這演了好幾年戲的埃文斯為什麼看上去會這麼傻乎乎。

於是她揶揄道:「我打扮成這個樣子救你之前還會把你們打一頓呢,你難過的也太早了。」

埃文斯:「那有什麼辦法,偷東西被抓住挨打是很正常的。」

他聳了聳肩,接着關心道:「上次你離開後我查了,你們學武功是要拜師的,你看看我能不能當你徒弟?」

負霜愉悅的擺手道:「我想我可不夠格,作為朋友,我很願意教你幾招中國功夫,但是我還不能當你師傅。」

導演看到這邊聊的熱火朝天,也過來了,笑着問:「穆,聽說你簽了公司了,恭喜你呀。」

負霜也寒暄道:「還要感謝你選擇我當精靈女王,要不然簽約不會這麼順利。」

導演也很得意,哈哈一笑「中國功夫,厲害!」

負霜的第一場戲就是打戲,基本上是她帶領一眾魔獸單方面毆打主角團。

看着監視器的導演真的覺得負霜完全可以打得過這幾個人,穿着綠布的【魔獸】在旁邊鼓掌就好。

沒有她戲份的時候她就在旁邊圍觀,還友情幫助設計了幾個動作,不得不說,埃文斯正經演起戲還是很帥的,看着就很可靠。

負霜的戲份沒有太多,半個月就拍完了。拍完就回國了,聞人安的新戲籌備得很快,她得回國準備了。

下了飛機,負霜和許安下到停車場里,溝通着後面的行程安排。

「《問風》開機還有一段時間,上次你的雜誌封面效果不錯,有幾個綜藝和廣告都找上來了,我篩選了幾個,你要不要看看?」

負霜:「綜藝什麼類型的?不要太跳脫的,要不然不利於我後面演深沉點的角色。」

他們剛聊到綜藝的類型,停在側面的一輛黑色的車就朝着他們加速駛來,負霜看到了加速的車,拉着許安往旁邊一撲,雙雙倒在地上,躲過了車子的衝撞。

誰知道這車竟然調轉車頭,再次朝兩人的方向駛來。停車場里不是只有他們一行人,有些人也都看到了這驚險一幕。

負霜眉頭狠狠一跳,這車不對勁,她不確定這車是沖她還是沖許安,於是在對方第二次撞過來的時候把許安推到停車場柱子旁邊,自己往相反方向跑去。

果然看見黑車又轉了方向沖自己開過來。

她沖許安喊了一聲:「你就躲柱子那裡,這車沖我來的!」

負霜瞅准方向,朝一面空着的牆跑去,黑色的車追着她越來越近。

就在快追上的時候,她一個蹬牆跳,身體凌空一翻,便穩穩地落在了撞過來的車上,與車上司機來了個對視。

負霜明顯看到臉頰通紅的司機眼睛裏閃過了一絲慌亂。接着負霜嘴角一勾,手撐車頂,閃身跳到駕駛位的旁邊。

她迎着司機驚恐的目光伸手敲敲車窗,然後伸手脫下左腳的高跟鞋,舉起來,對準車窗玻璃猛地一敲,玻璃應聲而碎,

負霜蜷手成爪,迅猛觸上司機的頸脖,一用力就把司機掐暈了。接着撿起高跟鞋套在腳上,走到許安旁邊,悠悠發問。

「報警了嗎?怎麼連個保安都沒有?」

《快穿:大佬的炮灰虐渣筆記》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