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快穿女配太暴躁
快穿女配太暴躁 連載中

快穿女配太暴躁

來源:google 作者:殷妃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殷妃 沈文奚

騙子!什麼任務者,什麼引導者!什麼快穿任務,替原主完成願望!都是一場騙局!空手套白狼的騙局!殷妃從未見過這樣厚顏無恥到極點的男人!當被殷妃戳穿後,他還能理直氣壯狡辯:殷小姐,請你確認一件事情,你是不是死了殷妃:是沈文奚:我是否給你第二條命殷妃:是沈文奚:你現在是不是給我做事?殷妃:是,那,那你也不能騙我啊沈文奚很無辜:我騙你什麼,殷小姐,別不識好人!你在我手底下做事,我是老闆,條件,要求,不都是老闆說得算嗎?殷妃:!!沈文奚:所以殷小姐,表現好,老闆給你加薪女主脾氣不好,男主很狗,是真的很狗!前期的狗,後期的債!男主愛上女主後,無底線的寵!展開

《快穿女配太暴躁》章節試讀:

原主的心愿很簡單,只有六個字:
保住任家二房!
看似簡單任務,卻留給她的時間很緊促。
三個月!
僅僅只有三個月時間。
三個月後,原主一家會被女主的守護者們設計陷害,全家入獄,斬首午門!
「……」真是有句MMP不知道怎麼講。
【這是什麼瑪麗蘇狗血書?】
她這分明就是天底下是男人都愛女主!厲害了。
【嗯哼。】這就是她的引導者的回答。
也是,要不然原主怎麼會怨氣那麼重,重到都要她改劇情了。
殷妃撐起身體,【我只要不違反你們條例下,保住任家二房就行了。】
【對,簡單吧。這麼簡單的任務,你可別叫我失望,殷小姐。】
確實很簡單,那些條例都不算條件。
發揮空間很大。
【知道了。】
芙兒怔住了,彷彿沒有聽清殷妃的話。
夫人,您不能……「
殷妃起身要下床,畢竟大病一場,手腳都開始發虛,她跌跌撞撞起來,芙兒忙上前。
殷妃揮開她的手,打斷她的話,再次強調:「收拾東西,我們回家!」
芙兒還想說什麼,殷妃一個眼神過來,芙兒什麼話都不敢說,只是眼眶都紅了。
「好,夫人。」
想要保住任家,就是徹底遠離女主角與她的男人們!
還要想辦法斷了那些人的念頭!
……
穆蘭絕放下狠話後,就去安撫任靈蝶了。
畢竟任靈蝶才是他心頭愛。
還怕她胡思亂想,寧願告假也要帶着任靈蝶外出遊玩。
這一去便是一天一夜,次日晚上回來時候……
等到他晚上回來時候,管家這才戰巍巍的走上前去,「將軍,夫人她……」
穆蘭絕難得跟自己心上人遊玩回來,不想聽到任殷妃的事情,「病好了?」
「還未……夫人她……」
「既然病未痊癒,那就叫她多休息。」穆蘭絕連個眼神都懶給管家。
任靈蝶扯了扯穆蘭絕衣袖,「表哥,你要不去看看姐姐。」
穆蘭絕笑了笑,「好,表哥稍後會去看她,不過現在我們的靈蝶是不是該去休息了。」
任靈蝶擔憂看向殷妃的院落,「姐姐生病了,我想要去看看她。」
穆蘭絕拉住她:「「乖,別去,你身體不好,病氣過給你了,你又要喝那苦藥了。等她好了,你再去找她也不遲。」
任靈蝶一想起那苦苦的中藥,她整張臉都皺成一團了,「我真想不明白,世界上為什麼會有中藥這麼難吃的東西。」
她吐了吐舌頭,竟是俏皮可愛,看得穆蘭絕心尖一軟,只覺得她這般鮮活靈動。
任靈蝶想了想:「姐姐想必也在生我的氣吧,我還是等她氣消了,病好了再去看她。」
忽然間她想到什麼,踮起腳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表哥不是我說你,姐姐她是你妻子,你作為男人要好好疼愛自己的妻子,懂嗎?」
穆蘭絕聽到任靈蝶這樣說,他的心好似被刀子挖在心尖上般疼着。
他有多想告訴她,他對任殷妃沒有半點感情,他愛得人一直是她。
可惜這些話,他都不能說。
他知道,一旦說出來了,靈蝶以後都不會再理會他了。
他只能把滿腔的愛意都藏在心口處。
依依不捨把任靈蝶送回房間內。
穆蘭絕回到自己的書房開始處理公務。
從未想去看任殷妃一眼!
這時候管家再次找了過來,「將軍,夫人她……」
穆蘭絕不耐打斷道:「她又怎麼啦?你跟她說,我現在很忙沒有時間理她!」
管家看着穆蘭絕黑着一張臉,很明顯是不想他提起夫人,管家只好施施然的閉上嘴了。
管家心裏想着,也許夫人氣消了,就會自己回來了。
等到將軍想起夫人來時,夫人也回來了,也就什麼事情都沒有了。
這種事情,也不是第一次發生的,上次夫人回娘家,回去兩天,將軍也從未提起過,也不知道夫人回去過。
不也沒有發生什麼嗎?
次日早餐,穆蘭絕正在用早膳,剛剛喝了一口粥時,他微微蹙眉,擱下碗筷,轉頭對着一旁候着奴僕問道:「廚子換人了?」
一旁的奴才搖頭:「回將軍,廚子並未換人。」
穆蘭絕不信邪的夾了一口菜,只覺得味道怎麼都不對,剛想問什麼,就看到管家跌跌撞撞跑了進來:「將軍,宮裡來人了。」
穆蘭絕一聽臉色十分難看,他想到是聖上來要任靈蝶了。
他起身出去。
管家落在他身後,心中惴惴不安,咬了咬牙上前一步道:「將軍,夫人她……」她昨日帶病進宮,面見了太后娘娘。
穆蘭絕一想到任靈蝶又要離開,他心裏一陣難受,不等管家說完,他呵斥道:「本將軍現在不想聽到她的事情!本將軍既不是大夫,也不是良藥,有什麼病叫大夫去!」
管家聽着穆蘭絕無情的話,他只好閉嘴了。
穆蘭絕心裏覺得,肯定是因為任殷妃找任靈蝶麻煩的事情,被聖上知道了,聖上今天才會這麼早來要人了。
穆蘭絕大步朝着大堂走去,大堂內等候着公公看到穆蘭絕上前一步,剛要攤開聖旨,就聽見穆蘭絕道:「請公公稍等,靈蝶……」
公公笑了笑:「將軍恐怕誤會了,不關任小姐的事情,是給將軍您的。」
「我的?」
「鎮國大將軍穆蘭絕接——旨。」公公提醒道。
穆蘭絕心中疑惑,還是掀起下擺跪了下去。
公公攤開聖旨:「奉天承運,皇帝詔曰……」
穆蘭絕還以為聖上要借故讓他出征,他也便漫不經心的聽着,甚至心裏暗暗得不痛快,一陣陣的酸意瀰漫心間。
「刑部尚書之女任殷妃,嫁入將軍府已有六年之餘,至今未能……」
等等,這很不對。
怎麼提到任殷妃,那女人到底做了什麼?
穆蘭絕抬起頭來,聽到公公念道:「鎮國將軍為國鞠躬盡瘁,朕心掛之,還未有後,任氏求之朕處,心之有愧,特請和離!朕心寬慰……」
特請和離?
任殷妃那女人要跟他和離!
若不是這裡人多,穆蘭絕都要笑出來。
好一個任殷妃,這是想要他心存愧疚!
鬧得這般大,也不怕惹惱了皇室,看她如何收場。
直至此刻,穆蘭絕都不相信任殷妃會跟他和離。
他就感覺是皇上因為迫於刑部尚書壓力,下聖旨來敲打他,警告他!
這裡多少有因為任靈蝶在他這裡,新皇內心不痛快,借故威脅他。
穆蘭絕垂首嘴角揚起一抹譏諷的笑,只是這笑才剛剛揚起來,公公就已經念道最後:
「此後各自婚嫁,各自安好,永無爭執!欽此!」
穆蘭絕聽到欽此兩字,他猝然抬首,眼底的不可置信那般明顯。
任殷妃居然真的要跟他和離!
任殷妃他居然敢跟他和離!!
任殷妃!!
穆蘭絕彷彿聽到天底下什麼可笑的話!
「將軍,還不快接旨。」
公公念完後,一直等着穆蘭絕叩頭接旨,穆蘭絕彷彿整個人被點了穴道,愣在原地。
穆蘭絕被公公提醒着,他這才回過神來,磕頭:「多謝皇上挂念,臣……臣遵旨。」
穆蘭絕感覺自己的臉被狠狠打了一巴掌!
他接過那聖旨,就好似他被人羞辱,他感到無比的憤怒!
他冷着一張臉,垂着眸,管家送上裝錢的荷包遞給公公,送走了公公
他重重把聖旨拍在一旁,他猛然轉身朝着任殷妃院落走去!
好!非常好!
任殷妃她長本事了!
為了一件小事,居然敢求到皇上面前,跟他和離!!
他穆蘭絕什麼時候吃過這樣的虧!!
他一腳踹開年任殷妃的房門,跨入門檻進入房間內,房間內很冷情,空蕩蕩彷彿這裡不曾有過一名女主人。
穆蘭絕再次愣住了,他沉着臉,回頭就看到管家顫巍巍站在他身後,額頭上的冷汗不斷的往下冒着。
十二月的天氣,他汗水就如同七月的酷夏般。
「夫人人呢!!」
管家噗通跪了下來,苦着一張臉喊道:「將軍!夫人醒來後,便離府了!」

《快穿女配太暴躁》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