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快穿:首要任務是抱緊大腿
快穿:首要任務是抱緊大腿 連載中

快穿:首要任務是抱緊大腿

來源:google 作者:微無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宋景淮 鹿千漾

一年見八百次的穿越方式???剛穿越就在大佬的床上了???鹿千漾覺得,自己好像已經贏在起跑線上了看見帥哥就必須直球表白,而且竟然成功了!大佬難道對我一見鍾情?既然如此,那我一定抱緊大腿,努力搞錢搞事業搞男人!青樓?開起來!打仗?我第一!奪嫡?這我就不參與了,不過我一定會在背後默默支持你的!宋景淮:……要奪嫡的人也不是本王……王妃大可不必如此激動…不如咱們還是先商討一下關於小世子的誕生計劃比較合適(打橫抱走)(反抗失敗)鹿千漾:來吧,不要因為我是嬌花而憐惜我!宋景淮:感覺自己好像被坑了,沒辦法,只能寵着了展開

《快穿:首要任務是抱緊大腿》章節試讀:

一晃又是五日,宋景淮的腿已經完全能自己走着路了,不需要十三扶着也可以四處走動。

他現在也慢慢開始練上了劍,每天早上都要練上一個時辰,有時候鹿千漾離得遠遠的瞧着,心裏也是忍不住發出驚嘆。

這樣謫仙一般的男子,竟然就在她身邊,白衣黑髮,眸色澄澈,身姿挺拔,又大抵是因着習武之人的緣故,面容看起來俊美里又多出來幾分剛毅果敢。

早晨的日頭是最不毒辣的,照在他的身上臉上,和池子里的水交相輝映着,看着倒像是整個人都在發著光。

「過來。」

宋景淮早就看見角落裡偷看的鹿千漾了,卻一直沒有叫她,而是自顧自舞着劍。

或許像他這樣的人也會想耍帥吧,帥而自知的男人真的充滿了迷人的危險啊。這是鹿千漾反應過來以後心裏的第一想法。

「公子。」鹿千漾規規矩矩地施了一禮,頭上的流蘇也跟着輕輕晃動。

「今日不習武嗎?竟戴了流蘇?」

鹿千漾沒想到他會問這個,輕輕晃了晃腦袋,流蘇這種用來禁錮女子的東西,確是充滿了該死的美麗。

「謝公子關懷,今日不練了,打算出門找找有沒有趁手的兵器。」

「你一個看起來這樣溫婉可人的小姑娘,怎麼竟要獨自去找嗎?恐怕會嚇壞了鐵匠吧。」

宋景淮竟輕笑起來,十三隱在暗處,心裏竟有些酸酸的感覺,他跟了宋景淮近二十年,從小便和宋景淮一塊兒長大的,好像攏共也沒見宋景淮笑過幾次。

「那又如何,難道就只有男子可以進鐵匠鋪打自己想要的兵器嗎?」

「那倒不是,我的意思是,或許你可以先看看我替你找的。」

「十三。」宋景淮只喚了一聲,十三就取來了一個實木的箱子。

「打開看看?」宋景淮看着兩眼放光的鹿千漾,不由覺得有些好笑。

「好。」

鹿千漾打開箱子,裡頭竟然規規矩矩地躺着一根鞭子,倒像是皮的。

「是紅狐的皮。」

像是知道她要問什麼,宋景淮提前回答了她的問題。

「好漂亮啊。」鹿千漾承認她確實有些痴呆了,實在是因為這根鞭子過於漂亮,通體的血紅色竟然還散發著微微的光澤。

「你喜歡就好。」

宋景淮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麼,竟然就那麼伸手替鹿千漾撥了撥發間垂着的流蘇。

該死,自己竟然做出了這樣孟浪的動作,實在是,有些不合時宜。

「宋公子!」

鹿千漾有些受驚,趕忙後退了一步。眼裡浮上了些許警惕,她現在什麼都沒有,只有自己這個人。

儘管宋景淮長得真的很帥,儘管他此刻是自己的新「老公」,但是,長得帥的流氓也是流氓!

「你的流蘇有些亂了。」

不知道這句話是不是蹩腳,宋景淮覺得自己只是下意識的解釋,雖然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解釋。

十三嘆了口氣,隨後又輕輕笑了一聲,恐怕是王爺的心亂了才對。

「多謝公子。」鹿千漾拿起鞭子就要走,又回了頭:

「真的送給我嗎?如果我以後跟你吵架了你會要回去嗎?」

鹿千漾是必須得問清楚的,這必須得是自願贈與的東西才行,不然她拿着不安心。

畢竟想當初她上幼兒園時就有好朋友因為吵了架而討要自己的東西的。

「把我星期二那天分給你吃的辣條吐出來。」

「把我媽媽上個學期給你買的那個文具盒還回來。」

鹿千漾實在有些害怕,也不知道宋公子到時候會不會跟她說「把我那天送給你的那根鞭子還給我」。

宋景淮有些失語,又輕笑了一聲:

「既然是送給你的,那就是你的東西了,如何處置都是你的事兒,再與我不相干。」

「那便是最好的了。」

鹿千漾腳下生風,沒一會兒就消失在了宋景淮的視線里。

不知道他在想些什麼,十三悄然出現在宋景淮身邊,問了一句:

「陛下遣人來問,咱們什麼時候回京城。」

「京城裡現在是什麼景象?」

「侯府里似乎打算為王妃大辦喪儀,再上書陛下請求解除婚約。」

「她們就這麼確認鹿千漾死透了?」

「先前是不確定的,所以才耽擱了近兩月有餘,中途已經派了五撥人來查探了。」

「這位李夫人倒是謹慎。」

十三應了一聲,又接着答道:

「不過她們是不會想到王妃能直接遇見您的,也必然想不到您已大好。」

「她們會知道的。你去告訴鹿千漾一聲,明日啟程回京城,咱們趕在她喪儀那天回侯府。」

「是。」

十三應下,嘴角卻已經掛上了不懷好意的微笑,看來有人要倒大霉了。

鹿千漾卻有些不知所措,她實在沒辦法安定下來。

即將去到的侯府,那些熟悉又陌生的人臉在她面前逐一浮現,不知道這些年來,她們過得怎麼樣。

自然是好的,李夫人統管全家,自然是事事順心。唯一讓她不順心的鹿千漾也被她派出的殺手取了性命,她當然是事事順心。

鹿千漾生出許多恨意來,這一晚她感覺這個身體原本的主人和她達到了共鳴。

她下定決心要為她報仇。

又突然想到宋景淮那張臉,他說:「你的流蘇亂了。」

鹿千漾不得不承認,在那一瞬間,她的心裏確實有莫名的悸動,只是,兒女情長的事,對於現在的她來說實在不是最重要的。

天盛王朝的天下,是宋家的天下。這是鹿千漾這兩個月來對原身記憶的一次次復盤之後得出的結論。

他姓宋,身邊又都是圍繞着這樣厲害的人物,少不了就是什麼皇親國戚。

鹿千漾額角跳了跳,想起來自己以前看過的一部劇,有個女孩子說「我寧願嫁與匹夫草草一生,也斷不入宮門王府半步」。

後來她還是嫁給了王爺,卻是相知相許。可有多少皇家的男子能做到像電視劇里一樣情深不自抑呢?

她翻來覆去總也睡不着,伸手摸了摸裡衣的口袋,裏面還放着風藥師給的瓷瓶子,雖然不知道是什麼,但想來風藥師給的東西是不會錯的。

明天,就要回京城了。

鹿千漾這一夜睡得不算踏實,宋景淮也久久不能入眠。侯府的各位都是睡得極為香甜的,可是也只到今晚為止了。

《快穿:首要任務是抱緊大腿》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