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快穿之萬人迷反派宿主她又野又撩
快穿之萬人迷反派宿主她又野又撩 連載中

快穿之萬人迷反派宿主她又野又撩

來源:google 作者:一口蘇打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一口蘇打 現代言情 齊瑤

(1v1+萬人迷+修羅場+團寵+女強)一個貌美如花且身材很好的女人,一個聰明伶俐且將各種「裝」運用到極致的女人,一個自私自利且只愛自己的女人異世妖女齊瑤原本是九尾狐一族的後人,但沒想到社會的發展,靈氣越來越稀薄,族人紛紛消逝,只剩下她渾渾噩噩成為世間的一抹孤魂卻不想某年某月某日,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使她綁定了一個系統她擁有無往而不利的美貌和攝人心魄的身材,遇見的男人紛紛為她傾倒按照要求完成委託人的心愿,攻略一個又一個的男人,掠取愛意、財富、聲望、乃至生命只有這樣,她才能夠凝聚靈體,重獲新生展開

《快穿之萬人迷反派宿主她又野又撩》章節試讀:

「依依……」

齊瑤剛剛回到周宅自己的房間,周楚木就急促的推開房門進來了,碰巧正好看到女孩換衣服時,盈盈不足一握的腰肢和上面的隆起,有些臉紅,連即將脫口而出的話語都忘記了。

望着他微紅的臉頰和躲閃的眼神,齊瑤突然之間覺得有些噁心,原本打算偽裝成蘇依依單純可愛的性格,慢慢攻略下周楚木,可是自從和愛人相遇,她才體會到和一個自己不愛的人周旋是多麼令人厭煩的事情。

周家人就是這樣,從來沒有把蘇依依當作人來看待,不然周楚木不會連敲門的禮貌都沒有,如此貿然的闖進女孩的房間,無非是在他看來,蘇依依只是一件買來的物品而已。

「你脖子上的,是什麼……」

看到齊瑤頸項上的一朵朵紅色的吻痕,周楚木的臉色突然變得煞白。

「我不是告訴過你,易清玄殘暴不仁,要想辦法讓他厭惡你討厭你,這樣你就可以永遠安安穩穩的待在我身邊?我是在保護你,依依,你把我說的話當作耳旁風嗎?」想到可能發生的事,周楚木的眼睛頓時變得血紅,他當作珍寶的女孩,有可能已經被人捷足先登了。

「是周叔叔同意我去的,」齊瑤突然出聲,隨後像是想起了什麼,臉上帶着幾分羞澀,「清玄哥哥,不像你想的那樣,他對我很好……」

周楚木的臉色頓時變得難看至極,短短几天,齊瑤對他已經沒有了最初的那份依賴,她的心裏早就被別人所佔據,而因為懼怕和恐慌,自己壓根不敢和對方正面對抗,只能眼睜睜看着女孩離他越來越遠,這讓他覺得份外痛苦。

更糟糕的是,他感覺到神經衰弱和狂躁症,似乎正在某處虎視眈眈的看着他,只要女孩拋棄了他,見過光明而又重回黑暗的它們,便會蜂擁而上,把男人撕成碎片。

周楚木不發一言,深深看了齊瑤一眼,轉身便向著周父的房間走去。

「父親,你為什麼要這麼做?」

看着書房裡正抽着雪茄的父親,周楚木捏緊了拳頭,憤憤不平的責問道。

周父正享受着從德國帶回來的進口雪茄,精神愉悅,突然間被闖進門的兒子嚇了一大跳,隨後便是惱羞成怒。

「你的禮儀被狗吃了?誰給你的膽子這麼跟我說話,」周父咒罵著,因為氣極了,隨手便把手邊的煙灰缸扔了出去。

周楚木沒有躲閃,煙灰缸正好打中了他的額頭,鮮血頓時滴落在了地上。

周父看着這一幕,畢竟是自己的兒子,有些不忍。

「你是問蘇依依的事情吧?沒錯,是我讓她去的,能和易家搭上線,有機會討好易清玄,是咱們幾輩子修來的福氣,只要他指縫裡漏下來一點點,就夠咱們家吃幾年的了。」

周父深吸一口氣,繼續說道:「你可不能任性,周氏集團的發展遠比其他事情重要的多,至於你妹妹的病情,也別太擔心了,我能找出第一個蘇依依,自然還有第二個。再說了,自從她生下來,咱們好吃好喝的照顧着,哪怕再也找不到合適的心源了,這二十年來,也足夠仁至義盡了。」

在周父看來,沒有什麼比利益更加重要了,哪怕是自己的女兒,也得靠邊站。

他的話讓周楚木憤怒且心寒,這就是他從小到大崇拜的父親,高大的形象早已土崩瓦解,留下來的只剩下不堪和可笑。

才短短几天,周楚木就受到了嚴重的心理衝擊,獃獃的站在書房裡,不知過了多久才回過神來,四周寂靜一片。

他行屍走肉般的來到齊瑤的房間里,望着潔白床單上,女孩恬靜的睡顏,忍不住跪坐在了她的身旁,一行眼淚悄無聲息的滴落在了地板上。

「我該怎麼做……」

男人痛苦的抱住了頭,一邊是親妹妹的性命,一邊是自己心愛的女孩。最敬愛的父親,醜惡的嘴臉和易清玄冷酷可怕的眼神不停的在腦海里交織着,周楚木崩潰到了極點。

良久,他彷彿做出了一個決定,抬頭盯着齊瑤的睡顏看了片刻,忍不住親了親女孩的額頭,這才帶上門走了出去。

在誰也沒注意到的角落裡,有一個人把這一切都看得一清二楚。

周楚楚從沒有想過,周父會維護蘇依依,眼睜睜的看着自己的女兒一步步死去;也沒有想過最心愛的哥哥,不過是短短几天,就愛上了別的女人。

此時此刻,周楚楚心如刀割,窒息的恐懼感和心臟的劇痛又開始蠶食着她的身體,可是她的雙手卻再也沒有力氣反抗了。

那就認命吧,或許自己早就該死了,周楚楚緩慢的閉上了眼睛,她痛的快要無法呼吸了,眼睛好沉啊,睡一覺吧,也許明天再醒過來,夢就醒了,這一切還會恢復到原來的樣子。

「楚楚,楚楚……我的乖孫女,你快醒醒啊……」老人悲痛欲絕的聲音響了起來,讓即將陷入昏迷的周楚楚突然驚醒。

「周,周伯……」周楚楚用盡全力,嘶啞的聲音回應着。

「醒了,醒了就好……」周伯努力的把周楚楚扶了起來,緊接着連忙就把手裡的藥片和水給她餵了下去。

大約過了一刻鐘,周楚楚徹底清醒了過來,一雙眼睛直直的盯着遠方,不發一言。

「小姐,你好點了嗎?」周伯小心翼翼的詢問着,帶着幾分疼惜。

「你剛剛叫我什麼?」周楚楚面無表情的問道,「我都聽到了,在我昏倒的時候。」

「唉……」周伯長嘆一聲,「我早就知道,紙終究是包不住火的。」

原來在周夫人生產的那一天,周伯的兒媳婦也正好在同一個醫院,生下了一個女孩,可是卻患有嚴重的心臟病。原來的周楚楚因為難產早就胎死腹中了,周伯頓時心生一計,為了自己的親孫女能夠得到充足的醫療條件和優越的生活,他心一橫,利用自己的身份,乾脆將兩個孩子神不知鬼不覺的換了過來,現在的周楚楚,其實就是他的親孫女。

周伯「撲通」一聲跪在了地上,「我有罪……」他痛苦的掩面哭泣着。

周楚楚的腦子突然一片空白,她不明白自己為什麼聽到這個消息,竟然還鬆了一口氣。

她最親近的哥哥,竟然和她沒有血緣關係?這是不是代表,她那見不得光的想法,終於有機會可以光明正大的站在周楚木的身邊?

驚喜和害怕在心裏交織着,她緩了好一會,這才顫抖着聲音叫喊道:「閉嘴,你想把他們都招來,巴不得我早點死是不是?」

周伯嚇了一大跳,不敢再發出聲音。

周楚楚緊緊捏着拳頭,指甲狠狠的掐進了手心裏,下定了決心,暗暗發誓。

哪怕放棄掙扎,她也沒有死,反而讓她知道了事情的真相。現在她終於可以毫無顧忌的去做她想做的事情,上天給了她第二次機會,命不該絕,周家遲早都是她的囊中之物,而周楚木,自然也跑不掉。至於蘇依依,那就讓她消失吧,只要她死了,一切都會變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