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快穿之想要滿血復活揍主神
快穿之想要滿血復活揍主神 連載中

快穿之想要滿血復活揍主神

來源:google 作者:草莓搖搖奶昔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慕桐 現代言情 草莓搖搖奶昔

慕桐和天神大人每隔兩百年就要打一架,這次他們兩個人肉體都被摧毀,靈魂快要消散之際,慕桐的御用系統將慕桐送進了人界女孩的噩夢裡慕桐蘇醒後幫女孩消滅了噩夢裡讓她恐懼的人,踏上了快穿之旅,收集能量重塑肉體,與天神大人約兩百年後再戰…展開

《快穿之想要滿血復活揍主神》章節試讀:

慕桐話音剛落,底下的記者和網友都炸開了鍋,都在猜測着被抄襲的作品是不是一個小時前發佈的那個。

「十點了,我們約定的新品公開時間到了,向氏從不會違約,這次也一樣。」慕桐笑着看向身後兩個保鏢手裡舉着的盤子。

「還請向董事長來為我們揭開黑布」慕桐示意向父過來,向父整個人都是懵懵的,走到慕桐身邊。

「請」慕桐大聲的示意道。

向父揭開了黑布,眾人皆倒吸一口涼氣。

那是一條具有盛世美顏級別的項鏈,入眼都是價格不菲的鑽,「這條項鏈叫芳華,是我設計的,用了大概一萬多顆鑽石搭配有翡翠和羊脂白玉,這條項鏈有二十多種佩戴方法…」

直到發佈會結束,唐行簡和劉芷寧都是慕桐和向氏的背景板,一直坐在那裡陪坐。本來記者們都還惦記着八卦八卦唐行簡和劉芷寧的三兩事,最後也都因為向氏的新品給忘了。

似乎也沒人記得劉芷寧和向氏的新品設計稿被偷的事兒了,劉芷寧望向被記者圍着的慕桐,心裏更恨了。

次日,向氏與全盛集團的官司在國家庭審網發出公告,網上又是炸開了鍋,特別是熱搜榜上一個大大的爆字。

唐行簡朝與全盛集團合作方施壓,就算搭上高額賠償許多項目合作方都紛紛與全盛集團解約,全盛集團得罪向氏他們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但是唐行簡是誰啊。

一時間,全盛集團接連半個月股票跌停,內部管理層接連辭職被其他公司高薪招走,投資人紛紛撤資,公司資金鏈斷了,還跟向氏打着官司面對高額賠償金。

沒幾天,全盛集團宣布破產,在社交平台上對向氏致歉,承認錯誤,並且將公司餘下財產變賣賠給向氏。

慕桐坐在辦公室看着社交平台里媒體發的新聞視頻,全盛集團的年輕董事於浩明,一個人白手起家才不過三十多歲就建立了全盛集團,和早期的唐氏不分伯仲。

唐氏被唐行簡做大以後,和全盛也是一些領域的競爭對手。這次全盛集團旗下,管理珠寶分公司的負責人中有人自作主張簽了背叛向氏的抄襲者,明明幾個人的錯,唐行簡偏要整個全盛,甚至整個商界損失利益為他的愛情付出代價

呵,慕桐冷笑,通過空間里的監控她看到落魄的於浩明,從意氣風發到現在的頹廢至極,公司一下子破產欠了不少高額債務,妻兒跟着自己躲在小出租屋裡。

都說從儉入奢易,從奢入儉難,於浩明自己倒是可以過的輕快,但是有債務還有妻兒,他被壓的喘不過來氣,更何況很多人都不敢給於浩明工作機會,怕得罪唐行簡。

這不正是前世的向家嗎?

「能幫幫他嗎?」空間里的向莞魂魄看着監控有些動容。

「不能」慕桐果斷的拒絕,「你幫他?前世誰幫過你?」

向莞低下頭不語。

是啊,如果現在是自己,就算幫了也會被唐行簡打包報復,當初自己家那個樣子,也沒人願意幫幫自己的父母。

慕桐伸手捏了個訣,「我只能保他們一家無病無災,其他的等我解決了唐行簡,你自己決定」

「好,謝謝神仙姐姐」向莞甜甜的笑了。

林燁看着這一幕,情不自禁的搖搖頭,人類啊,真奇怪。

轉眼間,唐老爺子的九十大壽到了,唐母也是第一時間跑去給慕桐送來了請帖,讓她務必打扮的漂漂亮亮的過來。

唐行簡也是給向父向母送來了請帖,向老爺子在世時也是跟唐老爺子有一些深厚交情的。

另外聽說唐行簡的發小,朱家二公子朱淮川也回來了,慕桐聽向莞說,她從中學就喜歡朱淮川了,當時一起在國外留學兩個人也是就差捅窗戶紙了。

後來她因為聽說向母身體不好就匆匆回國,誰知道朱淮川回國後發現一切天翻地覆。

慕桐備好禮品開車帶着向父向母趕來唐家老宅,迎接她的是唐糖和唐母,兩個人熱情非常。

「伯母唐糖,這是給你們的禮物,我從國外回來到現在都沒有正式的給你們送過禮物呢」這是向莞交給她的禮數。

畢竟上輩子唐母和唐糖直到她死都一直很喜歡她,雖然後面接納了劉芷寧,但是偷偷私下接濟向父向母還被劉芷寧告發給了唐行簡,唐行簡警告了唐母,唐母便沒再敢接濟過向父向母了。

唐母推開慕桐的手,「都是一家人拿什麼禮物啊,你啊是我從小看着長大的就像我自己的女兒一樣。」

「是啊是啊,莞姐姐」

「這是晚輩該有的禮數,女兒送媽媽東西不更是應該的嗎?這是我們向氏今年推出的限定珠寶,都是我自己親手做的」

唐母和唐糖捧着慕桐送的珠寶愛不釋手

「謝謝莞姐姐,」

「莞莞真的是費心思了」

唐母拉着向母去跟那些貴婦們炫耀自己孩子去了,唐糖拉着慕桐去樓下小姐們的茶點區坐着。

唐家的門又開了,是唐行簡抱着唐小寶牽着劉芷寧回來了,劉芷寧穿着白色連衣裙,樣子看着楚楚可憐,唐行簡和唐小寶穿着同款西裝,簡直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

唐糖看到這一幕氣的直撅嘴,唐母更是生氣,走到唐行簡面前,面色不善的打量着劉芷寧,「你怎麼把她帶過來了?」

「我…」劉芷寧咬着嘴唇,眼眶泛紅。

唐行簡一把摟過劉芷寧,「她是我妻子,合法的。」

唐母顧及人多,沒再說話,就接手把唐小寶抱走了。

慕桐悠哉悠哉的吃着糕點,門又推開了,「淮川!」「淮川!」兩道聲音同時響起,嚇得林燁一激靈。

他隨後不滿的對空間里的向莞說「你喊什麼?我還以為慕桐喊的呢,嚇我一跳」

「我…太激動了嘛!上輩子臨死前都沒有再見他一面…」向莞說完又頹喪起來。

慕桐聽着倆人聊天,繼續吃着糕點也沒出去迎接迎接這位向莞的「老友」

唐老爺子也就吃飯的時候出來聽大家給他唱了唱生日歌,講了講壽詞就回屋裡待着沒再出來。

一般這種活動不到深夜十二點都不會散,慕桐去拿了塊蛋糕坐在花園的小亭子里吃,一邊跟空間里的向莞和林燁聊天。

她老感覺有人一直盯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