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快穿之主神追妻攻略
快穿之主神追妻攻略 連載中

快穿之主神追妻攻略

來源:google 作者:夢因念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丁喆言 現代言情 蘇延弈

(腹黑綠茶深情主神VS演技派大佬白切黑宿主甜寵+爽文+腦洞)蘇延弈為了和丁喆言在一起,把丁喆言騙到快穿系統,在各個世界開起了慢慢追妻旅,直到丁喆言發現自己一直身處在慌言之中,什麼任務,什麼在現實中昏迷都是騙人的,我要直接見主神「蘇延弈,連你也騙我,枉我還想救你出去,」「言言,你信我」「晚了,再見,爺不陪你玩了」展開

《快穿之主神追妻攻略》章節試讀:

「言言,晚上和我睡在一起吧。」

丁喆言的耳朵上瞬間染上了一抹紅色:「我睡覺不太老實,萬一我晚上和你搶被子,或者是夢遊了,怎麼辦。」

蘇延弈回到:「言言,正是因為你睡覺不老實才更要睡在我身邊,不然晚上凍着了,都沒有人給你蓋被子,你要是生病的話,我會傷心的。」

蘇延弈覺得自從手好之後越來越希望言言可以每天都黏着自己。

晚上睡覺的時候蘇延弈說到:「明天我沒有事情,不如我們一起出去玩吧」。

丁喆言輕聲說到:「延弈,我們要一起出去的,會有狗仔拍到的,會影響你的事業的。」

蘇延弈在暗處微微動了動嘴,不知道說什麼,把人抱的更緊了,過了一會說到:「睡吧」。

丁喆言沒有再說話,系統:「宿主,為什麼你明天不和他一起出去」

丁喆言回到:「我要讓他自己想清楚,我在他的心裏是的地位」。

丁喆言想起來什麼問到:「系統,桑諾的事情的如何了」。

「宿主,桑諾現在在國外和好幾個男人保持着這曖昧關係,其中一個是星光集團的總裁沈毅。」

丁喆言「沈毅,」

丁喆言停頓了一下問到「:在國外特別有勢力的那個」

「是的,在原來的劇情里,就是他撞見桑諾和別人上床,最後動用自己的勢力掐斷了桑諾在國外的一切資金,桑諾被迫回國,才有了後邊的事情。」

「系統,你可以現在把這些親密照發到沈毅的郵箱里嗎」。

「可以」。

「對了,上次我親延弈的時候,不是故意讓狗仔拍到了嗎,過幾天這件事應該就能上熱搜了,系統你一定要保證桑諾能第一時間知道。」

交代完這些丁喆言的瞌睡蟲就上來了,不一會就睡著了。

早上起來的時候只見蘇延弈頂着黑眼圈,丁喆言:「怎麼這麼大的黑眼圈,晚上沒有睡好嗎?剛好你今天也沒有事情,要不然再睡一會吧」。

蘇延弈:「晚上做夢了,沒有睡好,沒事。」

「延弈,我今天上午還有課,我先去上課了,中午的時候就回來了。」

中午回去的時候丁喆言做了一大堆菜,蘇延弈看到都是自己喜歡的,心裏感覺暖烘烘的,但想到昨天晚上的事,還是沒有說什麼。

「延弈,怎麼不喜歡吃嗎」。

「喜歡,言言做的飯最好吃了」。

蘇延弈便不再想昨天的事了,這幾天丁喆言也開始如蘇延弈所希望的越發喜歡黏着自己了,蘇延弈覺得每天的生活都是甜的。

直到一天下午的時候蘇延弈的手機響了,蘇延弈接到就聽見:「延弈,我回來了,到機場了你來接我吧」。

蘇延弈聽到這個應該非常熟悉的聲音,卻感到很陌生,僵硬的回到:「好」。

「言言,我有點事先出去一趟」。

「路上小心」

只見蘇延弈已經出門了,「宿主,是桑諾回來了」。

「我知道,原本也是我逼他回來的」。

蘇延弈到了機場很快就看到了桑諾的身影,只見桑諾走了過來,蘇延弈看到了那張驚艷的臉,直到這時才發現其實言言和桑諾一點都不像,桑諾是那種特別驚艷的美,而言言像小太陽一樣,越看越想看,看到那個曾經一直喜歡的人,現在卻感到特別的陌生,心裏也沒有預想的高興。

桑諾已經走到了蘇延弈的面前:「延弈,想我沒有」。

蘇延弈:「想」。

回去的路上蘇延弈一句話也沒有說,只聽到桑諾在那裡講述他在國外的生活。講了一會桑諾感到無趣便問道:「延弈,你變了好多,以前我說什麼你都會回我,現在半天都不回我一句話。」

蘇延弈說:「我在開車,需要集中注意力,不能分心。」

蘇延弈又說:「去哪」。

桑諾說:「去吃飯吧。」

到了餐廳蘇延弈看到桌子上桑諾點的菜沒有一個是自己能吃的,便沒有吃多少。

吃好飯了蘇延弈說:「一會兒我把你送到酒店吧」。

桑諾說:「我不想去酒店,我想去你家裡看着」。

蘇延弈聽到這心裏一頓,想:言言這個時候在幹什麼呀。想到這嘴角便不自覺的翹了起來。

桑諾:「延弈,怎麼了是想到什麼高興的事了嗎?」

蘇延弈忙收好了表情又便成了一副不好接近的模樣,說到:「沒有」。

桑諾便沒有在問下去,蘇延弈把桑諾帶回了家,桑諾進門的時候看到了那個和自己長相相似的男人,更加確定延弈現在還喜歡這自己,延弈和他住在一起一定是因為他像自己。

丁喆言看到被蘇延弈帶回來的男生,帶着難過的語氣說到:「延弈,他是誰呀?」

桑諾回到:「我是他男朋友,這些年謝謝你照顧延弈了,現在我回來了你可以走了。」

丁喆言帶着不確定的聲音問到「真的嗎。」卻有好像想到什麼,「延弈,我走了」

然後不等蘇延弈說話便跑了出去,確定蘇延弈沒有追來後,便停了下來。

「宿主,你為什麼跑這麼急,」

「我要去吃火鍋去,來這,這麼多天為了迎合蘇延弈的口味,我每天吃的飯的能淡出鳥了。」

「宿主,你不怕桑諾趁機和蘇延弈在一起」。

「一個償過甜味的人有怎麼會在喜歡上苦味」。

「宿主,這是什麼意思呀」。

「到時候你就知道了」。

到了晚上蘇延弈胃疼的難受,蘇延弈想起來:言言說過在床頭放的個種葯。

蘇延弈只能自己起來去找胃藥。

蘇延弈嘆氣的說「我惹言言傷心了」。

《快穿之主神追妻攻略》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