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獵魔手記
獵魔手記 連載中

獵魔手記

來源:google 作者:老張老張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小燕兒 懸疑驚悚 老王

你見過白狗穿衣,老鼠吃貓嗎?你聽說過紙人唱戲,飛僵吸血嗎?來,你聽我講……展開

《獵魔手記》章節試讀:

  看店不要緊,但我還是多嘴問了一句:「那你幹什麼去?」

  三叔搖了搖手裡的玻璃瓶,說:「干咱們這行,得有頭有尾。小燕兒死的憋屈,滿心怨氣總得化解是不是?」

  「你看的書裏面,這玩意兒得怎麼化解?」

  我下意識的回答:「一般是送到寺廟道觀之中,終日聽經洗滌心靈,總能消散怨氣的。極端一點的方法,會用三十六陽火燒灼,也能燒的乾乾淨淨,不過那樣小燕兒死後也不得安寧。」

  三叔聽我說的頭頭是道,說:「所以說,三叔得去一趟五台山,把這個瓶子交給那的法僧,所以說這段時間可回不來。」

  我愣愣的說:「可是,五台山距離這不過幾個小時車程,用得着幾天嗎……」

  三叔臉上的笑容凝固了,然後板著臉說:「小孩子剛入社會,得圓滑一點,三叔說要好幾天,那就是好幾天!你爺爺既然把你交給我,我總得負責把你教育好。毛都沒長齊的小屁孩,以後說話可得學着點!」

  他一邊罵罵咧咧,一邊把鑰匙丟給我,說:「店鋪後屋裡有床,自己打掃一下。」

  「要用錢了,就在抽屜里拿,別亂花就行,小小年紀不能被物質給迷了雙眼!」

  「還有,記住我的話!有人買花圈壽衣,就讓他滾蛋!有人登門求助,你就一概不理!半夜裡記得把破魂燈放下來!別告訴我你不知道什麼叫破魂燈!」

  他哼哼唧唧的轉身離開,然後找到花白鬍子老頭,伸手指了指我,應該是要老周送我回去。

  我看着眾人七手八腳的把小燕兒的屍體搬下來,然後在樹上潑上汽油,只見火苗升起,很快燒成一團灰燼。

  我知道,明年這個時候,燒焦的老樹其實還會生根發芽的。畢竟這陰氣極重,而且樹下的根系根本就沒燒到。

  但新發芽的柳樹想要再成氣候,就不知道是多少年以後的事了。

  有村民推着二輪車過來,把小燕兒的屍體用白布蓋起來,準備推下山。這時候那個花白鬍子老漢才客客氣氣的跟我說:「小兄弟,我先送你回去吧。」

  我轉頭看去,發現三叔早就不見了蹤影,不由心中暗罵。這老傢伙估計早就想找個人給看店了,不然的話也不會當天晚上就抓我的差,自己卻跑去逍遙自在。

  當下我就跟花白鬍子老漢說:「那就麻煩周伯伯了。」

  說起來這一天過的倒是挺充實的,早上的時候還在老家,下午的時候就見了一具差點詐屍的殭屍。

  這要是換成一般人,指不定得嚇得半夜睡不着覺。但我小時候在爺爺那看過很多書,對這類事情基本上早就免疫了。

  不要說小燕兒還沒詐屍,就算真有殭屍蹦躂過來,我估計也會臉不紅心不跳,還得跟人家打個招呼。

  我回到店裡的時候太陽早就落山了,我打開門後,先是檢查了一下自己的背包,發現三萬塊錢還好好的躺在包裹裏面,一顆心頓時放了下來。

  然後我才找來拖布和抹布,把後屋好好的給打掃了一下。

  說起來後屋挺乾淨的,地一拖,桌子床一擦,再找一床新被子,基本上自己的小窩就齊活了。

  等我安頓好之後已經深夜了,想到三叔說的破魂燈還沒開,於是又蹦起來找到開關,連續試了好幾下,外面的屋檐下才亮起了一盞紅色的燈光。

  爺爺的書裏面記載,破魂燈是驅鬼用的,有點像是現代的燈語,破魂燈一亮,就像是普通人家把門給關上了,謝絕訪問的意思。

  不過這是很久以前的傳說了,現在基本上沒人用,若不是我看的書多,估計連什麼叫破魂燈都不知道。

  打開破魂燈,我就把鋪子反鎖,一個人回屋睡覺。

  說起來我活了十八年,連學校宿舍都沒住過,沒想到第一次在外住宿,竟然是一個專門賣花圈壽衣的白事店。

  我沒有認床的習慣,再加上白天奔波了一整天,所以當天晚上睡的很香。第二天六點多的時候,我就精神百倍的醒了過來。

  不過醒來後才想起自己已經不在家複習了,也不用再背英語單詞了。

  想到這,我還有點黯然,沒有考上大學可能是我這輩子最大的遺憾,也不知道明年能不能有機會重考。

  雖然不用複習,但我依舊保持了良好的作息習慣。反正也睡不着,就準備打開店門,先打掃一下衛生。

  雖說三叔沒跟我談報酬,但好歹也是給他看店的,一個月三千塊錢的工資總不會少吧?

  誰成想剛剛打開捲簾門,就發現外面站着一個西裝革履的胖子,他滿臉堆笑,湊過來說;「小哥兒,小哥兒,何老師在嗎?」

  我這位便宜三叔姓何,但叫什麼我還真不知道。但我謹記着三叔昨晚交代的話,就客客氣氣的說;「您好,三叔出門了,這幾天店裡不做生意。」

  那胖子舔着臉擠進來,笑眯眯的說:「原來是何老師的侄子,難怪龍馬精神,一表人才。」

  「是這樣的,我家出了點事,要何老師幫幫忙,規矩我們懂,這點辛苦費,麻煩您啦……」

  他一邊說,一邊從公文包里掏出了兩捆百元大鈔,白條上還有銀行留下的印記。

  我暗暗震驚,這位便宜三叔在省城是沒少撈錢啊!隨隨便便一個顧客,出手就是兩萬!

  但我仍然很堅定的拒絕了胖子,甚至連碰都不去碰那兩萬塊錢,只說三叔不在,我做不了主,更不敢壞了規矩。

  那胖子神色暗淡,然後把錢收起來,彎着腰退了回去,臨走的時候還非得留下一張名片,說三叔回來了一定要給他打電話。

  這胖子的到來就像是開啟了某個信號,接下來的客人絡繹不絕。有的開着豪車進門,二話不說就塞給我幾萬塊錢的紅包,要我給三叔打電話。

  也有的氣度不凡,隨手就送來一件古玩,或者名畫。

  最不濟的也是一對小情侶,眉宇之間滿是黑氣。看他們年紀比我大不了多少,卻已經背上了人命債。

  沒錯,在我們眼裡,打胎也是人命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