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離婚後我成了首富小奶狗的心尖寵
離婚後我成了首富小奶狗的心尖寵 連載中

離婚後我成了首富小奶狗的心尖寵

來源:google 作者:爽歪歪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司霍言 江宴清 現代言情

江宴清怎麼也沒有料到,有朝一日,自己竟然會被閨蜜撬了牆角,而更令她無法接受的是,展開

《離婚後我成了首富小奶狗的心尖寵》章節試讀:

「姐姐,你好香啊。」
江宴清渾身熱的發燙。
在耳邊傳來這聲清甜而又磁性的嗓音的時候,她胡亂揮動的手觸到一片溫熱。
江宴清勾了勾唇,眼睛微眯,若即若離的勾引。
她故意在他耳邊呼氣,說:「是么?
那姐姐就讓你好好嘗嘗,姐姐的味道。」
江宴清看得清楚,身上的男人一雙眼睛通紅又濕潤,即便自己這麼說了,手下仍舊不敢輕舉妄動。
江宴清輕笑,索性將他直接往下一拉。
司霍言三年都沒有碰過她,而深陷**的男人,卻格外讓人心動。
一夜纏綿。
第二天中午,江宴清從床上醒過來。
她的身邊,竟然睡着一個人。
一個看上去比自己要小的男人。
很帥。
一張臉俊美絕倫,五官分明。
他緊閉着雙眼,羽翼一般的睫毛比女人的還要修長。
雖然如此,但帥並不是重點。
江宴清認識和自己**的男人。
景研南。
此時此刻,他還沒有醒過來,一隻胳膊還搭在江宴清的胸前。
江宴清移開景硯南的手。
昨晚一晚上沒有睡好,折騰了半宿,景硯南這會兒睡得很深。
江宴清走到衛生間,從鏡子里看着自己脖子,景硯南少年熱烈,身上到處都是他的印記。
昨晚穿的衣服早就皺皺巴巴的穿不了了。
江宴清走出去,將景研南的襯衫外套披上,拿起手機就離開了。
司霍言那邊,她還得回去一趟。
和景研南的一夜纏綿,可不是她的背叛,準確來說,江宴清在前一天,就和司霍言離婚了。
那個百依百順,讓江宴清誤以為得到了全世界的男人,用最俗套的爛劇情,背叛了她們這段感情。
江宴清甚至不知道,自己的好閨蜜是什麼時候和司霍言搞在一起的。
如果不是前天無意撞見他們兩個**着身子滾在一起。
江宴清恐怕要被司霍言溫潤如玉的樣子欺騙了個乾淨。
...... 江宴清回到和司霍言在外面買的獨棟別墅時。
竟發現往常冷清的家裏面,司霍言的一大堆親戚都在,一片其樂融融。
司霍言仍舊如同以往一樣溫文爾雅的戴着金絲邊眼鏡坐在沙發上。
本是江宴清嚮往的一幕,而司霍言身邊的女人卻讓她徹底死心。
「清清,你回來啦!」
顧曉冉看見開口進來的是江宴清,整個人都直接貼到了司霍言的身上。
臉上笑意滿滿,可那一雙眼睛分明是在挑釁江宴清。
既然已經拆穿了,顧曉冉也就不裝姐妹情深了。
光明正大的挑釁,才是她顧曉冉一貫的作風。
而她身旁原本面帶笑意的司霍言,此刻卻冷下臉來,不悅的盯着門口的人。
江宴清沒有理會她,甚至一個眼神都沒有甩給她。
她轉身就折回了自己屋裡。
江宴清的態度太過於淡定,顧曉冉顯然不滿意。
「清清,你昨晚去哪裡了呀,我和霍言都好擔心你的,擔心你遇到了壞人怎麼辦,還好,你終於回來了。」
「哎,你身上的衣服呢?
這一身......怎麼像是男人穿的啊。」
「嘭——」 江宴清甩手關上了卧室的門。
力道不小,嚇了顧曉冉一跳。
「你看看她,什麼態度啊!」
某親戚看着江宴清的反應,不屑的翻了個白眼。
「就說當初不應該娶這種大小姐媳婦,娶來了有啥用?
只會給你惹一肚子的氣!」
「就是就是,剛離婚就穿的花枝招展的,大半夜的不回家,知道的就知道,不知道的還以為在那個酒吧做一些不幹凈的事呢!」
「你看她穿的,什麼東西,明顯就是一件男人的衣服!」
「......」 外面議論聲滿天飛,這群親戚就怕江宴清聽不到,聲音大的都能掀房頂。
顧曉冉很滿意江宴清被萬人唾棄。
不過她還嫌這把火不夠旺,特地站出來一臉委屈的說。
「大姨二姨,你們不要說了,清清不是那樣的人,可能是昨天晚上有什麼要緊的事,逼不得已就......」 「你也沒必要替她說話,她是什麼人我們看得清楚,不像你,這麼乖。」
「三年了,連個孩子都生不出來,要她有啥用!」
...... 江宴清收拾好東西,剛打開門,就看見司霍言站在門外。
她想無視走出去,卻被司霍言一把攔住。
江宴清退後一步,拒絕和他肢體接觸。
這一步,讓司霍言眉頭緊皺。
「昨天晚上,你去哪了?」
這種幾近命令的口吻讓江宴清格外不爽。
冷眼看過去,江宴清說:「司霍言,我們已經離婚了,也就是說昨天晚上我去哪裡,都跟你沒有任何關係。」
「是沒關係。」
司霍言的臉更冷了幾分。
他一推眼鏡,說:「可是你穿着這身衣服到我家來,總得給個解釋吧,江宴清,別讓我看不起你。」
江宴清氣笑了。
她突然覺得自己的三年白白浪費在了這個牲畜不如的男人身上,有一些虧。
她不明白,自己當初到底看上了他什麼。
是看上他對自己不理不睬,還是看上他人模狗樣斯文敗類,還會婚內出軌?
「司霍言,你沒有資格看不起我,但你卻讓我感到噁心。」
「現在想想你做的那些事,我就噁心的想吐。」
「我應該祝你和顧曉冉百年好合,不過婚內出軌,我手頭有足夠的證據,接下來我會聯繫律師,你等着凈身出戶吧。」
說罷,江宴清就拉着行李箱往出去走。
司霍言沒有阻止她,可那一雙眼睛,卻陰惻惻的一直盯着她。
顧曉冉聽到了江宴清的話,她不允許這種情況發生。
顧曉冉衝過去,拉住江宴清的胳膊,說道:「清清,你別這麼做,都是我的錯,要不是我懷孕了,霍言也不會和你離婚......如果你讓他凈身出戶,那我和孩子該怎麼辦。」
顧曉冉好一副可憐巴巴的樣子。
江宴清看了一眼她扁平的肚子,冷笑一聲。
「難道不是因為我看見你們在做噁心的事,所以才會離婚嗎?
別把自己抬的多高尚。」

《離婚後我成了首富小奶狗的心尖寵》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