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離婚後,小作精被大佬追着求負責
離婚後,小作精被大佬追着求負責 連載中

離婚後,小作精被大佬追着求負責

來源:google 作者:咬桃子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張媽 現代言情 陸司宴

某天,大佬發現自己不過一星期沒回家,名義上的妻子突然跟變了個人似的之前楚楚惹憐,極盡溫柔,任勞任怨,想方設法討他歡心,還想跟他生孩子想瘋了的老婆,不但開始作天作地,也不想跟他生孩子了,反倒是天天想着跟他離婚,還到處沾花惹草尋歡作樂「霸總是嗎?Yue了,我看不上你,麻溜地給我滾」「生孩子?老娘要獨自美麗,你找別的女人生吧」「老公是什麼東西?世界那麼大,生活如此多嬌,為什麼要把時間浪費在一個臭男人身上?」大佬一怒之下將她轟出家門,三天後——「她知錯了嗎?」「少爺,少夫人去找小鮮肉了,她說弟弟們年輕力壯,長得又好看,比你強多了」「……...展開

《離婚後,小作精被大佬追着求負責》章節試讀:

    「你——」

    張媽氣急敗壞,正想教訓她幾句,卻看到許流蘇收斂了笑意,眼神變得凌厲起來,「張媽是吧,識趣的今晚就給我收拾包袱滾蛋,否則,我不介意讓人把你扔出去!」

    張媽覺得自己聽到了一個大笑話,可是,她又分明感受到了一股強烈的壓迫感。而這股壓迫感,竟然來自於眼前這個慫包?

    瘋了……真是瘋了,這女人八成是痴戀少爺,愛而不得,精神出問題了!

    …

    樓下,早早等候在大門兩邊的傭人在那個頎長挺拔的男人進門的那一刻,齊齊低下頭跟他打招呼,「少爺好。」

    負責整個莊園上上下下事務的鐘管家也立馬迎上去,恭敬道:「少爺,您回來了,是先沐浴還是先用餐?」

    因為跟少夫人夫妻關係不和,少爺平時很少回家,一個月不會超過三次。今天難得回來一次,卻是臉色陰沉,顯然心情很不美妙。

    男人沒說話,只是伸手鬆了松黑色襯衫領口。

    不過是隨意的一個動作,卻惹得幾個年輕女傭臉紅心跳,使勁地偷看他。

    鍾管家見他徑自往樓上走去,知道他是不想用餐,便吩咐廚房那邊等候着的廚師撤下,隨即跟在他的身後,隨時待命。

    沒想到這時,樓梯口突然出現了一個纖細窈窕的身影。

    鍾管家抬頭,就看到了恰好要下樓的許流蘇。

    他心裏一驚,這女人又要搞什麼名堂?

    她身上只穿了一件單薄的睡裙,修長的脖頸,還有白皙的小細胳膊小腿兒都露在外面,鍾管家嚇了一跳,趕緊低下頭去,假裝什麼也沒看到。

    她怎麼穿成這樣就出來見人了,身為陸家少夫人,衣着隨時保持得體是必須的,哪有直接穿着睡衣就出來晃的!萬一家裡來客人了,豈不是丟人現眼?

    許流蘇沒注意到他,倒是一眼就看到了走在前面的男人,跟他幽深的目光對了個正着。

    她自詡在娛樂圈裡混了好幾年,什麼樣的帥哥沒見過,對長得帥的早就免疫了。可在見到眼前這個男人時,還是一瞬間就被驚艷到了。

    陸司宴。

    不愧是小說男主。

    什麼「一張臉俊美絕倫,深邃立體的輪廓如同精心雕琢過一般」「名貴的黑色西裝包裹着頎長高挑的身材,兩條腿尤其的長」「行走的荷爾蒙」「氣場強大,渾身上下都充滿了上位者的氣勢」等種種描寫,用在他身上再合適不過。

    還有在發現她看他看得走神了幾秒之後,臉上那表情,還真是霸總小說里最經典的:

    三分譏笑三分薄涼四分漫不經心……

    陸司宴作為男主,是人人歆羨的天之驕子,不過二十八歲的年紀就已經執掌整個偌大的家族企業,陸氏的商業版圖在他手裡以驚人的速度不斷擴張,就像一張鋪天蓋地的大網,籠絡了各個行業領域,已然成為A國最大的財閥集團。

    小說里描寫他陰晴不定,冷酷狠戾,在商界呼風喚雨,動動手指就能讓經濟震動,是讓很多人忌憚畏懼的存在。

    這是她名義上的……老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