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離離漸漸長相憶
離離漸漸長相憶 連載中

離離漸漸長相憶

來源:google 作者:春雷炮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沈知離 現代言情 蕭元璟

當初,沈知離為了救蕭元璟,不惜將自己置身於水火之中,可誰知到最後,她卻成了男人眼展開

《離離漸漸長相憶》章節試讀:

喇叭嗩吶吹個不停,鞭炮聲綿綿不絕。
沈知離從破敗的院落里跑了出來。
一個月前,嫁給蕭元璟的那晚,她被打落至此,蕭元璟不准她出門半步,違令重罰。
她忍着腿疼跑到了前廳,一眼便瞧見了蕭元璟。
他穿着大紅喜袍,映襯的他越發俊朗無雙,新娘站在他的身側,看起來無比登對。
沈知離想衝過去,但禮司一句『送入洞房』,瞬間讓她止了步。
大典已成……沈知離的臉色慘白,手撐着牆,勉強站穩,心底想對他說的那句『娶誰都可以,為何要娶她的妹妹沈雨煙,為何要娶她最痛恨的人』,就這麼哽在了喉間,說不出來。
轉身入新房時,新娘沒站穩,蕭元璟敏捷的抱住了她。
新娘的紅蓋頭意外落了下來,眾人倒吸了口涼氣,新娘也有些慌亂,蕭元璟卻毫不在意,笑着在新娘唇上親了口,「本王迫不及待,讓大家見笑了。」
眾人皆笑。
沈知離的臉上血色全無。
細長的指甲嵌入了掌心,絲毫不覺疼。
「送入洞房!」
再一聲落下,蕭元璟抱着新娘大步望新房走去。
正走着,新娘沈雨煙突然往一處望去,十分訝異,「姐姐……」 蕭元璟臉色一變,順着沈雨煙的視線看過去,只見沈知離站在暗光處,他的臉上一閃而過的厲色,「本王有說你可以出來?
滾回去!」
眾人不識沈知離,正納悶時,沈雨煙掙扎着落地,而後巧笑盈盈的走到沈知離的面前,親昵的握住了她的手,「姐姐,今日是我與王爺大婚,往後我們姐妹共侍一夫,可要相互照應。」
沈知離抽回手,只盯着他一人,「你,非要這麼做嗎?」
眾人才恍然大悟。
原來這位便是當朝武陵王的王妃——沈知離。
聽聞蕭元璟與沈知離青梅竹馬,自幼便有情意,蕭元璟十八歲那年父親被朝廷小人陷害致死,母親殉葬,他也遭人暗算重傷,家族就此沒落,沈知離卻與蕭元璟解了婚約,落井下石。
重傷的蕭元璟跪在相府門前三天三夜,只求見她一面,沈知離都狠心沒見,遣人辱罵毒打他,又書信一封,辱他連條狗都不如,娶她更是痴心妄想。
蕭元璟看完信直接暈倒在相府門前,大病一場險些喪命,後離開京都,參軍。
憑藉他的才能屢獲奇功,一躍成為侯門,後又屢建戰功,直接被皇上賜為唯一一個外姓王,今年他回京,第一件事就是把沈知離娶了…… 「你有什麼資格對本王指手畫腳?」
蕭元璟眉宇間的戾氣極重,「來人,王妃罔顧本王的命令,鞭撻三十!」
眾人大驚。
沈雨煙求情,他拍了拍她的手,居高臨下的看着被人按壓在凳子上的沈知離,「是她自找,怨不得本王。」
「蕭元……王爺,」沈知離看着他,卑微無比,「知離願受罰,知離什麼都能承受,但求王爺,別碰她,好不好?」
沈雨煙楚楚可憐,「姐姐,妹妹待王爺真心實意,姐姐不喜王爺便罷,何以要拆散妹妹與王爺?」
沈知離沒應聲,只是望着蕭元璟,再次請求:「別碰她,求你了……」 他知道的,沈雨煙的娘一入府,便活活氣死了她的母親和祖母,把所有愛她的人都害死了,沈雨煙還一直欺負她,事事欺壓她,她不求別的,只求他……求他別讓她沒了盼頭。
蕭元璟盯着沈知離,臉色鐵青,「動手!」
配了辣椒汁的鞭子落下,劇痛驀地傳來,沈知離的背上皮開肉綻,她的指甲斷在了掌心,唇被她咬得出血。
有人嘲弄道:「活該啊,當年要是履行婚約嫁給武陵王,而不是高攀南離世子爺,這人又怎麼會有今天這個下場?」
「就是就是,這就是報應!」
眾人交頭接耳的話,沈知離都聽見了一些,她慘白着臉慘笑,想着當年的她如何高攀南離世子,如何毀了婚約?
當年明明是她,是她跪在雪地里求南離世子保住蕭元璟的命,是她為了見他,被沈雨煙阻撓,最後摔折了腿,被沈雨煙按在地上折辱,腿因此落下病根,日日都疼,也是她讓憐兒賣掉了所有值錢的首飾,想方設法送與他當盤纏離開…… 她還曾書信與他:盼君歸,待君娶。
她何曾對不住他?
在府里的那段時光暗無天日,可一想到他……想到要再見他一面,她才生生熬過來的,就盼着他回來,盼着他娶她,盼着他再與她說那句—— 「此後餘生,有我護你。」
可如今啊…… 鞭子一鞭,一鞭的落下,打在她的身上,背部疼到麻木,她的手扣進了木凳里,視線愈發的模糊,卻強撐着一口氣,沒有閉上眼睛。
目光中,她最愛的人容貌清俊,就站在她的前方冷冷的望着她,而他懷裡擁着的,楚楚可憐側妃,卻慢慢的勾起紅唇。

《離離漸漸長相憶》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