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靈魂心愿鋪
靈魂心愿鋪 連載中

靈魂心愿鋪

來源:google 作者:靜安穩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凌恆 懸疑驚悚 柳林

我深知,天地間,人、鬼、三者共存,神生前做過多少惡事,善事生前獲得的所有名利,權勢,錢財,在死後都逃不過納入名冊中,做出判決我從小跟着九叔在心愿鋪長大,我的任務就是在心愿冊上記錄下每一個鬼魂想要完成死後,未完成的心愿,將一個又一個的靈魂送入輪迴道,投胎轉世展開

《靈魂心愿鋪》章節試讀:

天空中烏雲密布,電閃雷鳴,風雨交加,樹葉在大風中沙沙作響,這種糟糕的天氣,還是頭一次見。

我是一位超度師,專門超度一些亡靈。

每天都忙忙碌碌的記錄著每個靈魂想要完成的心愿,都不曾好好睡個安穩覺,今天很是高興,終於可以睡個美美的安穩覺了,我剛深沉的睡下去,就聽見外面有人敲門。

砰砰砰……

正在熟睡的我被突如其來敲門聲嚇了個夠嗆,一個癔正坐了起來,整個心臟都快要給我嚇出來了,嚇的怦怦跳。

都快瘋了,這種天氣還有人來,我真是醉了。

砰砰砰……

「九叔,柳林,出事了,開門啊!」

我氣哄哄的開門問道,「怎麼了你,莽莽撞撞的,你不知道外面下雨了,你看看你,淋成啥樣了,簡直就是落湯雞」。

凌恆低頭看了看自己一副狼狽不堪的樣子,被雨水淋濕的衣服已經與身體結合,看上去就像一個風乾的乾屍一樣,用手擦拭着臉頰上,身體上滴落下來的雨水氣喘噓噓的說道。

「九叔在家嗎?」

「我九叔沒有在家,他有事要辦,外出了,有啥事你說」。

「你快去看看吧!村東頭,老李頭家他兒媳婦難產,剛生下來孩子就大出血了,已經背過氣,人沒了,但是他兒媳婦的眼睛卻閉不上,嘴巴也閉不上」。

我一聽,就知道事情不簡單,來不及多想,穿上衣服,收拾自己的背包,拿上工具和一本小冊子,九叔出去辦事,沒有回來,我只能自己去。

「快走,帶我去看看」。

顧不得外面的電閃雷鳴,冒着傾盆大雨,我和林恆來到了村東頭老李頭家。

剛進到院子里,我就感覺不對勁,一股血腥的味道充斥着整個院子,就連大院中的大黑狗都被嚇的躲在角落瑟瑟發抖,越靠近院子中血腥味越大,呼吸一口氣都感覺到非常的壓抑,這是不太好的苗頭。

「凌恆,你看他們家四通八達,東南西北的房角都是道路,無一戶人家與他家相連,這房子形似一個花轎,四通路,鬼抬轎」。

「啊!」

雖然凌恆不懂,但是他跟隨柳林多年,也不是不懂其中的厲害,他瞬間都感覺到整個身體不自在了,他抖動着身體,四處觀望,就連聲音都在發抖。

「這,這,這怎麼辦?」

老李頭着急的直跺腳,聽到了外面有聲音就趕忙的出來了,一臉的慌張,他看到了柳林,就像看到了救命稻草一樣,老李頭急得像風扇似的呼呼的喘着粗氣。

「哎呦!柳林啊!你終於來了,你快來看看吧!太可怕了」。

看到老李頭着急的像熱鍋上的螞蟻一樣,就知道事情不簡單了。

我來到床頭看着死去女人,血腥味比在院子里的血腥味要大,更加的濃厚,充斥着鼻腔,着實讓人窒息,看着眼前的女人,眼睛瞪的如牛眼一樣大,眼中充滿着紅色血絲,嘴巴猶如碗口一樣大,整個人由於失血過多導致面部蠟黃,甚是害怕。

雖然外面下着傾盆大雨,但是六月的天氣還是蠻炎熱的,明明天氣很熱,但在屋子裡卻出奇的寒冷,那種透着骨子裡的冰冷,讓人不寒而慄,雞皮疙瘩掉了一地。

凌恆觀望着四周,從來沒有這麼怕過,凌恆緊貼在的柳林身邊,雙手抱肩揉搓着自己的胳膊,顫顫巍巍的在他的耳邊說道。

「柳林,你說你觀察了半天了,你看見那女鬼了沒有,我總感覺渾身不舒服,這裡冷的出奇」。

話音剛落,突然一聲詭異的聲音在屋中盤旋。

這讓在屋中的人神經崩成了一根線,柳林衝著屋內大聲的呵斥。

「有何心愿,儘管報來,如果沒有,趕快上路」

他的內心也是很慌張的,只聽見聲音卻看不見,多年來他送走了一個又一個的鬼魂,倒還是頭一次遇到這麼邪門的事情。

「凌恆,趕快去村西頭老張家,看看有沒有黑棺,如果沒有就趕快讓老張連夜打造,這個死者恐怕怨氣已經衝天,一般的棺材壓制不住她,趕回家,在去我得床頭拿來我得柳條繩,一時間着急忘了帶來了」。

看柳林一臉的嚴肅,凌恆不敢多問些什麼,只是按照他的吩咐連忙去辦事去了。

「我這就去」。

他很疑惑自己為什麼這次看不到鬼魂呢!

「難道我……」

於是他並沒有多想,走到死者的身邊,越看,越覺得她的靈魂應該就在附近,可是為什麼就是看不到,為了能夠不讓鬼魂出去找事,他吩咐老李頭。

「李叔,你去弄來一些糯米,撒在門口,記住一定要撒均勻了」。

老李頭被嚇的滿頭大汗,卻不敢多問,只是應答着。

「我這就去辦」。

就在老李頭去廚房拿糯米時,看見廚房的牆上有一個黑色的影子,時而顯時而不顯,他慌了,還以為自己看花了眼,他揉了揉眼睛,把眼睛瞪的老大,仔細的搜尋這牆上的沒和角落,卻沒有看見一個黑影,他來不及多想,就趕快的蹲下來,在鍋邊下面的櫥子里翻來覆去的找糯米。

突然有東西滴落在老李頭的額頭上,他以為是下雨,房子的瓦片被雨水沖開,漏雨滴落下來的雨水而已,他沒有在意,還是接着倒騰着找糯米。

突然越滴越多,就順着額頭滑落了下來掉在了地上,老李頭定睛一看,不是雨水,而是血,他不敢抬頭,而是愣在原地,已經被嚇的汗毛豎起,頭皮刺痛,感覺到輕微的寒意身體在不停的打顫,雙手顫抖的小心翼翼的划進了糯米的口袋中,抓了一把糯米想要撒出去,可是手卻不聽使喚了,腦子跟不上手的速度。

突然一個面孔就浮現在了他的眼前,看李頭猛然的抬頭,映入眼帘的正是死去的女人,一張干扁的瘦臉,眼睛瞪的老大,眼神凶光畢露,嘴大如碗口,全身的血淋淋的,披頭散髮倒掛在半空中,顯的陰森可恐,令人毛孔悚然,老李頭被嚇的口齒不清,嘴不停的顫抖。

「秀,秀,秀梅,是你嗎?」

颼……

這個女鬼就附在老李頭的身上,老李頭站了起來,露出了一絲的邪笑,拿着糯米袋子就走出了廚房。

剛走出廚房,院中的大黑狗不停的狂叫,柳林聽到大黑狗不停的叫喚,就趕忙的跑了出來,但是他看見的是老李頭拿着糯米朝着門口走去。

他愣怔了一下,突然想到老李頭是個瘸子,但是眼前的老李卻健步如飛,壓根就看不出他是一個瘸子,突然意識到了,可能是被鬼附身了,眼看就要走出門口了,他瞬間咬破手指,一個翻轉來到老李頭的眼前,將血按在他的額頭**。

「大膽鬼魂,速速離去,如果不離,定讓你魂飛魄散」。

「啊……」

一聲慘叫只見一道黑影從老李頭的身體中抽離了出來,老李頭瞬間暈倒在地,他顧不得暈倒的老李頭,直奔黑影而去。

他的唇角露出一絲冷笑,緊接着那笑容在嚴峫的注視中越來越明顯,就在他掏出靈魂冊記錄時,那女鬼掙脫了束縛,不見了蹤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