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龍門
龍門 連載中

龍門

來源:google 作者:葉凡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葉凡 張偉 都市小說

十八歲生日那天,葉凡收到的生日禮物,竟然是一百張銀行卡,窮了十八年才發現,自己不是窮逼,而是首富,自己不是廢物垃圾,而是龍門繼承人潛龍升淵十八載,一朝衝天鎮乾坤!看龍門繼承人葉凡,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權!展開

《龍門》章節試讀:

"噗…… "

胖子正在喝水,冷不防看到這些人直接笑得噴出水來。

班上的其他同學,也個個強忍着笑意。

"草,笑你媽啊! "

張偉面色鐵青,怒道: "誰他媽在笑老子一塊揍,葉凡,你昨天不是很囂張嗎?老子今天就要打斷你的腿!! "

接着,他指着葉凡,轉身朝着身後的大漢道: "虎哥,就是這小子得罪了我,就按先前說的給我使勁揍!老子要親手把他腦袋摁到廁所里去! "

張偉的表情滿目猙獰,甚至是有些扭曲。

"呵呵,張少就放心吧,我們只是拿錢辦事,把這小子揍趴下了隨你怎麼處置。 "

名叫虎哥的光頭男子淡淡道,他甚至都懶得抬頭看目標,只是朝着手下揮揮手道: "去,把那小子拖出來,咱們去廁所好好招待這人! "

聽到這話,班上的同學面色都變了。

他們只是學生,哪裡見過這種社會上窮凶極惡的黑澀會?

"老葉,我幫你拖會時間,你從後門跑! "

胖子悄聲開口,手上已經握緊了一截凳腿。

葉凡內心一暖,拍拍胖子的肩膀搖頭道: "沒事,這點事我還是能解決的,你不用衝動,待會完整回來的肯定是我。 "

胖子急道: "這特么都什麼時候了你還裝逼?那些人是社會上的狠角色,下手沒輕沒重的……喂喂,老葉你幹什麼!! "

就在他勸說葉凡跑路的時候,葉凡已經離開了座位,雲淡風輕的朝着門口走去。

虎哥轉過身看到一個學生走來,不由得罵道: "媽的,不是讓你們把他拖出來嗎?誰讓他這麼輕輕鬆鬆走出來……呃!! "但他的話語,很快就噶然而至。

不只是他,其他的打手早已經汗流雨下的愣在原地,有幾個甚至想轉身跑,可硬是沒鼓起勇氣。

因為!

面前這個少年,赫然就是昨晚單槍匹馬將他們幾個腦袋開瓢的狠角色!!

張偉還沒弄清狀況,看到葉凡走出來獰笑道: "葉凡,還算有點膽識,就是不知道待會還有沒有勇氣,別下跪求饒啊! "

葉凡聳聳肩,笑眯眯道: "你很快就會知道的。 "

"哼!現在還笑是吧,老子待會就讓你在屎坑裡哭! "

張偉滿臉惡毒,轉身看向自己的依仗狠狠道: "虎哥,就是這小子,動手! "

見對方沒動,他繼續催促道: "虎哥快動手啊,出事了我擔著。 "

"張少,那個,那個我突然想起來還有急事,我們就先走了啊…… "

虎哥匆匆丟下一句話,正要準備離去的時候。

"站住! "

葉凡淡笑着開口: "想來就來想走就走,這世上可沒這種便宜的事,你叫虎哥是吧,昨晚上和你說的話還記得嗎? "

面前這幾人,就是昨晚在小樹林準備對蕭雅雯動手,結果被他開瓢的那幾個混混。

他們腦門上的傷口,就是葉凡昨晚留下的。

虎哥的面色頓時變了,擠出一抹比哭還難看的笑容,訕笑道: "原來是小兄弟啊,好久不見,好久不見。 "

"確實好久不見,幾個小時罷了。 "

葉凡冷笑着走上前來: "昨晚流那麼多血今天還有興緻來學校打人,看來你們的腦瓜很堅硬嘛,想不想再開瓢一次? "

虎哥等人趕緊搖頭。

張偉徹底傻眼了,獃獃看着眼前這一幕: "虎哥,你們這是……認識? "

"滾,誰他媽是你虎哥,草泥馬的敢害老子。 "

虎哥滿臉怒容,他這是真的生氣了。

對方叫自己來教訓的人,竟然是昨晚那個小魔頭,能夠單槍匹馬把他們幾個大漢差點打死的狠角色,哪裡還敢招惹?

越想越氣,他抬腳就踹出去。

嘭!

張偉痛苦的捂着肚子,表情卻無比驚愕: "虎哥,打錯人了,打他啊,我讓你們過來是打他啊!! "

"草,老子打的就是你,什麼玩意也敢欺負老子的兄弟,找打! "

虎哥大聲訓斥,故意把這話說給葉凡聽。

其他三名男子也反應過來,衝上來就對着張偉拳打腳踢。

"打死這傻逼,草! "

"媽的,敢害我們! "

"差點就被這小子害了,打! "

四人一陣群毆,邊打還悄悄偷看葉凡的臉色,他們都不是傻子,為了防止葉凡動手他們也只能動手打張偉。

至於張偉,很快就鼻青臉腫起來,鼻頭上的傷口再次崩出鮮血,就連牙齒都被打落好幾顆。

教室內。

死一般的安靜。

所有人都是滿臉獃滯的看着外面這一幕,胖子原本準備掄着凳腿去幫葉凡,可還沒出去就發生了面前這一幕。

"這是怎麼回事?張偉叫來的人,竟然在打他自己? "

有個男生獃獃開口。

這個問題沒人回答,應該太過匪夷所思了。

"啊,別打了,別打了,我錯了虎哥,我給你錢別打我了啊!! "

張偉慘叫出聲,就這麼一小會,他已經滿臉是血爬都爬不起來了。

虎哥瞄了一眼葉凡,見對方面無表情哪裡敢停手,繼續毆打。

幾分鐘後。

葉凡這才慢悠悠道: "行了,這裡是學校,你們的行為很不友好,住手吧。 "

噶!

你特么也知道這種行為很不友好?之前怎麼不早說!!

虎哥等人內心暗道,這話當然只敢偷偷暗想,不敢當著葉凡的面說出來。

"既然小兄弟說停手,那我們就停手!張偉,你他媽以後再敢欺負我兄弟,老子饒不了你! "

虎哥狠狠踹出一腳,這才停手訕笑着看向葉凡。

地面上,張偉整張臉都已經腫成了豬頭,身上的衣服更是髒兮兮全是腳印,也不知哪個混混踩到了狗屎,全部蹭在他身上。

葉凡沒看張偉,反而看向了虎哥等人,語氣冷厲了下來: "看來你們幾個,還真是死性不改啊! "

就這一句話。

讓對面虎哥等人汗流滿背,唯唯諾諾不敢回話。

打是肯定打不過的,只能求饒了。

虎哥苦着臉道: "小兄弟,我們真的知道錯了,我…… "

葉凡呵斥打斷對的話語,漫步走了上來: "別叫我小兄弟,你們不配! "

虎哥趕緊解釋: "是是是,我們不配,我們之前也不知道張偉要針對的是您,要是知道,再給我們十個膽子也不敢啊。 "

"那如果不是我,你們就會在學校動手是吧? "

葉凡漆黑的眸子里,陡然崩裂出一股寒意。

一步踏出,快若閃電。

嘭!

虎哥的脖子被葉凡掐住,狠狠撞在牆壁上發出巨大的悶響。

"嘔…… "

虎哥被震得差點嘔吐出來。

其他幾名混混更是噤若寒蟬,低着頭不敢說話。

葉凡的語氣冰冷冷,不含絲毫感情: "這樣的事,你們經常做?晚上攔截單身女性,白天拿錢打人? "

"咳咳咳,咳咳…… "

虎哥被掐得喘不過氣來,但還是努力解釋: "沒,沒有,您誤會我們了,昨晚我們本來是準備劫財的,結果喝醉了,我們還要感謝您出手制止呢,要不然犯下這種大事肯定要被通緝的。 "

"……咳咳,我們就是街頭混混,小打小鬧還行,大事我們絕對是不敢亂來的,今天的事,也是我們缺點錢,恰好張偉認識我……咳咳咳,求,求你鬆手啊。 "

虎哥被掐得雙眼翻白,可他不敢掙扎。

因為他看到了葉凡的那雙眸子,這是怎樣的一雙眸子啊!瞳孔內部竟然閃爍着金色光芒,散發出無窮無盡的浩瀚威嚴,猶如生殺予奪的君王俯視臣民一般。

霸道睥睨,威嚴如王!

甚至是殺意縱橫!

雖然這道目光一閃而逝,虎哥卻是驚恐到了極點,一股寒意從尾脊骨竄上來,讓他遍體生寒。

這個少年,好可怕!!

葉凡眉頭緊皺,雙目凝視對方: "你這話,當真? "

虎哥趕緊發誓: "當真,千真萬確啊,若有半句假話就讓我出門被車撞死…… "

葉凡眉頭緊鎖,腦海中卻是如海嘯翻滾般劇烈。

因為,他隱隱有種感覺,感覺到了虎哥的害怕和恐懼,還有對方說話時候語氣的變化,憑藉著奇異感覺,他甚至可以斷定對方說話的真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