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滿目山河空念遠
滿目山河空念遠 連載中

滿目山河空念遠

來源:google 作者:東籬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姜妗歡 燕無潯 現代言情

為了燕無潯的坐擁天下之夢,姜妗歡金戈鐵馬了五載,最終成功助男人登上了皇位就在她展開

《滿目山河空念遠》章節試讀:

翌日。
十里紅妝,整個京都披紅挂彩。
姜妗歡被宮人簇擁着送進鳳藻宮。
大紅鳳袍,刺痛了她雙眼,猶如昨夜京郊別院滿地的鮮血。
姜妗歡表情木然的將頭上鳳冠扯下,丫鬟玉竹頓時的驚慌道,「娘娘,不可!
陛下還沒來,您不能將鳳冠卸下呀!」
「退下!」
燕無潯冷冽的聲音,在大殿響起,一身大紅龍袍的他踱步到了姜妗歡面前。
見姜妗歡臉上沒半點歡喜之色,燕無潯眼底隱含怒氣,挑起她下頜,「朕已經許你皇后之位了,你還有什麼不開心的,嗯?」
迎着燕無潯的目光,姜妗歡凄凄凄一笑,「昨夜別院滿地的鮮血,陛下是忘了嗎?
我沒忘!
不過,陛下是該開心,我已孑然一身,終於沒有什麼可以讓你忌憚的了!」
她眼裡的痛色,刺痛了燕無潯,他背在身後的手不覺攥緊。
昨夜,大將軍姜堰與姜妗歡斷絕了父女關係,鎮北軍的虎符,也被連夜送來了御書房。
除了他,姜妗歡真的孑然一身了。
想及此,燕無潯心頭一軟,伸手要將她擁進懷裡。
姜妗歡卻避開了他的動作。
燕無潯不由臉色黑沉,「你連讓我碰一下都不行了?
別忘了,我們已經成親,你是我的皇后!」
「若是知道,需要踏着將士鮮血,坐上這皇后之位,我不要也罷!」
目不轉睛的盯着燕無潯,姜妗歡雙目猩紅,聲音里皆是痛色。
燕無潯可以做一個冷酷無情的帝王,她卻做不到將那些同她出生入死的將士拋擲腦後。
她想要的幸福,更不是以這些將士做墊腳石。
燕無潯徹底的冷了臉,深邃的眸子染上了怒雲,他已經多番容忍,她卻還在怪他。
難道,在她心裏,他比不上那些將士重要?
深深的睨了姜妗歡一眼,燕無潯終究是轉身而去。
望着他遠去的背影,姜妗歡臉上,一滴清淚緩緩滑落,他們回不去了。
將士的死,是她心頭的一根刺,動則生痛!
她有愧…… 轉瞬,帝後大婚過去已一個月。
一個月,姜妗歡竟一次也不肯讓燕無潯留在鳳藻宮過夜。
近日,宮中流言四起,燕無潯要納丞相千金蘇白芷為貴妃了!
鳳藻宮。
望着坐在桌前,垂眸擺弄凌霄花的姜妗歡,玉竹心疼又心急,「娘娘,您這又是何苦?
您當真要將陛下拱手讓人?」
姜妗歡擺弄凌霄花的手,微微一頓,一抹痛楚瞬間鑽進心口。
「他是陛下,三宮六院,是早晚的事!」
燕無潯未登上帝位時,姜妗歡還會認為,他的後宮只會有她一人。
別院那夜,讓她明白了,天大的情分,在皇權面前,不值一提。
比起可以毫不猶豫的一聲令下,絞殺忠臣良將,如今,他只是納個妃子而已。
「可是娘娘,您該需要抓住陛下的心啊!
這後宮……」 「玉竹,這不是你該說的話!」
姜妗歡打斷了玉竹的話,起身回了內殿,臉上是玉竹沒看見的落寞。
果然,沒過幾日,蘇白芷以貴妃之尊,被迎進了毓秀宮。
「臣妾給皇后娘娘請安!」
蘇白芷微微屈膝,神色恭敬。
姜妗歡眼神淡淡的打量着蘇白芷,這是一個與她截然不同的女人,低眉順眼,溫婉可人。
當然,若忽略掉她眼底的得意和不屑。
遲遲不見姜妗歡說話,蘇白芷不由抬眼看着她道,「姐姐,妹妹今日並非有意來遲,只是昨夜伺候陛下,太過疲倦了,還請姐姐見諒!」
姜妗歡神色淡漠,看不出任何的情緒,「無妨。」
「不過,既然你覺着伺候陛下辛苦,那本宮就傳令下去撤了你侍寢的牌子。」
「另外,本宮也會讓內務府那邊,物色幾個才貌兼備的妃子進宮伺候!
你該是放心了。」
姜妗歡語氣涼涼。
蘇白芷臉色驟變,撤了牌子,她還如何獲得陛下恩寵!
「沒想到,朕的皇后如此體貼賢惠,竟主動想着為朕擴充後宮!」
燕無潯面色陰沉的走了進來。

《滿目山河空念遠》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