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它小說›萌寶來襲:億萬爹地別囂張
萌寶來襲:億萬爹地別囂張 連載中

萌寶來襲:億萬爹地別囂張

來源:外網 作者:雲凰 分類:其它小說

標籤: 雲凰 其它小說

傳聞,夜氏總裁夜北梟心狠手辣,殘忍無情。雖然長了一張妖孽的臉,卻讓全城的女人退避三舍。 可是,他最近卻纏上了女醫生江南曦:「你解釋一下,為什麼你兒子和我長得一模一樣?」 女醫生擺弄着手裡的手術刀,漫不經心:「我兒子憑本事長的,與你有毛關係!」 夜少見硬的不行來軟的,討好道:「我們這麼好的先天條件,不能浪費,不如強強聯手融合,再給兒子生個玩伴……」展開

《萌寶來襲:億萬爹地別囂張》章節試讀:

黑暗中,夜北梟一蹙眉,什麼亂七八糟的?這個女人還滿嘴酒氣,那個女人不會給他送了個酒鬼吧?已經醉成這樣了,倒好打發了。

他厭惡地一鬆手,就想開門把江南曦扔出去。

可是,他手勁一松,江南曦的身子就軟軟地撲到了他的身上。

她聞到男人身上濃烈的男性氣息,瞬間把他認成了高偉庭,立刻就哭了起來:「阿庭,是你,對不對?你還是要我的對不對?我不是木頭,我可以給你的,我可以把所有的一切都給你的……」

「該死,你到底是誰?」他煩躁地甩開她的小手。

可是她柔軟的手臂,卻纏上了他的脖子,嗚嗚着說:「阿庭,我是你的,你要我吧,求你不要再離開我,我不能沒有你……」

夜北梟一貫自傲的冷靜和自持,已經被這個莫名闖進來的小女人,消磨殆盡。

從她的隻言片語中,他知道,這個小女人應該是被一個叫阿庭的混蛋拋棄了,傷心過度,才把他錯認成了那個混蛋。

他急需要解藥,但也不屑乘人之危!

他強忍着烈火焚身的痛苦,把她的胳膊從脖子上扯下來:「女人,你認錯人了……啊……」

江南曦一口咬在了他的鎖骨上,讓夜北梟所有的理智都分崩離析。

「女人,這是你自找的,你不要後悔!」

他轉身把她扔到身後的大床上,隨後欺身而上,「女人,記住,我不是你的阿庭,我是夜北梟!」

……

夜色深沉,窗外廣告牌的紅光一明一暗地閃過窗口,在緊閉的窗帘上,留下片片詭異的光芒。

黑暗中,江南曦大睜着眼睛,而她身邊的男人已經沉沉睡去,他的一條強健的胳膊,還壓在她的胸口。

她已經清醒了,清醒地知道,剛和她折騰良久的男人,並不是高偉庭。

他比高偉庭強壯得多,甚至霸道得多。

高偉庭對她一向很溫柔……

她的心頭漫過一陣痛,她卻自嘲地勾起了唇角。

她應該向這個男人證明了,她不是木頭,不是遲鈍……

她輕輕拿開他的手臂,起床,摸索着穿好衣服,把自己的東西都收拾好,不留下絲毫痕迹。

她始終沒有去看男人的臉,也不知道他是誰,也不想知道。

她轉身之際,見地上有一個閃亮的東西,她就彎腰撿了起來,是一塊手錶。

她捏了捏手錶,毅然放進了自己的包里,然後走出了房間。

站在凄冷的街頭,她的眼中再流不出一滴淚。

她取出手機,撥打了一個刻在腦海里的電話,對面的人,是她在這個世界上,唯一的血脈牽連了。

她的電話幾乎是被秒接:「曦兒,怎麼了?」

那熟悉而關切的聲音,還是讓江南曦淚奔。

她哽咽地說:「哥,我想離開唐城。」

江南晨一愣,問道:「曦兒,出什麼事了?高偉庭那混蛋欺負你了?」

江南曦抽泣着說:「哥,你不要問了,我要離開唐城!」

江南晨點頭:「好,曦兒不哭,你說要去哪兒,哥給你辦!」

……

天光大亮,唐城又迎來新的一天。

夜北梟從睡夢中醒來,他的頭有些悶悶的,他捏着眉峰,從床上坐了起來。

昨晚的記憶湧來,讓他瞬間睜開了眼睛,往旁邊一看,空的。

他掀被下床,驀地發現床中央,有一片乾涸的血跡,讓他不由一怔。

繼而他大步走向衛生間,推開門,裏面也沒有人。

他眉峰蹙緊,從地上把自己的衣服撿起來,卻發現自己的手錶不見了。

他的眼眸一陣緊縮,那個女人,到底是什麼人?難道他被她騙了?

他的眼眸里捲起漫天風暴,女人,你最好能承受騙我的代價!

他撿起自己的手機,打了個電話出去:「把昨晚進我房間的女人抓回來!」

他的話,差點讓對方手裡的手機掉地上:「夜少,昨天沒有人進你房間啊!那個女人安排的人,已經被我們扣下了!」

真的不是那個女人安排的?

夜北梟心口的怒火消了一些,但是隨即又怒道:「怎麼幹活的?一個大活人進了我房間,又離開,你們竟然不知道?我給你們一個小時,給我把人帶到我的面前!」

對方戰戰兢兢:「那個女人叫什麼名字?長什麼樣?」

夜北梟:……他不知道!他只知道,她的味道很不錯,讓他欲罷不能,要了一次又一次!

他驀地臉紅了。

他卻粗聲說道:「她偷了我的手錶!」

在這一天,唐城動蕩不安,據說是一個大人物在全城搜查一個女賊,她偷了大人物一隻天價的手錶!

可是一連幾天,那個大人物都沒找到那個女賊,甚至不知道那個女賊叫什麼名字,長什麼樣子。

後來,大人物在媒體上公布了那隻手錶的樣子,發出懸賞。只要找到那隻手錶,獎勵一千萬。那隻手錶雖然昂貴,倒也不值一千萬。

於是,有許多女孩帶着手錶,找到夜北梟,卻都是贗品,被夜北梟丟了出去。

後來,那個懸賞依然有效,卻再沒有人敢到夜北梟面前冒充偷表賊。

於是這個名表失蹤案,就成了唐城的一件懸案。

六年後,安城國際機場。

出站口走出來一個颯爽漂亮的女人,她穿着白色的體恤衫,藍色的牛仔背帶褲,白皙漂亮的小臉上,戴着一個大墨鏡,遮住了一雙澄澈的眼眸。

她手裡推着兩個大行李箱,一個行李箱上,坐着一個和女孩穿着同款衣服的小男孩,五六歲的樣子,一張小臉粉琢玉砌似的,漂亮得讓人很想手癢地掐一下。

他也戴着一個小墨鏡,只是他把墨鏡推到了頭頂上,露出一雙漆黑的大眼睛,骨碌骨碌地亂轉。

他仰着頭,看着女孩,奶聲奶氣地說:「媽咪,這就是你常說的,有舅舅的那個地方嗎?」

江南曦點頭,抬頭望着機場外蔚藍的天空,心情有些沉重。

安城,她漂泊十幾年,還是回到了這裡!

《萌寶來襲:億萬爹地別囂張》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