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萌穿獸世,獸夫請投降
萌穿獸世,獸夫請投降 連載中

萌穿獸世,獸夫請投降

來源:google 作者:萌糖販賣機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萌糖販賣機 赤尾

她是暗夜金牌殺手代號——赤尾,在執行任務的過程中被組織出賣,本以為自己難逃一死,卻不曾想重生異世什麼!要她帶領這個世界進入文明時代?!赤尾只覺得有一萬頭草泥馬從她頭上奔騰而過本來就任重而道遠了,偏生路上還有一隻絆腳兔……展開

《萌穿獸世,獸夫請投降》章節試讀:

赤尾睜開眼的時候發現自己躺在一片草地上,她試着抬手去遮擋眼前灼熱的陽光,一陣疼感頓時席捲了她的神經。

她立即放棄了動彈的想法,開始思考起來自己現在的處境。她記得她本來是在執行一起刺殺任務,任務結束之後她乘坐組織派來的直升飛機準備離開,可是在空中直升機發生了意外,啟動了自毀模式。在爆炸的前一秒,她看到了她一生最敬重的那個人,她的師父同時也是組織的首領——梟。

她一出生就被父母遺棄,是梟將她撿回了組織,是梟成就了如今的赤尾。如果沒有梟,她早就餓死在那片垃圾堆里了。所以在意外發生的時候赤尾懷疑過任何人,卻唯獨沒有懷疑過梟。可是現實卻給了她一個狠狠耳光,最想要她命的人就是那個於她而言亦父亦師亦友的人。

休息了好一會兒,赤尾才忍着痛從地上爬起來。現在情況不明,不過可以確定的是她現在絕對不是在她原來的世界。她將身上的傷口大概的檢查了一遍,好在她們從小就被組織注射了一種特效藥劑,只要不是斷手斷腳,傷口就會自動癒合。看着左手手臂上那深可見骨的傷口站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到最後連一點疤都沒有留下,赤尾長舒了一口氣。

離她不遠處就有一條河,赤尾走到河邊蹲下身子,看着水面上倒映出的那張妖艷的小臉,她露出了一個嬌媚的笑。臉上還帶着凝固的血跡,為她增添了幾分妖冶,看上去就如同魅惑人心的妖精。

「噗通——」

試了一下水溫,赤尾就毫不猶豫的跳進了河裡。她的身上也沾滿了血跡,一點一點的擦不知道要弄多久,赤尾乾脆就直接下河洗趁着現在正值太陽最大的時候洗完了還能藉著陽光把衣服晒乾。

既來之則安之,赤尾在處理乾淨自己身上的血跡後就進森林邊緣處利用小陷阱捉了一隻野雞,同時又設置了一個大型陷阱,希望能夠捕到大一點的獵物。在天黑之前赤尾還特意去檢查了一下陷阱,結果什麼都沒有。不過赤尾並沒有氣餒,回到休息地後她將火生得更大一些,添得柴火確保能夠燃一夜後才倚在火堆邊淺淺睡去。

她的睡眠質量一向很好,第二天天剛亮的時候赤尾就被一陣輕微的嘶吼聲吵醒。仔細分辨了一下聲音的來源,確定了是從她昨天布置的陷阱的方向傳來的後,赤尾整個人都處於一種興奮狀態。

那嘶吼聲一聽就是大型獵物,只是陷阱離得有點遠,那嘶吼聲聽得不是特別真切,所以她無法分辨那是什麼動物。等赤尾趕到的時候就看見一隻巨大的白虎被束縛住四肢吊在半空中。那白虎比赤尾在動物園看到的白虎要大上三四倍,從來沒有見過如此巨大的老虎的赤尾一時間驚得下巴都掉在了地上,雖然野生老虎是比動物園的要強壯一些,可是這——也太誇張了吧?

白虎看到赤尾之後並沒有發狂的怒吼,反而安靜了下來,琥珀色的眼睛看向赤尾,對着赤尾低低的吼了一聲,彷彿是在讓赤尾解開它。

見赤尾半天不動,琥珀心裏暗暗罵了幾句。這個小雌性是怎麼回事?難道連幫他解開一下繩索都不願意嗎?果然是自私又貪婪的雌性,哪怕她長得如此美麗也改變不了本性。要不是他受了傷,又被在這吊了一夜,他才不會向一個雌性尋求幫助。

可惜赤尾並沒有理解琥珀的意思,她從戰術腿套上抽出了一把特製的軍用匕首,然後小心翼翼的靠近琥珀,邊走還邊思考應該從哪裡下手才能一擊致命。

「你要幹什麼!」眼看着小雌性手中那類似骨刀還泛着森森寒光的東西離自己的喉嚨越來越近了,琥珀渾身的虎毛都要豎起來了。這個時候琥珀才意識到眼前這個看着瘦弱的小雌性想要殺死自己。他立即就慌了,趕緊變回了人形,並且大聲呵止了赤尾的動作。

老虎變成人了?卧槽!老虎變成人了!

赤尾被眼前的一幕驚呆了,那隻白虎在自己面前變成了一個沒穿衣服的美少年。建國以後不是不允許動物成精嗎?誰能夠給她解釋一下現在是怎麼回事?

「還不快幫我解開這難纏的藤蔓!」琥珀再次開口。

前世腥風血雨什麼她沒有經歷過,所以心理素質也是十分過硬。赤尾平復了一下心情,她盡量保持着主宰者的姿態來面對琥珀,同時手裡把玩着匕首:「你是什麼人,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或許是從來沒有見過這樣霸氣側漏的雌性,一時間琥珀居然被赤尾的氣勢怔住了,然後老老實實的回答赤尾的問題。

從琥珀口中得知這個世界叫獸人大陸,他們現在所處的位置是大陸邊緣的一片森林。白虎的名字叫琥珀,是白虎部落的獸人,他來這裡是為了追捕一夥之前襲擊他們部落的流浪獸。就在他好不容易追到了那伙流浪獸並且奪回了他的虎牙後卻遇到了一個可怕的怪物。

那幾隻流浪獸都被那個怪物殺死了,還好他福大命大逃了出來,但同時他也受了很嚴重的傷,背後還被那怪物的觸角划了一道傷口,不然這藤蔓怎麼可能困住他。

確定琥珀不會對她造成威脅之後,赤尾才略微不甘心的把琥珀放下來。同事心裏抱怨:哎,白高興了。不過至少她對自己現在所處的環境又有了更深層次的了解。

重獲自由後的琥珀並沒有選擇離開,他一直跟在赤尾的身後。赤尾也懶得搭理他,任由琥珀跟着。

接着森林中就出現了詭異的一幕,一個妖艷的少女身後跟着一頭巨大的白虎。周圍的其他動物感受到白虎的威壓後都默默的離開了一定的距離。

回到了火堆旁,赤尾將昨天剩下的柴禾都丟進了火堆,沒一會兒原本快熄滅的火堆又燃起了熊熊大火。這會子天已經完全亮了,考慮到剛才這周圍的小動物都已經被琥珀嚇跑了,要是她捕獵的話也捕不到什麼,所以赤尾直接放棄了捕獵的想法。

之前清洗身體的時候赤尾就發現了河裡有許多的魚,那些魚的個頭都不小,不過她對魚並沒有太多的喜愛,所以才沒有吃魚。但是現在沒得選了,那就只能吃魚了。

赤尾拿了一根較長的樹枝,用匕首將樹枝一頭削尖,然後就到河邊插魚。

目睹了全過程的琥珀對此嗤之以鼻,那小雌性不會天真的以為這樣就可以捉到魚吧?

然而下一秒就被狠狠地打臉了的琥珀眼睜睜看着赤尾乾淨利落的用樹枝往水裡一插,再抬起來時樹枝上就多了一條比他手臂還粗的魚。

「運氣好,一定是運氣好,畢竟雌性都會受到獸神大人的庇護……」

還不等琥珀自我安慰完,就見赤尾將樹枝上的魚取下丟到岸邊,又開始捕下一條魚,一條、兩條、三條……琥珀已經被震驚的說不出話來了,難道外面的雌性都這麼彪悍的嗎?雖然抓四條魚沒有什麼大不了的,可是在這麼短的時間裏就抓四條魚,這是連許多雄性都是無法做到的。

赤尾將魚全都清理乾淨然後用樹枝穿好烤在火堆旁,一旁的琥珀還沒有回過神來,他怔怔的看着赤尾悠閑的坐在火堆前烤魚。心裏對於這個小雌性更加感興趣了,小雌性不僅長得那麼漂亮,還救了他,而且捕獵也是一把好手。

或許是琥珀的目光太過於炙熱,赤尾想不注意都難。赤尾一抬頭就看見大白虎那雙琥珀色的獸瞳一眨不眨得盯着自己。

怎麼回事啊?這隻死老虎該不會是想吃了她吧!一想到有被吃的風險,赤尾頓時就有些緊張了起來。她雖然厲害,但是她還沒有蠢到認為自己可以斗得過虎軀如此龐大的琥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