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蜜愛染婚:孕妻哪裡逃
蜜愛染婚:孕妻哪裡逃 連載中

蜜愛染婚:孕妻哪裡逃

來源:google 作者:星夢清河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余文汀 現代言情 霍今山

三年前,她爬姐夫的床,大鬧姐姐的婚禮背着千夫所指的罵名,她成了燕京城名家豪門的霍太太,外表光鮮亮麗,私下裡卻過的像地溝里的老鼠,不見天日——在男人眼裡,她是個爬姐夫床的蕩婦,是個不知廉恥的垃圾在家人眼裡,她是害親姐殘疾的罪魁禍首,無情無義的白眼狼她害的余文汀成現在這個樣子,活該她用她的一生幸福去彌補余文汀站不起來了,他也斬斷了她的自由余文汀瘋了,他也要把她逼瘋余文汀不能生,她就替她生——直到她以謀殺罪名鋃鐺入獄行刑在即,她才恍然明白,霍今山殺伐決斷,在傷害她這件事上,從未手軟展開

《蜜愛染婚:孕妻哪裡逃》章節試讀:

他的頭髮還是濕的,水珠沿着寬闊的胸膛往下淌。一身腱子肉透着濃郁的血氣。

余可緊張地絞着手指,看他把藥盒翻過來,露出「毓婷」兩個字,微微鬆了口氣。

他漫不經心的視線從她臉上划過去,余可覺得一座山迎面壓來,痛苦到無法呼吸。

「這麼不想給我生孩子?」

她快哭了,眼眸像一翦秋水,睫毛輕顫,就像被他蒙冤裁決的囚徒。

她不是不想生,只是不想給那個女人生啊!

霍今山漫不經心地拿指尖碾壓她的唇,目光陰沉:「你可能不知道,我抱你的時候有多噁心。」

余可好像被迎頭錘了一下,腦子突然就空了,等意識到男人說了什麼,震驚到雙手無處安放。

她一直以為,霍今山對她的索求里會有一些真心,哪怕只是喜歡她的身體。原來並沒有,他連碰她都覺得噁心。

她從十八歲開始愛她,這是第八年,她拼盡了全力,為了他耗盡了所有的熱情。

可在他眼裡,她的愛就像蛋糕上爬的蒼蠅,噁心至極。

男人掐着她的下巴:「今天開始,不要踏出這道門,直到懷上為止。」

余可赤着身體滑倒在地。

腳步聲漸漸遠離,樓上傳來關門的聲音。

余可自嘲地笑了笑,顫抖將臉埋入膝蓋。

在這個男人眼裡,她就是個爬姐夫床的婊.子,是個不知廉恥的垃圾。

她害的余文汀成現在這個樣子,活該她用她的一生幸福去彌補。

余文汀站不起來了,他也斬斷了她的自由。

余文汀瘋了,他也要把她逼瘋。

余文汀不能生,她就替她生。

……

電話鈴聲突兀地在房間里響起來,將她從痛苦中拉了出來。

她下午給好友何岸發消息說了懷孕的事,他這會兒才回電話。

「你聽我說,下個月十號颱風登陸,八號有一場跨海大橋上追車的戲,可以偽造出你落水而亡,颱風前夕海下情況莫測,消失個「屍體」太正常了。」

「前提是霍今山允許你繼續拍戲,順利拍到下月八號。」

「而且這一個月里,務必要把懷孕的事瞞住,不能漏一點消息。知道嗎?」

余可輕輕撫摸着尚未隆起的肚子,咽下痛楚和不舍:「知道了,我會想辦法。」

過了好一會兒,她才穩了穩神,顫這手撥通霍今山的號碼。

她的聲音在顫抖:「……我……我同意生……」

「……」

聽着電話里平穩的呼吸,她有些慌。

霍二爺要一個孩子,是通知,不是商議。她根本沒有談判的籌碼。

她倍感恥辱:「……早點懷上,你就不用碰我了……我聽說孕婦的心理狀況會影響胎兒,我積極配合,保證不再吃藥避孕了。」

對方也許是要消磨她的勇氣,或者根本不在乎這通電話,好一陣子才沉聲道:「想要什麼。」

她攢了口氣:「……我們搬出去住吧,過普通夫妻會過的生活,每天上班下班,一起吃飯,一起做家務,你疼我……愛我。」

電話里傳來一聲嗤笑,很輕。

余可就像被揭穿了偽裝,把最羞恥齷齪的心思暴露在男人面前,無比難堪:「不用太久,只要我懷上就行,只要一兩個月,也許……一個月都用不上呢。」

「你難道不想讓寶寶的到來是沐浴在愛和期待里嗎?」

余可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就聽男人冷淡道:「我和文汀都很愛他,期待他的到來。」

是的,唯獨沒有你余可。

余可一口氣窒在胸口,她闔了闔眼:「三年前的車禍,余文汀撞死了人,行車路徑顯示是謀殺,她身上背着人命,她一直瘋着還好,可她馬上就要醒了,醒了就要給人償命。你不能帶她出去,不能宣布她是霍太太,甚至她都不能站在陽光下!」

「你們永遠不能得到祝福,永遠!」

男人的語氣驟降,冷若冰霜:「你想說什麼?」

話說到這份兒上,她是真的孤注一擲了。

「我想……」余可笑了下,難過地啃指甲,語氣卻出奇平靜,「你哄哄我吧,把我哄開心了,我就不出去亂說話。」

為母則剛。如果是以前,她一定是瘋了才敢和霍二爺這麼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