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名門盛寵:姝色無雙
名門盛寵:姝色無雙 連載中

名門盛寵:姝色無雙

來源:google 作者:許諾言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夏正熙 許諾言 霸道總裁

爺爺,這是海邊別墅的房產證,已經寫上了言言的名字!爺爺,這是新公司所有的資產,明天上市,現在已經全部歸到言言名下!爺爺,婚後我會儘快讓您抱上外孫的!明天訂婚!某女:停停停,我都還沒有同意呢!某男:老婆,我們還是晚上回家好好聊聊吧!半夜,某女咬牙切齒:夏正熙,我聊你大爺!展開

《名門盛寵:姝色無雙》章節試讀:

八月,熾熱的陽光撒向大地,A市的天氣尤為的熱。就在這樣的天氣,A市十大富豪之一許振邦的孫女,和最近風頭正盛的司徒家喜結連理。
炎熱的天氣,並不能阻止那些一心想要結交大腕的人,更何況,兩大世家強強聯合,能夠收到邀請本身也是一種身份的象徵。
江南苑大酒店是A市最豪華的酒店,平時只招待身價過億的富豪,今天卻被司徒家包場了,足以見司徒家的大手筆和未來司徒家當家主母的重視。
當許諾言拖着瘦得只剩下骨頭的身體趕到的時候,入眼就是司徒皓和許小夭的放大的結婚照。女子依偎在男子的身旁,嬌小玲瓏的身體將男子襯得高大,男子高大帥氣。一直知道司徒皓長得好,許小夭長得漂亮,卻沒有想到兩個人如今站在一起宛若一對璧人。
今天兩大世家強強聯合,到場的不僅有許多著名的平時只能在電視上見到的富豪,更有無數的記者。他們原本是想記錄下這個世紀婚禮的,卻沒有想到會挖到更大的新聞。
許家的千金不只有許小夭一個,準確來說許家的千金就只有面前的這個許諾言一個。只不過許諾言太不爭氣,反而被一個養女搶了風頭。聽說連婚禮都是被許小夭搶走的,如今猶如喪家之犬,什麼都不是。
記者看着許諾言那搖搖欲墜的身軀嘖嘖的搖了搖頭,也難怪司徒皓會看不上她,要是換了誰都會選擇許小夭的吧!
聽說,這正牌千金從前長得比這個養女不知道要好看多少,只不過這正牌千金的作風實在是差,所以許家才會選擇養女聯姻。
雖然看不上她,但是記者可沒有打算放過她,就算是再落魄那也是許家的女兒,頂着許家的名號。許諾言剛到,就有一大堆的記者就像是惡狗見了肉一樣撲過來:「許小姐,請問您是來參加婚禮的嗎?請問您有請帖嗎?是沒有受到邀請嗎?」
許諾言臉色一白,問的還真是一針見血,若不是無意間得知他們結婚了,這才趕過來,自己甚至連他們在一起了都不知道,又怎麼會有請帖?
對於許家,許諾言永遠都是一個外人……
「許小姐,七年前您被拍下不雅照片,請問是真的嗎?」
「許小姐,請問後來流傳您懷孕的事情,是真的嗎?」
「許小姐,請問您當初生下來的野種,現在在哪裡?」
「許小姐,您問身體不好和情場失意關係嗎?還有聽說您從小就喜歡司徒先生,請問您覺得自己現在這副尊榮配得上司徒先生嗎?」
那些記者見許諾言沒有反駁便越說越過分,他們從來就不在乎自己是否戳到了別人的痛處,他們只關心自己能不能挖到猛料。
許諾言沒有理會他們,雖然他們的問題針針見血,就像是一把把的刀子往自己心口上戳。但是這些,和自己心裏面的痛比起來,又算得了什麼?
那個從小就說要娶自己的男人,如今,就在這個豪華的房子裏面,娶了別的女人!
許諾言穿過無數的記者,終於擠進了人群中,無數的粉色鮮花中,曼妙的女人輕輕抬起纖纖玉手,男子將精美的鑽戒帶在女子的手上,畫面美好的,如同童話故事裏的王子和白雪公主。只不過她根本就不是什麼白雪公主,只不過就是個搶了自己身份的私生女而已!
「等等!」就在男子即將為女子帶上戒指的那一刻,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甚至連音樂都關掉了。在所有人準備見證這一時刻的時候,這個聲音顯得尤為的突兀。
所有人的目光都在許諾言的身上,她倔強的抬起頭,哪怕是再狼狽,也依舊保持着自己的驕傲。
「諾言,你跑到這個來做什麼?快點跟我回家去!」首先上來抓住許諾言手腕的人,不是別人,而是他的親哥哥,許洋塵。
許諾言冷笑了一下,這就是她那個,永遠都只會向著別人的好哥哥!
許諾言望着自己發疼的手腕,沒有急着將手腕收回去,而是,睜着因為瘦得脫相而異常大的眼睛,輕輕問道:「你是以什麼身份對我說這番話?」
「諾言,我是你哥哥!」許洋塵咬牙切齒,眼裡卻閃過一抹沉痛。
「呵!」許諾言諷刺的上下打量他,「你看看你,你再看看我!我們究竟哪裡像兄妹?」
果真,許洋塵一襲燕尾服,氣質出眾,不知是多少女孩的夢中情人。相比較之下,許諾言雖然高傲,但還是難以掩飾那一絲狼狽。
許洋塵被許諾言堵得一陣沉默,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說什麼好。
許小夭上前,親昵的挽住許諾言的手臂,笑顏如花:「諾言你來了,你能來祝福我和皓哥哥,我真高興,之前沒有告訴你,真的很抱歉。」
說著,許小夭的眼眶都紅了,為了能夠贏得大家的憐惜和喜歡,許小夭可是連哭這個動作,都是對着鏡子,練了無數遍的。現在看起來,自然是楚楚可憐。
許諾言怎麼會不知道,許小夭這些都是裝的,甚至是這場婚禮,也是許小夭,讓人裝作是不經意間讓她知道的。
許諾言自然是不會給她面子,用盡了全身的力氣,一巴掌狠狠的甩在她的臉上。雖然許諾言這一巴掌,用盡了全身的力氣,帶着所有的恨,但是許諾言身體弱,打下去也不會有多重。
而許小夭就像是紙做的一樣,輕飄飄的倒在了地上,甚至嘴邊都流出了鮮血。
許諾言自然是知道她一貫的伎倆,不過,就是在別人面前裝作柔弱而已。當初自己出事,可不就是他用司徒皓的手機給自己發的短訊約自己出去?否則自己又怎麼會留下不雅照片,甚至被傳言懷孕,吸毒?
許諾言不知自己是怎麼離開婚禮現場的,她只知道,司徒皓打自己的那一巴掌還在火辣辣的疼,罵自己蛇蠍心腸,說自己癩蛤蟆想吃天鵝肉的話,還在耳邊迴響。許諾言平生第一次,漫無目的在街上走,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裡,直到,一輛沒有牌照的車將許諾言撞倒,甚至拖出數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