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明月之戀
明月之戀 連載中

明月之戀

來源:google 作者:青青如雪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慕明軒 現代言情 言悅

[腹黑+救贖+冷酷+雙潔]對他們來說愛情不是必需品,只是剛好對方是彼此的救贖罷了——《血蝶》原名認識慕明軒的人都知道,他有一個心心念念的白月光,可他們不知道的是這個白月光曾經對慕明軒而言是個棘手的敵人六年前慕明軒騙了言悅,六年後慕明軒用實力寵愛言悅展開

《明月之戀》章節試讀:

「刺客遇到了少年,她以為自己被救贖了,卻沒想到這只是一場陰謀。」

言悅合上了書本,眼中透出了一股難以形容的憂傷,書中的這句話無疑也把她六年前經歷的那段事給總結了。

此刻,她的內心是五味雜陳的,她不知道自己是如何看待當年那件事,或許像他們這一類人都渴望被救贖吧。

言悅慵懶地撐着下巴,偏向窗外,她好像有點想念那個人了。

看到外面的洋紫荊花開得正茂,彷彿間她又回到了那個春天,她還記得,六年前的這個時候,她也是這樣漫無目的地看着窗外……

在和諧美好的社會表面下黑色產業盛行,四處暗藏危機,稍有不慎就會惹火上身,家破人亡。

在這個弱肉強食的世界裏,黑社會大佬們往往會雇請殺手去除掉自己的仇人或對手。

而暗夜就是一個培養職業殺手的刺殺組織,只要僱主願意付出高昂的費用,那麼他們就會派出殺手去完成僱主的心愿。

那個時候,言悅17歲,她是融城中學的高三學生,同時也是暗夜的殺手。

因為性格冷淡,沉默寡言,所以整個人看上去都是陰暗的。

言悅一頭如流蘇般整齊的白色短髮,喜歡穿着黑色系的衣服,雙肩包單挎在肩膀上,每天獨來獨往,就像一個行走江湖的孤獨俠客。

除了正在住院的妹妹,言悅沒有親人了,而且也沒有朋友,她很不合群,被同學們孤立,只能一個人坐在班級的角落裡。

孤僻的性格加上怪異的頭髮,班裡的同學都用異樣的眼光看待她,剛開始言悅感到很不爽,但是因為答應了妹妹,所以也只能忍着。

久而久之,言悅對這些事情就感覺無所謂了,對她來說同學對她的議論都只是垃圾,垃圾聽滿了倒掉就行,根本無傷大雅,她只要按時上學,熬到畢業就可以了。

因為從小就被注射了大量的各種藥物,所以言悅的身體素質異於常人,加入暗夜僅一年的時間就成為了王牌殺手,代號:「血蝶」,凡是在她名單上的人無一倖存。

每天晚上,言悅都會去執行任務,她的生活每天都這樣枯燥乏味地重複着,沒有一點色彩。

言悅不知道自己活着是為了什麼,她體會不到學習的快樂,也體會不到殺人的快感。

生活是灰色的,麻木且無趣,這樣的生活讓她沒有情感,更沒有期待,除了一個人靜靜的發獃,她沒有什麼事情想要去做的了。

那天,像往常一樣,言悅獃獃地看着窗外的風景,陷入了自己的小小世界當中,世界外是吵鬧的班級,世界內是靜謐的景色。

言悅看得出神,不知過了多久,她的肩膀突然被人拍了一下,轉頭髮現是個新面孔,一個陽光帥氣的男生出現在她眼前。

男生輕輕彎起嘴角,靈動的睫毛隨之呼應,一同構成了一道非常靚麗的風景。

那是言悅和慕明軒的第一次見面,她依稀記得當時慕明軒微笑地朝她伸出手,然後介紹了自己:「你好同學!我叫慕明軒,以後請多多指教」。

但是言悅沒有回應他,只是淡淡的看着,後來他們說了什麼,言悅已經記不清了。

慕明軒不高不矮剛好比言悅高半個頭,清秀帥氣,溫暖陽光,他一來,班裡的男生就都失寵了。

因為性格活潑開朗,所以很受人喜歡,他跟班裡的女生都玩得很好。

當然,除了言悅。

儘管是同桌,但言悅對慕明軒的態度是淡漠的,因為她不感興趣,也不屑與之為伍。

而慕明軒性格爽朗,話很多,他並沒有因此而放棄跟言悅交談,他總是會時不時的找機會問言悅問題,雖然言悅對他愛答不理。

慕明軒的智育成績很好,但是體育卻不咋地,他上體育課總是會被老師點名批評,與之相反,言悅的體育就很好,堪比男生,每次上課都被老師表揚,但是智育卻一言難盡。

所以慕明軒每天死纏爛打地請求言悅幫他提升體育成績,條件是他可以幫言悅提高智育成績,這樣兩人就可以互助共贏了。

剛開始言悅是拒絕的,她很反感這種行為,因為他們又不是什麼熟人,而且言悅對自己的智育成績也無所謂。

但是慕明軒哭着喊着要言悅幫他,說:「你不幫忙就沒人幫我了,我可是你的同桌,難道你忍心看自己的同桌被老師罵嗎?」。

言悅本想說沒興趣,但是看着慕明軒那誠懇而又可憐兮兮的眼神,言悅想起了自己最無助的時候,心生憐憫,然後就無奈的答應了。

此後,他們除了下午放學之後的時間,其餘時候都在學習。

早上,他們一起跑步,慕明軒總是早早的到學校,然後在操場坐着等言悅,而言悅也不甘示弱,儘管精神疲憊,但也遵守承諾。

中午,他們會一起去吃飯,然後回到教室里做練習,言悅昏昏欲睡,時不時被慕明軒給嚇醒。

這種高度集中的生活狀態讓言悅有些吃不消,因為以前晚上去執行任務,言悅都會利用上課時間把睡眠給補回來。

而現在,每次上課言悅想要睡覺的時候都會被慕明軒給叫醒,這讓言悅很苦惱,想要發火,但是看到慕明軒那人畜無害的表情,怒火就熄滅了,畢竟這是自己答應的交易,怨不得人。

和慕明軒相處的日子,讓言悅感覺好像也挺有趣的,這是她從未有過的快樂。

慕明軒會講笑話,雖然大部分都是冷笑話,但是時不時也有幾個戳到言悅的笑點。

而且他很熱情,不管是言悅還是班裡的其他人,他就像那春日的暖陽,照到誰誰就會心花怒放,以至於讓言悅感覺自己才是剛剛轉學過來的那個新同學。

但是即使這樣,也避免不了有人討厭他。

因為慕明軒長得纖細,和班裡的女生玩得很好,所以男生們都很嫉妒他,常常在背後罵他是娘娘腔。

言悅問過他對這件事的看法,他卻只是揮揮手說:「無所謂」。

可是作為一個男生,被別人這樣說自己,他又怎麼會無所謂呢,言悅知道他是在意的,不然他怎麼會那麼想要提高體育成績來證明自己呢。

慕明軒的溫暖是與生俱來的,他所關心的事情都是言悅未曾關心過的。

一次,言悅和慕明軒無意間撞見了校園欺凌,被欺凌的是曾經罵慕明軒的那個人,遇見這種事言悅是不想理的,更何況還是這個人,所以言悅當作沒看見就走過了。

可身後的慕明軒卻不自量力的對那幾個高年級大喊,惹得他們生氣走了過來,無奈言悅只能出手。

後面慕明軒被打腫了一個包,而那些高年級因為打不過言悅就跑走了,被欺凌的同學見兩人救了自己,便急忙的道謝,慕明軒笑着說不用謝,然後就拉着言悅走了。

言悅不知道他是真傻還是假傻,居然去救一個曾經嘲笑自己的人。

當時言悅不解的問他,為什麼要救這種曾經傷害自己的人?慕明軒卻回答說:「如果我們對他見死不救的話,那不就和他一樣成為討厭的人了嗎?」。

言悅沉默不語。

還有一次,教室外面突然狂風暴雨,慕明軒教書教到了一半就急忙地衝出了教室,言悅有些疑惑,不慌不忙地跟了上去,看見慕明軒正濕漉漉地蹲在樓道里,懷中還抱着一隻橘毛小貓咪。

言悅不太明白,為什麼他要對一隻小野貓這麼關心,只是一隻小野貓,讓它自生自滅不就得了嗎?

言悅想要開口質問,但是慕明軒卻抱着貓咪向言悅展示,臉上露出了溫柔的笑容,說道:「你看,是不是很可愛,小傢伙生命力很頑強吧」。

慕明軒笑起來很好看,眼眸微微眯起,嘴角不禁的上挑,雖然沒有酒窩,但是五官之間的完美配合也讓他眼顰春山,眉蹙秋波。

言悅的話被堵在了嘴裏,她淡淡的看着這個男孩,心裏感覺暖暖的,或許這個笑容就是她的答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