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末代古武
末代古武 連載中

末代古武

來源:google 作者:白小凡的天空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天奎 張元 都市小說

2025年,大學畢業後,一年內四次被公司開除,爺爺病逝,張元心灰意冷,一本傳承的秘籍,讓他棄文從武,在末法時代的地球,張元想走出一條不一樣的路,一條追求國術極境,重現巔峰古武的傳奇之路展開

《末代古武》章節試讀:

辦公室內,胡馨月盯着張元,「無論你在這能幹多久,宿舍里遇到的事,我希望你不要告訴任何人,否則會惹來很多麻煩。」

張元皺着眉頭,「胡經理,我有些不明白的是,既然不想讓人發現她,單獨給她安排一個房間不就行了,為何要讓我和她住在一起?」

「這不是你該問的,你可以走了,那2000元就當成是封口費,不用還了。」

雖然有些不情願,但看在錢的份上,張元還是同意了。

金元小區,是高層和別墅混搭的小區,有錢人不少,張元被安排在別墅區值崗。

值班室內,他剛一出現,齊胖子就走了過去,「兄弟,那老巫婆沒怎麼你吧?」

「老巫婆?你是說胡經理,她好像和你差不多大吧?」

「兄弟,我跟你說,你是不知道她的手段,整個公司就沒有不怕她的人,老子給她整的,有次屎都差點拉到褲襠里,這娘么可不是個好人,你小心點。」

張元笑了笑,「多謝提醒!」

齊胖子說完,抓出一把薯片塞進嘴裏,樣子有些滑稽。

這時,劉隊走了過來,厲聲道:「所有人集合,有重要通知!」

「接到上級命令,凱琳集團的董事長戴月女士馬上要回別墅,她已經有一年多沒回來了,這次我們金陽物業要表達出最熱烈的歡迎,所有人都打起精神,見到戴女士的勞斯萊斯車,要第一時間敬禮,誰他嗎出了差錯,老子扣他**。」

齊胖子大聲道:「劉隊,車牌號是多少?」

「貴c01888!都他嗎瞪大眼睛,別出岔子。」

「老齊,那個戴月女士什麼來頭,這別墅里有錢人不少,為何上面偏偏對她如此重視?」

齊胖子壓低聲音道:「老弟,你算是問對人了,戴月是全球五百強企業寶興行創始人戴輝的女兒,又獨立創辦凱琳集團,她在金陽物業也有10%的股份,華夏國不少企業都有戴月的參股,是名副其實的女強人,這娘么脾氣暴,一會你老實點,別出漏子。」

「嗯!」

臨近中午,一連7輛豪車緩緩駛入金元小區,幾名保安站的筆直,尤其是齊胖子,可謂使出了渾身解數,硬是將肚子吸了回去。

劉隊大喊道:「立正,敬禮!」

就在這時,一個小女孩不知從哪跑了出來,最前面的勞斯萊斯絲毫沒有減速的跡象。

眼見悲劇要發生,一道人影連連兩個跳躍,像是蜻蜓點水般將女孩抱了起來,腳尖蹬地,借力前沖,落在了車子右前方。

劉隊嚇出了一身汗,當他看清抱着女孩的身影時,嘴巴張的老大,「張……元?」

勞斯萊斯也在這時停了下來,司機走下車,打開後排車門,惶恐道:「董事長,您受驚了!」

「啪!」一道響亮的巴掌聲,讓周圍陷入了死寂。

一名穿着紫色長裙的高挑女子走下車,寒聲道:「石勇,是誰給你的膽子讓你開車撞人的?」

「董事長,我……!」

「再有下次,你就可以滾了。「

「是,董事長,一定不會有下次了。「

女子看向張元,又看了看他身上的衣服,冷聲道:「誰是保安隊長?「

劉隊連忙走了過去,行了一個標準軍禮,應聲道:「報告領導,我是金元小區的保安隊長,劉強。」

「你這個隊員不錯,回頭讓他到別墅區找我,我要給他一些獎勵!」

「是!」

車隊繼續向別墅區前行,張元將小女孩放下,輕問道:「小傢伙,你家裡人呢?怎麼一個人跑出來玩?」

小女孩似乎也驚魂未定,指了指身後的高樓,「爸媽在吵架,我就一個人偷偷跑出來了。」

劉隊走了過來,驚喜道:「張元,沒看出來,你小子還會點武功?」

齊胖子更是興奮的搓了搓手,「兄弟,你這武功不賴,啥時候也教教老哥?」

張元笑了笑,「劉隊,我先送孩子回家吧!」

「等等,齊良,你去送孩子,張元還得去別墅區找戴總。「

「好嘞!元老弟,無論戴總有什麼要求,你一定要答應,沒準你就發達了,以後可不要忘了咱們。」

「哈哈哈!胖子說的是。」眾人起鬨道。

「行了,行了,張元,趕緊去吧。」

「是,劉隊!」

張元走後,幾人又開始議論起來,齊胖子沉聲道:「方才張元救人的那一招,哥幾個,老爺們,有誰看清了?」

「沒,我他嗎只顧看車了!」

」我只看到一個人影!「

「劉隊,你以前當過兵,肯定能看出些門道。」

劉強摸着腦袋,憋了半天,「我也沒看清,這小子的身手比起部隊的教官,也差不了多少了。」

別墅區!

「101,就是這了!叮咚!」

一個中年女人打開門,詢問道:「您是張元先生嗎?」

「是的」

「請進,小姐在二樓陽台,請換一下拖鞋。」

張元看着地上的一次性拖鞋,細緻的做工,加上頗具藝術色彩的圖案,這雙一次性拖鞋怕是比他全身的衣服加起來都貴。

二樓陽台上,戴月換了一身衛衣,正在悠閑的喝着紅酒。

張元走過去,徑直坐到了一張椅子上。

戴月有些驚奇,隨後輕笑道;「你很特別?張元,住在清水街28號,明湖小區1301室,近一年來,你換了四份工作,全部是因為能力不行被開除,一個月前,你唯一的親人,爺爺去世,我實在有些不明白,本該萬念俱灰的你,為何還會如此自信的坐在我對面?你的功夫是跟誰學的?「

「不愧是寶興行的掌事人,這麼短的時間就將我查了個底朝天,你的問題,我沒有義務回答,如果沒別的事,我就先行告辭了。」

見張元起身要走,戴月冷聲道;「等等,我找你來,是想聘用你當保鏢,至於酬勞,一個月三萬,表現好的話,還可以再加。」

「不用了,我養活自己用不了那麼多錢,還是保安自在點,告辭!」

張元直接拒絕了戴月的邀請,雖說收入比他轉正後要高十倍,可他就是看不慣戴月這種趾高氣揚,想將一切都操控在掌心的女人。

張元走後,戴月搖晃着紅酒杯,肆意笑出聲來,「真是有意思,我想你會答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