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魔幻異世:開掛的我依舊被吊打
魔幻異世:開掛的我依舊被吊打 連載中

魔幻異世:開掛的我依舊被吊打

來源:google 作者:一個雞蛋兩個包子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唐燕邰 林沫之 現代言情

十七層異世我完虐世界!開掛的人生每一步都是驚喜!你以為我是什麼大佬?NO!只是個凄凄慘慘的卑微傢伙子!展開

《魔幻異世:開掛的我依舊被吊打》章節試讀:

我聽到這句話時,已經停下了。

我緩神過來,看到眼前之人,被精美的披風裹挾,戴着一個絕美的銀制面具,雖然獠牙鬼面的,但是說不出的富貴與華麗。

他從華麗的貴族椅上站起來,向我走來。一步一步,非常有壓迫感。

我在他身上沒有聞到血腥味,可能沒有進食。

淡淡的清香拂過,這味道很特別,很乾凈,沒有惡魔的感覺。依舊是善於偽裝的瑪門。

他施法強迫我與他對視,我看到他冷冽的嘴角勾起,對我嘲諷道:「沐之小姐,好大的本事,青天白日,居然敢來惡魔的基地,我可不可以認為,這是挑釁。」

「瑪門,挑釁又如何?早在數百年前我便知道,我們之間將不死不休。」我嘴角回以同樣微笑,毫不示弱。

「呵,確實。我們是天生的宿敵。」他冷哼一聲,繼而說道,「早知上次就該殺了你們四人。」

他殺氣四溢,好像下一秒便要咬斷我的脖頸,以此泄憤。

但是我也是面不露色,對他說道:「我與別西卜閣下訂立了惡魔契約,你殺不了我。」

「契約?」他不可置信,「百年前你哄騙他的心臟,如今你又和他訂立契約!」

看來他並不知曉,契約為何。

霎時,他怒氣攻心,手上微動,我便被掐住了脖子,漂浮在空中,毫無還手之力。我死不了,但是我卻能感受到無窮的壓迫。剝離了空氣,我極度缺氧,備受折磨,卻毫無辦法。「哈哈哈哈,你以為訂立契約我便拿你沒辦法了嗎!」他大笑。

「區區螻蟻,居然敢威脅本殿。」他很享受我瀕死的狀態。但似乎玩膩了,他手一揮把我打到了牆上。骨頭撞擊牆面,發出斷裂聲,生理眼淚止不住流下,但我沒喊疼,因為此刻,骨頭在自愈,我一會便會毫髮無損。我只是扶着脖子,乾咳了幾聲,咳嗽了幾聲,緩過神後。

「我自知傷不了你,只能與你做個交易,這次交易的是我的全身精血。」我冷漠地吐出這幾個字,好像不是自己的身體,隨意交易。

「你的精血。」他嗤笑,「打算交易什麼?」雖然他還是不屑,但我知道我的血對他有致命的吸引。或者說,對任何惡魔都有吸引力。但我毫不在意這一身血。只是交易的籌碼罷了。「我的全身精血,與你的羽翼進行交易。」我冷漠的說出口。

突然我又被丟在牆上,還沒緩過神,就從一面牆撞到另一面牆上。「宵小之輩,我可不是別西卜那傻子。」

我踉蹌的爬起來,吐了口血,用睡衣袖子,擦去嘴角血漬,毫無懼意:「閣下不妨聽我說完。」接着也不管他是不是願意聽,告訴他:「我的血,能夠削弱天使神力。」

此話一說,他臉色巨變,將我隔空送至他手邊。我知道他上鉤了,這話自然是假話,怎麼可能這麼厲害,不然我都無敵了。但我面色不顯,連內心都控制很好,半句不在心裏默念。因為惡魔可是會讀心。

但是他還是猶豫了。在他猶豫的片刻,我幻化出藤蔓,朝他攻擊。招式犀利,步步緊逼。

這時他明白自己被我騙了,卻也不惱。「你一如既往會撒謊。」他順勢閃躲。隨即展開翅膀,與我激戰。

千年的惡魔,果然不容小覷。

他的翅膀斬斷了我的藤蔓,隨即朝我丟出一團黑色魔氣,眼看魔氣要打到我。我實在是撐不住了,朝着不知何處大吼一聲:「別西卜。」我也不知道為何叫他,可能心底封存的對他的依賴下意識造成的。

聞言,陰風驟起。不同於眼前與我瑪門那虛偽的香氣,一股血氣迎面而來。轉瞬間,我被一雙強有力的臂膀護在身下。遠離了那個危險的惡魔。

「瑪門,我說了,她的命只有我來取。」別西卜氣息冷冽。

「別西卜,不過惡魔契約罷了,把她交給我,我把心臟掏出來還你。」瑪門眼裡儘是貪婪,一步步朝我走來。

我不閃躲就這麼看着他,也不知道身邊這位護不護我了。

他倒是說護就護,他把我摟緊了些,朝瑪門說了一句:「血契,我們簽訂的是血契。」

「你瘋了!」瑪門怒吼,「你居然給她心臟還不夠,還和她簽訂血契!」

血契,別西卜。我突然哽咽住。原來懲罰我即讓你懲罰曾經那個愚蠢的自己。

簽訂血契者,雙方所受苦難皆能互通。這也便是瑪門怒吼的原因。

「瑪門,我和她之間的恩怨卻也要搭上你了。」別西卜無所謂笑道。「我可不會被她殺死。」

瑪門姦邪,「反倒是你,小心受傷。若是不小心我把她搞死了,你也會陷入沉睡。」

他們倆相視一笑,頃刻間,便讀懂雙方眼裡的神情,看來數百年前的預言即將應驗。

惡魔不會死,只會消失或者沉睡。強大的惡魔更不會因為一個弱小的血契契約者死亡而消失,只會沉睡。而此時我就是那個弱小的契約者。

此時,因為血契的原因,瑪門暫時放我一馬。而我打算偷襲的事情也沒成功,倒是有些懊惱。瑪門此時卻想到了什麼,突然對我說:「若是你能完成我交代你的一件事,這翅膀不要也可以。」「你說!」只要有一絲希望,我都不會放棄。

「找到唐燕邰和羅菲,引入殿內,斬殺之。」瑪門殘酷至極,他的聲音回蕩在殿內。而我此時,愣在原地。

唐燕邰。

殺了這個男人?

「好,我答應你。」我不加思索。

「那我們也簽訂一個惡魔協議吧,就以你的雙目作為契約條件,若是你完不成,你這雙眼睛便是我的了,若是你成功了,吾之翼便送你解除詛咒,絕無虛言。」瑪門不懷好意。

而我稍微愣神了一會,便伸出右手,和瑪門訂立契約。血契,訂立雙方不死不休。而惡魔契約若是完不成,只會對惡魔以外的契約者施以懲罰,懲罰便是我的雙眼。

但我知道我此時別無他法。

偷襲不成,卻被兩個契約纏身,古往今來,便只有我一人了吧。我嘆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