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魔王為了一隻雞賣了自己
魔王為了一隻雞賣了自己 連載中

魔王為了一隻雞賣了自己

來源:google 作者:我室友愛吃番茄炒蛋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安小鳥 魔日天

日天日地的大魔王有一天失憶了,然後被人類幼崽呼來喚去,大魔王本想報復,反被坑害,最後心甘情願的當入贅婿展開

《魔王為了一隻雞賣了自己》章節試讀:

今天時間尚早,安慶牽着妹妹去村子裏的老柳樹下玩耍,男孩子一堆,女孩子一堆,各自井水不犯河水,老人們正搖着蒲扇,在柳樹下納涼,慈祥的看着和自己有着各種關係的後輩。

安慶跟妹妹打了個招呼,就去找自己的玩伴,安小鳥的好朋友安春花也正努力的朝安小鳥搖手,都快搖出殘影了。

安小鳥笑得露出牙齦,熱切的回應自己的好朋友,然後跑到安春花的旁邊。

「這麼巧,小鳥妹妹也來玩,站我這邊吧。」

安小鳥剛一站定,上午哥哥讓自己遠離的正主正笑意盈盈的看着她。

安小鳥想起哥哥的叮囑,連忙搖頭。

「不用了來睇姐姐,我還是站春花這裡吧。」

「好吧,對了,你們家今天吃魚了嗎?」

安來睇還是一副笑臉,沒有任何不高興的樣子,彷彿剛剛就是隨口一問。

周圍的女孩子立馬七嘴八舌的湊上來,好奇問道:「小鳥,你們家今天吃魚了啊!哪來的呀?我們都好久沒吃過了,是買的嗎?還是你們家……」

每個人就好像十萬個為什麼,,一大堆的問題鋪天蓋地的朝安小鳥湧來,吵得安小鳥頭痛欲裂。

剛想解釋,安來睇就好像火上澆油一般,狀似無意描述:「好像是個三四斤的大草魚,應該夠吃好幾頓了。」

女孩們一聽,討論的更熱火朝天了,安小鳥看了眼站在外圍的安來睇,開口解釋:「是我在撿樹枝的時候無意中撿到的一隻擱淺的魚。」

可惜聲音太小,被其他人的聲音蓋了下去,還是安春花見勢不妙,擠出人群,找來了安慶。

俊俏的男生無論在哪裡都很受女生歡迎,看到安慶來了,熱鬧的彷彿菜市場一樣聲音戛然而止,然後個個淑女笑,舉止端莊,一場風波就這樣無形的被美男計破解。

看的一旁的安來睇氣的牙痒痒,重重的冷哼一聲,撇過頭不再說話。

安慶溫柔的撫摸妹妹的小腦袋,轉頭看向其他人,明明才九歲半,俊俏青澀的臉蛋已經頗具以後的風采。

「那是我妹妹撿到的魚,就在抓蚯蚓的小溪旁,各位要是感興趣,也可以去瞧瞧,還請不要為難捨妹。」

看到這麼彬彬有禮的小郎君,其他人哪敢說不好,一切又恢復到原來的樣子。

本以為這事就完了,沒想到她們在玩遊戲時,安來睇總是背後使小絆子,導致她頻頻出錯,可是當她看向安來睇時,對方又是一副大姐姐的作態,讓人抓不到任何把柄。

安小鳥一陣惡寒,握緊自己的小拳頭,**的嘴巴撅的老高,看着都能掛油壺了,心想:此處不報非小鳥,等着瞧。

在安小鳥又一次奔跑嬉笑時,安來睇注意到前面的一塊尖銳的石頭,再看看離石頭越來越近的安小鳥,安來睇狀似無意的往前走了一步,背對着其他人,悄咪咪的伸出一隻腳,眼底黑霧繚繞。

如果安小鳥被絆倒撞上石頭,就算命大死不了,也會毀容,到時候看誰還在自己面前礙眼。

但她不知道的是,安小鳥其實向家裡人隱瞞了一件事,她從懂事起,就能感受到小動物與自己的親近,所以她們家比村裡其他人吃到肉的頻率高,而且小動物還會幫她預示危險,就比如上次的松鼠。

還有現在,老柳樹上的黃鸝鳥突然發出凄慘尖細的叫聲,所有人都摸不着頭腦,而正在追趕其他夥伴的安小鳥卻明白了。

安小鳥奇怪的打量四周,一下子就看見安來睇的邪惡之腳和前面尖銳的石頭,眼神變冷,乾脆將計就計,趁別人不注意,自己把自己絆倒,又「恰好」倒在安來睇的腳邊,發出震天的鬼哭狼嚎,所有人的注意都被她吸引。

旁邊的安慶聽到是自己的妹妹聲音,急忙離開自己的小夥伴,擠進人群,心疼的抱起妹妹,檢查她有沒有受傷。

發現手心被蹭破後,感同身受,「妹妹,你痛不痛啊,哥哥給你吹吹,嗚嗚嗚,肯定很痛!妹妹好可憐。」

說完也是委屈的發出嘹亮的哭聲,和妹妹上演二重唱。

樹下原本以為是小孩子玩鬧的的老人被兩道鬼哭狼嚎的聲音引起注意,詫異的開口:「哎呦,今天這是怎麼了,怎麼還哭了?」

有人回應道:「興許是哪磕磕碰碰了,小孩子都這樣。」

另一個鬍子拉碴的老人搖頭,不贊成對方的話。

「孩子們哭的這麼慘,應該是發生了什麼事,還是要看看的,免得是我們家哪個小兔崽子闖了禍。」

其餘人紛紛贊同,一致決定派出村裡最受人尊敬的二叔公前去詢問。

因為事發突然,安來睇的腳還沒來得及收回去,一向和她不對付的安萍像是發現新大陸一樣,指着安來睇的腳,大喊道:「是她,是安來睇絆倒小鳥的。」

其他小孩子連忙看向安來睇的腳,哦豁,還真是,於是當二叔公來詢問時,紛紛指向安來睇,七嘴八舌的告狀。

二叔公看了眼哭聲凄慘的安家兄妹,再看向被眾人指認百口莫辯的安來睇,誰對誰錯一目了然。

「我會告訴你爹娘,讓他們好好教導一下你。」

二叔公板著臉,直言正色道。

安來睇想要解釋不是自己絆倒安小鳥的,但是自己剛剛確實有這個打算,還被其他人看到了,只能低下頭,眼底的怨毒一閃而過。

出了這種情況,小孩子肯定是不會再玩的,於是他們兵分兩路,一隊護送安家兄妹倆回去,一隊押送安來睇回家。

押送安來睇的孩子隊伍一路雄赳赳氣昂昂,把頭抬得老高,嘰嘰喳喳的討論,打算回去告訴自己的父母 ,他們今天完成了一件大事。

安來睇始終低下頭,眼睛變紅,指甲慢慢變得又尖又長。

「砰」的一聲,一個石頭子彈中了安來睇的額頭,安來睇頓時暈了過去,變化被終止,恢復了正常人的樣子。

躲在老屋後的黑影收回自己的手,把手上的石頭拋來拋去,冷哼道:「看你還敢欺負小鳥不。」

其他的孩子嚇了一跳,把安來睇拖着送回去之後立馬回家,孩子們前腳剛走,二叔公後腳就來,找到誠惶誠恐的安石(安來睇她爹),跟他說了一下剛剛的事,叮囑他一定要好好教導孩子。

安石點頭哈腰,一個勁兒的保證自己會的,等二叔公一走,把門關上,臉色變得陰沉。

走進房間,把妻子的竹鞭找來,不顧安盼睇和安招娣的阻攔,暴跳如雷的衝進三姐妹的房間,一鞭子甩在昏迷的安來睇的身上,打得安來睇皮開肉綻,一下子就醒了。

「畜生,還敢絆倒別人,今天我就大義滅親,不然我安石的臉都被你丟光了。」

安石揮舞了一下鞭子,把鞭子甩得啪啪作響。

安來睇想要辯解,又是一鞭子甩在身上,痛得她嗷嗷直叫,只能上躥下跳,躲避竹鞭,根本來不及解釋。

安盼睇想要上前勸阻,安招娣死死抓住她的袖子,壓低嗓音:「你瘋了,沒看到爹正在氣頭上嗎?而且還是來睇有錯在先,你就別摻合進去了。」

安盼睇聽完仔細思考了一下,只能作罷。

安大牛家,兩個矮矮的身影正把耳朵貼緊牆面,聽到隔壁安來睇哭爹喊娘的聲音,一臉幸災樂禍,捂着嘴咯咯的笑了起來。

安慶剛想和妹妹拍手叫好,自己和妹妹的耳朵就被猝不及防擰起來,安家兄妹倆對視,大事不妙,回頭一看,果然是眼裡迸出憤怒火花的劉麗。

「你們兩個到底在幹嘛?下午被哭着送回來,現在又偷聽別人的牆角,叫了幾聲讓你們吃飯了?!」

劉麗怒目圓睜,眉毛高高挑起,嘴裏噴出一連串的質問,手上越發用力。

安慶和安小鳥趕忙求饒,屁滾尿流的跑進大廳吃飯,劉麗這才作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