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奶爸學園
奶爸學園 連載中

奶爸學園

來源:外網 作者:劍沉黃海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劍沉黃海 都市言情

都說女兒是前世的情人,那萬一前身是海王怎麼辦?在線等,我好方吶~~~金牌編劇穿越而來,面對的不是飛黃騰達三宮六院娛樂帝國,而是,滿!園!子!的!瓜!娃!子!(日常風,溫馨風,輕喜風,有萌娃,已有完本小說《與萌娃的文藝生活》《哥哥萬萬歲》)展開

《奶爸學園》章節試讀:

ps:求推薦票啊,不然刀疤萌徒今晚敲你們的門
後來張嘆才知道,這回打架小白受到的懲罰是不準看電視。對別人來說,不看電視就不看唄,一晚上而已,但對小白來說,這簡直是要了她半條小命,整個人蔫頭耷腦,無精打采。
「這是你們昨天寫的劇本,隨機分發的,匿名,你們每人一份,點評一下,一個小時後我們開會討論。」
副組長把昨天的10份劇本隨機分發,每人領到一份,因為沒有名字,不知道是誰的。
張嘆也拿到了一份,低頭翻閱,一個小時後,大家在會議室集中,除了兩個副組長,組長也來了。
見人到齊,組長老劉直接點名:「張嘆,你先說說你手上的這份劇本,優缺點都說一說,大家認真聽。」
張嘆把劇本合上,放到身前的會議桌上。
「我這份劇本,優缺點都很明顯,優點有三條,一是語言生動活潑可愛,很符合劇情需要……缺點也有三條,一是劇情上缺乏邏輯,比如開頭說小小泥很窮,幻想自己能中大獎,結果他真的中了……故事的推動力不能來於純粹的巧合……」
會議室的眾人都在認真聽,其中坐在張嘆右手邊的一個女生神情有些特別。
「二是其中有一個劇情,說小小泥和朋友們要拍一部青春片,然後用了很多篇幅寫青春片的劇情,觀眾看戲,結果動畫片里的角色也在演戲,這是戲中戲,很不適合……」
……
張嘆講完了,組長問道:「那針對這三個問題,你有什麼辦法修改?」
張嘆停頓了一下,之前沒說要修改,只說點評,但他胸有成竹,鎮定自若地說道:「針對第一個問題,也就是純粹的巧合,可以把小小泥中獎變成背景設置,也就是他出場就中了獎,然後圍繞怎麼花錢展開故事,這樣就避免了……」
張嘆講完了,老劉連連點頭,說很不錯,然後問:「這是誰寫的?主動舉個手。」
眾人左看右看,張嘆右手邊響起一個聲音。
「是我。」
組長笑道:「我猜多半就是你,薑蓉,你對張嘆的點評有什麼看法?」
薑蓉:「講的很到位,我都接受,謝謝,學習啦。」
……
下班後,張嘆接到黃姨的電話,說小米已經接回來了,情緒很穩定,不哭不鬧。
張嘆沒有立即回家,今晚有聚餐,歡迎他和何超兩個新人加入,提議的人是組長老劉,評估小組的15個人都參加了。
張嘆是主角之一,免不了喝酒,好在他酒量挺好,沒有醉,何超就不行,有了七八分的醉意,舌頭大了。
薑蓉給張嘆敬酒,說今天的一番點評讓她受益匪淺。
組長老劉在和張嘆喝酒時鼓勵他耐住性子,戒驕戒躁,等待機會。
這批新人中,他最看好的是張嘆。
酒喝的七七八八,餐廳老闆推門進來,笑容可掬地遞名片,歡迎下次再來。
薑蓉說:「飯菜好是好,但是太遠了,老闆有分店嗎?」
老闆說:「有有有,還有三家分店,一家在西長安街……」
薑蓉誇老闆生意做的大,幾家分店都開在繁華地段,光一個月的租金就不得了,還要賺錢,可見生意一定很好。
老闆說:「租金貴啊,尤其是西長安街!」
眾人笑說西長安街的租金貴是貴,但生意好,搞不好還是幾家分店裡最能賺錢的。
說者無意,聽者有意,張嘆心思動了起來。
吃過晚飯,大家分道揚鑣。
張嘆回到學園,門衛老李見他回來,從崗亭里伸出腦袋打招呼。
「張少回來了啊,喲,喝酒了。」
張嘆聞了聞,沒聞出來,問:「酒味很重嗎?」
老李說:「有些。」
張嘆本來想去教室看看今天回來的小米,聞言便打消了念頭,直接上了樓,回到自己房間,進浴室洗了個澡,出來時聽到敲門聲。
「稍等片刻。」
他換好衣服,擦掉頭髮上的水珠,走到門口,打開房門,沒人,低頭一看,喲,怎麼沒人!兩個小朋友俏生生地站在跟前呢,昂着小腦袋看着他,一個表情怯怯的,一個虎虎的,好像要打架。
虎虎的那個,身穿紅色的大中華,臉上貼了一塊創口貼,正是和他勢不兩立的小白童鞋。
這模樣,有點刀疤萌徒的架勢。
怎麼著,追殺到家裡來了?這不破壞遊戲規則嗎?禍不及家人啊。
另一個看着眼熟,但想不起來,感覺小朋友大部分長的差不多,要麼像墩子,要麼像小蘿蔔頭。
刀疤萌徒小白童鞋見到他,依然抿着嘴,很嚴肅的樣子,大眼睛溜溜轉,顯示心裏頗不平靜。
張嘆見兩個上門小妹紙不說話,率先打破沉默,問道:
「你們好啊,怎麼了?找我有事嗎?」
怯怯的那個小朋友低着頭,擺弄自己的小衣裳,往左邊踏了一步,正好躲在小白身後,把自己藏了起來。
小白看一眼張嘆,好像很燙似的,眼神飛快地移開,最後看向了走廊的某一塊地面,那裡可能能看出一朵花來。
「怎麼了?請說話。」張嘆再次問道。
「大叔,對不起,嗬嗬嗬~~~」小白看也不看他,但話確實是她說的。
啊?
張嘆吃驚地看着她,剛才說什麼?對不起?川話「幹掉你」是「對不起」這種發音嗎?
「你的手手還疼嗎?對不起吖,我不是故意咬你的。」
小白終於鼓起勇氣,抬起頭,看了他一眼,往下移,盯着他的手,紗布已經拆了,還有創口貼,和她臉上一樣。
張嘆這回確定了,小白童鞋是來道歉的,不是放狠話。
那麼……
張嘆看向小白牽着的另一個小女孩,和小白一般高,瘦瘦小小的,眼睛有點腫,看樣子剛哭過。
如果沒猜錯的話,這應該就是小米。
果然,小白拉着小米給他介紹:「小米兒回來啦,謝謝你噻大叔。」
又對低着頭的小米說:「瓜娃子,怕啥子,唆一下噻。」
小米聞言,鼓起勇氣小聲說了句。
「謝謝大叔。」
張嘆萬萬沒想到,以他和小白的恩怨,謝天謝地她能不叫屁兒黑,從沒想過,也不敢想,她能主動上門道歉,除非黃姨繼續用氣勢和眼神逼迫她。
處處和他作對,人狠話也多的小白竟然能屈能伸,真是愛恨分明的小孩子啊,刀疤萌徒果然不簡單,但她們的世界又很簡單,沒有什麼面子和拉不下臉的。
張嘆一笑,心裏那點因為屁兒黑而產生的怨念也煙消雲散了。
「不用謝,我能理解你們當時的心情,小米今天心情怎麼樣?」
小米低頭不說話,小白碰了碰她,提醒道:「瓜娃子,大叔在問你噻,你咋子憨憨兒一樣?」
小米懵圈地看着她,聽不懂。
小白鼓了鼓腮幫子,用普通話說:「小米,大叔在問你,心情啷個嘛,你不要發獃噻。」
小米小聲說:「沒哭了。」
小白:「你莫要對我唆噻,你對大叔唆,頭頭看他。」
小米轉頭看向張嘆,重複道:「小米今天沒哭了。」
張嘆心裏有點累,這麼說話能不累嗎。
「沒哭了就好,眼淚都是金豆子,小孩子不能總是掉。你們要進來坐坐嗎?」
小米看向小白,小白伸出小腦袋往裡打量:「哇,你家裡好巴適喲,坐坐就坐坐叭。」
牽着小米施施然進來,左看右看,一點不拘謹。
張嘆給她們搬來椅子,請她們坐下,問:「你們要喝水嗎?」
小白和小米都搖頭,小白想起什麼,伸手在褲兜里掏,掏啊掏啊,掏出一把煮熟的花生,遞給張嘆:「大叔,給你吃。」
「是煮花生啊,我嘗一顆就行了,你們自己吃。」
小白一股腦全放他手心:「都是給你吃的。」
張嘆不忍拒絕,全收了,到廚房找來一個小碗,把煮花生倒在裏面,接着洗了一把青色的菩提,拿出兩個橙黃的橘子。
「嘗一嘗水果。」
小白捏了一顆青色的菩提塞嘴裏,禮貌又客套地笑了笑,說了句好甜,忽然聳聳小鼻子,說:「大叔你喝酒啦。」
「被你聞出來了,是喝了一點點。」
小白立刻跳下椅子,拉着小米走。
「我們走啦,拜~」
說來就來,說走就走,風風火火。
張嘆挽留:「不多坐一會兒嗎?」
「不坐啦不坐啦,我們要睡告告啦。」
逃也似的。
「把橘子菩提拿去。」
「拜~~」
橘子菩提不要。
小白拉着小米很快下了樓,轉過轉角,小白賊頭賊腦地回頭望上看了看,見張嘆沒跟過來,才放心地對小尾巴說:「小米你要記住啦,喝酒了的大人都好凶,會打小孩子,我們要溜得快。」
小米懵懵懂懂地哦了一聲。
「哦豁~~~」
小白忽然記起這趟來的主要目的沒說,怎麼辦?她有點不敢回去找屁兒黑,萬一屁兒黑喝醉了打她怎麼辦?
小白看向小米,覺得小米真可憐,於是鼓起勇氣,搓搓小手,讓小米不要跟來,就在這裡等着她。
她胡亂抓了一把頭髮,再把小手按在腰上,那裡別了一把小水槍,特地裝了水。
一步兩步,一步兩步,小白走完台階,重新來到房門前,齜牙咧嘴,把自己弄的好凶,再經過一陣猶豫不決後,最終敲響了門。
門開了,小白後跳兩步,提防地盯着張嘆,小嘴機關槍似的說道:「大叔小米晚上要住這裡你要對她好好的哦不要欺負小孩子哦拜~」

《奶爸學園》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