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年年歲歲終負你
年年歲歲終負你 連載中

年年歲歲終負你

來源:google 作者:挽裙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周斯 現代言情 蘇茉莉

愛慕周斯也十年之久的唐穗,最終如願嫁給了她的意中人,期間,她一直努力扮演好妻子的展開

《年年歲歲終負你》章節試讀:

她沉默半晌,說:「你不回來,我一個人怎麼懷孕?」
「呵,唐穗,這就是你蹩腳的理由?」
周斯也狠狠說,「行啊,我現在就回去。」
一個小時候,他回來了,但直入主題,「我給你最後一次機會,你要是再懷不上,那就離婚。」
唐穗還沒來得及反應,就被他推到在床邊,後腰撞上床沿木板那一刻,她臉都白了,因為疼的,但周斯也不給她反應時間,死死掐住她下巴,動作粗暴,毫無感情可言。
她被迫承受他的粗暴、殘忍,結束之後,她渾身都痛,好像心臟都跟着一起痛。
「斯也,你要走了?
你晚上不在家睡嗎?」
看周斯也在穿衣服,她剛想直起身來,立刻感覺到腰椎那一陣難耐的疼痛,似乎是剛才被他推倒撞到了,她維持一個怪異的姿勢,問他。
周斯也頭也沒回,更沒看到她此刻的臉色有多麼難看,語氣冷冰冰的:「管好你自己就行。」
「斯也,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
「我說什麼還需要你提醒我?
怎麼,唐穗,你還在做夢?
還不知道現在什麼情況?」
他是敷衍都不願意敷衍,甚至直接告訴她:「這個月,你要是再懷不上,這婚就離定了!」
離定了,這三個字斬釘截鐵,他沒有一絲絲的猶豫。
她揚起笑,終於還是問了出來:「你這麼著急要我懷孕,你是為了蘇茉莉吧,斯也,你跟她,真在一起了?」
這一字一句,彷彿在她身上一刀又一刀的刮著,如同凌遲的折磨。
她還抱着最後一絲希望,望着他,她多麼希望他否認跟蘇茉莉的關係,但他沒有,甚至輕蔑一笑,道:「既然你都清楚了,那麼二選一,現在離婚,要麼懷孕。」
「我要是懷上了,我們還是會離婚的,對嗎?」
何況懷孕哪裡有這麼簡單,她也想趕緊懷上!
「你不是愛我么?
給我生個孩子怎麼了?」
周斯也愈發輕蔑一笑,「還是說,你連生個孩子都不願意?
那你還敢口口聲聲說愛我?」
「斯也,我們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變成這樣的,你又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變心的?
我們原本不是好好的么?」
一切其實都有總計可循,似乎是半年前,他父母發生車禍意外去世,他性格大變,變得讓她感覺到陌生,變成今日這幅冷淡決絕的模樣。
所以,他還是出軌了蘇茉莉,是么?
「好好的?
你確定是好好的?
我為什麼和你結婚,你心裏沒點數?」
他們倆的婚姻,是周斯也爺爺安排的,她條件優渥,家世顯赫,和周斯也是世家,從她記事起,她就知道自己是要嫁給他的,她一直傾慕他,一直想要嫁給他,她原以為,他對這樁婚姻,也是一樣的。
可這會他的態度卻讓她意識到,這似乎是她的一廂情願。
「我不知道你們家用了什麼手段說服我爺爺,強迫我娶了你,這幾年,和你逢場作戲,你知道我有多噁心么?」
周斯也轉身看到她蒼白的面容,眼神愈發冷冽,怎麼,又開始裝柔弱裝可憐,還想博取他的同情?
未免也太天真了,真以為他還會被她再一次欺騙?

她不知道自己在他眼裡變成了什麼樣,她只覺得現在的周斯也,讓人陌生。
她苦笑道:「原來,我在你心裏,竟是這樣的。」
「行了,不用裝了,我沒時間跟你耗,我也把話撂這了,你要是再去打擾茉莉,別怪我翻臉不認人!」
說完,周斯也不再管她,轉身就走,走得是那樣乾脆決絕,一個眼神都覺得多餘,不再看她。
她再也撐不住,腰椎疼痛難耐,她忽然感覺到喉嚨一陣腥甜,居然就吐了一口鮮血出來,她看到那血,也嚇了一跳,眼睛彷彿被刺痛了一般,眼淚控制不住流了出來。
緊隨着一陣陣胸痛,和劇烈咳嗽,她似乎要把肺給咳出來才能停止不咳。
她得了癌症,生命已經進入了倒計時,這件事,周斯也知道了也沒有關係是嗎?
即便她不願意麵對現實,不願意承認周斯也不愛她了,可是現在,她不得不面對,周斯也真不愛她了。
她從記事起,就知道自己有一個未婚夫,他是周家獨子,叫周斯也。
她是一直都知道他的存在的,知道他很優秀,從小就是特優生,一路順風順水,上的學校還是世界頂尖的高等學府,他樣貌出色,個子高挑,不管哪一方面,都是極其優秀的。
她像少女一樣傾慕他,愛戀他,後來他大學畢業回國,他們就在雙方家裡的安排下結婚了,婚後周斯也對她很好,他們也有過一段幸福快樂的時光,那段時間,現在想起來,就像是一場夢,夢醒之後,只有她深陷其中,哪裡還有周斯也的身影。
所以這一切,都是她的自欺欺人么?
這一切都是假的么?
不,周斯也當初是真愛她的,她堅信,也許是發生了什麼誤會,他才變成這樣。
她甚至對他抱有期望。
是不是她懷孕了,就能挽回他的心?
可是醫生說了她的身體情況,是不能懷孕,但她堅持,她把手放在小腹上,真希望她能有一個孩子,有一個她跟周斯也的孩子。
就算代價是死,她也要懷上周斯也的孩子。
她不怕死,就是害怕,會孤獨且平靜的死去,身邊沒有一個人。
半個月後,唐穗到了公司,找到了周斯也,親口告訴他,說:「斯也,我懷孕了。」
周斯也卻反問:「沒有經過我允許,不要擅自出現在公司。」
唐穗剛想說話,沒有徵兆咳了起來,她臉色都白了,手指握成拳頭堪堪捂住了臉,好一會,才緩過來,說:「抱歉,我不是故意的,下次不會了。」
周斯也幾乎沒帶猶豫:「希望沒有下次。」
她一頓,不試圖去理解他這句話的更深的含義。
「斯也,我今天來,是想告訴你一件事。」
「說,不用跟我賣關子,我沒時間陪你玩這種低等遊戲。」
她強迫自己不要在意他說的話,「我懷孕了。」
「……」周斯也拿文件的手一頓,銳利的眸光直逼過來,鎖在她身上,隨後勾起一抹嘲諷的笑容,「你確定?」

《年年歲歲終負你》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