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你沒有感冒,只是我想你了
你沒有感冒,只是我想你了 連載中

你沒有感冒,只是我想你了

來源:google 作者:七月女巫本尊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厲霆 慕清寒 現代言情

慕清寒以為,她的隱忍,她的退讓,終究會讓他回頭可當另外一個女人登堂入室,她才知道,她不過就是一場笑話本以為她離開他,就是一場救贖,可終究,他還是想要她的命高樓上縱身一躍,所謂情深,就是死生挈闊吧,不過這一切,終究是結束了而當她凌厲歸來,卻被他擋在一個角落,他捏着她的雙肩,似乎要將她揉進骨血,「慕清寒,拋棄丈夫,捨棄家庭,這個世上,沒有比你更狠心的女人了」展開

《你沒有感冒,只是我想你了》章節試讀:

車子停在麗景灣之前,慕清寒扯了扯衣角,似乎想要撫平一些。

可沒有什麼用,裙子早就被撕破了,露出來的大腿上,青紫一片。

「太太,到家了。」司機回眸,善意的提醒道。

她慌張「哦」了一聲,忍着羞愧奪門而出。

跑到門前,鑰匙從包裏面拿出來,她的心卻是砰砰亂跳,亂成了一團麻。

「小美人,來,讓我好好疼你。」

腦子裡充斥着的歹徒的骯髒語言如若冰錐,寒冷尖銳。

她的心臟一抽一抽的,身體踉蹌了一下,眼淚頓時唰唰的往下掉。

門從裏面打開,傭人垂手而立:「太太,您回來了。」

客廳裏面的燈光明亮,厲霆深坐在沙發上,眉目清冷,英俊的五官之上如若是矇著一層生人勿近的寒霜,一雙黑眸恍若宇宙間能吞噬萬物的黑洞,只是一個眼神,似乎能將人貫穿。

慕清寒緊緊拽住衣角,唇角被咬了又咬,低低的叫了一聲:「老公。」

厲霆深的眼神只在她的身上停留了一秒,隨後又看向手中的雜誌,她的狼狽羞愧一分不差的落在他的眼底,可他卻沒有任何的情緒波動:「既然髒了,就去洗乾淨,愣在門口有事?」

慕清寒白色的包包都是泥巴,衣服被撕開幾條口子,幾乎衣不蔽體,她下意識的並了並腿:「我,我今天出去,是因為……」

「師情已經跟我說過,去洗澡吧。」他合上雜誌,甚至連一個眼神都沒給她,起身上樓。

慕清寒眼巴巴的看着他消失,才收回了目光,轉身走到浴室,門「哐」的一聲關上,她打開水龍頭,雙手捂臉,低聲的啜泣。

今天出門,厲霆深的小情人洛師情主動邀約,洛師情說要放手,成全他們夫妻和睦,她傻傻去赴約,結果遇到一幫歹徒,若不是……

水是熱的,但是心越來越冷,她閉了閉眼,從浴缸里起身,裹上了純白的浴巾,身上的痕迹卻更加的明顯。

走到卧室門口,她的心依舊忐忑,敲了敲門,聽到裏面的動靜,才敢進來。

厲霆深坐在床上,正在打着電話,衝著她擺擺手,示意她安靜,溫和的語調,才從他菲薄的唇間溢出來:「師情,好,我知道,不要哭了,不怪你,嗯,她沒死,我的人救了她,不要自責,嗯?」

她沒死……

慕清寒心口窒悶的難受:「老公,我……」

「啪。」

厲霆深的手機扔在一邊的床頭柜上,冰魄一般的眸光犀利襲來:「慕清寒,我說過多少次,在她的面前,不許叫我老公。」

她低下頭,鼻子抽了抽氣,哽咽道:「可是我也愛你啊,你能不能顧忌一下我的感受,受害者是我,你為什麼不能安慰我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