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您有新的命案訂單
您有新的命案訂單 連載中

您有新的命案訂單

來源:google 作者:呆a瓜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蘇郁 陸清桉

十年前,蘇郁被綁架失蹤,音樂圈少了一個青年鋼琴演奏家十年後,蘇郁在執行任務中,意外看到了個冰山美男她想:遇到他,是她的福氣但美男的脾氣有點冷,嘴巴有點毒搭訕失敗,犯賤不成,就算攜手解救被挾持的人質,也要被他「誇」是個憨批她想:這個福氣,大可不要但不要是不可能的,這輩子都不可能的因為這個冰山美男,是她新上任的頂頭上司蘇郁:......夭壽哇!陸清桉:閉嘴!蘇郁(慫兮兮):好的呢!陸清桉:叫老公!蘇郁:那我還是閉嘴吧陸清桉:.......離奇慘死的女人,所住的房間沒有第二人進入的跡象塵封數年的老舊棺材裏,白骨之上躺着另外一具腐敗巨人觀被囚禁折磨的流浪漢,胃部竟然殘留着自己的身體組織......所有案件撲朔迷離,抽絲剝繭中,十年前那起連環綁架殺人案的真相,被害者手腕處詭異烙印的秘密,逐漸浮出水面最後一個受害者,蘇郁,坐在審訊室里,表情冷漠嘴角掛着淺笑,「我殺了他」*【少年的肩上不只有清風明月,更有家國天下,還有她】清冷冰山刑警隊長vs沙雕賤萌女刑警食用須知:本文架空,架的很空這是一篇披着懸疑文的小甜餅展開

《您有新的命案訂單》章節試讀:

周圍是兵荒馬亂,警員忙着打掃戰場安撫人質,警笛聲伴隨着後怕的哭聲,吵吵鬧鬧。

角落裡,高大的男人遠離人群,骨節分明的大手隨意扯着領口,簡簡單單的動作自帶蘇感,和周圍的嘈雜熱鬧形成鮮明對比。

但蘇郁就是個又皮又賤的顏狗。

雙手插兜快步跑過去,仰着頭近距離觀察着盛世美顏,蘇郁眉眼彎彎的,「謝謝你救我,你叫什麼名字?」

「陸清桉。」

「你也是個**嗎?」

「算是吧。」

冷冷淡淡的語調尾音懶懶的,眼神平淡無波,眉眼精緻深邃,含着強烈的疏離,像是個漠然的妖孽。

又冷又欲,清冷禁慾間夾雜着撩人的蘇感。

這張臉要是放在古代,起碼能換來邊境三百年的和平。

不自覺在美色的誘惑下吞着口水,蘇郁禮貌又狗腿子的伸出手,二維碼明晃晃的,「俗話說得好,救命之恩,應當以身相許。」

「關關雎鳩,在河之洲,帥氣美男,what『s your VX?」

一套一套的話語像是在說相聲,陸清桉眉頭向上挑了下,低着頭看她,慵懶冷淡,「以身相許是要看臉的。」

「你還是下輩子當牛做馬報答我吧。」

蘇郁:「......」你怎麼不按照套路來呢?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在說我丑?」

陸清桉語調雲淡風輕,「我沒說,你自己承認的。」

「勸君更盡一杯酒,你說我丑那我走,」蘇郁雙手叉腰鼓了鼓腮幫子,朝前走了幾步,又倒退回來,信誓旦旦的語氣,「你信不信,我用三句話就能讓你為我敞開心扉?」

她絕對不會承認,是顏值暴擊讓她放棄了骨氣。

沒有回答,陸清桉表情淡定,一副愛搭不理的模樣,彷彿是一隻小蚊子在不停的嘰里哇啦。

很好,男人,你引起了我的注意力。

輕咳兩聲開嗓,蘇郁能感受到男人身上散發的帶着冷硬氣息的男性荷爾蒙,閉上眼睛深吸一口氣,瘋狂輸出——

「兄弟,你身高179吧?」

「你這雙鞋好像是假的。」

「而且你知道嗎?這個世界上根本就沒有奧特曼。」

陸清桉:「......」

時間靜止了一秒,兩秒。

蘇郁隨時做好了撒腿就跑的準備,這三句話,句句帶暴擊,字字帶懲戒,使用好了,你能換來男生的倒追,還是倒追八條街的那種倒追。

使用的不好,那麼恭喜你,你能得到醫院住院部體驗卡。

小心翼翼注意着男人的表情,只要有半點風吹草動,蘇郁就撒丫子開跑。

偏偏,他沒有,反而嘴角上揚勾起淺淺的弧度,釋放該死的魅力同時,毒舌技能拉滿,以同樣的方式把話還給她,「兄弟,你在山海經的哪一頁?」

「你粉底液卡粉了。」

「而且,多吃木瓜。」

蘇郁:「.......」雖然她不是人,但你也是真的狗。

轉角遇到的不是愛情,是嗖嗖嗖的物理攻擊。

小心臟被小刀猛烈攻擊,蘇郁感覺自己的智商受到了侮辱,嘴角抽了抽,「這位陸先生,我感覺你對我有敵意。」

「自信點,把感覺兩個字去掉,」陸清桉站直了身體,居高臨下的低頭,身上的強烈壓迫感帶着冷冽侵略性,嗓音涼涼的,「你作為一個**,隻身犯險,不等救援,不聽從指揮,是最大的忌諱。」

「不能逞個人英雄,你的前輩沒教過你嗎?」

陽光活潑的表情變得正經,蘇郁面對他的威壓不卑不亢,「機不可失,如果等計劃完善,救援到齊,那人早就死光了。」

男人冷笑一聲,態度剛正不阿,「魯莽行事,只會讓他們死的更快。」

聳了聳肩膀,對於他的不贊同蘇郁絲毫不放在心上,抬頭看他,「我承認你的想法很正確,確保萬無一失,制定完美的計劃是對人質的負責。」

「但我也認為,機會千載難逢,如果錯過,會耽誤救人的最佳時機。」

兩人目光在半空中碰撞,無聲的硝煙四起,火藥味十足。

陸清桉冷若冰霜的眼眸中沒有絲毫溫度,清冷的妖精態度冷淡,餘光從她垂在身側的雙手上掠過,沉默着轉身離開。

用行動證明,他不願與她做無謂的爭吵。

銳利的目光如有實質,蘇郁下意識把手藏在身後,剋制着指尖的不自覺顫抖,男人的背影挺拔高大,漸漸消失在視線里。

興趣—200%

蘇郁把手放回衣兜,呼出一口濁氣,熟練的調節情緒,很快又恢復成自信張揚的自己,忘記了剛才的不歡而散。

「姐姐!」

稚嫩的童聲鑽進耳朵,下一秒,腰被軟軟的手臂抱住,穿着裙子的小女孩眼眶紅紅,看見她低頭,笑着冒出一個鼻涕泡。

聲音糯糯的,帶着依賴和害怕,「謝謝姐姐剛才救我,姐姐好厲害!」

蘇郁蹲下身,把小身體抱在懷裡,手溫柔撫摸着她的臉蛋,「小朋友以後遇到事情不要害怕,不要哭,相信**叔叔們,我們會來救你的。」

小女孩拚命的點點頭,看着她的目光就像是看着偶像。

被挾持時候的恐懼,控制不住的大哭出聲,還有媽媽跪地懇求的模樣,小女孩歇斯底里的掙扎哭喊,卻只換來了劫匪的惱怒。

冰涼的槍口貼在她的腦門上。

這時,她的大英雄從天而降,救了她,讓她回到媽媽身邊。

雖然大英雄被打的時候很狼狽,但依然是她心裏最厲害的人。

胖乎乎的小手試探着摸摸平坦小腹,小女孩眼眶紅紅,眼前反覆浮現着她中彈倒地的瞬間,鼓着嘴巴用力呼呼,「姐姐不疼,呼呼就不疼了。」

「不疼,姐姐是**,不會死的,」蘇郁輕聲細語的安撫着,「小朋友乖,以後要好好學習,去找媽媽吧。」

小女孩小雞啄米似的點頭,抱着她的臉,用最單純的方式表達她的喜歡。

「啵~」

臉頰上觸碰的感覺明顯,蘇郁看着消失的矮胖小身影,愉悅的輕笑出聲。

「哎呦,看來我們蘇嚶嚶很受歡迎嘛,老少通吃,」林白不知道從哪個角落竄出來,笑的一如既往的欠揍,「你沒事吧?」

「萬年禍害,死不了,」蘇郁挑了下眉毛,捂着心口同樣耍賤,「真高興你這樣關心我。」

「嘿嘿,那你高興的太早了。」

「......」

林白佯裝娘炮,小拳拳輕輕的拍她肩膀,還眨巴眨巴眼睛。

蘇郁:「......真是明騷易躲,暗賤難防啊。」

一個白眼翻過去,林白從衣兜里掏出一瓶紅花油,「喏,咱們新隊長讓我給你的。」

蘇郁皺着眉滿臉疑惑,手中的紅花油沉甸甸的。

新隊長?

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