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你是我的刻骨銘心
你是我的刻骨銘心 連載中

你是我的刻骨銘心

來源:google 作者:唐詩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唐詩 現代言情 陸閻寒

一場長達近十年的單戀沒有開花結果,她終於放棄了……卻沒想,曾經的男神居然會變得對她死纏爛打!卧室內,男人步步逼近唐詩靠着牆壁,退無可退:「陸閻寒,你說過你不會喜歡上我」男人眉梢一挑,「我不會喜歡上你,可你確定你放棄得了我?」後來,她丟下離婚協議消失了男人幾乎掀起了一座城他將她堵在機場,離婚協議書砸了過去,「陸太太,離婚可以,想逃也行,但,必須帶上我」展開

《你是我的刻骨銘心》章節試讀:

「啊!」蕭總殺豬似的慘叫一聲。
  
  陸閻寒揪住他的衣服,粗暴一甩,蕭總肥胖的身軀砸在了玻璃茶几上,陸閻寒拿起一瓶紅酒,鉗住他的下顎,直接往他嘴裏灌,冷酷無情的嗓音帶出十足的殺意,「不是要人陪你喝酒嗎?還喝不喝?」
  
  冰涼的液體被強行灌入嘴中,下巴都快被他捏脫臼了,蕭總不懂他好端端的,哪來惹到了這個閻羅煞。
  
  「不……咕嘟咕嘟……」被灌了好幾口紅酒,蕭總難受地搖着頭,痛苦求饒,「不喝了,不喝了,陸少,我錯了。」
  
  「哐當!」陸閻寒雙眸一斂,拿着那紅酒瓶重重往牆壁上一砸,嘩啦地一聲,酒瓶碎得四分五裂,大廳內瞬間鴉雀無聲,所有的人都屏住呼吸,嚇得連大氣也不敢喘出一聲。
  
  陸閻寒厭惡地丟開蕭總,冷漠地轉過頭,臉色鐵青地看着坐在沙發上喝的爛醉如泥的女人,她的裙子都快被人撩起。
  
  眼底怒火洶湧翻騰,陸閻寒面色森冷地大步走到她跟前,一把將她從沙發上拎起,直接帶出了包廂。
  
  男人走到太快拉得太狠,唐詩穿着細跟高跟鞋,被他拖的蹌踉,險些跌倒在地上,她神色有些不悅,「陸閻寒,你要帶我去哪?」
  
  「叮咚」,電梯門打開,男人粗暴一甩,砰地一聲,唐詩撞在了電梯牆上,肩膀傳來鑽心劇痛,看着踏入電梯的男人,她心底的火一下子竄了出來,「陸閻寒,你發什麼瘋?」
  
  男人眸色冷如寒潭,如地獄羅剎大步逼近,強大讓人恐懼的壓迫感襲來,唐詩雙腿發軟,有些站不穩。她雙手扶着電梯牆,看着他的臉,強裝鎮定的問,「你想幹嘛?」
  
  男人渾身布滿了戾氣,他猛地抬手,對着她的臉揮了過來。這個男人的狠她剛才可是見識過的,唐詩嚇得閉上了眼睛。「砰!」一拳重重地砸在了她腦袋旁。
  
  唐詩雙腿一軟,砰地一聲,嚇得跌坐在地上。
  
  男人夾帶着寒冰的嗓音從她頭頂上方砸了下來,「唐詩,你知不知道什麼叫做羞恥?」
  
  唐詩的心被狠狠地刺痛了一下,她紅了眼睛,憤怒地瞪着他,冷笑了一聲,「不知道,陸公子知道,不如你來教我啊!」
  
  男人眼底怒火如驚濤駭然掀起,似乎要將人灼燒成灰,「叮咚」地一聲,電梯門再度打開,他大手攥住她的手腕用力一扯,將她拽出電梯,踹開一間總統套房門,直奔浴室,猛地一甩,唐詩跌倒在浴缸里。
  
  男人打開花灑,冰涼的水直接對着唐詩劈頭蓋臉地沖了下去,唐詩凍得一個哆嗦,想站起身,又被男人按了下去,「陸閻寒,你幹什麼?你快放開我。」
  
  「怎麼?慌了?怕了?」陸閻寒甩開手中的花灑,攥住她的下巴,猛地往上一抬,迫使她視線看向他。他冷笑一聲,「你連臉都不要了,還怕什麼?」
  
  唐詩覺得胸口堵得厲害,「我要臉,你難道就會給我錢嗎?」
  
  她緊咬住下唇,紅着眼眶看着他,「我不偷不搶,憑藉自己的能力賺錢,你憑什麼說我不要臉?難道就是因為這份工作,在世人眼中看來很卑賤嗎?」
  
  陸閻寒冷笑,他輕嘲一聲,「出賣自己的身體換錢,難道不卑賤?」
  
  唐詩臉上血色褪去了幾分,她十指緊緊地攥成拳,反正也沒有比現在這一刻更羞辱她的了。
  
  她拉住自己的裙子猛地用力一撕,嘩啦地一聲,白皙嬌嫩的肌膚暴露在空氣中,胸前兩個小白兔跳了出來。
  
  陸閻寒瞳孔猛地一縮,深邃的眼眸泛出一絲暗色。
  
  「我是卑賤。要是我沒有記錯,我從剛開始進來的時候就跟你說過,我需要錢。」聲音有些哽咽,唐詩緊抿了一下紅唇,沉默了一小段時間,再度開口,「陸少要是喜歡這具身體。給錢,你想怎麼羞辱我都行。你要是沒興趣,麻煩你別耽誤我的時間,我還有其它的生意要做。」
  
  陸閻寒眯起狹長幽邃的眸,冰唇縫間冷冷吐出一句,「你就這麼想賣嗎?像剛才那樣,在酒店包廂里,被人……」
  
  唐詩手顫抖了一下,將破爛的裙子一掩,起身走人。踏入大廳,手拉上門柄,正打算開門離開,身後急匆匆地的腳步聲走來,她整個人被人從後面攔腰抱起。
  
  「啊!」唐詩失控尖叫,慌亂地抬起眼,就看見男人冷傲的臉龐,綳得死緊的下顎,他大步走去卧室,砰地一聲,將她丟在了床上。
  
  唐詩頭一陣眩暈,還沒有爬起來,男人粗暴地扯下西褲皮帶,重重地壓了下來,唐詩心中慌的厲害,雙手抵住他下壓的身軀,「你幹什麼?」
  
  男人危險地眯起眼,輕嘲出聲,「不是有錢什麼都賣?」
  
  唐詩緊咬住下唇,「我很貴。」
  
  「怎麼?」男人冷笑,他挑起她的下巴,「都能為了錢,給你的未婚夫戴綠帽子,還怕我付不起嫖資?秦飛亦就這麼吝嗇,連自己女人用的錢都捨不得給?嗯?」
  
  全世界都知道,秦飛亦跟她繼妹唐念慈訂婚了,聽說下個月就要結婚了。唐詩紅着眼睛瞪着他。她知道,他就是故意的。
  
  陸閻寒很滿意她的反應,似乎想到了什麼,他又勾唇冷笑了一聲,「哦,我忘了,你唐大小姐已經被人甩了。聽說,秦飛亦跟你同父異母的妹妹下個月就要結婚了吧?」
  
  唐詩可以接受任何人對她冷嘲熱諷,卻接受不了,陸閻寒對她這麼尖酸刻薄。她憤怒地推開他,站起身往外走。
  
  男人漫不經心的嗓音從她背後傳了過來,「不是需要錢嗎?嫁給我,金錢任你提。」
  
  唐詩腳步猛的一頓,她目光虛空地看着前方,「陸少,你的玩笑並不好笑。要尋開心,你也找錯人了。」
  
  全世界的人都有可能喜歡上他,唯獨陸閻寒不會。這點自知之明,唐詩早在八百年前就已經有了。
  
  她繼續往前走,手握上門柄,微微一轉,正打算走出去。
  
  男人沉默了幾秒,再度開口,「我需要一個不會纏我的人做太太。有金錢利益,最方便。」
  

《你是我的刻骨銘心》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