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其他類型›虐錯了!植物人老公跪着求復婚
虐錯了!植物人老公跪着求復婚 連載中

虐錯了!植物人老公跪着求復婚

來源:外網 作者:蘭舟 分類:其他類型

標籤: 蘭舟 其他類型

第6章當晚慕伊寧便回到雲城,下了飛機直接去陸家。「慕小姐,您來了,正好少爺在吃晚餐,您也一起吧?」傭人恭恭敬敬地將她帶去.........展開

《虐錯了!植物人老公跪着求復婚》章節試讀:

《虐錯了!植物人老公跪着求復婚》是作者蘭舟寫的小說,講了主角令人感動的故事。小編今天把它帶給大家,一起來閱讀吧:... 第1章 陸家別墅外面,一長排迎親車隊十分壯觀。 慕婉身着大紅色中式嫁衣,在人群的簇擁下下了車。 今天是慕婉的婚禮,可這場婚禮上沒有新郎,而她――也不是真正的新娘。 「聽說了嗎?新娘子不是大少爺的未婚妻。」 「知道,據說她從小長在鄉下,是個土包子,整天戴着面具,肯定是丑的不敢見人。」 「大少爺都這樣了,還挑什麼啊?指不定哪天就歸西了。」 穿過人群的時候,各種難聽的話鑽進慕婉的耳朵,她微微蹙眉,櫻唇緊抿着沒有做聲。 傭人加快了步伐,扶着慕婉,將她帶到二樓。 玫瑰花瓣鋪了一路,在陸澤卿的房門口戛然而止。 傭人推開房門,送慕婉進去後便離開。 慕婉扯掉紅蓋頭,打量着周圍的環境。 偌大的雙人床上鋪着大紅色的被子,那上面,躺着一個身材筆挺的男人,他同樣一身紅裝。 慕婉走到床邊,俯身近距離觀察着床上的男人。 長期卧床不見陽光的原因,他的皮膚呈現出病態的白,一絲血色都沒有。 只是那張輪廓分明的臉透着冷峻和疏離的氣息,即使沉睡着,也讓人不敢靠近。 不過慕婉不怕,坐在床沿上,纖細**的手撫上男人的臉龐,聲音甜美。 「陸澤卿,我終於嫁給你了。」 幼年時許諾的娶她的誓言,雖然只是玩笑話,卻讓慕婉記了十年。 直到幾個月前,爺爺病逝,慕婉被慕家找回,她才知道原來自己一直在等的新郎竟然成了植物人。 陸家對外雖說陸澤卿是植物人,可實際上,醫院早就下達通知,他這輩子都不可能醒過來了。 慕家捨不得他們疼愛了二十年的『女兒』慕伊寧嫁過來受罪,就讓初回慕家的慕婉替嫁。 慕婉小心的解開男人的扣子,指腹在男人光滑細膩的皮膚上輕輕摩挲,眼神堅毅:『陸澤卿,我一定會治好你的。』 隨即,慕婉找准穴位,將手中的銀針刺進去。 轉眼間,陸澤卿的身上和頭上被扎了幾十根銀針,像只刺蝟一般,慕婉仔細觀察着他的反應。 突然,陸澤卿的右手食指動了。 「陸澤卿,你醒了?」 慕婉又驚又喜,輕聲喚着他的名字。 可惜他只動了一下,身子便又恢復了一如既往的死寂。 「哎......」 慕婉嘆了口氣,只能安慰自己,動一下也算進步,隨即將銀針盡數取下,消毒後重新裝進醫療包里。 做完這些,慕婉洗了澡這才鑽進被窩裡。 窗外雨還在下,伴隨着震耳欲聾的雷聲。 咔嚓― 一聲驚雷將夜空劈開一道口子,慕婉尖叫了一聲,下意識地一把抱住男人的身子。 一瞬間,暖意包裹着她,男人身上散發著淡淡的薄荷香。 「你不介意我抱你吧?」 慕婉的頭靠在男人的頸窩,一條腿騎着他,手也死死地摟着他的身子。 這樣靠近陸澤卿,慕婉十分有安全感,竟很快睡著了。 幽暗的房間內,只有床頭燈發出微弱的光。 陸澤卿纖長的睫毛抖動了幾下,突然睜開雙眼,很快又闔上。 翌日清晨。 慕婉洗漱完,換好衣服,戴上面具下樓吃飯。 餐廳里只有陸家二小姐夢瑩在優雅地吃着三明治。 傭人見慕婉來了,從廚房端出來剩菜剩飯,態度惡劣地扔在慕婉面前,並且送給她一記白眼。 看到這一幕,陸夢瑩嗤笑了一聲,抽出餐巾紙擦了擦嘴角,目光幽幽地落在慕婉身上。 「大少奶奶這樣尊貴,待遇自然要跟別人不一樣,怕您吃不慣別的,我特意讓廚房為您準備了飯菜,營養均衡,也更適合您的胃口。」 飯菜都餿了,散發著難聞的氣味,慕婉卻面不改色,不急不惱,緩緩站起身。 見她沒反應,陸夢瑩彷彿一拳砸在了棉花上,火氣蹭地一下上來了。 「站住!我在跟你說話!你聾了嗎?」 見慕婉還是不理會她,陸夢瑩小跑幾步攔在她前面,擋住她的去路,眉眼中帶着譏諷。 「慕家的千金,該不會是個聾啞人吧?」 慕婉蹙了蹙眉,不耐煩地瞥了她一眼,聲音淡漠。 「你到底想怎樣?」 陸夢瑩冷笑一聲,「你是大少奶奶,我能把你怎樣?就是想時刻提醒你,別忘了你的身份,鄉下來的土包子!整天裝神弄鬼的戴着面具,你是有多醜啊不敢見人?我今天倒要看看你的真面目!」 說著,陸夢瑩伸手去摘慕婉的面具! 慕婉身子一閃,輕鬆躲開了,反手扣住陸夢瑩的手腕,輕輕一扭。 「哎呦,疼!疼!鬆手!」 陸夢瑩吃痛,五官皺在一起,眼淚都快出來了。 「放開我!你這個鄉下長大的野丫頭,居然這麼粗魯!」 「像你這麼粗魯無禮的鄉下女人,怎麼配進陸家的門?簡直可笑!」 慕婉冷哼一聲,好看的眸子鍍上一抹陰冷。 「沒錯啊,我就是鄉下人,天天上山砍柴幹活種地,別的優點沒有,就力氣大,所以,你別來招惹我,我沒輕沒重的,失手誤傷你就不好了。」 說罷,她甩下疼的眼眶紅了的陸夢瑩,轉身上了樓。 將房門反鎖,慕婉這才從行李箱內翻出幾樣藥材。 她不想被陸家人知道此事,不然又會鬧出不少事端,便躲在房間里,偷偷熬藥。 葯熬好後,她盛了一碗葯湯,放涼了,隨即將陸澤卿扶起來,在他身後塞了枕頭,讓他靠着,一口一口地喂他喝下去。 陸澤卿根本不會吞咽,一碗葯足足餵了一個小時,弄的到處都是。 慕婉沒有一點不耐煩,只覺得心疼這個男人,昏迷的這半年,他受了太多罪。 「澤卿,十年前,你是我救過來的,這次,我也一定會救你。」 慕婉蹙着眉,抬手摸了摸陸澤卿英俊蒼白的臉,滿眼憐惜,她身子向前探了探,豐滿性感的櫻唇落在男人光潔的額頭上。 「我等你醒過來。」

《虐錯了!植物人老公跪着求復婚》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