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女帝,你的太傅又病嬌了
女帝,你的太傅又病嬌了 連載中

女帝,你的太傅又病嬌了

來源:google 作者:霍幼吾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紀輕雲 蘇明嬌

【太傅】【女帝】【雙強】【馬甲】【打臉】上輩子,蘇明嬌想要平淡一生,一生一世一雙人用盡手段扶持江淮坐上了皇帝寶座之後,他竟然將她刨腹挖心,還誅了她九族!重活一世,她怎麼能夠甘心!皇帝而已,她能扶得起一個,就能扶起第二個!若是還不聽話,她也不是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韙,登基稱帝!後來,一直跟在她身後的少年將她抵在樹上,小狼狗一樣死死的盯着她,字字情深:「姐姐若是想篡位,先篡了朕這後位,可好?」人人都說國子監景延景太傅清心寡欲,卻甘願臣服;人人都說恭順侯府小侯爺謝辭言洒脫不羈,卻因一面之緣畫地為牢;人人都說南陵國師沈沉言大公無私,卻獨對一人方寸貪戀「那你呢?陛下?」「我對你,是膽小懦弱之人的一腔孤勇,是謹小慎微之人的放肆攻佔,是奸佞陰險之人的忠貞不二,是清貴自持之人的欲罷不能」展開

《女帝,你的太傅又病嬌了》章節試讀:

「世子?世子!」杜冰兒腿肚子一軟,好不容易站起來,又差點摔個狗吃屎。

這國子監在今日之前她自然可以橫行霸道,但是世子是什麼身份,自己是什麼身份她還是清楚。

「嗯。世子。」蘇明嬌點點頭,走到杜冰兒面前,掃了一眼她的額頭,眼神微冷,抬手就給了杜冰兒一巴掌。

雖然盛傳南陵世子是個廢物,文不成武不就的,但是蘇明嬌手下力氣比一般女子大,一下子就把杜冰兒臉上扇出一道紅痕,臉也腫起來老高。

「世子,這是......」王大人急得腦袋上直冒汗,這南陵世子不好惹可是出了名的。

「老子大人有大量,今日之事,就此罷手。」蘇明嬌嫌臟,輕輕吹了吹手。

「你打了人憑什麼說罷了就罷了?就憑你是世子嗎?」杜冰兒狗急跳牆,慌不擇言之下脫口而出。

蘇明嬌冷笑,轉頭看着她,一字一句,「對,就憑我是世子。」

杜冰兒被蘇明嬌看得心頭髮慌,根本不敢直視蘇明嬌的眼睛,平日里的囂張氣焰全都消失無蹤。

「杜冰兒,閉嘴!毆打同窗,罰你禁足七日,抄規矩七遍。」王大人這是兩邊都不想得罪。一日抄一遍,不算是為難。

「七遍!」

「七遍?」

杜冰兒和蘇明嬌的聲音同時響起。只不過杜冰兒語氣之中全都是難以置信,而蘇明嬌則是疑惑,居然才七遍?

「王大人,你竟然讓我抄七遍規矩?」杜冰兒大喊大叫,彷彿抄七遍規矩就能要了她的命一樣。

「別人都說君子動口不動手,偏偏我不是君子。」蘇明嬌走上前去,一抬手又給了杜冰兒一個巴掌。

「也都說好男人不打女人,偏偏本世子就不是好男人。」蘇明嬌話音剛落,又是一個巴掌落到杜冰兒的臉上,發出清脆響亮的聲音。

當然不是好男人,是好女人。

杜冰兒捂住腫成豬頭的臉,卻不敢還手。

「王大人,一個月之內,我不想在國子監遇見她。規矩嘛,不多抄幾遍怎麼記得住?」蘇明嬌勾起一個玩味的笑容,「五百遍,抄完送到本世子府上!」

杜冰兒聽到五百遍差點昏厥過,她本來不好學,寫字就十分拙劣費勁,五百遍還不得把手腕抄斷?罷了罷了,得罪不起,大不了多找兩個人替自己寫了。

「哦,對了,本世子玩世不恭,文不成武不就,偏偏寫得一手好字,是不是杜小姐親手寫的,本世子一看便知!」蘇明嬌彷彿看穿了杜冰兒的注意,補充了一句。

「王大人,分明是世子先動手,怎麼要我抄規矩?」杜冰兒氣急敗壞。

「一個巴掌拍不響啊,杜小姐,不是你先惹我,我為什麼會打你呢?」蘇明嬌無辜的說。

方才她是怎麼欺負那姑娘的她可是看見了的。

「世子!世子!世子!」姜姜提着裙子跑過來,「世子快走!那群姑娘又來了!」

蘇明嬌上一刻還很淡定的面色瞬間垮掉,立刻腳底抹油,撒丫就跑,還不忘威脅,「王大人,若是你做不到,把你換了本世子還是做得到!」

蘇明嬌一邊跑一邊抱怨,這幫女人真的是吃飽了沒事幹,為什麼整天把目光放在她身上?

她們若是沒事做怎麼不幹脆進宮啊?去玩兒宮斗啊,什麼明爭暗鬥、爭風吃醋,陰謀陽謀全部算上,斗死一個算一個,全都斗死她好清靜。

總歸好過現在跟着她堂堂世子爺追趕吧!

蘇明嬌躲到一處假山後面,心累的對着對面池塘里的錦鯉自愛自憐起來:

怎麼大家都是女人, 她們就可以這麼清閑呢?明明世人都說她才是南陵第一閑散人,她怎麼沒覺得呢?

好吧,雖然她的事情也就是每天化名蘇明驕扮成男子吃喝玩樂什麼的,但是每天躲避一群如狼似虎的美人她也是有壓力的!

堂堂南陵世子,她覺得自己真是憋屈到老家了。簡直和做鬼的時候有得一拼。

「欸?人呢?方才我還看見的!」

不遠處一個個打扮得花枝招展的美人面面相覷,四下張望。

「怎麼一轉眼就不見了?」

「世子!世子!」姜姜追過來,瞥了一眼假山的方向,立刻朝着另外一個方向追過去。

「世子,世子!您慢一點啊!不要摔着了啊!」

美人們一聽,頓時蜂擁而上,蘇明嬌只是覺得一陣七彩祥雲從自己面前飄過去,「世子爺!等等奴家啊!」

蘇明嬌:「......」

姜姜今晚有雞腿吃。

作為南陵唯一的世子爺,一到大欽各家高官顯貴使出了渾身解數,給她的後宅添了數十個環肥燕瘦的美人。

可是,就算是她有心,也沒有作案工具啊!

數十個美人沒有一個得到世子爺的寵愛,本來是盼望着專寵的美人們現在只要求世子爺能夠和她們早日發生些什麼,是誰都已經不要緊了。

蘇明嬌對此十分惆悵。

不過蘇明嬌現在還有更棘手的事情要面對——紀輕雲。

無數愁緒湧上心頭。

「哎!」蘇明嬌輕嘆一句,「本世子這世子之位不好做啊!」

「哎!」蘇明嬌再嘆,「怎麼樣才能讓這些美人快些走開呢?」

「哎!」蘇明嬌三嘆,「紀輕雲啊紀輕雲,你說本世子是做牛做馬報答你好呢,還是大恩不言謝好呢?」

「世子爺以身相許就好。」

熟悉的少年的聲音從假山後面傳出來,蘇明嬌一驚,差點掉進池塘里喂錦鯉。

一剎那間蘇明嬌竟然還認真的想了想錦鯉會不會吃人。

一個少年從假山後面走出來,身長玉立,負手而行,着一襲銀白,唇角還帶着淡淡的笑意。

「姐姐。」少年用嘴型喚道。

「阿雲啊。」蘇明嬌重新看見一個活生生的紀輕雲,忍不住走上前去摸了摸自己曾經用盡全力也摸不到的臉。

「別來無恙,姐姐。」

少年將頭靠近蘇明嬌的耳邊,用僅有兩人才能聽到的聲音輕聲呼喚。

蘇明嬌突然明白了自己的糾結,聽着這個狼崽子的聲音她恨不得立刻扭頭堵住他的嘴,讓他發出一點兒別的聲音!

糾結個什麼啊蘇明嬌!這就是你的人了!

「以身相許,不是不可以。」蘇明嬌笑得像狐狸,勾了勾手指頭,「整個大欽作為聘禮。」

「成交。」紀輕雲笑得風清月朗,眼眸之中深情溺死人,「所以,姐姐也還記得,對么?」

當他聽到蘇明嬌說報答的時候他便知道,蘇明嬌和他一樣,都擁有上一世的記憶了。

「對。」蘇明嬌心中苦澀又甜蜜,「你什麼時候膽子這麼大敢孤身一人闖皇宮了?」

「為了姐姐,這算什麼?姐姐說江山為聘,要我顛覆這個王朝我不也眼睛也不眨一下就答應了么?姐姐,我不是小孩子了。」紀輕雲雖然在說他不是小孩子了,語氣卻還像是在撒嬌。

「嗯,不是小孩子了。」

蘇明嬌還不知道,不久之後她就會身體力行的知道什麼叫做「不是小孩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