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女帝與太監
女帝與太監 連載中

女帝與太監

來源:google 作者:不好意思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丁威 樂槿如 軍事歷史

【假太監+系統+大家都知曉+撲朔迷離劇情】「娘......哦不,皇后娘娘,我,我……」他嚇得語無倫次,一骨碌滾下床她哈哈哈嬌笑:「怎麼混進宮的?」「回娘娘,我說摔壞了大腦,自己都不知道,你信嗎?」他機智幽默風趣搞笑她艷冠天下柔情萬分她從皇后到女帝他開局太監,最終成帝王他的目標: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展開

《女帝與太監》章節試讀:

皇宮。

紅色高高的圍牆,比普通房屋還高几倍,高到幾個人搭人梯都爬不上。

皇宮內,金碧輝煌又不失神聖和莊嚴。

剛踏入皇宮。

【叮!恭喜宿主皇宮簽到!獲得神力丸十粒、銀子十兩、《龜速神功》一本。】

「……這?」丁威。

神力丸能增強身體強度。

銀子就更不用多說,能買萬物。

這龜速神功是什麼鬼?

像烏龜一樣在地上爬行、強身健體健身?還是龜兔賽跑?比耐力比速度?

系統也沒提示也沒說明。

帶着疑惑,也沒考慮和細想,直接點擊存儲。

進入皇宮。

新人都要有一位「老太監」師父,而不是進來就直接上崗上線伺候娘娘或干雜活。

師父是指路人,目的是讓新人在皇宮不隨便犯罪。

哦,不對,是不能隨便犯錯。

丁威被陳公公帶到一座小院子。

裏面迎出一位老太監,尖着嗓子。

「哎呦!這又要給我添負擔呀!」

陳公公打着哈哈道:「李公公,這小子機靈,憑你的手段,不用**多久,就能送去伺候主子領賞。」

等陳公公介紹完離開後。

丁威懂事的拿起院子的掃帚準備打掃院子。

李公公沉下一張老臉,冷冷道:「站住!小丁子,在皇宮不能犯錯,犯錯可要死人。」

小丁子?

窩日,我的丁子『器』勢洶洶可不小。

雖然比不上畜生馬匹的,但和後世黑哥可有的一拼。

丁威『嗯!』的點了點頭「師父,我記住了。」

「在皇宮內,最忌什麼?」李公公面無表情望着丁威問道。

最忌什麼?當然最忌不能碰宮裡的女人了,還能最忌什麼。

心裏雖這樣想,可絕對不能這樣說。

丁威認真想了想影視劇中的情節,回復道:「最忌以下犯上。」

李公公板着的臉抽搐了一下,不可察覺的笑一閃而過。

「知道就好,記住,你的命都是主子的,主子喊你上刀山下火海,你都照去不誤。」

「還有,在皇宮,不該問的別問。」

「不該看的別看,不該說的別說。」

「當一個傻子才能活的更久。」

當傻子?為了當傻子我還大費周章來皇宮幹什麼?傻子才去當傻子。

想歸想,丁威還是點了點頭表示贊同。

李公公又喋喋不休。

「宮中的規矩一時半會教不完,在宮中,還要機靈,要靠自己悟……」

「不懂的地方你就多學多問吧!」

別人要學二個月的宮廷規矩。

丁威十幾天時間就完全學完學會。

在這十幾天的時間裏。

丁威簽到積攢了許多這世界沒有的東西。

偶爾出去給李公公買酒買下酒菜。

對於他何來的銀子,李公公可從來不關心不過問。

在每個老蔭比太監眼裡,教會小太監生存,就的壓榨一下他,算作對自己的孝敬。

當然,晚上丁威還偷偷練練龜速神功……

這日,丁威又準備去買酒買菜。

眼前是地上跪伏着一群身子在瑟瑟發抖的太監。

偏房傳來陣陣皮鞭抽打聲和哀嚎聲。

頃刻,聲音戛然而止。

幾個太監抬着一具血淋淋的屍體出來。

這他媽也太血腥、太暴力、太震撼。

手上拿着鞭子出來的白衣宮女看着還傻獃獃站着的丁威。

杏眼一瞪,揮鞭一指。

「就你,來!」

丁威心頭一凜,瑪的,好死不死站這幹嘛,還沒開始享福,難道就要被活活抽死。

可不能被這樣抽,要抽也是自己主動。

雙腿像灌了鉛,但身子不由自主跟了過去。

等他倆進了屋,跪伏地上的所有太監慢慢直起身,摸了**口,長長舒了口氣。

過了一間間裡屋,裏面越來越寬敞,流光溢彩,雕樑畫棟。

來不及過多的欣賞打量和讚歎。

丁威戰戰兢兢問「去哪挨抽?」

女子停住腳步迴轉頭,沒好氣的道「去給皇后娘娘搓澡,再抽你!」

搓澡,登場就給皇后搓澡!

還需要男人搓,未必男人搓搓的更乾淨更舒服?

雖然太監不算男人,但好歹也算半個男人。

丁威不敢多問,心也放鬆了許多。

可轉念一想,剛剛打死一個太監,現在搓完澡還要被抽死,這不是架着往火上烤嘛!

想着想着他嚇的放慢了腳步。

白衣宮女看其未跟進,迴轉頭怒瞪了他一眼,還未等她發火。

丁威哆嗦着問道:「搓完澡能否不被抽,能活命?」

白衣女子輕蔑一笑「看你表現!」

草泥馬,在皇宮,難道命真如草芥。

付出了勞動不說,動不動喊打喊殺,這他媽誰受的了。

現在也由不得他。

白衣宮女用鞭子在背後頂着他的後背,推着他往前走。

走過一廳堂,又轉過一道屏風。

裏面霧氣繚繞,淡淡的香氣撲鼻而來。

漢白玉池子邊遠遠的站着許多手捧干巾靜候着的宮女。

諾大的池子里,背對着丁威一女子霧鬢雲鬟(wubinyunhuan),肌膚如玉,白玉般的肌膚和池邊的漢白玉交相輝映。

這……彷彿就是西遊記天宮嫦娥洗澡的瑤池場景。

霧朦朧!

池朦朧!

人朦朧!

「娘娘,人帶來了。」白衣宮女聲音輕柔的說道,和剛才和丁威相處時判若兩人。

「嗯!脫了吧!」池中女子聲音慵懶,威不置疑。

「是!」

「……」丁威大驚失色,嚇的夾起尾巴,情不自禁夾了下雙腿。

這倒不是因為臉皮薄害羞不好意思,而是……實在脫不得。

早知道要幫娘娘搓澡,還不好辦,本體躲起,請出替身人偶。

可現在根本沒機會偷梁換人,要是露餡可直接砍頭。

讓丁威絕望的是,遠遠還站着眾多的宮女。

就在丁威瑟瑟發抖思考良策磨磨唧唧之時。

白衣宮女一招手。

兩個宮女虎狼一樣上前,開始野蠻的撕扯扒拉他的衣衫。

「別別別!我自己脫。」

兩宮女根本不理會他,將他外衣三下五除二褪去。

內襯即將不保之際。

丁威慌急的大喊「別脫了,再脫就沒朦朧美!」

「……」

「……」

頃刻,眾人死寂一樣的安靜。

耳邊所能聽到的只有恆溫水勻速濺墜池子的水流聲。

在現場,除了皇后,誰還敢有人如此放肆大聲說話的。

丁威的心臟『砰砰砰』直跳,彷彿就要跳出嗓子眼。

池子中掌握所有人生死的她緩緩的轉過頭。

兩彎似蹙非蹙煙眉。

雙目猶似一泓秋水,明亮,乾淨。

彷彿又如同一汪深不見底的幽潭,動人心魄注視着丁威的眼睛。

丁威被驚的目瞪口呆,喉嚨不自覺的咕嚕吞咽着口水。

《女帝與太監》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