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跑啊!反派瘋批暴君拿錯劇本啦!
跑啊!反派瘋批暴君拿錯劇本啦! 連載中

跑啊!反派瘋批暴君拿錯劇本啦!

來源:google 作者:未小兮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沈慕之 沈睿

十八線演員雲軟穿進了她接下的劇本里,成為了炮灰女配雲軟軟睜開眼,男主沈睿之正要一劍送她歸西她撲通一聲跪下,抱住了他的大腿「殿下,我錯了!」從此,雲軟軟為保狗命,一路按照劇情開掛,幫助沈睿之剷除大反派沈慕之,助他登上太子之位,大腿抱得穩穩噹噹當她準備功成身退,去封地做條鹹魚的時候…本該領盒飯的沈慕之殺了回來,一劍砍掉了沈之睿的頭雲軟軟:???男配,你好像拿錯劇本了喂!雲軟軟嚇得趕緊跑路,剛跑到門口就迎面撞上沈慕之她撲通一聲跪下,抱住了他的大腿「殿下,我又錯了!」【只想保命的炮灰女配雲軟軟X喜怒無常的腹黑暴君沈慕之】裝逼一時爽,追妻火葬場小甜文,略沙雕,全架空,勿考究展開

《跑啊!反派瘋批暴君拿錯劇本啦!》章節試讀:

坤和宮。

「你真的要離開嗎?」

「太后,軟軟也很捨不得您,可是軟軟不得不走啊。三年前軟軟曾當眾示愛三皇子,惹得他厭惡。

如今三皇子登上太子之位,太子妃人選已定,只怕今後無論是太子還是太子妃都不會寬待軟軟。

即便太后疼愛,也終有護不住軟軟的一天,倒不如早點離開,也好消了當年的恩怨。」

雲軟軟抬起手帕,擦了擦眼角邊的眼淚,哭得梨花帶雨楚楚可憐,叫人見了忍不住心疼。

太后起身將雲軟軟從地上扶了起來,用手帕給她擦了擦淚水,越看越心疼。

軟軟是她的侄女,從小父母雙亡,她便將她帶回坤和宮,親自將她養大成人。

這孩子從小就長得美,有着朝城第一美人的稱號。

一張鵝蛋臉,一雙柳葉眉,肌膚如雪,雙眸猶似一泓清泉,明亮又靈動。她像極了天邊飄着的雲朵,柔軟又聖潔,讓人忍不住想要護在心尖上。

太后越看越心疼,越想越難受,眼角邊不由得閃了淚光。

「你這孩子什麼都好,他怎麼就這麼沒眼光,瞧不上你呢?庶出就是庶出,即便當上了太子,也搬不上檯面兒。」

「太后,您別說了,一切都是軟軟的錯。」

「罷了罷了,事已至此,離開或許對你來說是件好事。」

太后將雲軟軟抱在了懷裡,重重的嘆了一口氣。

「你回到你父親的封地以後,便常常給哀家寫信,若有什麼缺了,或者有人欺負你了,定要告訴哀家,哀家一定會替你做主的。」

雲軟軟點了點頭:「多謝太后,軟軟一定會想念太后的。」

「好,好。」

離開坤和宮,雲軟軟遇到了未來的太子妃陸君雅。

「你真的要走嗎?」

雲軟軟堅定的點了點頭。

「你為什麼這麼堅決?其實,我也捨不得你離開的,你要是走了,我連個說話的人都沒有。」陸君雅握住了雲軟軟的手:「要麼,再考慮考慮?」

雲軟軟笑着鬆開她的手,然後雙手搭在她的肩膀上。

「你馬上就是太子妃了,以後要母儀天下的,你身負重任,未來會很忙的。」

聽到這話,陸君雅臉上立即浮起了一層紅暈。

「還沒成婚呢,你不要亂說。」

「婚期在即,該是你的絕對跑不掉,天下之大,再沒有比你更優秀更適合的人了。」

雲軟軟頓了頓又道:「你好好輔佐太子,創個太平盛世,我在封地這碗閑飯能不能保得住,全靠你了。」

「你放心,若我在位必不會讓你受委屈。」陸君雅一臉認真。

告別陸君雅,雲軟軟回頭看了一眼身後的侍從,露出了一抹不同於剛才的笑容。

「離別哭戲和吹彩虹屁,哪場演得更逼真?」

身後的於樂抬頭看了雲軟軟一眼沒出聲,這三年來她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的本事爐火純青。

整個劇本從上到下,但凡是有前途的,沒有一個跟她關係不好的,他早已習慣,偏偏她每次都要問一遍,以炫耀她高超的演技。

「唉,就我這演技,要哪天能重新穿回去…」

不拿它十個八個影后大獎都不可能。

於樂已經能全文背誦了。

兩人在宮道上沒走多遠,便迎面遇見了一個人,從前的三皇子,當今的太子,沈睿之。

雲軟軟當即就收了表情低頭行禮,她的計劃里並沒有離開前在他面前刷一波好感的這一環節。

「拜見太子。」

「你還沒走,就開始把我當陌生人了嗎?」

「太子殿下,禮數壞不得。」

「那你當初撲我腳下,抱着我的大腿,也是禮數?」

「太子殿下,往事莫追。」

「你倒是走得瀟洒,你可知…」

雲軟軟忽然跪了下來,音量放大好幾倍,打斷了沈睿之的話。

「軟軟拜見皇上,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

沈睿之順着雲軟軟跪下的方向看過去,在宮道的盡頭,遠遠的一條路上,皇帝的鑾駕路過,正準備拐彎,並不打算往這邊來。

聽到雲軟軟的聲音,皇帝轉過頭來,命人停下了鑾駕,朝着他們揮手,示意他們過去。

沈睿之回過頭看了雲軟軟一眼,咬着牙低聲道:「你倒是眼睛夠尖,嗓門夠大。」

「太子殿下,見了皇上,得叩拜,這是禮數。」

「你可真是一如既往的聰明。」

果不其然行禮之後,皇帝果然留下了沈睿之議事,雲軟軟趕緊溜之大吉。

郡主府。

回到房間里,雲軟軟「砰」的一聲,關上了房門。

她脫掉披風隨手一扔,然後一屁股坐在了榻上,兩隻腳隨意的搭在桌子上。

「倒茶。」

雲軟軟手一伸,一杯茶放在了她的手掌心裏。

「捶背。」

一雙手趕緊在她的背上專業的錘了起來。

「舒服。」

「出個宮都要男主女主老的小的挨個兒應付一遍,還差點走不出宮門,你說我容易么?」

「不容易,太不容易了。」

雲軟軟身後的侍從感嘆一聲,給自己也倒了杯茶。

「小於啊,三年了,三年了,我已經整整加班三年了!這三年,為了保住小命,我膽戰心驚,如履薄冰,不停的刷好感,抱大腿,我快瘋了!」

「辛苦,姐,你太辛苦了。」

這會兒於樂也跟着十分的感慨,三年前身為小助理的自己和自家藝人雙雙穿越,實在太難了,總算是熬出頭了!

雲軟軟桌子一拍,她道:「上酒,慶祝我們苦熬三年,終於殺青!」

「軟姐,你認真的?」

「我認真的,怎麼了?」

「昨天不是還說咱辭別流程走完,今天馬上就捲鋪蓋去封地坐吃山空嗎?」

「不差這一天,姐高興,上酒!最烈的那種!」

「那行,咱今天不醉不歸!」

「不醉不歸!」

於樂吩咐下人一口氣搬了近百壇酒進來。

雲軟軟目瞪口呆的看着這密密麻麻的酒罈子。

「小於,你認真的?」

「軟姐,我認真的。這些都你在郡主府所有的藏酒,都是那些有錢大佬們送的,每一壇都是價值連城的好貨。你反正帶不走,與其留着便宜了別人,不如自己喝了。」

「可這麼多酒,我喝完得酒精中毒吧?」

「軟姐,咱接下來就是有錢有地有自由的人了,喝不完沒事,每罈子嘗一口,剩下的,洗地板。」

「小於,來這三年,你學會驕奢淫逸了啊。」

「軟姐,咱卧薪嘗膽三年,馬上下半輩子就剩榮華富貴了,不如今天就先適應適應?」

「好!」雲軟軟一拍桌子,拿起一壇酒揭開:「驕奢淫逸,從我做起。」

「乾杯!」

「乾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