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偏執甜撩:病嬌大佬被寵成小嬌嬌
偏執甜撩:病嬌大佬被寵成小嬌嬌 連載中

偏執甜撩:病嬌大佬被寵成小嬌嬌

來源:google 作者:鹹魚小朋友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夏言俞 沈諭 現代言情

【互寵蘇欲高甜雙病嬌娛樂圈】她戀他成痴,病入骨髓:「你是我的,想把你藏起來」他愛她成魔,無葯可醫:「那我買一個島,你把我藏起來就我們兩個,好不好?」他們曾都是從深淵爬出來的人,他們成為了對方唯一的救贖ta不愛這個世界,只愛ta,卻為了對方,嘗試接受這個世界*人前冷血無情的大佬,人後竟主動邀寵:「那你親親我」人前人畜無害的仙女,人後竟將某花旦封殺:「她碰了我的人」展開

《偏執甜撩:病嬌大佬被寵成小嬌嬌》章節試讀:

微風習習,倚坐在靠椅上的人兒輕闔着眼,如瀑布般的黑髮披散在肩頭,垂落至腰間。

幾縷俏皮的髮絲隨風輕拍着臉頰,彷彿戀人般的輕撫。

夢中那男人又纏住了她,灼熱的氣息噴薄在她的耳畔,連呼吸都帶着欲,惹得懷裡的人兒嬌軀輕顫,宛如再也經不起雨水拍打的嬌艷小花。

她抵在他結實的胸膛上的手動了動。

她好累,不要了。

可男人似乎沒打算就這麼放過她。

皎潔微涼的月光照進來,牆上的兩道身影糾纏不休。

情到濃時,他垂眸看着她那濕蒙蒙的雙眼,帶着喘息的磁性嗓音在耳邊響起,「這麼舒服?」

回應他的便是放在後背上的小手用力一抓……

她睡得暈乎乎的,深陷夢境,如蝶翼般的睫毛輕輕顫着。

不經意間翻動了下身子,蓋在身上的白色毛毯隨之掉在了地上,一陣微風吹來,姣好的身段以及那一張由上帝精雕細琢過的臉暴露在空氣中,膚如凝脂,在燈光的映襯下,白凈得過分。

突然,身子被人推了推,帶着某種急迫,「醒醒——」

夏言俞動了動,睜開雙眼,睡眼惺忪,一臉的茫然,一時之間分不清現實與夢境。

陳思思湊近她,神秘兮兮,「你家那位回來了?」

夏言俞抬手,食指纏繞着髮絲,撩到耳後,有種慵懶的性感,「嗯?」

一舉一動,都帶着致命的誘惑。

「你怎麼知道的?」

反應過來的夏言俞反問道,看上去有點呆萌。

睡着的夏言俞和醒着的夏言俞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陳思思從包包里掏出了一面鏡子,鏡面對準了她脖子上的證據,示意她自己看。

夏言俞看着鏡子里的自己,還細細研究了一番,眼裡划過一抹遺憾。

唔……種的草莓太小了,若不是太靠近,都看不見了。

那男人從不在她的脖子上種草莓,若不是昨晚她用了些小手段撩撥了下他,他一時失控……

夏言俞想着,思緒都有些飄遠了。

直到陳思思試探性的聲音傳來,「那你接這部戲,他……知道嗎?」

這部戲男女曖昧戲份不少,身體接觸更不用說……最重要的是,還有不少打戲。上一次夏言俞在片場里吊威亞出現了意外導致受傷,雖然只是造成了輕微的腦震蕩,但那個男人差點沒一把火把片場燒了,甚至讓那部戲在審核期間被卡死。

而夏言俞也息影了大半年。

至於原因,對外說是養傷,實際則是因為那男人又犯病了,重度病嬌偏執認知障礙。

「應該……知道吧。」

畢竟原本遠在國外的男人卻在昨晚回來了,本說好要出差一個星期的。

「呃——」陳思思狠狠地咽了咽口水,「我現在去非洲避避風頭,還來得及嗎?」

她雖不是主謀,但也是共犯,知情不報。

夏言俞站起身,揉了揉有些酸脹的腰,餘光忽而瞥見了一道頎長的身影,一愣,張了張嘴,「來不及了。」

只見門口處,男人踩着日光走來,身披着一件灰色風衣,純白色的內襯,扣子完整地系在了領口上,一絲不苟。視線往下游移,煙灰色休閑長褲被熨燙得妥帖,腳下是特定的鞋,就連鞋帶都是獨特的打結方式。

當看清那張臉時,陳思思面無血色。

那是一個格外年輕英俊的男人,五官立體,稜角分明,細碎的短髮下,更襯得他輪廓如琢。

他身上有一種野性,讓人不由得聯想到黑夜裡的孤狼,但骨子裡卻透着貴氣。

兩種矛盾的結合,讓他的氣質顯得獨一無,不容小覷。

兇狠中卻又不失高貴。

這便是沈諭,這兩年里影視圈的**爺。

導演挺着啤酒肚上前,臉上滿是諂媚的笑,「沈總大駕光臨,王某受寵若驚啊。快,快請坐。」

旁邊的林壯壯看了一眼沈諭。

嘖嘖嘖,老闆進來後,就盯着夏小姐看,那眼神……一瞬不瞬的,望妻石也不過如此了。

「今天剛開拍?」沈諭收回視線,聲音低沉。

王導點了點頭,「是的。」

沈諭淡淡地問道,「主角都定了?」

「是的。」王導忙不迭地點頭,甚至還想招手讓男女主角過來,「主角都定……」

「定」字音還沒落下,便接受到了男人的一記冷眼刀子。

王導一臉的茫然,他說錯話了?

他試圖從男人的臉上分析出什麼情緒,卻無果。

王導斟酌着用詞,換了一種方式,試探性地問道,「不知沈總這次來,是有何指教?」

沈諭薄唇輕啟,雲淡風輕地吐出了兩個字,「試鏡。」

話音一落,片場陷入了一種詭異的寂靜。

就連夏言俞看向他的眼神里,也多了幾分驚訝之色。

試鏡?是她理解的試鏡嗎?

陳思思也朝着林壯壯發送了詢問的信號。

後者則是一臉的無辜。

午夜時分,林壯壯接到了老闆的命令,讓他與劇組協商違約之事。

林壯壯冒着生命危險提醒道,「老闆,醫生說了,要培養夏小姐的興趣愛好,這部戲既然是夏小姐接的,我們截胡了,是不是……」

那端的男人沉默了。

林壯壯不知想起了什麼,再一次開口了,「您買通了醫生,跟夏小姐說您的病情有了好轉……」

若是這次貿然協商,可能會暴露。

回應他的是掛斷聲。

他本以為這是有效勸說。可沒曾想,他家老闆一大早就殺進了片場,竟是為了試鏡?

他怎麼覺得,老闆的病更嚴重了。

商業大佬進軍演藝圈?

「沈總,您這是在開玩笑嗎?」王導此刻也蒙了,一臉的我是誰,我在哪兒,我在幹什麼。

沈諭涼涼地睨了他一眼,神色陰晦不明。

王導被看得心生寒意,舔了舔唇,小心翼翼地問道,「那您是想參演什麼角色呢?」

若沈諭是想體驗一番,給他安排個特演,這也是一個噱頭,能為這部劇增加不少熱度。

但男人幽幽地吐出了三個字,「男一號。」

「這……」

《偏執甜撩:病嬌大佬被寵成小嬌嬌》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