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拼婚後夫人要離婚小說
拼婚後夫人要離婚小說 連載中

拼婚後夫人要離婚小說

來源:外網 作者:厲凉臻宋安之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厲凉臻宋安之 都市言情

「擇日不如撞日,厲少,我們今天去離婚吧。」「厲少,我就是個渣女,你說,你看上我哪裡了,我改!」「厲少,你要顏有顏,有錢有錢,我這顆牛糞真配不上你。」……宋安之就想臨時拼個婚,好回去繼承億萬家產,誰知道瞎了眼蒙了心招惹了全庄城最惹不得的主兒。上天入地,寵她入骨。可問題是,她就想當個單身渣女。「請神容易送神難,想離婚?下輩子都不可能。」宋安之慘兮兮:「全球美女千千萬,厲少何必想不開非要在我這顆歪脖子樹上弔死?多虧。」「吃虧是福,我願意便宜你。」宋安之:「……」你大爺!展開

《拼婚後夫人要離婚小說》章節試讀:

宋瑩驚恐地看着宋安之,轉頭就跑。
宋安之輕點腳尖,眨眼間就握住了宋瑩的肩膀,狠狠一個過肩摔。
啊!!!
宋瑩疼得哇哇大哭。
保安們終於有反應了,跑過來攙扶宋瑩,「小姐,你沒事吧?」
「你們是眼瞎啊?我這樣子像沒事嗎?還不趕緊送我去醫院!」宋瑩疼得齜牙咧嘴,不忘衝著宋安之大聲嚷嚷,「你給我等着!宋安之!我不會放過你的!」
宋安之好笑地掏了掏耳朵,不急不緩說,「誰送她去醫院,誰就被開除了。」
保安們扶着宋瑩的胳膊一僵。
宋安之懶得再管,整理下衣服進了電梯。
會議室里,股東大會已經開始十分鐘了,宋寧遠正加快會議進程,生怕宋瑩攔不住宋安之,讓她過來搗亂。
宋安之一腳踹開辦公室的門,氣場又颯又野地走進來,「抱歉,我來晚了,麻煩宋先生讓讓位置,這裡不屬於你。」
她鏗鏘有力地趕人,身後跟着幾名資深律師,為首的就是給宋安之母親紀如雪立遺囑的那位。
宋寧遠尷尬地坐在座位上,起來不是,不起來也不對。
他握了握拳頭,強撐着氣勢說,「安之,這裡是公司,你別鬧了,有什麼話回家說。」
「我今天來說的就是公事,王律師,麻煩你當眾宣布下我媽遺囑的內容。」她敲了敲宋寧遠的桌面,「宋先生,相信你也不想被我以極其不和諧的手段請出去,你說呢?」
她一身幹練的黑色職業裝,站在宋寧遠跟前,氣場強大得跟當初的紀如雪如出一轍。
宋寧遠臉色陰沉,不得不起身。
宋安之心安理得地坐在宋寧遠的位置上,面色清冷,「開始吧。」
王律師播放紀如雪的遺囑,同時大聲誦讀。
簡單來說就是把手上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全都給了宋安之,為了防止宋寧遠心懷不軌,紀如雪有一份加密文件,如果宋寧遠敢傷害宋安之,將會被全部公之於眾,到時候宋寧遠會一無所有。
宋寧遠氣得臉色鐵青,可是對於紀如雪口中的機密文件,他有幾分忌憚。
「各位都聽清楚了?從今天開始,我就是宋氏的董事長,誰不服氣現在就離開,你們手上的股份,我出市場價格雙倍購買。」
「宋安之,你這是幹什麼?在座的都是公司元老,是長輩,你怎麼可以這麼無禮?」宋寧遠訓斥。
宋安之淡淡瞥他一眼:「這裡是公司,麻煩叫我宋董。」
「這份材料是我述職報告的其中一部分,各位可以看看。三年前我畢業於賓夕法尼亞大學工商管理專業,回來之前在全球最有價值的公司排行榜第一的公司任職執行董事。在座的各位可以看看我的履歷和業績,相信宋氏在我的帶領下只會比原來更好,而不會比糟糕的現在更加糟糕。」
宋寧遠傻眼了,他怎麼不知道宋安之這麼厲害?
「這都是你亂編的,誰知道是不是真的?」
「證書可以查,電話可以打,也只有宋先生這種鼠目寸光的人才會不懂這些。」隨後,宋安之翻閱了財務總監交上的報表,冷笑一聲,「這種低級的作假手段也只有你這種什麼都不懂的人才會相信,這種東西交上來就是浪費時間。」
「你!」
宋安之看一眼瑟瑟發抖的財務總監:「兩條路,自己辭職,移交法辦。」
「我、我辭職!」
財務總監嚇壞了,迅速離開辦公室。
財務總監是宋寧遠的左膀右臂,就這麼被宋安之幾句話嚇跑了,宋寧遠不甘心。
「宋安之,你鬧夠沒有?你想做董事長?你看看你外面的風評,你夠資格嗎?花天酒地,打架鬥毆,還害死了你沒出師的弟弟……你有什麼資格做董事長?」
宋安之似笑非笑:「虎父無犬女,你都好意思坐這裡,我怎麼就不好意思了?」
她打開電腦,隨便敲了幾個鍵,碩大的屏幕上就出現宋寧遠在酒吧鬼混的視頻,不僅僅有宋寧遠,還有好幾個在坐的股東。
她翹着二郎腿,弔兒郎當地問,「我有資格嗎?」
視頻上涉及的股東尷尬極了,紛紛低着頭。
「既然各位都沒有意見了,從今天開始宋先生就從董事長辦公室搬出去,以後宋氏有我帶領……」
「我不同意!」宋寧遠陰沉着臉,嚴肅說,「我不同意你拿股東的利益開玩笑,你想坐穩這個董事長?可以,但必須經過考驗。」
宋安之勾了勾唇,就知道宋寧遠這個老狐狸沒那麼容易被趕走。
「說說看。」
宋寧遠拿出一份文件:「城南的文旅項目陷入擱淺,你真要有能力就去處理好。」
宋寧遠話音剛落,股東們心裏開始敲小鼓。
城南項目可是個燙手山芋,宋寧遠自己都處理不了,這是故意為難宋安之。
宋安之接過文件往旁邊一丟:「醜話說前面,項目我要是處理好,你再不讓位,看見那份加密文件了嗎?宋先生,好好掂量掂量後果。」
說完,她拿着文件洒脫朝外面走。
倒不是妥協,而是她自己也清楚,就算她合法繼承了公司,眼下也很難服眾,她正好需要一個漂亮的項目來讓自己站穩腳跟。
離開宋氏,她給孫岩打電話,「給我查下城南文旅項目怎麼回事,五分鐘給我結果。」
城南。
安虞正坐在優雅精緻的茶台前燒水泡茶,對面坐着一臉清冷的厲凉臻。
「回來怎麼也不說一聲,我好去接你。」
「有事耽擱了。」厲凉臻慢慢品嘗,裊裊青煙把他沒什麼表情的臉色熏出幾分柔和。
「有事?」安虞滿眼促狹,「別告訴我去參加了你老岳父的二婚婚禮,硬生生把紅事變白事。」
厲凉臻淡淡抬眸看他一眼,沒說話。
「看來傳言是真的了,你這剛回來就迫不及待跟人小姑娘領證,那丫頭長得是有多漂亮,讓您老人家動了凡心?」安虞喝了口茶,盯着厲凉臻,一臉八卦。
「娶她,能請來神醫牧寶。」
安虞身子一僵,表情都跟着肅穆了,「這丫頭還有這種能耐?」
說起宋安之,在安虞腦子裡只有一個活生生的定義——
禍害。

《拼婚後夫人要離婚小說》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