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破霧飛升
破霧飛升 連載中

破霧飛升

來源:google 作者:想退休的Y 分類:玄幻

標籤: 林逸 玄幻 穆雪妮

【無系統】+【凡人流】+【破碎世界】+【單女主】夜空之上的繁星點點,有人說,那是真仙注視世間的證據世人希望真仙降下福祉,想要得到真仙的庇護,更渴望自己能成為真仙萬人爭渡,可是,通往仙界的那條路上,布滿了無盡的迷霧唯有破霧者,方可飛升......展開

《破霧飛升》章節試讀:

「你到底是誰!」

鏡天看到無數的山魁融入前閣,整個人的氣勢迸發出來,猶如一座大山,向林逸襲殺而來。

可是,林逸卻絲毫不懼,甚至放聲大笑。

「我是誰?我告訴你,我是地獄派來啃食你們鏡中閣的亡魂!你可知道,自恃清高卻滿嘴謊言的人,是要下十八層地獄的!」

說罷,林逸身邊的空氣開始扭曲,無形的壓力從四面八方襲來,霸道地擠壓着自己的身體。

鏡天怒了,他已經顧不上面子了,對林逸出手。

可是,就在下一秒,旁邊的怒吼的山魁王將手中堅硬的磐石丟向鏡天后,手中揮舞着巨樹,眼睛猩紅地沖向鏡天。

山魁王不要命般的衝鋒讓鏡天膽寒,要是挨上一棍,那可不是掉層皮那麼簡單。

無奈,他只能收手,全力與山魁王對撞。

山魁群在前閣引發了混亂,雖然前閣聚集的修鍊者眾多,但是面對失控的山魁,顯得力不從心,只能四處逃竄。

此時,鏡中閣守山弟子問鏡天到。

「要不要喚醒閉關的高層。」

可鏡天卻搖頭。

「不要喚醒,提前出關將影響到他們的修為,我能處理好。所有的前閣守山弟子聽令,將人群保護起來!不要丟我們鏡中閣的臉!」

這邊在打的熱火朝天,而林逸早就逃到前閣之外了。

他依舊用那塊偽裝的石頭,安安靜靜地趴在小路之上。

路過的山魁看到這塊熟悉的石頭,心裏滿是狐疑,估計在想。

「怎麼這味道這麼熟悉,難道王在進攻前還拉了一泡嗎?」

就當它們想要上前查看之時,前閣之中,山魁王集合的怒吼再次響起。

顧不了這麼多,山魁們只能往前閣衝去。

山魁一離開,林逸從偽裝的石頭之中露出頭來。

這次,他一腳將偽裝的石頭踢走,忍受了這麼多天惡臭的他終於不再需要聞着山魁糞便過日子了。

「是時候開溜了,動靜鬧這麼大,我怕鏡中閣高層真的提前蘇醒,到時候我就完了。」

說罷,林逸腳下生風,揚長而去。

三天後。

這是一個邊陲的小城鎮——黃沙鎮。

林逸不分晝夜,跑了三天,終於是精疲力盡,這才選擇在這裡休整。

走出小鎮,遠遠望去,在平原之上,居然有着一條恐怖的黃色巨蛇在不遠處蠕動。

向上望去,看不到頭,向下望去,看不到尾。

這是一條河,但是和平常的河千差萬別。

河中流淌的不是溪水,而是漫天黃沙,名為飛沙吞骨河。

河中的飛沙在狂暴之下,擁有着極高的穿透力,並且越到河流的中間,黃沙的破壞力越恐怖。

林逸之所以來到這條河旁,就是想要越過這條飛沙吞骨河,到達河另一邊的國家,永生國之中。

可是,想要肉身渡河,修為不高者,必定會被飛沙吞沒,就連骨骸也會化作河中的一部分。

誰也不知道,飛沙吞骨河的飛沙走石之中,夾雜着多少自大之人的碎骨。

林逸可沒有自大到能肉身渡河的地步。

所以,林逸選擇了第二種方法,那就是乘坐本地人馴化駝鷹,從飛沙吞骨河的上方穿越它。

可是,剛走出黃沙鎮,天空上,一記長矛從視野的盡頭飛馳而來,直指林逸。

林逸皺眉,連忙躲向一旁。

可是,他不遠處的駝鷹就沒有這麼好運了。

長槍狠狠地刺穿了它的心臟,無情地掠奪了它的生命。

「我都跑了三天了!還追!是狗嗎!」

林逸嘴上一邊罵罵咧咧的,一邊轉頭就跑。

他知道,追殺他的,一定是鏡中閣的人。

可是,剛走出兩步路,不論是後方還是左右兩側,均有數個人影,呈包夾之勢,朝林逸追趕而來。

「真的不給我一條活路啊!」

林逸怒目,腦瓜子飛速旋轉,他可不會束手就擒。

此時,天空中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手掌,引起了林逸不堪的往事。

這個手掌,和父親母親當時面對的手掌,除了大小不同之外,可以說是一模一樣啊!

手中具化長劍,再也遏制不住心中的怒吼,林逸躍起,迎着手掌而上。

當初自己無力抵抗,這次,他不想還像當時那樣懦弱。

可是,越接近掌心,巨大的壓迫差點讓林逸直不起腰。

不遠處,鏡天看到林逸如同飛蛾撲火般,不自量力,居然敢正面迎上自己的放出的手掌,不由輕蔑地笑到。

「你是當我們鏡中閣無人,還是當你是飛升真仙啊?你憑什麼和我打?」

可是,林逸現在腦子裡邊,可不管打不打得過。

面對這個手掌,林逸有說不出的感情湧上心頭。

自己當時的無助,父母眼中的熱淚,這,或許已經成為了他的心魔。

一劍迎着下落的手掌刺去。

「嘭!」

一聲悶響,林逸如同一個小蒼蠅一般,被手掌一巴掌拍到了地上,貼着地面飛出十幾米。

「咳!」

喉嚨湧上一股腥臭味,林逸吐出一抹鮮血。

實力的差距狠狠地給林逸上了一課。

全身的疼痛是林逸這次衝動的代價,這也給自己狠狠地上了一課。

要不是施法者離自己足夠遠,加上自己雙生氣脈的體質,這一掌下來,自己的小命就已經交代在這裡了。

眼看四周,自己已經被包圍,無路可逃。

此時,鏡天的聲音劃破天際。

「我要將你掛在鏡中閣閣門前,被風吹十天,被雨淋十天,被日晒十天,讓大家知道,在我們鏡中閣鬧事,就要付出代價!」

林逸站起,用手擦去嘴邊血跡,在地上寫上兩字。

「破鏡!」

隨後對着鏡天說到。

「鏡中閣的人給我聽好了,我名叫碎鏡,我必將鏡中閣當成一面脆鏡,一拳將它打成一片又一片的碎片,丟與湖底之中,與污泥作伴!」

說罷,林逸轉身,毅然決然地跳入到飛沙吞骨河之中。

鏡天殺到飛沙吞骨河前,一掌拍出,卻被風沙阻攔。

但是,鏡天這一掌的衝擊力,還是有一部分落到了林逸的身上,把剛跳入飛沙吞骨河的林逸推往了河的更深處。

拍進看着面前飛舞的黃沙,鏡天眼中寒光閃過。

「各弟子聽令,飛沙吞骨河之中情況複雜,雖然一個行氣境大成期的初修者跳入飛沙吞骨河之中必死無疑,但是以防生變,所有人在河邊巡守十天!」

「得令!」

……

飛沙吞骨河中,林逸頂着受傷的身體,寸步難行。

「自在意化形,鎧甲!」

全身覆蓋鎧甲,終於,如飛刺般的飛沙走石的攻勢被緩衝了部分。

巨大的狂風讓林逸站不住腳跟,漫天的黃沙更是遮住了他的視線。

鏡天這一掌,讓林逸在飛沙吞骨河中失去了方向,只能靠着鎧甲,一步一步地往前不斷摸索。

可是,禍不單行,鎧甲在飛沙走石密集的攻擊之下,開始慢慢瓦解。

鎧甲消失,飛沙走石化身飛刺,不斷刺向林逸的身體。

就一瞬間,林逸的身體就如同被無數的螞蟻上身啃食,皮膚開始泛紅,有些地方甚至開始出現傷痕。

林逸現在恨不得化作一棵大樹,腳下生根,讓自己能在風沙之中立住身形。

可現實是,一陣狂風襲來,林逸整個人身形動搖,化作一個脫線風箏,整個人飛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