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蒲公英不曾吹過的季節
蒲公英不曾吹過的季節 連載中

蒲公英不曾吹過的季節

來源:google 作者:蕭夢瑤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安瀾 懸疑驚悚 蕭夢瑤

你知道蒲公英的花語嗎?這是她留在世間的最後的一句話你相信這的世上有鬼嗎?我說我能看見鬼,你信嗎?有時,你會發現比鬼更可怕的是人心一個自稱是蒲公英復仇者,在校園內掀起了一場復仇的風雨,同時也把死神少女卷了進來隱藏在黑暗中的復仇者和被稱為死神的天才少女直接的較量這個季節里,再也不會有蒲公英吹過展開

《蒲公英不曾吹過的季節》章節試讀:

三年前,一名本校即將畢業的大四女子,在學校後山坡處不幸身亡,經警方初步判斷,該女子應該是為情自殺。

一年前,一名讀大三的女子,在家無緣無故死在家中,據該校學生說:「該女子惹怒了死神少女。至今還被稱為懸案。

男子坐在教學的天台上,看着手機上的新聞,露出一絲詭異的笑容。

正值桃花梨花盛開的季節,經過細雨的滋養,空氣中瀰漫的淡淡的花香,校園後上坡的蒲公英也隨着春風,在天空中飛舞。

白衣女子望着遍地的蒲公英,這個季節正是蒲公英盛開的季節,也是在這個地方,這個時間和他相遇的,度過一生中最美好的時光。如今,她卻只能站在樹蔭里,刻意地躲避着太陽。

女孩拿着整理箱,走進了校園,校園裡的路邊種滿了樹和花,風一吹就能夠聞到淡淡的花香,學校很大,走着走着就轉了方向。

「請問,女寢3號樓怎麼走」,女孩攔下了一個路人打聽了一下自己寢室樓的位置,走了半天才找到寢室樓。

女孩來到了自己所在的住所,敲了敲門。

「請進」,聲音從屋內傳了出來。

女孩推開了門,走了進去,四處看了看,寢室面朝陽面,陽光充足,但是和自己之前所在學校的寢室相比差距還是挺大的,不過寢室的環境還是挺乾淨的,床位的布局還是挺好。

夏可心見新來的室友很熱情,上去就拉住了人家的的手「你就是新來的室友」,女孩被夏可心的熱情勁弄着有點蒙,獃獃的站在原地。

蘇惜然也來到了女孩的身邊看着夏可心埋怨的說:「你看你把新室友嚇得」。

夏可心鬆開了手,甜甜的笑了笑:「我叫夏可心,她叫蘇惜然,我們是大三的學生」。

「我叫安瀾,是新轉來的,讀大二」。女孩很活潑的自我介紹了自己。

「原來是學妹啊!別在門口站着啊」!進來坐。蘇惜然拉着安瀾的手毫不生疏往屋裡走。

安瀾來到自己的床位,簡單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行李。整理完自己的東西,心想在床上躺着休息一會。

「學妹,你收拾完了,一定餓了吧!」我們去吃飯好不好,夏可心呆萌的看着坐在床上的安瀾。

安瀾無奈的點了點頭。

三人從寢室出發來到了食堂,食堂是二層小樓,裏面的環境不錯,桌子擺着很整齊,有圓桌,四人桌,以及六人桌。安瀾轉了一圈,由於食堂里小吃種類較多,有許多沒吃過的東西,開始猶豫自己吃什麼了,安瀾看了看蘇惜然和夏可心買了些什麼,又糾結了一下選擇了揚州炒飯。三人找了一個四人桌就坐了下來,安瀾吃了口炒飯覺得味道一般,沒有在以前學校吃的好吃 ,心裏開始有點想念之前的學校了。

「對了,安瀾你是學什麼專業的」。夏可心邊吃邊問。

「我是學醫的,學姐你們是學什麼的」。

「我們是學金融的,不過,你醫學方面要有什麼不懂的地方可以請教一下寢室里另一位學姐,雖然她的專業也是金融學,但是她在醫學方面也是很有研究」。

安瀾點了點頭,吃完飯,三人在學校里閑逛,夏可心和蘇惜然把安瀾夾在中間,三個人拉着手,簡單的給安瀾介紹了她們經過的地方。逛着逛着,安瀾看有蒲公英在空中飄揚,轉了頭看到了學校後上坡那遍地的蒲公英。心想在這還能看見這麼美的蒲公英。

學姐,我們去那看看吧!安瀾用手指着那遍地的蒲公英。

蘇惜然看了看夏可心,夏可心搖了搖頭。

安瀾,這天色有點暗了我們還是回寢室吧!蘇惜然拉着安瀾直奔寢室走,夏可心跟在後面。

三人回到寢室後,安瀾心裏有點不高興,坐在椅子上很直接的問道:「學姐,為什麼不讓我去後山看蒲公英啊。」

蘇惜然嘆了口氣說:「不是不讓你去,而是晚上不能去。」其實,每個學校都會或多或少流傳的一些靈異事件,往往那些靈異事件都大同小異。然而,我們所在的大學的恐怖傳說卻略有不同。

「什麼傳說啊!學姐,你趕緊給我說說唄!」

在學校的後山坡上種滿了遍地的蒲公英,白天,蒲公英沒有什麼不同。可是,在夜幕降臨的時候,總是有人看見一個長發女子在蒲公英里徘徊,而那遍地的蒲公英也不再是潔白如雪,而是變成通紅如血,如同彼岸花,讓人以為自己到了黃泉一樣。

寢室的燈,忽然一亮,在寢室里正在談論恐怖故事的三個女生,不約而同的叫了起來。三人一起向門口看去,門口站着一個黑色長髮女生,長發遮住了女孩的眼睛。

「這就是寢室的另一位學姐嗎?」安瀾看向旁邊的夏可心。

夏可心點了點頭說:「她叫蕭夢瑤,可以說是一個天才。」

此時,蘇惜然很是生氣衝著門口的蕭夢瑤就開始大喊,「大晚上的能不能別跟鬼似的,嚇死人了」。

「本來就是死神,還用嚇嗎」?蕭夢瑤的聲音很冷,給人一種不太好相處的樣子。

入春的晚上飄來一陣涼風,讓人覺得一股寒意襲來。蘇惜然被氣得直躲腳,夏可心見倆人這樣急忙的說:「好啦!大家認識這麼長時間了,何必呢!」

蘇惜然哼了一聲,就回到了自己的床上了。

蕭夢瑤走進了寢室,看着新來的室友,安瀾被蕭夢瑤的冷冰冰的眼神嚇到了。站在原地發起了呆,感覺蕭夢瑤冷冰冰的。

「學姐,你好,我是新來的室友,我叫安瀾,請多關照」,安瀾很恭維的向蕭夢瑤伸出了手,蕭夢瑤看了一眼,就往自己的床走了。蕭夢瑤在床上把衣服換好了,就拿着洗漱用品出去了。

「惜然學姐,為何夢瑤學姐自稱死神呢!」安瀾一臉好奇的樣子。

蘇惜然看了一眼夏可心,夏可心注意到她的眼神了,拿着洗漱的東西也離開了寢室。

安瀾看了看離去的夏可心,又看了看床上的蘇惜然,有點不明白了,前幾分鐘還有說有笑的,現在咋又這樣了呢!

蘇惜然見夏可心離開寢室,吸了一口氣說:「這件事還要從我們剛開學說起。」

那時,我們剛開學,蕭夢瑤向學校申請自己開一個社團,名為「占卜社」。為學校里的同學進行占卜,因為她占卜的事情都很靈驗,占卜社在學校也很受同學們的歡迎。

可是,科學研究社的社長卻不相信那些封建的東西,就去占卜社找蕭夢瑤理論,蕭夢瑤見她第一眼就說:「你的命要終結了」。科研社社長一聽這話氣的就直接走了,她花錢調查蕭夢瑤的身世。

發現蕭夢瑤有一個不為人知的秘密,就是她從小就被稱為死神少女。這個消息在一夜之間成為學校論壇里最火的新聞了。

可是,消息傳出不久,那個科研社的社長離奇的死在家中了。學校里有人就說:是死神少女生氣了,把人帶走了。也因此占卜社也沒人敢去了,至今一直荒廢的。

另一邊,蕭夢瑤和夏可心在水房裡洗漱,夏可心看着蕭夢瑤,心想不知還能不能一直待在她的身邊。

「想什麼呢!」

「沒想什麼啊!瑤瑤,你對新來的室友怎麼一點都不熱情啊!」

「 我跟誰不都是這個樣子嗎?」

「唉!就你這脾氣,我都擔心你嫁不出去。」

蕭夢瑤用水潑了夏可心一下,拿着洗漱東西就開溜。留她一個人在水房裡,夏可心嘟着嘴,拿着東西,就開始追蕭夢瑤。

「學姐,那占卜社在什麼地方啊!」

「就在學校廢棄的教學樓里,你不會想去占卜吧!」蘇惜然很吃驚的看着安瀾

「我要是想占卜直接找夢瑤學姐不就好了,幹嘛去那麼遠的地方。」

蕭夢瑤在門口停住了,聽屋裡人的談話冷冷的笑了笑,便推門進屋了,收拾了一下就回到自己的床上。

夏可心在遠處看見了這一幕,放慢了腳步,看蕭夢瑤進去才恢復正常的步伐。

大人們都說她是死神派來的,我們離她遠一點,小心她把我們的魂帶走。

你帶着她會倒霉的,不能讓她留在身邊。蕭夢瑤從夢中驚醒,滿頭的大汗,用手機看了一下時間,還有幾分鐘就到凌晨十二點了。

蕭夢瑤下床喝了點水,就往洗手間走去了,水房裡很靜,蕭夢瑤用清水洗了洗臉,看了看鏡中的自己,用手擋住了一隻眼睛,看向鏡中。

水房裡就她自己一個人,沒有別的東西了,蕭夢瑤想了想,這個時間段,居然什麼都沒有,這個宿舍還真是挺安靜的啊!

走廊里的燈,一閃一閃,而蕭夢瑤身穿白色的裙子,在走廊里走,如同女鬼一樣。如果在睡意朦朧的情況下看見蕭夢瑤,真的會以為自己見鬼了呢!

蕭夢瑤輕輕地打開了門,往寢室里走,蕭夢瑤的眼睛如同狼一樣,在漆黑的夜裡泛着光。

「學姐,你還沒睡嗎?」安瀾小聲的問到。

「我只是起來方便一下,不小心吵到你了,繼續睡吧!」蕭夢瑤回到自己的床上。

安瀾點了點頭,心想夢瑤學姐人其實挺溫柔的。

「我要吃燒烤」,夏可心忽然冒出了一句話。安瀾被夏可心說的夢話逗笑了,笑完便繼續進入了夢鄉了。

蕭夢瑤在床上翻來覆去,怎麼也睡不着。忽然間想起了一個人,那個人總是會帶她看山上的蒲公英,而且還要防着家裡人偷偷的帶她去看那遍地的蒲公英。

不知不覺,蕭夢瑤睡著了,夢裡彷彿回到了小時候,淚水順着眼角流了下來。

太陽漸漸從東方升起,新的一天開始了,空氣中瀰漫著花香。早晨的天氣還是有一些微涼。

男子拎着澆水的工具,習慣性地來到學校的後上坡,白衣男子看着男子,心想自己不奢求別著,只想在這裡默默地看着。

男子看着遍地的蒲公英,希望她在天堂可以看見這邊地的蒲公英。

陽光射入窗戶照在蕭夢瑤的床上,她揉了揉眼睛,拿出枕頭下的手機,看了一眼時間,坐了起來,寢室的人還在夢想中,簡單的收拾了一下,腳步放的很輕,生怕把她們吵醒,蕭夢瑤離開了寢室,輕輕的把寢室的把寢室的門帶上。

清晨,校園裡的人很少,蕭夢瑤跟往常一樣來到了種滿蒲公英的後山坡上,大老遠就看見那遍地的蒲公英里的男子。

白衣女子見蕭夢瑤過來,跟以前一樣立刻的躲了起來,自己都覺的在什麼地方見過她,他曾說過,她是陰陽家的傳人,還是小心為好。

   「你來了」,男子邊說邊給蒲公英澆水。

  「李教授,真是有雅興啊!每天都來這鬧鬼的地方」,蕭夢瑤看着那遍地的蒲公英。

   「還說我,你不也是一樣,每天都來」,男子放下手中的東西看向蕭夢瑤,發現她眼睛有點紅,很關心的問:「怎麼了,是昨晚沒有休息嗎?眼睛為什麼這麼紅啊!」

  沒什麼,只是夢到了過去發生的事情而已,微風輕輕的一吹,那盛開的蒲公英開始隨風飛向遠方,蕭夢瑤看着那在空中飛舞的蒲公英,微微的笑了。

  男子看着蕭夢瑤的側臉,想起了一個讓他無法忘記的女子,以前他經常陪着她來後山坡上看那盛開的蒲公英,蒲公英可以說是她最喜歡的花了。

 「怎麼了,李教授,不會思念故人了吧」!蕭夢瑤看着發獃的男子。

 「你不會真是死神吧」!男主忽然冒出了這句話。

 「李教授,何出此言」。蕭夢瑤很好奇的問道。

 「總覺着,你好像一眼就能看透人的內心」。男子笑着說到。

蕭夢瑤,唉了一聲,一臉的無奈:「雖然,我比較喜歡屍體,但是對人心也是很有研究的,況且我還是開過占卜社的人。

而且,你當我眼瞎嗎?看你那副表情一看就知道你心裏想些什麼,好歹,我們也認識這麼多年了,你想什麼我會不知道,虧你還是醫學專業的教授呢!」

「是,是,是,我的蕭大小姐,走啦!去吃早飯」。男子笑了笑,心想她也就能和自己這樣說說笑笑,換成別人早就用那雙冰冷的眼神把對方秒殺掉了。

男子往樹後瞄了一眼。蕭夢瑤也隨着男子往樹看了一眼,樹後的人立馬躲了起來,從樹後面的繞了一圈離開了。

  「真是落花有意,流水無情啊!」蕭夢瑤感嘆道。

  「小屁孩,在那感嘆什麼呢!」男子一臉嚴肅的表情。

 「 李毅,我看你是活夠了,還想不想活了,不想活就直接說,」蕭夢瑤冷冷地問道。

 「 蕭大小姐,你大人有大量,別跟小的一般見識。」

哼!蕭夢瑤直接往食堂走了,李毅心想,真是的可怕的女生,就這暴脾氣誰敢要啊!見蕭夢瑤走了有點遠,自己也加快了腳步跟了上去。

白衣女子見他倆已經遠去,從樹里走了出來,站在樹蔭里,防止被陽光晒傷,她看着李毅遠去的背影,心裏還是放不下這個人,看他現在過得這麼好,心裏也是很安慰的,等他找到另一半,自己也可以安心的離開了。

每次,自己都在躲避那個女孩,覺得她好像能看見自己。她只想在這裡默默的看的自己喜歡的人,僅此而已。

  「我怎麼感覺好像看見學姐了,而且,還和一個男的一起走,」安瀾從窗外把頭伸了進來。

  蘇惜然揮了揮手說:「正常的事,用不着大聲小怪的。」

「哦,」安瀾點了點頭。

早上的食堂人雖然很少,但是買早餐的人卻不少,蕭夢瑤走了一圈買了杯豆漿和包子。蕭夢瑤和李毅拿着買好的早餐,準備找地方坐的時候,眼前出現了兩個女子。有一位,正是剛剛在樹後,偷看的張老師,而她旁邊的是她的好朋友,趙導員。

  李教授,大早上就和自己的學生在一起,不太好吧!而且,學校可是禁止師生戀的。趙導員眼睛一直盯着蕭夢瑤看。

  蕭夢瑤冷冷的看向趙導員,正準備說話,就被李毅搶先說到:「我和我學生的事情還輪不到你來管吧!你還是先把你邊上那位管好吧!不要沒事就跟蹤人」。李毅眼神特別兇狠盯着一旁的張雪看,恨不等立馬把她送到地獄

  「走吧!我們找個地方吃飯」。蕭夢瑤跟在李毅身後,走着走着就回頭沖站在原地的兩人冷冷的笑了笑。

  嫉妒的女人真是比鬼都可怕。蕭夢瑤看着李毅。

  「看什麼呢!」李毅好奇問道。

  蕭夢瑤咽下嘴裏的東西說:「我真懷疑,現在女生眼睛是不是瞎啊!怎麼就看上你了呢!」

  李毅看了看蕭夢瑤,「吃你的飯吧!一天天的凈瞎操心。」

蕭夢瑤,你給我等着。某人心裏暗暗發誓。

早飯吃完了,李毅和蕭夢瑤在學校里閑逛,蕭夢瑤聽着歌,看着學校里的風景。

「我回研究室,你有什麼安排。」李毅看着正在看風景的蕭夢瑤。

算了,和你一起去研究室吧!在寢室閑着也是閑着。蕭夢瑤跟李毅來到了研究室,看見沐夜辰一個人在研究室里,沐夜辰看蕭夢瑤和李毅一起過來的,心裏很不舒服。

「李教授,我還有點事先走了」,沐夜辰低着頭就離開了。

「我看沐夜辰挺好的,你對人這麼冷淡好嗎?」

「那我問你,張雨對你不也挺好的么,你不還是放不下心裏面那個嗎?」

「 明明是我問你問題,怎麼變成你問我了,我告訴你,別轉移話題。」李毅嚴厲的說到

「命里無緣吧!我倆不適合在一起。」蕭夢瑤很淡定的回答到。

「你是怕連累他,還是怕他家裡人不同意」.

「什麼連累不連累的,他根本不是我可以依賴的對象,而且,我對他一點感覺都沒有,而且感情的事,我一向是講就緣分的。」

門外的孟澤安看着站在門口一動不動的沐夜辰,心裏默默的嘆了口氣。

「走,陪我喝一杯」,沐夜辰拍着孟澤安的肩膀。

「為什麼,她不喜歡我,我哪裡配不上她。」沐夜辰一臉憤怒的表情

「可能是因為,她被稱為死神少女吧!」孟澤安喝了一口酒

「我根本都不在乎那些,」沐夜辰狠狠的往嘴裏灌酒。

「 慢點喝,我知道你心裏不舒服。可是感情的事,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你也強求不來。」

「 喝 ,接着喝,」沐夜辰拿着酒杯就往裡倒酒。

唉!孟澤安只好陪着他,心想喝醉了就不會想那些難過的事情了。

命里有時終須有,命里無時莫強求啊!孟澤安心想自己不也是一樣嗎?明明很喜歡夏可心,卻不敢告白。

此時,沐夜辰已經醉的不醒人事了,孟澤安只好扶着他回寢室了,希望他能忘掉心中的不愉快吧!孟澤安送完喝醉的沐夜辰,自己獨自一人來到了後山坡,那遍地的蒲公英站的一名白衣女子,披着長發,臉色沒有一絲的血色。

「我來看你了,雖然,我看不見你,但是我能感覺到你的存在」,孟澤安望着空無一人的後山和那遍地的蒲公英。

白衣女子伸出手,想要摸他的臉,但是手穿過了他的身體。她只能默默着看的他,心裏的話想說卻說不出來。

「李毅每天都在照顧着遍地的蒲公英,他還記得你喜歡蒲公英,能看出來他心裏面還想着你。」

女子點了點頭,她看着出來,也是因為心裏放不下,才一直留在這裡,每天看着他。

時間不早了,我先回去了,姐,孟澤安轉身離開了後山坡,白衣女子看着他,很是欣慰。

三年了,自己在這徘徊好久,現在已經和這千年古樹融為一體了,時間長了,有了感情就更捨不得離開了。

蕭夢瑤躺在床上,夏可心拿着洗好的草莓,爬上了蕭夢瑤了的床上。

「瑤瑤,幹嘛呢!我帶的你最愛吃的草莓來看你了,」夏可心拿着洗好的草莓往她的嘴裏喂。

「看微博呢,謝謝可心喂我草莓」.

瑤瑤,你好萌啊!夏可心抱着蕭夢瑤就不放開。

「哎啊!注意一下,可心還是先回你的床上吧!」一會她倆回來看見就不好了。

「不要,人家要和瑤瑤在一起,我才不管她們怎麼看呢!」

「好好,倔不過你。」蕭夢瑤服軟了。

兩人在床上玩了一會,就一起去洗漱了。

蕭夢瑤躺在床上聽着歌,不知不覺得就睡著了。

李毅看着手上的照片,很後悔當初為什麼要離開她,為什麼不陪在她身邊。

天下沒有後悔葯,有些人都是在失去了以後,才懂的珍惜。

刺耳的鬧鈴響了起來,安瀾拿出手機看了一眼,七點半了。

安瀾從床上懶懶的爬了起來,嘴裏念叨,好想睡覺啊!環顧了四周發現寢室就剩自己一人,一臉的不開心,自己在床上嘀咕的說:「都不喊人家一聲」,急忙的把衣服穿好,簡單的收拾了一下就出門了。

今天可是第一天上課啊!校園裡的人很少,安瀾憑着自己的記憶找到了教學樓,進教學樓的時候剛剛響起預備鈴,安瀾心裏鬆了口氣直奔拿出自己的手機,看看自己在幾樓上課。

安瀾進入教室,發現在教室幾乎坐滿了人,第一排已經沒有位置了,自己嘆了口氣,來到了後面一個靠窗的位置,坐了下來。

微風輕輕的吹,安瀾看向窗外,桃樹已經開了花,花瓣正在隨風飄揚的,也看見了後山坡那遍地的蒲公英,蒲公英隨着風開始跳起了舞。

此時,一棟荒廢的樓打破了安瀾眼中的風景,心想那應該就是學姐說的廢棄的教學樓吧!

一個身穿白色襯衫的男子走了進來,進來的那一瞬間,吸引了無數女生的注意,男子習慣性的來到了講台,放下手中的書。

同學們好,由於你們的班主任有些事情,這學期由我來給大家上醫學課。

我叫李毅,現任本校的醫學教授,對有些學生來說應該不是很陌生了,我簡單的說一下我上課的要求:一、曠課三次以上,直接補考。

二、上課不許說話,不許睡覺。

話音剛落,就聽見班裡的女生的尖叫,安瀾被尖叫聲嚇到了,轉過頭一看,長的挺帥的啊!不過,這個人好熟悉,好像在哪裡見過,

好了,同學們,我們現在開始上課,李毅拿起書開始講課,安瀾聽的聽的就趴在桌子上睡著了。

姐姐,這照片上的人是誰啊!兩個女孩看着手中有些破舊的照片

這個是比你大五歲的哥哥,一個穿着白色連衣裙的女生摸了摸另一個女孩的頭。

「那我怎麼沒見過呢!」一臉好奇的看着旁邊的女孩,女孩的身影漸漸模糊。

「姐姐不要走」,安瀾大叫到,直接從座位上站了起來,發現現在還在正在上課,自己恨不得找一個洞鑽起來,可是就在那一瞬間,下課鈴聲響了起來。

「同學們,今天的課就上到這裡,大家回去好好複習,」李毅和藹的說到。

安瀾心想正好下課了,趕緊把自己的東西收拾好,正準備離開教室,腳剛邁出座位就被李毅攔了下來,」這位同學,你留下來。」

安瀾吐了吐舌頭,看着李毅,為何這麼熟悉呢!總覺得似曾相識。

「我們一起去找安瀾吧!今天是她第一天上課,學校又這麼大,我怕她找不回去」。夏可心看了看旁邊的兩個人,沒等兩人開口就拽着兩人的胳膊走了,三個女生走在一起,引起了不少的男生的歡呼。

在男生眼裡,夏可心是可愛型的、蘇惜然是性感型、而蕭夢瑤則是高冷型,簡直是女神級人物了。

在教室這邊,安瀾依舊看着李毅,目光在李毅身上停留。

「看夠了嗎」?李毅看向安瀾,一臉嚴肅的表情。

安瀾笑了笑說:「老師,我是不是可以走了,我還沒吃飯呢!呆萌看着李毅。」

「在我的課上,你是第二個敢光明正大睡覺的學生。」

「那老師,第一個是誰啊!」安瀾笑眯眯看着李毅,笑的很甜,安瀾笑的那一瞬間,讓李毅想起了一個人。

「第一個是我」,蕭夢瑤走進了教室,夏可心和蘇惜然也跟着走了教室。

「你怎麼來了」,李毅看着突然冒出來的蕭夢瑤。

「我怕我再不來的話,你就把我新來的室友吃了,」蕭夢瑤的聲音依舊是那麼的冰冷,不帶一絲的情感。。

「哈哈,沒想到,被稱為高冷的天才少女也會說冷笑話,」李毅邊說邊笑。

蕭夢瑤看着李毅,「你再笑的話,我就讓你笑的夠」。

「好了,這位同學下次注意點,我還有事先走了,」李毅很淡定的離開了教室,在走廊上鬆了口氣。

「我們去吃飯吧!我都餓了,」夏可心摸了摸自己扁扁的肚子。

「好啊!我都要餓死了」。安瀾也摸着自己的肚子

「你們去吧!我先走了」,蕭夢瑤向教室外走了。

「真是的,比我還有小姐脾氣」。蘇惜然不滿的相反方向走了,安瀾和夏可心也跟了上去。

夏可心心裏明白,蕭夢瑤是不想傷害自己,獨來獨往是不想給身邊人帶來傷害,看上去很堅強,其實是非常需要人保護的,只是保護她的人還沒有出現。

「怎麼,你不會看上我寢室新來的小學妹了」。蕭夢瑤從背後拍了一下李毅。

「我此生只愛過一個人」,李毅意味深長的說 。

「一生一世一佳人,可是佳人卻紅顏薄命,要不我給你占卜一下你的桃花運吧!」

「還說我呢!你怎麼不給你自己算算呢!都多大了,還不為自己考慮一下,你還真打算一輩子單身啊!」李毅看着蕭夢瑤。

「你怎麼這麼煩啊!我今年才多大,你馬上就要到30了,還不趕緊為自己打算,你姐姐可是對你的是很着急喲。」

「無所謂,一輩子單身,你陪我一起單着。」

「好啊!」蕭夢瑤很淡定的答應了。

「別,我怕你爸把我宰了,」李毅笑了笑。

「不過,還是小心一點新來的,學校這兩年在外界的傳聞很不好,而且她之前的學校可比我們學校好多了,突然轉過來,一定是有什麼事情要發生。」

「瞎想什麼呢!一天就知道瞎想」

「也許,是我想多了,我餓了,我去吃飯了,你呢?」

「我一會還有一節課,你先去吧」!李毅揮了揮手就走了。

蕭夢瑤一個人聽着歌向食堂走,在路上,卻碰見了沐夜辰。

沐夜辰正要跟蕭夢瑤打招呼,蕭夢瑤轉頭就走,留沐夜辰一個人待在原地。

蕭夢瑤買飯回到寢室,見寢室里只有安瀾一個人。

「學姐,你回來了,你是不是在和那個李教授談戀愛啊!」

「沒事別瞎說,讓別人誤會」。蕭夢瑤把買來的吃的放到自己的桌之上

「對不起,學姐,我以後會注意的」。安瀾委屈的說到。

「別在我面前裝無辜,我不吃這一套」。

「學姐,我不明白你在說什麼」。

「有些事,心裏有數就好,吃飯吧!」

晚上,蕭夢瑤在操場上散步,操場上很安靜,走累了,就坐在操場上,看天上的星星,城市的星星很少,沒有在家鄉看到的多,想着想着,覺着自己有些想家了,心想等放假回去看看蕭伯吧!

晚上的微風帶來了一絲涼意,蕭夢瑤起身往宿舍樓走去,路過後上坡的時候,發現孟澤安一個人站在那遍地的蒲公英,在那看什麼,蕭夢瑤正要向走過去,孟澤安轉過了頭,蕭夢瑤停住了腳步,站在原地,她發現孟澤安的身後站的一個白衣女子,孟澤安看見在原地不動的蕭夢瑤,向她 走了過去。

「怎麼了,在看什麼呢,蕭夢瑤同學,」孟澤安來到了蕭夢瑤的身邊。

白衣女子消失了,蕭夢瑤回過神,什麼也沒說,就直接向宿舍走了,留孟澤安一個人在原地。

某人有點小無奈,心想她就是這樣,性格跟以前一點一樣,比以前還不愛接近人。

孟澤安看的遍地的蒲公英,想起姐姐的笑容,心裏陣陣的絞痛。如果,沒有那個人的話,姐姐和母親也不會離開自己。

蕭夢瑤走着走着,發現前面有一個黑影飄了過去,她跟着那個黑影,來到了學校廢棄的教學樓,黑影消失了,蕭夢瑤看了看廢棄的教學樓,孤單的豎立在那,周圍長滿了雜草,心想自從占卜社荒廢以後,自己就在也沒來過着。

蕭夢瑤拿出手機,看了一眼時間,發現時間不早了,心想剛才看見的也許是附近的遊魂,也沒放在心上就離開了。

黑影見蕭夢瑤離開了,嘴角向上揚一下。

寢室這一邊,安瀾在整理今天的課堂筆記,夏可心和蘇惜然出去吃飯了,寢室現在就剩她自己一個人,夜晚的風帶的一些寒意,吹得安瀾有些冷,安瀾拿出一件長袖披在身上,寢室的門,忽然被推開,一個長發遮住臉的女子,走了進來,身穿一件紅衣,修長的手指。

安瀾看着她,一步一步的向自己走來,想叫卻叫不出聲,冷汗已經從額頭上流了下來。

忽然,紅衣女子消失了,安瀾鬆了一口氣,發現是蕭夢瑤。

「學姐,你可算是回來了,」安瀾被嚇得流下了眼淚。

安瀾被怕,有我在,不用擔心,那個紅衣女子,已經被我消滅了,蕭夢瑤拿出紙巾,給她擦乾淚水。

安瀾靜靜的坐在椅子上,蕭夢瑤給她倒了杯熱水,接過水,喝了一口。

「學姐,好多了」安瀾看着一旁的蕭夢瑤

「沒事就好,今天發生的事,你就當是做了一場噩夢吧!早點休息,睡一覺就好了,明天又是新的一天了。」

安瀾點了點頭,就回床上休息了,蕭夢瑤等那兩個人回來,也上床休息了。

時間飛快,轉眼就到了周末,蕭夢瑤早早就離開了寢室,夏可心和蘇惜然也早早的起來收拾東西了。

安瀾躺在床上,正做的的美夢,就聽寢室劈了啪啦,用手揉揉了眼睛,從床上探出了頭說:「幹嘛啊!大周末的還讓不人睡懶覺啊」

「小懶豬,起來啦!跟我們出去啊!」可心已經換好了衣服。

「去哪啊!」安瀾嘟着嘴從床上坐了起來,一臉不情願的表情。

「帶你去看學校里的大帥哥,」蘇惜然拿起自己名牌的口紅在嘴上美美的塗抹,看着鏡子中的自己美美的笑了笑

「好啊!露出一臉花痴的表情,」安瀾從床上蹦了起來,急忙把衣服換好。

「我們去哪看帥哥啊!」安瀾一臉興奮的樣子跟在可心和惜然的後面

「不要着急 ,一會就到了,」蘇惜然笑的說到。

 在學校里的醫學研究所內,二個穿的白色衣服的年輕人正在做醫學實驗,福爾馬林和消毒水的味道瀰漫在整個走廊上,一上樓梯就能聞到刺鼻的氣味。 

安瀾隨着可心和惜然走進了醫學研究所,沒進屋就聞到刺鼻的消毒水味道,屋內藥品擺放的很整齊,還有用福爾馬林浸泡的動物的屍體,以及人的內臟。

「怎麼就你們倆個,小四眼沒來嗎?」蘇惜然看着正在做實驗的男子。

「陸同學,今天身體不適就沒有過來,」說來也是奇怪,今天吹得是什麼風啊!居然能讓蘇大小姐來我們這小小的醫學研究所,男子放下手中的實驗品,看向蘇惜然以及旁邊的安瀾,覺得她有些陌生。

孟學長,這是我們寢新來的室友,專業也是醫學專業的,叫安瀾,夏可心看着孟澤安甜甜的笑了笑。

孟澤安被可心的笑容整的有點不好意思了,臉上微微有點泛紅。

孟澤安笑了笑,另一位男子走了過來說:「我叫沐夜辰,」沖安瀾笑了笑,安瀾看着帥氣沐夜辰點了點頭。

「你看你都把學妹弄得都不好意思了,」惜然拍了拍沐夜辰的肩膀。

「惜然姐,你別瞎說,」安瀾紅的臉偷偷的看着沐夜辰。

 蘇惜然看着安瀾紅着臉,笑着說:沐夜辰你看看我家安瀾多好呀!何必單戀那個萬年冰山呢!

 「說什麼呢!」沐夜辰笑了笑,臉上有些泛紅。

 「我倆可是青梅竹馬,你心裏想什麼我都知道,而且你那點小心思,誰都知道,」經濟學的高材生,無緣無故學醫學還不是為了某些人。

 沐夜辰看着旁邊的孟澤安和對面的夏可心,倆人點了點頭表示早就知道了。

 「我覺着夢瑤學姐和學長挺配的啊!」安瀾特肯定的說。

 「安瀾,不是我覺得夢瑤不好,而是他倆真的,算了不說了,」蘇惜然把話又收了回去,安瀾一臉疑惑看着他們,心想真複雜啊!

 哇!什麼情況,為何我的醫學研究室來了這麼多人,李毅走了進來。

 沒什麼就是過來看看,這不正好是周末,想帶安瀾在學校里逛逛,就來這了。蘇惜然看着李毅

 原來你叫安瀾啊!李毅看着安瀾。安瀾低着頭。

 李教授,你認識安瀾,孟澤安疑惑的問道

 她就是我上次跟你們說的上課睡覺的女生。李毅笑了笑。

 孟澤安和沐夜辰倆人都對安瀾豎了個大拇指,安瀾吐了吐舌頭,臉有點泛紅。

 夏可心摸着肚子說:好餓啊!我們去吃飯吧!

 好呀!正好我和夜辰也沒吃早飯,一起去吧!

 安瀾,你留下來一下,我有話要跟你說。李毅把安瀾叫住了。夏可心她們向她揮揮了揮手,就離開了。研究室里就剩安瀾和李毅兩個人了。

由於你是新轉來的,我也不知道你的之前學的好壞,要有什麼不懂得地方可以來這找我。研究所你可以隨時的過來。

安瀾聽李毅這麼說鬆了口氣,點了點頭,心想這個老師人也挺好的嗎?

還站着幹嘛!不餓嗎?李毅好奇的問道。

謝謝老師,安瀾離開了研究室,在走廊上安瀾了趙雪和張雨擦肩而過。

張雨轉過身看着安瀾的背影覺得好像在哪見過,卻怎麼也想不來,一旁的趙雪拉了拉她的手說:看什麼呢!張雨轉過身說;沒什麼。

安瀾走在學校里,走着走着發現自己迷路了,來到了學校的後山坡,安瀾看那遍地的蒲公英里站着一個人,好奇的走了過去,發現那個人正是寢室的蕭夢瑤。

夢瑤學姐你怎麼在這啊!安瀾看向蕭夢瑤。

閑的沒事,就過來看看這遍地的蒲公英,你怎麼一個人過來了沒和她倆在一起呢!

哦,我迷路了,不知不覺就走到這了,看有人就過來看看

膽子挺大的,居然敢來這鬧鬼的地方,即使是白天也沒幾個人敢過來。蕭夢瑤轉過身看着安瀾

怎麼會,這裡的蒲公英生長的這麼好,是需要有人人照顧的。安瀾表情有點驚訝!一陣風過,蒲公英隨着風在天上飛舞。

好美啊!安瀾看着飛舞在空中的蒲公英

對啊!這個季節這是蒲公英盛開的季節,去吃飯吧!蕭夢瑤看着安瀾,安瀾點了點頭。拉着蕭夢瑤就走了,蕭夢瑤走着走着回頭看了一眼,發現樹下站的一個白衣女子。

安瀾和蕭夢瑤來到了食堂,發現夏可心她們和孟澤安和沐夜辰在一起。

「你過去,跟他們一起吃吧!」蕭夢瑤轉身就走,臨走的的時候 買了兩份飯就離開了食堂。

安瀾拿着買好的東西,走了過去,坐在了沐夜辰的旁邊。

夢瑤學姐真是的,來都來了,幹嘛不在這吃完再走啊!

「肯定是給李教授送飯去了,你們說,他倆是什麼關係啊!」蘇惜然肯定的說到。

「我也覺得是這樣,我有一次還問,她和李教授是不是男女朋友,她也沒說什麼。」

「你們別瞎說,瑤瑤和李教授才不是那種男女關係呢!」夏可心有點不高興。

「可心,你不會是喜歡李教授吧!」蘇惜然好奇的問道。

「我吃飽了,先回去了,」夏可心起身就走了。

孟澤安看夏可心離去的身影,想追還不好意思追。

此時,蕭夢瑤來到了研究室,看李毅正認真的做研究,把買好的飯放在桌子上。

喂!吃飯啦!

先放那吧!我一會就吃

蕭夢瑤見李毅這麼認真的在工作,那個另一份飯,回寢室了,一推門,發現夏可心獨自一人坐在床上。

可心,你沒事吧!

她們總說,你和李老師有關係,我看不下去就先回來了

下來吧!我也不怎麼餓,我倆吃一份,你一發起脾氣,說走就走,肯定沒吃飽飯吧!

夏可心笑了笑,就下床了。

蘇惜然和安瀾回來的時候,買了一大推的好吃的。

『可心,這些吃的都是給你買的,你別生氣了。」

「對啊!可心姐,你別生氣了,」安瀾一臉可憐兮兮的樣子。

夏可心看兩人這麼有誠意,點了點頭,說:」我早就不生氣了,不過那吃的還是要收的。」

「都是你的,不會有人跟你搶的,」蘇惜然笑的說到

晚上,蕭夢瑤躺在床上,心想白天看見的那個女子為何那麼眼熟,同時,還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難道那個人是李毅心裏所思念的人。可是,那個人死了也有幾年了,為何還在此地徘徊不去投胎,而且她為何故意躲着我。如果她躲着我,為何喲今天又出現在我面前,問題一個接着一個,弄着蕭夢瑤一個頭兩個大,蕭夢瑤翻了翻身,不再去想哪些問題了。聽着音樂,慢慢進入了夢鄉。

後山坡上,白衣女看着那遍地的蒲公英,她知道他還沒有忘記掉她,她何嘗不是呢!白天寄生在樹上,只為了多看他幾眼。這麼多年都不肯離開,還不是為了一個情字。可是,今天好像看見了一個不可能在這出現的人,難道,要有什麼事情發生嗎?

下午,陽光是最充足的,蕭夢瑤跟往常一樣,沒什麼事的時候,就去圖書館獃著,圖書館很大,裝修的也很漂亮,最重要的一點是書比較多,種類還很齊全。

習慣性的走到圖書館比較靠後的書架,從書架里拿出了一本陰陽術的書,書有點發舊,看起來有一段漫長的時間了。

她拿着書,找了一個偏僻的地方坐了下來,她翻開書,查找一些內容,她覺得那天晚上出現在寢室的應該不是什麼惡靈,而是有人特意放出來的,一行字映入了蕭夢瑤的眼睛裏,在巫女中有一種類似招魂術的巫術,可以讓人看見別人看不到的東西,但是這種巫術只傳女的,很少有人會這種巫術的,蕭夢瑤看的正認真呢!就聽見外面有警笛的聲音,她看向窗外,發現一輛警車經過,蕭夢瑤把書合了起來,心想一定是有什麼好玩的事情,露出了詭異的笑容。

蕭夢瑤隨着看熱鬧的人來到了主教學樓,蕭夢瑤擠到了最前面,往旁邊一看,一個穿便衣的年輕男子和一個穿着警服的女子,蕭夢瑤往樓一上看,發現原來是自殺。

「有意思」,蕭夢瑤小聲嘟囔,便要進教學樓,卻被旁邊的男子攔了下來,蕭夢瑤沖攔下她的男子冷冷的笑了笑,便衝進教學樓里了。

「林警官不用阻攔嗎?」身穿制服的女子問道。

「看看再說,」男子一臉嚴肅的表情。

蕭夢瑤來到了屋頂,發現一個男子站在邊緣處,做好準備跳下的姿勢。

「看你平時膽子挺小的,現在看來是我太小瞧你了,沈浩然同學」,蕭夢瑤朝陸昊天走了過去。

沈浩然看着蕭夢瑤往自己的方向走了過來,便說:「你別過來,你再過來我就跳下去了。」

蕭夢瑤笑了笑,「跳唄!我不會攔着你的,想自殺的是你,又不是我。」

「你不攔着我,我可真跳了,」沈浩然一臉認真的表情。

「哼!如果你真想死,早就跳了下去,你現在還在猶豫到底要不要跳下去。」

「我。。。。」沈浩然不知該怎麼說。

「好好的,怎麼突然想到自殺了,」能否跟我說說,你自殺的理由啊!」蕭夢瑤看着沈浩然。

「我從一出生,就不知道父親是誰,一直是母親帶大的,母親為了供我上學,打了好幾份工作,一年前因病去世了。我能做到的就是努力的學習,不讓母親失望,可是我怎麼努力也就能拿到二等獎學金,而那些不費一絲一毫的人,就輕輕鬆鬆的拿到了一等獎學金,我不服氣,去找老師理論。結果,還被罵了一頓,有的人更過分,說我是私生子,而且母親還是的女巫,我不在乎他們說我的壞話,但是,他們說我母親就是不行,我找他們理論,還被打了一頓,明明是他們打人,學校給我處分,學校領導一定是受到了好處,才會把事指向我身上。」

「你就這樣死去,不怕你死去的母親難過嗎?你死後還有臉見你的母親嗎?」蕭夢瑤冷冷的答到。

「我也不想啊!可是又有什麼辦法啊!現實這麼殘酷,」沈浩然眼裡充滿了淚水。

「你說的沒錯,現實就是這麼殘酷,從小就被為死神。我又有什麼辦法,也不能說死就死啊!儘管現實這麼殘酷,也不能輕易就死啊!人生的路很長,不能遇到點事就輕易放棄活下去的希望,我們還會遇到很多的事,有些事或許比這更殘酷,也要勇敢的去面對。」

「可是」。。。。。沈浩然猶豫了一下。

「下來吧!即使現實那麼殘忍,也不要輕言放棄」。蕭夢瑤向沈浩然伸出了手。沈浩然看了看蕭夢瑤,和教學樓下的人,陸昊天把手伸向了蕭夢瑤,一個沒站穩讓沈浩然懸在空中,蕭夢瑤緊緊的拽住了陸昊天的手,此時,蕭夢瑤的手臂已經已經被磨破了,血滴在沈浩然的臉上。

「夢瑤學姐,鬆手吧!你手臂都流血了,在這麼下去你也會掉下去的沈浩然看着已經滿頭大汗的蕭夢瑤。」

「沈浩然,你給我記得,人不到最後一刻,是不能輕易去放棄的,我不想有人在我的眼前死去,不管是誰,我都不希望有人離開。」

教學樓下的圍觀的人越來越多,安瀾等人也在,夏可心看到這一幕,特別緊張,心想夢瑤,你可不要出事啊!

便衣男子也是很緊張,着急的問:「救援人員什麼時候過來。」

「路上堵車,還需要一些時間,」女子小聲的回答道.

便衣男子,直奔教學樓,衝上屋頂,而屋頂的情況則是,蕭夢瑤滿頭大汗,卻依舊拉着陸昊天的手不放。

「學姐,鬆手吧!」沈浩然看着臉色有些蒼白的蕭夢瑤。

「閉嘴,我不許你輕易就放棄生命, 」蕭夢瑤大聲說道。

突然,一隻手伸了過來,把沈浩然拉了上來,蕭夢瑤鬆了口氣,陸昊天也鬆了口氣。

「你們沒事吧!」便衣男子認真的問道。

拍,蕭夢瑤給了沈浩然一巴掌,「年紀輕輕就要尋死,遇到一點挫折就要放棄自己的生命,對着你死去的母親,辛辛苦苦把你讓這麼大嗎?」

「對啊!這位同學說的很對,年紀輕輕怎麼這麼不愛惜生命,」便衣男子看向沈。

「學姐,」陸昊天抱着蕭夢瑤就開始失聲的哭了。

「好啦!男子漢哭什麼哭啊!」便衣男子遞上了紙巾。

蕭夢瑤和便衣男子扶着沈浩然從屋頂往外走,見蕭夢瑤等人下來,夏可心鬆了口氣。

「在人群中,有一個人默默的看的這一切,這一切都在按計划進行的,嘴角向上一揚。」

「 夢瑤,你沒事吧!」李毅和沐夜辰同時拉住蕭夢瑤。

「同學,你的手臂磨出血了,我帶你去醫務室吧!」便衣男子問到

「不用了,還有你們倆把手給我鬆開,」李毅和沐夜辰鬆開了手,蕭夢瑤看向便衣男子說:「你是新來的嗎?」

我叫林然,是刑事廳的隊長,便衣男子看着蕭夢瑤。

「虧你還是一個**,不會一點常識都沒有吧!有人在自殺 ,就來了兩個人,一點安全浩然措施都沒有,萬一真出人命了,我看你隊長的職位可就保不住了。」蕭夢瑤看着便衣男子。

「什麼叫,只來了兩個人,我和隊長正好在附近辦案,而且救援隊正在路上堵車,沒發過來,」身穿警隊服的女子說到

「錯了就是錯了,不要找理由解釋自己的過失。」

「好了,我帶你去醫務室,血都要幹了,再不處理就要感染了,」李毅拉着蕭夢瑤就奔醫務室走,林然站在原地看着蕭夢瑤遠去的背影。

蕭夢瑤和李毅來到了醫務室,蕭夢瑤坐在床上,李毅則是找一些止血藥。李毅拿了一個椅子,坐在蕭夢瑤的對面。蕭夢瑤伸出受傷的胳膊,李毅用棉花為蕭夢瑤處理傷口。

「疼。。。你能不能輕點啊!」蕭夢瑤抱怨道。

『還知道疼,差一點就沒命了知不知道,這麼大個人,辦事還那麼衝動,你要是有什麼三長兩短,你爸還不要了我的小命,「李毅嚴肅的說到。

蕭夢瑤吐了吐舌頭沒有回答。

「瑤瑤,你下次可不可以不要這麼衝動啊!「夏可心眼角布滿了眼淚,走了進來,上來就抱住了蕭夢瑤。

「你們先聊,我先走了」,李毅站了起來,離開了醫務室,夏可心看的遠去的李毅。

此時,林然帶沈浩然來到了,校長的辦公室。

校長見林然過來恭恭敬敬的說:「林警官,你辛苦了,坐下來休息休息。」

「不用了,王校長,我過來只是想跟你談談,為什麼貴校會有學生要跳樓自殺,幸虧發現及時,不然出了人命,你這校長的位置可就不保啊!」林然意味深長的說到

校長笑了笑,說:「現在的學生可能是學習壓力大,才會衝動的。這次,還要多謝林警官及時相救,沒給學校帶來負面影響,王某萬分感激啊!你還不謝謝,林警官的救命之恩,」校長用手碰了一下,沈浩然。

「謝謝,林警官的救命之恩,」沈浩然不情願的說到

「既然,沒什麼事我就先告辭了,』林然說完離開了校長辦公室

校長用手指着沈浩然的頭,生氣的說 :「反了你了,還敢跳樓自殺,我看你是不想在學校待着了,要不是看在你可憐的份上,早就把你開除了,回去好好反省。」

沈浩然點了點頭,「就離開了校長辦公室。」

夏可心帶着胳膊受傷的蕭夢瑤回到寢室,蘇惜然見蕭夢瑤回來就說:「明明是死神少女,不害人就不錯了,裝什麼白蓮花。」

「好啦!惜然姐,夢瑤學姐都受傷了,你就別說了。」不過,夢瑤學姐,你好厲害居然這麼勇敢。安瀾看着蕭夢瑤

「我只是不希望看見有人在我面前死吧了。」蕭夢瑤的依舊冷冷的答到

另一邊的林然,在家衝著熱水澡,心想,那個女孩說的沒錯,自己今天真的犯了一個錯誤。

不過,那個女孩膽子挺大的,居然不怕死,真是一個奇怪的女孩。

其實林然自己還沒有發現,自己已經被蕭夢瑤深深地吸引住了,命運的線,已經把他倆緊緊的連在了一起。

沈浩然懷着知恩圖報的心,手裡拿的一些水果和零食,站在某人上課的教室門口,等待某人下課。

教室內,夏可心和蘇惜然坐在第一排,很認真的聽的課,盯得大屏幕,緊忙記得筆記,不敢忽略老師每一句話。

蕭夢瑤習慣坐在最後一排靠窗戶的位置,聽着音樂,看着窗外來來往往的人,春風輕輕吹拂的,把蕭夢瑤的書慢慢掀開 。

叮鈴。。。。鈴聲伴隨的老師講課的步伐,傳播在整個教室。

老師的課被鈴聲打斷,一臉的不開心的樣子,「今天的課就上到這,你們回去好好的複習一下,」老師合上了書。

蕭夢瑤收拾了一下自己的東西,拿着書離開教室,夏可心和蘇惜然先出來了,發現陸昊天拿着一推東西站在教室門口。

「小四眼,你今天怎麼有空跑到我們的教室來了呢!」蘇惜然盯着陸昊天看.

沈浩然被蘇惜然盯着有些不好意思了,小聲的說:「我是來找夢瑤學姐的。」

蕭夢瑤隨着人群走了出來,沈浩然一眼就發現了人群中的她。

「夢瑤學姐,你胳膊好些了嗎?這是我買的水果和一些零食,請你收下,」沈浩然把東西遞給了蕭夢瑤

蕭夢瑤看了一眼陸昊天手上的東西,冷冷的說到:「你的好意我心領了,東西你拿回去自己吃吧!」

「夢瑤學姐,你就收下吧!」沈浩然說完話才反應過來,蕭夢瑤早已消失在人海之中。

「算了,這東西給我吧!」我幫你帶回去,夏可心甜甜的笑了笑

「謝謝,可心學姐,」沈浩然把東西交給了夏可心,接過東西的某人心想,瑤瑤肯定不會要這些東西的,到時候這些東西可就都歸我了

回到寢室,夏可心把手上的東西遞給蕭夢瑤,看了一眼。

「可心,你留着吃吧!」

「瑤瑤最好了,」夏可心笑了笑,卻刺痛了某人的心,也許以後再也不會看見這樣甜美的笑容了。

本以為事情就這樣完了,誰知蕭夢瑤救了沈浩然這一命,幾乎天天被他纏着。終於,有一天,在研究所,蕭夢瑤不耐煩的說到:「沈浩然,你再這樣纏着我,我就讓那種東西天天纏着你」。

  沈浩然打了的寒顫,沐夜辰和孟澤安在一旁笑,安瀾不解,很好奇的問道:「什麼東西啊!」

  沐夜辰很淡定的說到:「正常人看不見的東西。」

  安瀾聽了沐夜辰的話渾身感覺冷冷的,好像有什麼東西在看着自己。

夜晚,校園裡靜的出奇,在後山種滿蒲公英的地方站着一個人,披着黑色斗篷,好像在等什麼人。

「我來了,你是什麼人,你寄給我的信又是什麼意思。」

一個身穿白色上衣的人走了過來,頭上戴着黑色的帽子,生怕被人認出來。

「字面意思,難道你不想給你死去的姐姐報仇嗎?」黑斗篷的人問道

「當然想了,不過你為什麼要幫我」。白衣服的人充滿了質疑

我只是看不慣而已,我調查了,明明是那麼善良的一個人,偏偏被命運如此折磨,感覺和現在的我很像,然而把她害死的人居然還逍遙法外,如果不是她們,我想你的姐姐也不會離開,這是那兩個人的照片。

「我為什麼,要聽你的,你究竟是誰。」

「不要在乎我的身份,你只要知道,我是在幫你就行了。」

「你有什麼好的計劃嗎?」白衣服的人好奇地問

「當然,你只要按我說的去做就可以了,不過要小心行事。」

「對了,我不僅要殺她倆,我還要把拋棄姐姐的負心漢殺掉,男人沒一個好東西」。

「放心,我會為你設計一個完美的殺人計劃的,而且不會讓人知道是你乾的。」

「你為什麼要叫我來這,因為這裡鬧鬼,夜晚不會有人來的原因嗎?」

「這只是其一,你姐姐就是在這自殺的。」

「什麼,你說姐姐是在這結束生命的,」白衣服的人看着那遍地的蒲公英,默默擦去眼角的淚,心裏發下毒誓,一定要為姐姐報仇。

「沒什麼事,我就先離開了。」

黑斗篷的人看人已經遠去,嘴角一揚說:「不要躲了,你現在只是一個遊魂,一般人是看不見你的。」

「你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要利用我妹妹」。白衣女子從 樹後走了出來。

我是誰不重要,你妹妹復仇怒火已經在心裏點燃了。

這才是重要的,你應該謝謝我,幫你把妹妹帶來。現在,你需要做的就在樹上靜靜的觀看就可以了。

為什麼要這麼做,白衣女子被身後的人封印在樹里了,

黑斗篷的人憤怒的說:「為什麼,還不是被你們家族逼得,我有今天,還要謝謝你那個花心的三叔,若不是他,我也不會這樣。」

「一切都在計劃中,不過還是要小心那個自稱死神少女的人,」黑斗篷的跟身後的人。

「以蒲公英為名的復仇遊戲即將開始,」黑斗篷的人嘀咕的說。

  食堂里,李毅和蕭夢瑤面對面坐着,李毅看着蕭夢瑤手上還包着繃帶心疼的問道:「手上的傷好點了嗎?」

  「好多了,」蕭夢瑤邊吃東西邊回答。

  「昨天是我不對,不應該跟你發那麼大的脾氣,」李毅看着坐在自己對面的蕭夢瑤就像個孩子似的,跟她有一些像,永遠都像個孩子似的。表面裝得很勇敢,其實是很需要人保護的。

  「對了,我很好奇,你說人說人唄!怎麼還主動問別人的名字,」李毅一臉疑惑的看着蕭夢瑤

  「你說上次的那個**,我不問他叫什麼,怎麼跟警局那個人反映啊!」

  「唉!可憐的人呀!肯定又被某人罰寫檢討了。」

在食堂的角落裡,兩個女人一直盯着蕭夢瑤和李毅,兩個女人,回到自己住的地方,在門口發現了一封信,兩人開始討論這封神秘的信,

要不我們就按信上說的進行,一個女人率先提出了

另一個女生點了點頭,表示就按上信上的進行,心想蕭夢瑤有你好受的了。

  林然真的被李毅說中了,陸昊天自殺的事結束的第二天就被叫到了辦公室了,而且還被罰了三千字的檢討,林然從辦公室走了出來。

  「隊長,你沒事吧!」穿警服的女子問道。

  「沒事,昨天的事是我們沒有做好準備,還讓人受傷了,」林然一臉嚴肅的表情。

  「林隊,其實我們沒有及時趕過去,我們也有責任,」不能讓你一個人背黑鍋啊!一名男子說到。

  「你們不好好工作,在這開什麼小會啊!」大隊長從辦公室走了出來。

  「沒什麼,」林然很恭維的答到。

  大隊長走了,林然跟在其後。

  「林侄子啊!檢討你就隨便寫寫就好了,」伯父也是沒辦法的辦法。

  林然點了點頭說:」在警局多虧蕭伯父照顧,來警局半年就當上了隊長的職位。」

「別這麼說,能當上隊長都是你自己的努力,我只不過是在上面把事實說出來而已。」

「那件事,是自己準備工作做的不到位,伯父只是罰我寫檢討算是輕的了。」

某人聽了,心裏嘆了口氣,心想自己不也是被逼的嗎?

林然回家後,吃了口飯,坐在電腦前,就開始寫三千字的檢討,寫完檢討,沖了了個澡,躺在床上,腦海中浮現了,蕭夢瑤的身影,嘴角向上揚了一下,心想還不知道她叫什麼,也不知道她還能不能見到她 。

林然猛地從床上坐了,雙手拍了拍自己的臉,怎麼想起她了。

其實他自己還沒有發現,自己從第一眼的時候就深深的被她吸引住了。

也許,這就是兩人之間的緣分,老天爺雖然給蕭夢瑤一個死神少女的身份,但是,同時也賜給她一個可以陪她白頭偕老的人,一個不在乎她身份的人。

「君之怨恨,願為消之,」不知何時這句話成了學校論壇上的最火的消息。

前兩天死神少女還救過人呢!各種各樣的評論一直在刷新。這則消息可謂是學校最火的話題了.

「學姐,你看學校論壇上的新消息了嗎?」安瀾躺在床上悠哉悠哉的問道。

  蕭夢瑤正忙着寫實驗報告,沒有理會安瀾,此時,夏可心和蘇惜然破門而入,夏可心氣喘吁吁的說:「瑤瑤,你現在可是學校論壇上的紅人了。」

  「怎麼回事啊!」可心姐,安瀾好奇的問道。

  「你沒看見學校論壇的最新消息嗎?」夏可心喝了口水。

  「看了啊!不就是一個自稱蒲公英的復仇者在論壇上發了一句,君子怨恨,願為消之,」這和夢瑤學姐有什麼關係啊!

  「唉!我的傻學妹啊!你難道忘了你夢瑤學姐在學校里被稱為死神少女嗎?」蘇惜然感嘆道。

  「對啊!夢瑤學姐被稱為死神少女,而論壇上那句「君子怨恨,願為消之」,不就在暗指學姐嗎?一定是有人故意這麼做的,」安瀾看着蕭夢瑤。

蕭夢瑤,放下手中的報告,拿着手機就直接出門了。

在去研究室的路上,看見蕭夢瑤的人都躲的遠遠的,在背後說,這就是學校的死神少女。

「據說,不僅可以幫人占卜,還可以幫人消除怨恨的人呢!我看只要給她錢,她什麼事都可以做。」

蕭夢瑤對這些在背後議論的別人是非的已經習慣了,從小就被稱為死神的孩子。

其實,蕭夢瑤看不慣的就是在背後說人閑話的人,他們一看網絡上有什麼話題,不辨真假的就開始討論,對人實行語言上的攻擊,這樣往往是最傷人的。

醫學研究室很安靜,就李毅一個人在那悠閑的坐着,彷彿知道蕭夢瑤要來,特意把其他人都提前支開。

  「學校論壇上的那則消息,你怎麼看的,」李毅站了起來。

  「 這很明顯就是有人故意誣陷,通過網絡,讓人誤以為是我發佈的,不過,這絕不是一場簡單的誣陷,恐怕還會有事情發生,」蕭夢瑤很冷靜的分析。

  「不愧是被稱為死神少女,遇事不慌,還能保持頭腦清晰,真是令人佩服,」李毅笑了笑。

  「我都遇到這種事了,你還能笑得出來,我也是挺佩服的,」蕭夢瑤瞪了李毅一眼。

 「 如果,你要真能幫人消除怨恨就好了,」李毅聲音變了。

  冤冤相報何時了,而且,我想她也不希望你為她報仇,蕭夢瑤看向李毅

  「對了,李毅你認識的人里有,電腦高手嗎?」蕭夢瑤看李毅臉色有些不對勁,故意轉移了話題。

  「有啊!而且你還認識。」

  「誰啊!」蕭夢瑤好奇的問道,她身邊居然有電腦高手,自己還不知道。

 「沈浩然啊!」李毅特談定的回答道

  「他....好吧!我知道了,」蕭夢瑤揮揮手就離開了醫學研究所。

「喂!夢瑤學姐,有事嗎?」沈浩然興奮地問道。

蕭夢瑤嘆了口氣,心想為什麼會給他打電話。

  「沈浩然,我現在有事需要你幫忙,你幫我查查論壇上的消息出處。」

  那個,不是學姐發的嗎?沈浩然膽怯的問道。

  「你說呢!」蕭夢瑤冷冰冰的聲音讓電話那頭的人不禁打了個寒顫。

  「沒問題,」學姐這件事你就放心的交給我吧!

   蕭夢瑤掛了電話,心想跟我玩,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大本事。

晚上,蕭夢瑤四個人躺在各自的床上聊着天。

「安瀾,你之前是在那個學校,怎麼突然轉到的來了呢!」蘇惜然好奇的問道

「在之前的學校呆的不太好,就託人轉了過來,」安瀾含糊說了說。

「原來如此。。。」

蕭夢瑤拿着手機看學校論壇的評論,心想,也不知道沈浩然能不能幫我查到,他要是查不到,自己好拜託**局裡的人啊!

「瑤瑤,你睡了嗎?」夏可心小聲的問道

「沒有啊!」怎麼了可心

「我怕你太在乎今天學校論壇發的話。」

「對於這些事,我早就習慣了,他們愛怎麼說怎麼說,我早就不在乎別人怎麼看我了。」

「你在不在乎,我不管,我只是不希望你那我們出氣,還有就是離我遠一些,我可不想走在校園上被別人指指點點,」蘇惜然霸氣的語氣,讓寢室的氣氛變得有些尷尬。

蕭夢瑤躺在床上,不對蘇惜然的話做任何的回答,但是她以自己的自覺來看,今晚一定有什麼事情發生。

沈浩然則是在寢室專心的破解那個自稱是蒲公英的復仇者的賬號。

林然看的推理小說,邊看便推理着誰是兇手,手裡拿了杯咖啡,喝了一口,導致晚上在床上翻來覆去的怎麼都睡不着,只好靜靜地在床上躺着.

李毅洗完澡,站在窗戶邊,手上拿的葡萄酒,看的窗外,一個身影映入了他的眼裡,心想,這大晚上的她自己一個人在外面閑逛什麼。

喝了一口酒,就回屋休息了,對於他看的人做些什麼,跟他也沒有什麼關係,想她那種人還有什麼資格在這個世上活着,還不如死了算了。

可是,李毅不知他的這個想法,真的在晚上靈驗了。

學校的後山坡上,蒲公英隨着風在擺動,趙雪見張雨已經入睡,按照信上的約定,獨自一人來到了學校的後山坡,坡上站着一個身穿白色連衣裙的人。

這麼晚了,你叫我來是有什麼事情嗎?趙雪的聲音很小

身穿白色連衣裙的人轉過身,長發遮住了臉看不清長相,但是,趙雪似乎認出站在自己對面的人。

可是,明明已經死了很多年了,一定是有人裝得。趙雪這樣暗示的自己,讓自己儘可能的冷靜下來。

別在這裝神弄鬼了,你到底是誰,大晚上把我叫這來有什麼目的。趙雪底氣十足的問道。

那個人把長發掀開露出了自己沒有一絲血色的臉,趙雪看到不得大吃一驚,天下怎麼會有長的這麼像的人存在呢!

你。。。。趙雪被嚇得說不出話了,她想要逃跑,就聽身後的人說:你是逃不掉的。趙雪忽然發現四周都是牆,自己則是在原地打轉。趙雪回頭一看發現人就在自己的身後,用那種怨恨的目光盯着她。突然,她覺得自己喘不上氣,心臟跳的飛快,她用手摸口袋,發現葯沒有帶。心臟跳的越來越快,她想喊卻喊不出來。眼前一黑,她就倒在那遍地的蒲公英里。

凌晨12點,那個自稱蒲公英的復仇者在學校發了一短視頻,視頻一個身穿白色連衣裙的人在那追一個人,身穿白色連衣裙的人頭髮先是遮住了臉,看不清長相,兩人個人好像在說什麼,然後身穿白色連衣裙的人慢慢的露出側臉。而被追的人則在原地打轉。視頻噪音很大,聽不清被追的人在說什麼。緊接着視頻,自稱蒲公英的復仇者又發了一句話:復仇遊戲開始。

儘管發佈的時間是午夜,視頻的點擊率還是很高,很快就在學校傳開了。別看已經是午夜,學校里還是有許多人在黑夜中玩手機。可是,這些人只以為是一段小視屏,沒人理會其中的真正含義是什麼。

夜裡的風輕輕地吹得,趙雪躺在那遍地的蒲公英上,白衣連夜裙的人憑空消失了,趙雪的魂魄離開了身體,不知該去何方。

張雨還在做的美夢,渾然不知趙雪已經離開了自己,到了另一個世界裏。

復仇的序幕已經悄悄地打開了,不為人知的復仇者,隱藏在學校幾千人中,誰會是那個自稱蒲公英的復仇者,又有什麼驚天的秘密。

隱藏在黑暗中的復仇者,靜靜地觀看的這一切,這麼好的機會,我怎麼會錯過呢!看來老天對我還是公平的。

計劃第一步,已經完成,接下來就看那個丫頭的了,邪惡的笑容讓人覺得渾身發抖,又有誰知道,背後隱藏的多麼大的痛苦。

「李教授,今天怎麼這麼晚呀!」聲音從自己的身後響起,李毅停住了腳步,轉過身,看見了離自己有一段距離的蕭夢瑤,身穿一套休閑裝,披着長長的秀髮。

「昨天沒睡好,早上起來的有點晚,」李毅看着正向自己走來的蕭夢瑤。

我從寢室出來,就看見你了,你走那麼快是趕的投胎嗎?冰冷的聲音環繞在安靜的清晨。

兩人肩並肩走在校園裡,李毅對她的提問,簡單的笑了笑,沒有任何的回答。

「瑤瑤,你看那蒲公英上是不是躺的人,」李毅突如其來的聲音打破了寂靜的清晨。

蕭夢瑤小步的跑到後上坡,李毅緊追其後。

蕭夢瑤搖了搖頭,說:「直接報警吧!」拿出自己帶的一次性手套開始檢查屍體了。

「我知道了,可是你早上出來怎麼還帶的手套呢!」李毅臉上充滿疑惑.

「直覺告訴我,今天有事情發生,所以我就把手套帶了過來。」

林然趕到學校後山坡的時候,發現已經圍滿了人,林然從人群里穿過來到了案發現場,發現一名女子躺在遍地的蒲公英的上面,看了一下四周,遍地的蒲公英。

  「誰是第一發現人,」林然看了看圍觀的人。

  「林警官,我倆是第一發現人,」李毅和蕭夢瑤來到了林然的眼前。

  「請問兩位叫什麼,是否認識死者,為何會大清早的出現在學校的後山,」林然使了一個眼色,讓做筆錄的人過來。

  「我叫李毅,她叫蕭夢瑤,是我的學生,死者名叫趙雪是學校的導師,後山這遍地的蒲公英是我種的,我每天都會給蒲公英澆水的,我今天也向往常一樣,半路上碰見了蕭夢瑤,就一起過來了,來這時候就發現趙導師躺在地上,上前一看發現已經沒命了,就報警了。」

  「謝謝配合,你們沒有碰屍體吧!」林然問到。

  「有啊!雖然從她的樣子就能看出,已經沒救了,不過,我還是好奇的檢查了一下屍體,請林警官放心,我驗屍的時候帶手套了,」蕭夢瑤看着林然冷冷的笑了笑。

  「那麼蕭同學,有什麼發現呢!」林然語氣有點嚴肅看着蕭夢瑤問道。

  「從屍體的僵硬程度來看,死亡時間應該是昨夜十一點到十二點,身體上沒有任何傷口,不像是他殺,身上也沒有中毒的反映,眼睛瞪的那麼大,應該是受到了驚嚇,我只能分析到這了,進一步分析就要解剖屍體來看了,」蕭夢瑤思索的。

  「不錯,分析的很好,很有你父親當年的風範,」一個身穿白大褂的中年男子走了過來。

  「那有,明明是師父教得好,」蕭夢瑤看着向自己走過來的中年男子。

  「我說怎麼分析的這麼仔細,原來是宋前輩的徒弟,」林然恭敬的說到。

  「學姐,我可找到你了,」沈浩然氣喘吁吁的來到蕭夢瑤的身邊,趴在蕭夢瑤的耳邊說:「學姐,我知道那消息是誰發佈的。」

  「誰。。。。」蕭夢瑤小聲的問。

  「是趙導員,我有她的IP地址,」沈浩然回答到。

  蕭夢瑤用手指了指地上矇著屍體的白布,陸昊天看了看問了一句:「誰啊!」

  「趙導員,」蕭夢瑤淡定的說到。

「啊!那昨晚的視屏誰發的,」沈浩然渾身發抖。

「 什麼視頻,我怎麼不知道。」

「就是自稱蒲公英復仇者發的一段視頻。」

  「林警官,有一樣有趣的東西,想讓你看看,不知你是否有興趣,」蕭夢瑤看向林然。

  「林然點了點頭,把剩下的是都交代了,」就跟蕭夢瑤她們離開了。

  「學校里人多口雜的,不方便討論,」蕭夢瑤看向李毅使了一個眼色,李毅看她那的眼色就知道她在想什麼。

  「去我家吧!」李毅無奈的說到。

於是他們就來到了李毅的家裡,是一個三室戶,裝修非常漂亮,打掃的也很乾凈。

「李教授,沒想到你一個住這麼大的房子,」沈浩然驚奇的問道。

「電腦在那,你們先用,我給你們倒杯水,」李毅直接向廚房走去了,沈浩然打開電腦,把視頻打開了,視頻一個身穿白色連衣裙的人在那追一個人,身穿白色連衣裙的人頭髮先是遮住了臉,看不清長相,兩人個人好像在說什麼,然後身穿白色連衣裙的人慢慢的露出側臉,而被追的人則在原地打轉,視頻噪音很大,聽不清被追的人在說什麼。

「被追的肯定是趙雪,就是不知道這位白衣女子是誰了,」林然說到。

「小女子愚鈍,不知林警官從哪裡看出那是一位女子,蕭夢瑤冷冷的問道。

哎啊!夢瑤學姐何必還么較真呢!就先當視頻中那個認識一名女子,再說了,你見過男的穿裙子嗎?除非,那個人心裏變態,才會沒事穿裙子到處亂跑,」陸昊天在一旁說到。

「誰說兇手一定是女的,也有可能是男扮女裝。」

「蕭同學的想法也是有可能的,」林然附和的

「喝點水吧!」李毅給他們遞上水到。

蕭夢瑤接過水喝了一口說:李教授,剛才有人說你心理變態,你管不管,蕭夢瑤用手指向沈浩然。

李毅看了一眼沈浩然,沈浩然趕緊把頭低了下來,不敢直視李毅,可是,一旁的林然把他們說的每一句話都記下來。

「對了,陸同學,請問這段視頻是幾點在網上發佈的,」林然若有所思的問道。

沈浩然摸了摸頭說:「我沒記錯的話,應該是在午夜十二點發佈,對了,視頻發佈後,自稱是蒲公英的復仇者又發了一句復仇遊戲開始。」

林然點了點頭,看來這件案子沒那麼簡單。

  「明天是周五,學校下午沒有課,明天下午三點我們在這集合,林然你明天把驗屍報告帶過來,今天就到這吧!我們明天再來探討一下,」蕭夢瑤說到。

「好,那就這麼定了,」林然回答到。

陸昊天點了點頭,他雖然怕那種東西,不過,還是挺喜歡探討這些靈異懸疑事情的。

林然回到警局裡,來到了停屍房,「宋前輩,驗屍報告出來了嗎?」對方點了點頭,把驗屍報告遞給了林然,林讓接過驗屍報告,看了一眼,就合上了,離開了停屍房,回到自己的辦公桌,心想真別那個丫頭說對了。

「林隊,這是你要的現場搜證的報告和死者身份報告,」一名男子把報告遞給林然。

「行,你去調查一下死者生前和什麼人結過怨,這有可能是一場仇殺。」

林然看了一下現場取證的報告書,發現,案發現場並沒有留下什麼有用的證據。看來,這個兇手是有計劃的殺人,心思也挺緊密的,現場沒留下對自己不利的證據。

另一邊,蕭夢瑤回到寢室,發現寢室的氣氛有點不對勁,就問:「你們怎麼了。」

「瑤瑤,你知道趙導員死了不,」夏可心看着蕭夢瑤,蕭夢瑤點了點頭。

「蕭夢瑤,你看看寢室里是不是有什麼不幹凈的東西,我剛才好像看到一個人影飄了過去,」蘇惜然坐在自己的床上,雙手抱着膝蓋,身體發顫。

「對啊!夢瑤學姐,你趕緊看看,我覺的寢室里有雙眼睛在看着我,」安瀾在床上也附和的說到。

蕭夢瑤聽她們這麼一說,便在寢室轉了一圈說到:「的確,我們寢室有些不幹凈的東西,就在你們床邊。」

夏可心一聽蕭夢瑤這麼說,立馬抱住了蕭夢瑤,蘇惜然也從床上光的腳下來,跑到了蕭夢瑤的身邊,安瀾則是在床上不敢亂動。

蕭夢瑤見她們這樣,忍不住笑了說:「騙你們的,膽怎麼一個比一個小。」

夏可心和蘇惜然放開了蕭夢瑤,很生氣的看着蕭夢瑤,異口同聲的說:「我們都什麼樣了,你還要心情嚇我。」

「你們三現在還感覺害怕嗎?」蕭夢瑤又變回原來那副冰冷的面孔。

「的確,不怎麼害怕了,夢瑤學姐,你真厲害,」安瀾沖蕭夢瑤豎起了大拇指

「學校里不就是死了一個人嗎?你們有必要這麼害怕嗎?」蕭夢瑤很淡定的說到。

你是不知道,現在學校里都傳瘋了,說:」趙導員是被女鬼害死的,學校後山坡現在是沒人敢過去了,」蘇惜然回答道。

噹噹。。。。敲門聲響了起來,蕭夢瑤就聽寢室里那三個女生開始叫了起來。蕭夢瑤一臉無奈,走到門口,把門打開,發現門口站的兩個不認識的女生。

「請問,兩位有什麼事情嗎?」蕭夢瑤看着門外的人

蕭同學,你能不能去我們寢室看看,我倆覺得寢室里有不幹凈的東西。其中一個女生開口說道。

蕭夢瑤點了點頭,正要出門,就被蘇惜然攔了下來,說到:」你走了,我們幾個怎麼辦啊!」

蕭夢瑤從自己的書桌里拿出了一張靈符貼在門上,然後小聲嘟囔了一句,說:」寢室我已經布下了結界,你們可以放心休息了,寢室的三人點了點頭。」

蕭夢瑤本以為出去一趟很快就能回去,誰知,一個接一個的讓她幫忙看寢室是否乾淨。終於,忙完了,蕭夢瑤拿出手機看了一下,發現都要到十二點了。

蕭夢瑤小心打開寢室的門,進去看她們已經睡著了,放低自己的腳步聲,簡單的收拾了一下就上床了,躺在床上,心想今天到底怎麼回事,學校里的女生怎麼都這麼不正常,看來這是有計劃的謀殺。

另一邊,林然還在想今天的案子,想着想着就到深夜了,放下了手中的報告,就進入夢想了。

學校現在已經人心惶惶了,看來我們的計劃已經成功了一小步。

對啊!接下來就好看她的表現了

兩個人站在教學樓的天台上,看的那遍地的蒲公英,以及在那徘徊不知道該何去何從的趙雪的魂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