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強取豪奪:腹黑老公太難纏
強取豪奪:腹黑老公太難纏 連載中

強取豪奪:腹黑老公太難纏

來源:google 作者:豆貓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夏格 宮越澤

為報父母之仇,她離開五年後回到他身邊伺機報復陰謀與背叛,她以為自己可以變成鐵石心腸,卻一次又一次的陷入他的溫柔之中「只要你沒事,我所有的一切都是你的要復仇,我隨時在這裡等你」可是當她渾身酸痛的被壓在身下的時候——「宮越澤你個大混蛋,說好的不反抗呢?」展開

《強取豪奪:腹黑老公太難纏》章節試讀:

  直到宮越澤坐在飯桌前,夏格還沒有把一切縷清楚。

  他不是走了嗎,怎麼還會出現在她家裡?

  夏母和夏父對望了一眼,上下打量着西裝筆挺的宮越澤,最後還是夏母先開了口:「請問你是?」

  「伯父伯母好,我是夏格的男朋友,宮越澤。」

  夏父夏母都是老實人,平時除了時事新聞其他一概不理,自然不知道面前這個人有多大的身家,只是單純得把看做准女婿。

  夏母看起來很高興:「小夥子長得不錯,很精神,和我們家小格在一起多久了?」

  宮越澤撒謊撒的無比自然:「一年了。」

  「一年了?」夏母吃驚,回頭瞪了夏格一眼,「你這孩子,怎麼也不告訴我們?」

  夏格頗為冤枉,低頭扣桌子上的木屑不說話。

  還是宮越澤出來打了圓場:「伯母您別怪夏格,是我覺得等更穩定了再和你們說,讓你們放心的把她交給我。」

  一番話說得夏母心花怒放。

  夏格抬頭看他,很佩服他的交際能力。

  「宮,宮先生是吧,你們家是做什麼的?」夏父顯然謹慎的多,不顧夏母給他使眼色,板着一張臉,「我看你穿的不錯,家裡條件應該很好吧。你也看到了,我們夏家窮,怕是攀不起你這高枝。」

  宮越澤笑的溫和,竟然從皮包里取出一張房產證,遞給夏父:「這是我用自己掙得錢在S市東邊買的一套房,房產證上寫的是夏格的名字。如果以後我背叛了她,就會被凈身出戶。」

  正午微曬的陽光下,照出她一臉懵圈。

  房產證上的名字白底黑字的看着分明,夏格實在想不出自己什麼時候簽的字,更想不到宮越澤為什麼要多此一舉做出這等事來。

  有了房產證做保障,夏父夏母頓時笑逐顏開,夏母更是一個勁的往宮越澤碗里夾菜。夏格捂着吃撐的肚子,眼睜睜的看着宮越澤吃下一大碗飯加兩個滷雞蛋加一碗麵條。

  夏格的表情變得複雜難言。

  她要是現在和父母說她和宮越澤才在外面吃過,他們會信嗎?

  宮越澤掃了夏格一眼,放下手裡的筷子:「伯父伯母我吃好了,公司還有事我就先回去了,你們慢吃。」說完站起身來,對着夏格道,「我對你家這邊的路不太熟,你能不能送送我?」

  夏母推了夏格一把:「當然可以。」一邊沖她使眼色。

  夏格正好愁自己吃不下去,趁機站起身來就往門外走,宮越澤又禮貌的道了聲再見這才跟了出去,看見夏格在門口等他。

  「你在這裡等會再進去吧。」宮越澤嘴角的笑容已經收斂了,模樣仍是淡淡的,「我自己走就行。」

  本來也沒打算送你。夏格在心裏頭吐槽,嘴上倒是沒忘記問正事:「那個房產證是怎麼回事?我什麼時候簽的字?」

  宮越澤抬手點了點表:「一個小時前。」

  一個小時?夏格絞盡腦汁的回想了一下,恍然大悟:「我在餐廳簽字的不是合約?」

  「我什麼時候告訴你那是合約了。」宮越澤眉眼疏淡,「你儘快收拾好東西搬進去。」

  「為什麼?」夏格莫名其妙,「做戲也不至於要搬家吧?」

  「你應該知道,宮氏的名聲在外面招惹了很多眼紅的人,和我沾邊的人,隨時都會有危險,如果你不想把你的父母卷進來,最好是按我說的去做。」宮越澤垂了垂眼,拉開車門坐進去,抬手解了兩顆扣到底的衣衫扣子,鎖骨陰影深陷,「這是忠告。」

  ——

  儘管不想欠他的人情,但夏格還是依宮越澤的說法,搬進了以她名義所購買的房子。

  反正就當做合約里的一項好了。有錢不拿白不拿,這時夏格的生存法則。

  好在這房子不大,算是個小公寓,一個人住不會太奢侈。夏格從家裡搬出來,看上去東西不多,但收拾收拾竟然也都好幾大盒,她沒捨得叫搬家公司,打了個電話給宋如雪,然後自個兒一件件往裡頭搬,等把東西搬進去累個半死才發現還要收拾,頓時沒了氣力。

  她坐在大紙盒上思考自己要花多長時間才能整理好這些物件,然後就聽見門鈴「叮咚」的聲音。

  「如雪,你終於來了!」

  夏格興奮的衝過去開門,就對上一張冷若冰霜的臉。

  她的舌頭像是打了結:「你,你怎麼來了?」

  「這是我買的房子。」宮越澤說話間一隻腳已經踏進來了,掃了房間一圈,看見滿地的盒子皺了皺眉,「怎麼這麼亂,沒有請搬家公司嗎?」

  「請公司幹嘛,浪費錢!」夏格轉身回去繼續收拾,「我自己折騰下就好。」

  這恐怕不是折騰下就能好的事。

  宮越澤嘆了口氣,上前接過她手裡的紙箱,在夏格微閃的目光中搬到了她的房間:「還有哪些?」

  「這個,還有這個。」夏格指揮的無比順暢,心裏更是暢快。

  誰能指揮得動宮越澤?

  夏格越發覺得自己了不起,沒忍住彎了彎嘴角。

  「你在笑什麼?」

  「沒……」夏格被他一驚,下意識的退後結果撞到了盒子上,下意識的抬手往前亂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