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它小說›秦少前妻有點狂
秦少前妻有點狂 連載中

秦少前妻有點狂

來源:外網 作者:沈晚熹秦夜隱 分類:其它小說

標籤: 其它小說 沈晚熹秦夜隱

沈晚熹沒能用青春換來秦夜隱的心,結婚一年後,在秦夜隱的冷暴力中選擇了帶球跑路。屬下:「秦總,夫人找您。」秦夜隱:「不見。」屬下:「夫人說……她想和您離婚。」秦夜隱暗忖:有這等好事?離之!怎料,離婚後杳無音信的前妻,四年後再見身邊卻多了一雙兒女,身邊那小子還長着一張和他複製粘貼般的容貌,秦夜隱才恍然明白她當初主動提出離婚的原因和目的。於是,「渣爹」堵路,咬牙切齒:「沈晚熹,不解釋一下這兩個小東西是怎麼回事?」她嬌媚一笑:「隱爺,人是你睡的,婚是你簽字離的,你要我解釋什麼?」曾經的小兔子變成了撓人的小野貓?很好。某日,下屬:「報告總裁,對方公司指名不和您合作。」某男皺眉:「老闆是誰?」下屬:「……您前妻。」什麼?她不是一個每天擺弄花花草草的調香師嗎?還是芯片科研公司的幕後老闆?前妻人美聲甜氣質佳,膚白貌美大長腿,有勇有謀會賺錢,知文知武能帶崽。他想復婚還來得及嗎?!展開

《秦少前妻有點狂》章節試讀:

沈晚熹着急地四處尋找兩個孩子的時候,手機上突然彈出了一個奇怪的號碼發來的信息:往你右手邊直走,穿過偏廳右拐,角落裡有電梯,到三樓露台,我在那等你。
是那個神秘的寄件人發來的信息。
從短訊內容看來,那個人在能看見她的地方。
沈晚熹朝着大廳四處望了望,依舊沒發現可疑的人。
帶着一絲戒備,找尋到了短訊里指明的地方。
電梯在兩堵牆形成的偏僻死角里,周圍空無一人。
沈晚熹乘坐電梯順利到了三樓,一走出電梯便是一條筆直深悠的走廊。
長廊上鋪着地毯,高跟鞋踩在地毯上,幾乎聽不到腳步聲。
沈晚熹一邊張望,一邊找尋着那個人所說的露台……
三樓朝着莊園正門方向的會客廳里,聚集着二十來位中外名人。
秦夜隱心不在焉的坐在沙發上,根本沒有心思打官腔,一心只想去揪住那個女人把心裏的疑問搞清楚。
正當秦夜隱準備找借口離開的時候,梁冊牽着滿臉寫着不高興的安安從門外走了進來,湊近秦夜隱耳側小聲說:「秦總,這孩子鬧着要去找她媽媽。

秦夜隱看了安安一眼,伸手牽住孩子,低聲跟梁冊交代了幾句,然後就牽着安安悄然離開。
「隱你去哪?」蘇若竹正要追過去,卻被梁冊伸手攔住:「抱歉蘇小姐,秦總吩咐不讓你離開這。

蘇若竹不安地皺起眉頭,問梁冊:「他要去找那個女人對不對?」
梁冊淡淡說:「秦總要去做什麼我無權過問。

蘇若竹憎恨地咬着牙,五年前她輸給了沈晚熹,五年後她不可能再輸給她!
秦夜隱牽着安安剛走出會客廳,就看見一個熟悉的身影鑽進了走廊中間通往露台的通道里。
還不等秦夜隱跟過去,突然,「砰——」的一聲槍響打破了夜色的寧靜。
沈晚熹剛到露台,幾乎是聽到槍聲的同時,就看見一個矯健的黑影直接越過露台半腰高的圍欄,從三樓躍下,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而她面前還躺着一個穿着黑色西裝的青年男子,那一槍貫穿了男子的太陽穴,死不瞑目……
會客廳的人也全都聞聲跑了出來,尋着槍聲響起的方向而去。
秦夜隱將安安交給了梁冊,立馬朝着那個方向疾步走了過去。
看見沈晚熹還好好地站在露台上時,他心裏瞬間鬆了口氣。
隨即才看見那個倒在沈晚熹面前已經沒有了生命跡象的男人。
蘇若竹捂着嘴驚恐地尖叫了一聲,往秦夜隱身邊靠去:「天吶,太可怕了,他……他死了嗎?」
說著,蘇若竹伸手顫顫巍巍地指着沈晚熹:「是……是她殺的嗎?」
所有人的視線都落到了沈晚熹身上,畢竟在他們趕來之前,除了倒在地上被槍殺的男子之外,就只有沈晚熹了。
沈晚熹自然就成為了嫌疑最大的人。
蘇若竹顯然也早就注意到了這一點,立馬就指着沈晚熹對周圍的人說:「肯定是她殺的!快把她抓起來!這個殺人兇手!」

《秦少前妻有點狂》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