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秋誓
秋誓 連載中

秋誓

來源:google 作者:白籬雲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林赴年 江予遲 都市小說

林赴年身為林家少爺,從小就生活在林家和江家所有人的寵愛之下原本應該一輩子幸福快樂的林赴年,因為一場變故,讓他失去了屬於他的一切江予遲恨他入骨,林赴年父親病死,母親被殺,哥哥執行任務意外死亡,自己又是胃癌晚期.林赴年:你能不能在愛我一次.江予遲:年年,你能不能在愛我一次展開

《秋誓》章節試讀:

「年年……」

林赴年頭上的雨水也消失了,他聽到聲音回過頭,看到了拿着雨傘站在自己面前的父親。

無聲痛哭變成了撕心裂肺。

站起身抱住了身後的人「爸……他不要我了。」

林季元輕拍他的後背,剛才的一幕林季元坐在車上已經看到了。

「年年乖,我們回家。」

林宅……

林赴年披着毯子獃獃的坐在沙發上,寧黎拿着一碗薑湯來到了林赴年的身邊。

「年年,把薑湯喝了,驅驅寒。」

林赴年緩緩抬起頭,用着一雙紅腫的眼睛看着寧黎。

「我是不是很丟人……」

寧黎微微一愣,印象里自己的兒子從來沒有這樣過。

林季元走過來揉了揉林赴年的頭。

「爸知道你是真的難受,也知道你是真的喜歡小遲。」

「難受就哭出來,哭到心裏舒服了,一點也不丟人。」

寧黎把薑湯放在桌子上,坐在林赴年的身邊,用手輕輕把他面前的碎發撩到耳後。

「乖兒子,世界本就渾濁,人的情感也是,媽只想讓你快快樂樂的。」

林赴年泣聲道「我只是沒想到,和他這次分別,竟讓我和他再也沒有機會回到以前。」

「但無論我放不放手,他愛不愛我,他都不會再屬於我了。」

「我不怪他,我只怪我自己,是我選擇離開他,他有選擇權,可以選擇等我,可以選擇不愛我。」

林季元看着自己放在心尖上的兒子產生這樣的想法,不知是該高興還是難過。

寧黎擦了擦林赴年臉上的眼淚溫柔道「你這麼想自然是好的。」

「好了,把薑湯喝了,不然該感冒了。」

說完就拿起桌上的薑湯吹了吹,遞給了林赴年「喝完了去睡覺。」

林赴年接過薑湯沒一會就喝光了。

林季元回到了書房,寧黎帶着林赴年回到了房間,幫林赴年蓋好被子。

在他的額頭上輕輕落了一吻「年年,好好睡一覺。」

林赴年紅着眼眶點了點頭「好,媽,你也回去休息吧,我沒事的。」

寧黎囑咐了一些就關好門離開了,她站在門外久久沒有邁出腿。

過了一會回到了自己的房間,從梳妝櫃後面拿出一封信,寧黎盯着這封信,內心複雜。

長嘆一聲「年年……你如果知道了,是不是會怪我。」

「媽只想保護好你,其他的我什麼都不在乎。」

躺在床上的林赴年也久久沒有入睡,他的目光落在了床頭柜上的黑色雨傘。

那是江予遲臨走前給他的,不知道他是出自可憐自己還是出自本心。

「遲哥哥已經有了值得他愛的人,林赴年,收起你對他的愛,不要強人所難。」

林赴年心裏的痛感越來越強烈,他坐起身子站到了窗戶前,打開窗戶透了透風,才緩和了些。

遲苑……

江予遲坐在陽台上,拿起紅酒喝了一口,桌子上的手機亮着屏幕。

屏保壁紙和林赴年手機上的壁紙是同一張。

沈之億從後面走過來坐到了另一張椅子上「江董,你在想公司門口的那個人嗎?」

江予遲不說話。

沈之億捕捉到了江予遲臉上的表情「我可以知道他的名字嗎?」

江予遲緩緩道「他的名字很好聽,林赴年。」

沈之億重複了一遍名字「林赴年,很好的名字,他真的很溫柔。」

「如果換做別人,在公司的事情,恐怕會和我發生爭執,可林先生卻給了我一抹溫暖的笑容。」

「似乎……在安慰我不要擔心他會做出什麼。」

江予遲含笑道「他從小就這樣,不會考慮自己,永遠都把自己放在最後一位。」

「蠢蠢的……」

沈之億捂嘴笑了笑「江董也是口不對心的人,在公司門口,你對他很不舍。」

「卻還是跟我在他面前做出親昵動作,是希望他吃醋吧。」

江予遲拿着酒杯的手頓了頓「他……祝福了我們。」

沈之億道

「林先生他……以前為什麼會走。」

三年前……

第一天江予遲就沒有聯繫上林赴年,一開始並沒有想太多,直到第二天林赴年仍然沒有任何消息。

「您撥打的電話是空號……」

江予遲無論撥打多少遍,電話那邊回復永遠是。

「您撥打的電話是空號……」

江予遲直接開車來到林宅,林宅內也只有寧黎一個人。

「伯母,年年在哪?」

寧黎淡定的喝了一口茶「你不用找他了。」

江予遲眼眶微紅,頭髮亂蓬蓬的,臉色慘白,可想而知他已經有多久沒有休息了。

「伯母,我求求你告訴我……年年去哪了……」

寧黎道「他已經不愛你了,請你以後離開他,也不要再耽誤他。」

江予遲眼神空洞「我可以不耽誤他,那……他有沒有什麼話對我說……」

「他愛我的,他說過會嫁給我的,伯母。」

寧黎道「他希望你忘記他,他更希望他回來的時候可以看到你有了新的愛人。」

江予遲握了握拳「他真的……是這麼說的?我是不會信的。」

「伯母,我會找到他。」

江予遲離開了林宅,時間飛逝,他意識到了寧黎說的話是對的。

林赴年真的消失了。

江予遲用了所有和他存在的聯繫方式,可沒有一條消息發的過去。

都被拉黑了……

江予遲頹廢的靠在椅子上「林赴年,你是真的……心狠。」

江予遲又想到了以前的事情,語氣逐漸冷淡「不要再提他了,吃醋什麼的不存在。」

「你是我的愛人也是事實,做好你的分內事,我恨他是改變不了的。」

說完放下了酒杯離開了陽台。

沈之億留在陽台看着江予遲離開的背影,默默嘆了口氣。

「江董,你這樣會錯過林先生的。」

直到一周,林赴年也沒再找過江予遲,甚至從他口中已經聽不到這個名字了。

站在天台上的林赴年吹着微風,抽着煙,藍紫色的頭髮被風吹動。

林季元走過來站在林赴年的旁邊「年年……明天就是你生日了,宴會你江叔叔他們都會來。」

「他也會來……」

林赴年微微點頭「沒事,江家和林家素來交好,來者是客。」

林季元拿掉林赴年手中的煙「少抽點煙。」

說完就離開了。

林赴年拿起手機在一個群里發了條信息。

銀杏[明天晚上我的生日宴會,你們來嗎?]

沒過一會群里就回了信息。

捧着星辰[已經在回去的路上了,不過你過完生日,我們就得走。]

京師[年糕生日必須去啊!我們都在機場呢,明天晚上指定讓你見到我們。]

卓洋[嗯。]

銀杏[洋洋還是惜字如金啊。]

京師[你還不了解他嗎?不願意說話,實際上拿着手機在聯繫別人給你訂禮物。]

卓洋[滾。]

林赴年關掉了手機,下面就是他們的互懟環節了,林赴年的臉上總歸有了點笑意。

「還好,我還有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