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人在七零,手握物資系統暴富
人在七零,手握物資系統暴富 連載中

人在七零,手握物資系統暴富

來源:google 作者:兔帽子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唐年安 林箐 現代言情

(農場+年代+種田+系統+富強民主文明和諧)林箐可能是第一個被花盆砸到七零年代的經過了茫然無措之後,開始放飛自我展開

《人在七零,手握物資系統暴富》章節試讀:

說完,林菁轉身就準備離開,畢竟看看時間,已經快到晌午了。

「等一下!」唐年安趕緊叫住林菁,急忙說道:「是你救了我嗎?謝謝你,我叫唐年安。」

「林菁,不用謝,就算是其他人看見了也會救你的。」

林菁搖搖頭,笑着說道,然後轉身就準備離開。

「簌......簌........」

唐年安看到林菁準備離開,趕緊忍着痛從地上爬了起來。

「林同志......」唐年安欲言又止道。

他已經在森林中待了半個多月了,要不是心中強大的執念和堅定,他早就收拾收拾回家去了。

如今任務也已經完成,也能成功退役了,命也丟了半條,所以他準備離開這裡。

林菁再次回頭,心中對於這人喊自己同志,有一種強烈的新鮮感,並且使命感充足。

「你還有什麼事嗎?」

唐年安猶豫一下,細長的丹鳳眼垂下,略顯憂鬱:「我在森林裏已經迷路很久了,能不能請林同志帶我出去。」

「林同志的救命之恩,年安定會報答。」

林菁搖了搖頭,笑着說道:「當然可以帶你出去了,至於救命之恩就不用報答了了,我做的事情只要問心無愧就好。」

唐年安不語,但中默默發誓,等回到家一定要報答林菁。

唐年安到底也只是一個十八歲的孩子,不明白自己為什麼一定要跟着林菁。

即使他知道離開森林的路,也想跟林菁相處的再久一些......

或許他有這種想法是想保護林同志吧,畢竟山林之中,豺狼虎豹樣樣都有,生怕她一個弱女子出現事故。

但是年紀輕輕涉世未深的唐年安,沒有想過為什麼一個小姑娘敢獨闖深林,也沒想過自己中了劇毒,又為什麼會被小姑娘輕易救起......

林菁和唐年安兩個人行走在森林中,不一會兒的功夫,兩個人的前方就出現了光亮。

「這裡是......」

唐年安疑惑地看着眼前的村子,心中的震驚不亞於在森林中見到林菁的震驚,沒想到靠近邊境這裡竟然有這樣一個村子。

兩個人行走在清崖村中,周圍的嬸嬸都好奇的看着這個陌生人,並且與身邊人交換眼神。

但是還好,這些人礙於面子,沒有直接上來詢問。

但是林菁心中暗暗叫糟,她們不問,就代表着之後傳出來的全都是流言,全都是大家腦補的。

林菁嘴角笑容瞬間變得苦澀起來。

但是唐年安沒有注意到周圍人的眼神,也沒看到林菁的不對勁。

他注意的點有些特殊,他看着村裡被雨沖塌的房子,再看有一些人家掛出來的白綾。

唐年安心中十分沉重,作為熱死祖國的正直青年,最看不得的就是百姓貧苦的樣子。

「他們這是......」

唐年安看着林菁,皺着眉詢問道。

語氣充滿了嚴肅,這一刻的他彷彿不是這個年紀的人,而是一位身上燃燒着火焰的正義之士。

「是自然災害,昨天下雨下的太大了,村裡一些老人的房子又不堅固。」

林菁搖搖頭,這種事情她也有心無力,畢竟自己家中的房子也在重修。

唐年安點點頭,不再多言,但是心中默默發誓,等自己回去,一定會改變這裡!

林菁把唐年安送到出村子的路邊上,說道:「一會兒就會有去鎮上的牛車,到時候你就跟着牛車去就行。」

清崖村這個地方十分貧窮,這裡沒有機動車,所有的一切都是依靠人力,好一些的家庭用的是牛,村中唯一一輛單車那還是村長花了很大的代價買來的。

唐年安點點頭,剛要說什麼就聽到一陣咯吱咯吱的聲音傳來。

「林家小娃,要去鎮上嗎?」

一個中年敦厚的聲音傳到兩個人的耳中。

兩人轉頭看去,果然聲如其人,趕牛的王林正沖他們憨厚的笑着。

「王大叔中午好,您吃飯了嗎?」

林菁也尊敬的打招呼,這個王林大叔是她父母的朋友,在她父母出事之後幫了她兄妹很多,所以林菁對王大叔充滿了感激。

「吃了娃子,叔去鎮上有點事,要不要載你們一程?」

「要的叔,不過不是我去,是我這朋友去鎮上,能不能請您帶一下。」

王林眼睛看向唐年安,眼中詫異的一閃而過,隨後露出欣慰的笑容感嘆道:「娃子也長大了啊,當然可以了,上車吧。」

還不等林菁回過味來,就見唐年安嗖的一下竄上車。

把林菁和王大叔看的一愣一愣。

「小夥子好身手啊!」

王大叔感嘆道。

唐年安呲牙笑道:「麻煩王大叔了。」說完從口袋裡掏出五毛皺巴巴的零錢,全部塞給王林。

「使不得使不得,這也太多了,叔不能收,再說了你是林娃子的朋友,叔哪能收你的錢啊。」

王林連忙擺手,並故作生氣道:「你要是這樣就別坐我的牛車,咱和林家那關係,怎麼能收錢呢!」

唐年安訕訕一笑,也不嫌牛車有味,直接坐在牛車上。

並揮手跟林菁告別。

「林同志,下次再見!」

林菁目送牛車離開後,突然皺眉。

自己救了這小子,他竟然一點表示都沒有?

雖說自己可以不要,但是唐年安不能不給啊!

林菁心中憤憤,也不回味唐年安說道下次再見了。

回到家中,已經過了吃飯的時間了。

「小菁,你去哪兒了,怎麼現在才回來?」

王麗蓉正在院子裏面餵雞,看到林菁滿是泥土,皺着眉頭問道,眼神中充滿了對林菁的關心。

還沒等林菁解釋,王麗蓉再次說道:「快來吃飯,是不是餓了?有什麼事吃完飯再說!」

一邊說著,一邊把林菁拉到堂屋的餐桌前坐下。

林菁看着眼前未動分毫的野菜疙瘩,嘴上無言,心中感動十分。

「姑姑回來啦!」

還沒等林菁說話,門後突然出現一個驚喜的聲音,是大妞。

兩人轉頭看去,此時的大妞因為感冒了的緣故,小臉紅撲撲的,但是嘴唇有些發白。

「大嫂,你沒帶大妞去衛生所看看啊?」

林菁皺着眉,小孩子發燒可不能等,還記得在前世孤兒院的時候,裏面就有一個小孩子,因為發燒得了肺炎,並且治療的不及時,終身病殃殃的。

王麗蓉搖搖頭,說道:「小孩子發燒了捂捂汗就行,不怎麼嚴重。」

到底是時代的差距,在七零年代人們心中,發燒就是小病而已,不至於興師動眾的,還要去醫院。

但是深知問題嚴重性的林菁連忙起身,走到大妞面前。

臉頰輕輕靠在大妞額頭上。

「嘶......」

林菁一觸即離。

太燙了。

還未等林菁說話,就聽到大妞弱弱說道:「姑姑回來了,可以吃飯了嗎......大妞好餓。」

此話一出,林菁瞬間眼眶發酸,甚至在心中譴責自己,為什麼回來這麼晚。

「先吃飯,先吃飯,等吃完飯我帶她去赤腳醫生那裡看看。」王麗蓉抱着大妞坐在桌子邊,一邊示意林忠和林菁坐下吃飯。

林忠沉默片刻,看着大妞吃的香,緩緩開口:「熬一熬就過去了,還是別去赤腳醫生那裡了......」

「來,妞子,爹的野菜疙瘩你也喝了,吃完就能舒......」

「哥!!」

林菁憤怒的打斷林忠的話,又傷心又難過。

難道自己哥哥也是一個重男輕女的人?也跟老一輩的一樣,認為養兒防老?傳宗接代?

林忠看着自家妹妹憤怒的樣子,再看看自己媳婦沉默不語的模樣,嘆了口氣。

「不是我不讓大妞去,而是村裡那位赤腳醫生身份特殊啊......如果讓有心人看到了,我們這個家恐怕就完了。」

林菁愣住,想起來了,小說里的這個時候。當時的社會很複雜。

而林忠口中的赤腳醫生原本是有名的知識分子,高級中醫。

但是因為五六年前因為一場別有用心的誤診,導致李老先生現在開始避世。

她突然如鯁在喉,不知所措。

「哥......是我錯怪你了,那位老先生......還好嗎?」

林忠點點頭,說道:「沒什麼大事,當年出了那檔子事,他不願意與村裡人住在一起,就自願去了牛棚,村裡牛棚都是磚瓦房,昨天的雨沒有波及到他。」

聽到這裡,林菁鬆了一口氣,隨後堅定起來。

「大妞的病必須要有醫生看,就今晚,我等帶着大妞去找找老先生,哥你放心,出了事我擔著!」

林忠不贊同的看着林菁,剛想再次勸說,就聽到自己媳婦開口了。

「好,那就麻煩小菁了,不過你去李老先生那裡,也不能空手去,咱們家現在比較困難,最多只能拿出十個雞蛋......」

「其他的你還要去村長家詢問工作的事情,所以剩下的那十枚雞蛋不能動。」

林菁沒想到,都到了這個節骨眼,大嫂心中還是想着她。

她搖搖頭,眼睛一亮,連忙走出堂屋,跑到院子中把自己的背簍拿到堂屋中。

「大嫂你看這是什麼?」

一邊說著,一邊把背簍遞給王麗蓉。

接過背簍之後,王麗蓉奇怪的掀起鋪在上面的野草。

「啊!!!」

一聲尖叫令林忠打了個冷顫,除林菁外的其他兩個人茫然的看着王麗蓉。

「媳婦,大中午的你喊什麼!當心嚇着孩子。」林忠不悅的說道。

王麗蓉也不說話,也不反駁,只是獃獃地看着林菁,眼睛中的震撼非常,還有十分濃郁的疑惑。

「小妹弄了什麼東西讓你這麼吃驚?」林忠也探過頭來,等看到背簍中的東西時,也怔在原地。

這裏面竟然有一條一米多的蛇和一隻正在打盹的野雞!

「小......小妹,你這是從哪裡來了?」林忠看着自家妹妹,好像第一次認識她一樣。

但是眼睛中的光芒又很奇怪,好像是似曾相識一般。

不過林菁並沒有看到,而是沉浸在大妞崇拜的眼神之中。

「咳咳......」林菁清清嗓子繼續說道:「大哥,今天晚上我等給老先生把蛇送過去補補身體,聽說這蛇裏面的蛇膽還是以為上好的藥材呢!」

「妹子,你還沒告訴我你從哪裡弄來的呢。」

林忠重新把話題糾正回來。

「我......我去後面的山來着。」

聽到這話,林忠和王麗蓉的臉色一變。罕見的變得驚慌起來。

「小妹,我不是告訴你不要去山上嗎?那裡多危險,裏面都已經埋葬不知道多少人了!」

「對啊小菁,太危險了,你要是出了什麼事,讓我和你哥該怎麼辦啊!」

聽到兩人這麼說,林菁心中十分愧疚外加心虛,繼續說道:「哥,嫂子,你們放心,我肯定沒事的,不信你們看......」

林菁一邊說著,一邊手放在桌子上,輕輕一抬,桌子就輕易地被她單手抬了起來。

林忠:「......」

王麗蓉:「......」

兩個人被震驚的說不出話來,他們一起生活了這麼多年,沒想到自己妹妹竟然是大力士?

糟糕!

林菁一陣心虛,難道原主以前真的肩不能扛,手不能提?

自己要穿幫!?

「妹妹,你終於回來了!」

本來還很堅強的林忠突然淚如雨下,一邊的王麗蓉也默默擦着眼淚。

林菁懵了,這是什麼情況?為什麼這件事情突然發生了戲劇性變化?

「哥......你這是什麼意思?」林菁一邊詢問着,一邊默默咽了口唾沫,心中十分惶恐,好像所有的事情都跟預料中的不一樣!

林忠再次嘆了口氣,背也不再挺直,看上去好像老了十幾歲,這段時間他嘆氣的次數比他前半生還多。

「妹啊,你還記得你八歲那年大荒,家裡沒有糧食吃的時候嗎?」林忠最先開口。

林菁呆愣搖搖頭,林忠說的並不是她,她還記得她八歲的時候在......在......

在做什麼來着?

她突然驚恐的發現自己竟然沒有八九歲那年的記憶!

甚至八九歲之前的都大概能記住一些,但是八九歲的記憶。她一概不知!